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短篇小说——《校园谜案》第二部分

renliangkelly 收藏 1 57
导读:三女环于侧,不免多有较量。香艳型的美人自然吸引力更多些,我不免眼光就总是留在对面的孟婕身上。我身上有男人身上的陋习,我一向知道,可这就是比改江山更难的秉性。 这样不齿的行径自然触怒了另外两位小姐,都扭头不理我,两个人划桨,我掌舵慢悠悠地远离湖心岛。异常平静,唯有桨片掠过水面所带起的水花声。静的出奇,也让各人心中别有异样的感觉。周围黑暗弥漫,在水上搭配着无尽的黑暗,让人恐惧顿生。不多时,看到远处有一丝光明,众人仿佛看到了希望,不禁欢呼雀跃。划桨的手的气力也不禁大了起来。可是——当遥远变成切近时,一切又发生

三女环于侧,不免多有较量。香艳型的美人自然吸引力更多些,我不免眼光就总是留在对面的孟婕身上。我身上有男人身上的陋习,我一向知道,可这就是比改江山更难的秉性。

这样不齿的行径自然触怒了另外两位小姐,都扭头不理我,两个人划桨,我掌舵慢悠悠地远离湖心岛。异常平静,唯有桨片掠过水面所带起的水花声。静的出奇,也让各人心中别有异样的感觉。周围黑暗弥漫,在水上搭配着无尽的黑暗,让人恐惧顿生。不多时,看到远处有一丝光明,众人仿佛看到了希望,不禁欢呼雀跃。划桨的手的气力也不禁大了起来。可是——当遥远变成切近时,一切又发生了变化。待我上岸之后,才发觉上了大当!——这里就是我们出发的湖心岛。那光线就是一开始我进入时停车场发出的昏暗的光线。

莫非这就是传说中的鬼打墙?我的额头不禁汗津津的,我赶紧摸索了一把。如果要面临的是亦鬼亦神的玩意,谁能有把握生还呢?不过想归想,当我认为必须去那个怪物冒出来的地点仔细查看后才能解决问题时,其他三人还是同意了。一时间鬼影憧憧,阴风飕飕。

先找个活人问问情况,即使是怪物。我想道。这三个丫头似乎都不太清楚最初的状况。就在我们躲在停车场杂物房商量之际,在杂物柜里发出细细嗦嗦的声音。我们疑窦大生,各自抄起手里的家伙,我用左手慢慢拉开装清洁用具的柜门,一个浑身哆嗦的男生滚了出来。那种怜悯的眼神让我觉得,似乎这家伙还是正常人。江南男士的这种小白脸让人看起来就觉得这家伙一脸怯懦。

“你,偷偷摸摸鬼鬼祟祟躲在里面干吗!”苏琴呵斥道。不知是不是人多力量大的缘故,她居然开始装腔作势起来。真是好笑。

那男生面部有些痉挛,他可能自己都没有察觉,对于这么多人看着他,又对着灯光,有些眩晕。娜娜上去连续甩了几个巴掌。“现在清醒了没有!”

我怀疑本来那家伙或许还能清醒过来,被她这么一顿甩,不傻了才怪。

那家伙支支吾吾才说明了自己为什么躲在柜子里以及他所了解的情况。原来这家伙从骚乱一开始就躲在这里。至于为什么能活到现在,最后终于说清楚了,还是吃了别的怪物嘴边剩下的人肉。

娜娜一阵恶心,上去就是一顿恶揍。那男生本来就身体单薄,不经她一顿暴打,滩倒在地。在一阵逼问下,原来这个有灯光的停车场就是那个最初怪物冒出来的地方。

自古有云: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看来要摆脱目前的窘境,非得架着刀子去对付那个怪物。正在我们想问的更具体的时候,他突然脸色大变,惊惧的神态让我也为之动容,瞳孔开始放大,最后竟然死了。难道这就是所谓的肝胆具碎而亡,惹得我也吓的不轻,不由自主地朝着他曾经恐惧的眼神后扭头看去。我是蹲在地上和他对话的,回头看去也只有三女而已,狭小的房间里也没别人了。

没时间多犹豫了,距离我被困在这里已经六个小时了,趁我还有体力,也得拼一拼了。

那个地方明显经过了一番“修饰”。分量沉重的杂物堆在了一起,一般人,大概也不会有人去发觉这下面的秘密。孟婕自告奋勇地充任把风的,于是我和娜娜还有苏琴三人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清楚了障碍物。地面上露出了直径约两米的大窟窿。我扔下去一个用酒精灯和凳子腿改装的火把,有回音,能看到火光,看来还不算是深不见底。没有所谓的攀岩装备,我手脚并用下了去。“把那撬棒扔下来!”当我到了底部的时候,朝上大喊了一声。东西是扔下来了,可惜险些砸到我。不久,娜娜和苏琴也把那些拖把之类的扔了下来,我在底下点起了几个“巨型”火把,将下面照得“灯火通明”。随后两女也从杂物房寻找到的绳索中溜了下来。底下其实也没甚么恐怖的,黑漆漆的土壁曝露出地表上乔木的根系。一股潮湿的土腥气扑面而来。

这明显是到了敌人的老巢,该如何形容这恰如其分的恐惧呢。我感觉紧紧的,因为一左一右各拧着我一条胳膊,我本来认为既然都到了眼前的境地了还有甚么可怕的心理,也被她们弄的有些胆怯。但是好歹手上有“趁手的兵器”,又有“火器”。洞穴的容积虽然很大,却在火光下一览无余。最醒目的是一个倒在地上的石碑,上书有殷红如血的行书。我不由自主地凑上去看个仔细。似乎久远的沧桑石碑居然字迹苍劲有力:庆历三年,心魔为祸人间。均无以对策,吾竭所能将之封于此碑之下。……殊知碑坏之人必定此魔又祸害人间,之后悉数所想,唯以心克心魔方能除却此患。且年事已高,若干载之后如有有志之士便以此法击之……

——龙虎山第五十八代传人 张镇显书

现在已经不是怀疑是不是存在龙虎山张天师的时候了。原来这个不让人走出去的结界是张天师老人家而不是心魔自己弄出来的。在没有除去心魔时,结界不会消失,这样也就以为着如果我们不和那个怪物拼个你死我活,就根本不能出去。求生的希望一下子变得如此渺茫,我不禁也垂头丧气起来,因为下面根本没看到心魔的影子,别说去和它斗了。

“哈哈哈——”上面传来凄厉的笑声。上面还有谁?难道是孟婕遇难了?我们赶紧朝身后的洞口跑去,才发现绳索已经被完全抛了下来。

我心里咯噔一下,莫非孟婕真的遇难了。正在这时,一团黑影从天而降,我们三人便迅速闪开。居然是孟婕!不过此时的她在火光的映衬下异常恐怖。她狞笑着一步步逼近。我们只能一步步趔趄后退。

“嗯——你们到现在该知道谁才是你们所谓的心魔了吧!哈哈哈。”她笑道。

“不就是你!”苏琴的声音虽然是吼出来的,却是战战兢兢。

“哼——欲由念起,魔由心生。没有你们,又何来之我?可笑的世人啊,我甚至没有动手,他们便被这结界的恐惧吓得自相残杀起来。你们也亲眼看到了不少事实吧。我就是人类灵魂深处最阴暗,最堕落的一面汇聚而成。要不是那个该死张天师,我可以自由自在地在人间游荡。你们所谓的人之初性本善真是笑掉大牙。人最底层的思想只有无尽的色、财、权这些欲望而已。在绝望的时候,人和野兽有甚么区别?不都沦为我的奴隶了吗?只要听命于我,我就可给予他生的希望。所谓舍生取义就是扯淡。校长、教导主任、老师、品学兼优的学生,照样因为苟且偷生,连同类都可以食用。甚么礼义廉耻道德,全都是扯淡!哈哈哈哈!人就是禽兽不如!”

“难道那时你拉着船,也是想逃出去?”我言道。

“不错,这结界并非我所生,我也要获得我的自由。”她又向前迈了一步。其实出了看到她人类的面容外,我察觉不到异常的恐怖。

“你——你们怎么这么怪得看着我?”孟婕的语调突然变了,似乎又恢复了正常。

我犹豫一下,手中的撬棒握得更紧了。

“刚才心魔在你身上。”苏琴恐惧道,“难道现在它又转移了?”

这句话似铁锤直击我们心头。如果心魔转移了,那么谁才是?原来最初的混乱是这么形成的。只是,包括说话的苏琴,也得怀疑了。我们不禁面面相觑,彼此暗怀猜忌。

娜娜这时特别紧张,手里的消防斧头提了起来。另外两女的目光自然而然地被吸引过去,而我也紧张地举起了撬棒,对着外向。每一个异样的动作和眼神,也许就称为了我们寻找心魔的线索。

利用人来攻击人,太无耻了。

“是她!她浑身冰凉,根本不和人一样!”孟婕指着娜娜说。

我被她这么一吼,也不由得怀疑起来。的确,从一开始见到娜娜就是在这停车场。她的确浑身冰凉。而且我亲眼看到她的刮伤不见了。一切的一切只加重我的疑心。

“不,不是我——”娜娜摇摇头,开始后退。孟婕抄起一根削尖的竹筒对着娜娜冲了过去。

娜娜也许是被惊呆了,丝毫没有反应。我下意识犹豫了片刻,还是猛冲上去,只听一声刺耳的撞击声,孟婕手中的竹筒被我挡开。我的这一举动被当作更指得怀疑的。

苏琴道:“难道心魔可以同时控制两个人?”

孟婕相视一样,两个女生居然向我和娜娜逼近。这时我的脑海里反而产生了疑惑,难道其实是孟婕和苏琴受到了控制?俩女的眼神仿佛野兽般泛着凶光。

我不得不和娜娜站在同一条战线,在这种状况下,即便我与心魔一个战线,恐怕也是不由得我选择了。原来人也有迫不得已与“敌人”处于同一战线的时候。娜娜在一旁发愣,俩女便来夹攻我。男人虽然气力很大,但我不能对苏琴施以重手。于是正面躲躲闪闪,孟婕就对我背后偷袭。

“啊——!”苏琴对着我,一副惊愕的脸。我也不由自主地回头去看。孟婕的竹筒刺入了娜娜的胸腔。娜娜的手抓住了竹筒,似乎还想拔出去。可是娜娜的身体却没有血液流出。而孟婕的眼神无比的邪恶,和那些野兽无异。

我的胸口仿佛撞到了一块巨石,不能言语。难道娜娜真被附身了。

可怜的娜娜还是软软地倒在我怀里,按照我的说法叫做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所以我没有恐惧。“我,我不是心魔。我在一开始心魔作乱的时候就已经被男生逼得跳楼自尽了。可是我不想看到其他人和我一样的结果,所以,所以我莫明其妙地这样活着。”她气若游丝,含糊不清。

她为我挡去致命一击,无论她是人是魔,我铁定心和娜娜一个战线了。希望她……

苏琴傻傻地坐在地上。只有“孟婕”蓄势待发,依然要对我下手。到了眼下的境地,我倒是灵台空明,其实现在真正不断在搞人与人厮杀的,不就是“孟婕”嘛?

心魔,如果心魔只是通过思维产生,那么破除心魔的桎梏的,除了相信自己和相信别人外,没有选择。人类,似乎从来都没有对同伴有过彻底的信任,如果真有心魔,那必定是利用人与人之间的不信任,放大人类最低层的兽性的信号。我将心一横,做出了有史以来最难的决定。

孟婕没有给我时间,挺着竹筒又来偷袭。

我大喝一声,将撬棒掷了过去。这样就缓了缓她的脚步。正当她冲至我身边,我一跃而起,拿着娜娜的消防斧对着孟婕的脑袋砍下。我的手腕震得生疼。

斧头几乎是笔直地嵌入了她的脑壳之中,她跌跌撞撞地朝后跌去。她和娜娜一样,居然没流一滴血。

“人类——我怎么会败在你们手里!我只是也想获得你们所谓的自由——”当孟婕,不,心魔倒下时,天际仿佛从混沌走向了纯清,天逐渐恢复成了正常的色彩,不过此时已经是夜晚,满天的星斗组成亮丽的银河。虚假的景物还是消退。我和苏琴把孟婕和娜娜都拉到了地面上。随着心魔的死去,似乎一些都在恢复正常,结界也消失了。不过娜娜逐渐失去意识。“心魔死了,我肯定也不能活下去了。”娜娜本来就苍白的脸愈发显得失去颜色。她原本就已经逝去,我为何会如此悲怆。从来没有人能在我心底留下甚么,与她只有短暂地半天,却经历了生死考验,没有她,我看不到今夜的星星。

那些怪物和尸体逐渐消失,没人知道他们去向何方。看来那些想来调查的人与学生家长,估计进了结界就没命活着出去,因此对二中只有这种谣传。

娜娜的身躯奇异地消失了,耳边只留下她那段话。“不要悲伤,我相信我能在彼岸的世界无时无刻地注视你……”

娜娜永远是心中的娜娜,我精疲力尽地离开了,这段记忆也成为和苏琴一样的秘密被封存起来。

又开学了,我作为老师在接待新生及家长。苏琴今年也考上了我所在的大学,所以我才主动去要求负责接待工作。我正被一群家长围着寻根问短,突然有人拍了我的肩膀一下,“老师,麻烦问下,A4寝室楼怎么去?”这个如此陌生而又熟悉的爽朗声音,让我呆呆地扭过头去。

宣传单从我的手指间滑落,我也不太相信会有这样的奇迹,无论是面容和笑声,都和她如此相似。边上的同学还在呼唤我的声音仿佛和我无关,我傻乎乎地拉着她朝A4奔去。奔向我崭新的人生……


本文内容于 2011/1/31 20:38:13 被renliangkelly编辑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