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假下来了,不知道为什么,我挺害怕听到“你考多少分”之类的话语,即便现在成绩对于我而言,已经是很遥远的事,可是骨子里,我还是将之排已。这不能不说二十多年来,成绩这个词汇在我心中所占的地位与恐惧,是如此的扎实。




今天,到弟弟家玩耍时,再一次久违听到这个词汇,庆幸的是,这次面对的主角不再是自己,不过,看到弟弟接受着我过去的经历,内心感触不是一般的深。回想着在念中学时,每次寒假回家,总是听到询问成绩的开场白,做为孩子的我,无法用《呐喊》来为自己辨析成绩不理想的原因,父母的关怀也由希翼变为“恨铁不成钢”,一个寒假,本应是外出结伴的游戏,却因为一张成绩单,留守在孤寞的学习桌里,这就是中国孩子所面对的境遇。




可能是年龄大了的缘故,现在我有些理解现今家庭教育的做法了。我相信,每一位家长,乃至于每一位教育者在内,都是希望孩子健康快乐成长,这一点,和我相信每位姑娘都有属于自己独特一面一样,只是表达方式不同而已。关心孩子成绩是一方面,严厉要求孩子也是一方面,在我们为孩子前途焦急时,其实,做为长辈的您也能够明白,孩子的快乐不为这个,但是,您却无法用语言很好表达,需明白,严不离亲家子,爱不明儿女心,当我们家长为苦心费尽精力教管孩子,孩子心也有不理解的心影,比如,闹矛盾,离家,自闭……




近来,一首出自12岁孩子的《妈妈,我压力好大》诗歌可见一斑。虽然,之前也有“虎妈”刊登时代周刊,许多教育者也都给予一定的肯定,但在中国来讲,如果“虎妈”教育实现于中国的话,那么,前提应当是这个国家,这个社会能有决对的保障,可以让孩子、家长毫无后顾之忧,就算方式失败,孩子的未来也未必坎坷。遗憾的是,我们社会至今仍属于弱肉强食型社会,所以,从普及的角度来看,引导孩子兴趣,发展兴趣也将是一条必由之路。




这一切,倘若要实现的话,那么,家长势必要抛开传统的“成绩观”。人与人之间的交流有很多种,但沟通却是亘古不变的最好方式,例如孩子和长辈之间的沟通,在于双方地位都能平衡在一个位置上。因为一个孩子假若和同学发生了矛盾的话,那么,孩子是选择家长、老师沟通,还是选择自己最好朋友来倾诉?显然,关系就很明了。在沟通之中,重点在于,不是长辈,也不是晚辈,而是沟通双方可以互相交心的知心感。




其次,家长在关注孩子身心上,方式上也要有所注意,就拿孩子成绩来说,是家长关心孩子的一种表现。但是,如果家长可以把这种关心转化成为一种鼓励,即让孩子可以不再恐惧您的关心,反过来,非常开心与您分享自己平时的学习情况,那这样不是更好么?




当然,深知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但对于历经大风大浪过来的家长们来说,这何尝不是一种挑战?一种属于和自家孩子一起成长的挑战,给孩子一点信心,也给自己一点自信,相信这份特殊的挑战定会成为您和孩子心中的最美好回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