八路血脉 正文 第二十九回

南庄隐士 收藏 0 3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5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56.html[/size][/URL] 春节临近,及第和公司工会李主席踏上了走访慰问退休老职工的路途。 公司大部分退休的老职工都居住在本市,只有一位老职工住在沂蒙山区,以往每逢春节,都是从邮局寄上慰问信和慰问金。及第担任总经理后,还没见过这位老职工,为了把党的关怀和温暖送到老人的心坎上,及第决定去一趟。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56.html


春节临近,及第和公司工会李主席踏上了走访慰问退休老职工的路途。


公司大部分退休的老职工都居住在本市,只有一位老职工住在沂蒙山区,以往每逢春节,都是从邮局寄上慰问信和慰问金。及第担任总经理后,还没见过这位老职工,为了把党的关怀和温暖送到老人的心坎上,及第决定去一趟。


车子翻山越岭整整跑了大半天,终于到了盼水村头。下了车,李主席前边领路,向居住在半山腰的那位老职工家中走去,不多时间,来到一个用碎石块垒的半米高的院墙外,工会主席对着小石屋喊道:“家里有人吗?”


“谁呀?”一个瓫声瓫气的男人声音,话音未落,从屋里走出一个驼背的老人。


“老于,公司欧阳经理来看您来了。”


“嗨!李主席呀,你看看,大老远的还让你惦记。这位是……”已到了古稀之年的老于耳朵有点背。


李主席把手做成喇叭状,对着他的耳朵说道:“他是欧阳总经理,专程来看您老的。”


“噢!是总理啊,快进屋,外边太冷了。”


“不是总理,是总经理。”李主席纠正道。


“耳背的厉害,你说什么?”老于,把手放在耳朵边。


李主席还想重复一遍,被及弟摆手制止。


“老前辈,身子骨还结实吧?”及第把他扶到屋里,坐在炕沿上问道。


“噢,还好,都是托共产党的福啊。”老于这回答得很切题。


“家里生活怎样?粮食够吃吧?”及第询问着老于的家庭生活状况。


“好!有吃有穿,领导就别操心了。”


“你是革命老前辈,照顾您是做晚辈应尽的职责,因为人都会老的。再说,关心爱护老同志,是我党的优良传统。”


“这话我爱听。”


“于老,总经理是部队转业干部,曾任部队的团政委。”


“噢,团政委这个职务在刚解放时,转业后,少说也是响当当的县委书记,如今,组织上才给你安排一个公司经理,让你曲才啦。”老于一谈到过去,总有说不完的话。


“老前辈,您可别这样说,革命工作不分高低贵贱之分。”


“好样的, 不愧是部队培养的班干部。”


“老前辈,你还有什么要求?”


“希望公司发展壮大,蒸蒸日上。抱个大金娃娃。”


“请老前辈放心,我们会努力的。时间不早了,李主席我们走吧。”


“好的,老于,快过年了,这五百元慰问金、一袋面粉和一桶花生油是慰问品,祝您老过一个祥和、愉快的春节!”李主席代表公司向老于拜了个早年。


“谢谢!你们都很忙。让我说什么好。”老于万分感激,紧紧握住及第的手,久久不肯松手。


及第扫视了一下屋内,除了八仙桌摆的那台14寸的电视机外,没有一样像模像样的东西,他的心咯噔的一下,社会都进入了二十世纪末,老区人还处在脱贫阶段,这些人在抗战时期、解放年代付出了许许多多代价,甚至自己的生命,可如今他们仍没解决温饱问题,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心酸感觉。临走时,这位八路军的后代,又从个人口袋里掏出五百元钱留给了老于……


车下了山,没有向泉海市的方向开去,而是沿着崎岖的山间公路,向大山深处驶去。


及第要去凤凰岭看自己的干妈。


车随着山路的颠簸而颠簸,把及第的思绪又颠回了十九年前,也就是对越自卫反击战结束后的第二年:


及第在整理那位战友的遗物时,发现了一封没有寄出的家书,家书写道:


妈妈:


您近来身体好吗?您让玲子写给我的信收到了。信中提到的婚期,我想还得推迟,近来边防的气氛很紧张,随时都可能进入战备状态,请您向玲子解释一下,战事一结束,我马上回去同她完婚。


俗话说: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战争就会死人,但儿子早已把生死度之于外。记得您常跟我说:“自古忠孝难两全”,如今我真正体会到它的含义,让儿子先为国家尽忠,然后再回去尽孝。


假如我在战场光荣牺牲,是李家的光荣!请您老不要悲伤。同时,转告玲子,让她找个比我好的男人,生活得更美好!


祝您安康!


不孝儿子:李虎


1979年2月15日


全排看完这封信,感动地留下了热泪。随后,及第把这封家信收了起来,利用回家探亲的机会,专程来到李虎的老家沂蒙山区,见到了他母亲,把这封信交给了她,当她得知儿子牺牲的消息时,她一滴眼泪也没流,看到这情景,及第跪在她的面前喊道:“娘!你儿子李虎牺牲了,他不在啦,还有我呐,以后我就是您的儿子。”


“欧阳排长!快起来。”李大娘强忍着悲哀,弯下腰去扶他。


“娘!您不答应,我就长跪不起。”


看到及第那副认真模样,李大娘说:“好!娘认你做干儿子。”


及第站起身来,把李大娘扶到椅子上,自己搬来个小马扎,坐在她的面前,同她唠起家常,母子俩一直唠到深夜,丝毫没有困意,及第怕李大娘吃不消:“娘!时候不早了,你休息一下吧,明早我就回去了。”


明儿一早,及第想让老人多睡一会,轻手轻脚地打开房门,正准备悄悄离去,哪想,李大娘早就为他包好了水饺,望着热腾腾的饺子,及第眼眶里聚集了泪水,但他不想让老人家看到此时的表情,引起她的伤心,大口大口地吃着水饺:“娘!真好吃,过段时间我还来吃您包的水饺。”


“哎!孩子,下次我给你包韭菜馅的。”


“娘!你保重,我走了。”


“路上小心。”


打那以后,及第每年过年时都给老人捎点钱,以表孝心。


……


个把小时过后,车子开到了凤凰岭村,及第让李主席在车上稍等一会,他自己来到干娘家。


“娘!”院里没人应声。


这时,一个梳着发髻,前额一排整整齐齐刘海儿,穿中式对襟衣服,一张温和脸相的中年妇女提着一篮子地瓜走了过来,问:“同志,你找谁呀?”


“李大娘是住在这吗?”及第怕认错了地方,也是十多年没来了。


“对!是住在这儿。你是?”


“我是李虎的战友,来看我娘。”


“你是欧阳排长,上次你来时,俺不在家,俺娘常提起你,快进屋坐坐。”


“那你是李大娘的……”及第有点纳闷,没听干娘说过哪。


“我叫玲子,是李大娘的闺女。”


“你是李虎信中提到的未婚妻玲子?”及第问了一句。


“哎!”


“那你怎么又成了李大娘的闺女?”


“欧阳排长,自打李虎牺牲后,我看到老人孤伶伶的一个人,就说服父母,认李虎他娘为干娘,搬来同她一起生活,后来又招了个上门女婿,一起照顾老人安度晚年。”


说者随意,听者有心。及第听完她的诉说后,打心眼里敬佩眼前这位具有高尚情操和传统美德的中年妇女,不经意中,已是那么深地把她根植于心中:“谢谢你多年对老人的照顾,李虎在九泉之下也会感激你。”


“欧阳排长,要感谢也应感谢你呀?逢年过节都给俺家寄钱,真有点过意不去。”玲子客气地说道。


“玲子!你拿我当外人了吧。咱娘哪?她身体还结实吧?”及第这才想起问干娘的去向。


“看看!俺这记性,都把正事给忘了,小孩他爹推着俺娘去镇上赶集去了,顺便给老人缝制一套过年的新衣服,他们去了三个时晌,也快回来了。你先坐喝着茶,俺给你去做晌午饭。”玲子卷起袖子准备揉面包饺子。


“玲子!别忙活了,我还得赶回去,这是给娘的一千元钱,你收好,有时间还会来看娘的。噢!你告诉娘,我已转业了,在泉海市水利局工作,如有什么事请到那里找我。”及第起身告别。


“大哥!娘可想你了,嘴边常挂着怎么及第也不来看我,梦里经常念叨李虎和你的名字。”玲子改了口,不再叫他欧阳排长了,眼眶里滚动着泪花。


及第很想见上干娘一面,但时间不允许,只好带着遗憾走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