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本报记者 张薇


南京一场名为“实验空间”的当代艺术展从5月21日一开展就争论缠身,这场展览是由四川音乐学院成都美院老师王承云带领他20多个学生举办的。据媒体报道,展览中有不少作品通过刻画人体性器官和男女性关系等方式表达主题,其中成都美院大二女生王桂权的下体自拍摄影尤其成为争议的焦点。


5月21日,展览在南京举行时,22岁的王桂权就站在一旁接受观众对作品的咨询,她笑着解释说:“其实很简单,最初我只是想看清楚镜子里的自己是什么样。




” 据江苏电视台《直播南京》的记者陈大可透露,展览的第二天,采访快要结束的时候,有几位观看展览的老同志忽然走上来,对王桂权表示声援,认为社会不应给她太多压力。此时,王桂权好像被观众的好意所感动,红了眼圈,还抽泣了起来,稍后就戴上了墨镜。


记者联系到这场展览的策划者、川音成都美院的老师王承云,想通过他得到王桂权的联系方式,被拒绝了。“学校规定现在不让学生再出面接受媒体采访”,王承云懊恼媒体对这场展览的炒作和大众对展览的误读,他始终认为艺术应该没有限制。而反对者则认为,这次展览挑战了公众的底线,也谈不上艺术可言。于是记者采访了持赞同和反对意见的各方,为了更好地体现双方观点的冲突,本次采访以辩论的方式来解读展览留给我们的思考。


<<<本场辩论由正反方两支队伍组成,每方成员为三人>>>


正方


反方


正方观点:身体自拍,自由艺术的大胆尝试。


◎正方一辩:王承云,此次实验空间展览策划者,现为德国职业艺术家、川音美术学院特聘教授


“生命之草能给我们的眼球带来什么刺激?”


◎正方二辩:宋永红,职业艺术家


“只要不伤害别人,艺术家有自由表达的权利”


◎正方三辩:罗新,武汉大学中文硕士研究生


“艺术的自由底线为什么要以道德为标准?”


反方观点:自由艺术需要理性控制。


◎反方一辩:杨卫,泰达美术馆艺术总监、资深评论人


“现在艺术的误区是以为一脱就能引起注意”


◎反方二辩:陈履生,中国艺术研究室美术理论家


“将隐私以艺术名义抖搂给公众不是什么光荣的事情”


◎反方三辩:史伟,中央美院艺术管理系研究生


“性器官特写何以成艺术?”


[第一阶段 陈词阶段,由正反方一辩进行开篇陈词]


-正方:生命之草能给我们的眼球带来什么刺激?


-反方:现在艺术的误区是以为一脱就能引起注意


正方一辩王承云:给艺术思想充分的自由


这个展览只是我们“实验绘画工作室”研究生和本科二年级的作品,南京是我们展览的第二站。展览的目的是想把现代型艺术教学与中国的传统艺术教学做个比较。


我的观点是,不要给自己设置障碍,应该给艺术思想充分的自由,保持一颗平常心。我们的画展上不是所有人的作品都只关注“性”。况且,王桂权的照片作品也没有暴露什么,一幅幅生命之草,能给我们带来什么刺激呢?个别媒体的低级炒作,只是为了迎合不健康的心理。


我认为王桂权的作品非常好。青春的本体——照片部分也没有半点淫秽的痕迹,恰恰呈现的是旺盛的生命之草。一个小小的实验作品展引起如此轩然大波,在我意料之外。


媒体和大众认为这场展览是先锋的、前卫的,我却认为,这次展览的思想内涵并非前卫,而是很原始的。展会是按照中国阴阳学来布局的。南京博物院展厅的平面图是一个T形。我们把两件2米多高的阳性软雕塑挂在进门的横梁上,然后一些小的阳性软雕塑沿着中间的长厅游历至T形的底部,和作品 《豆豆》及王桂权的《青春》作品(即女生下体自拍摄影作品)阴阳相撞像一个生命的起源。出现在展厅两边的平面作品则像撞击后诞生的风格各异的新生命。


反方一辩杨卫:裸露性器官的作品需要这么直白的表达方式吗?


我认为好的艺术作品的评价标准在于两点:作品本身有没有文化上的针对性;对于以裸露或展现人体性器官为表达方式的作品而言,就要考虑,如果还有更好的表达方式,还需要这么直白的表达方式吗?本次展览的创作者需要回答这两个问题。


现在的艺术有一个误区,就是似乎一脱才能吸引大众、媒体的注意。艺术跟大众传媒没什么关系,而是跟社会道德、文化、政治、经济有关联,作者所要考虑的就是你的作品在这些关联中产生张力,以一定的艺术形式呈现出来的作者的用意。如果没有后面的这层东西,这样的作品就只能是一时热闹。


用自己的身体来表达艺术,没有问题,关键是你能否给一个艺术的理由。


[第二阶段 驳论阶段,由反方二辩针对正方一辩的立论进行驳论,随后正方二辩对反方一辩的立论进行驳论]


-正方:只要不伤害别人,艺术家有自由表达的权利


-反方:将隐私以艺术名义抖搂给公众不是什么光荣的事情


正方二辩宋永红:艺术创作不能以迎合大众的审美作为参照


从艺术家的角度讲,任何东西都可以用来表达自己的想法,包括人体性器官,只要不伤害他人,艺术家有自由表达的权利。传统的道德标准不能作为艺术的底线。


大众对艺术作品的反感和不解不是考核艺术价值的标准,艺术创作不能以迎合大众的审美作为参照。毕竟大众看到的东西是有限的,国人在看作品之前,先把自己固定在某种程序里。我觉得成都美院学生的艺术尝试是没有问题的,他们的作品是艺术而非色情。


反方二辩陈履生:将隐私以艺术名义抖搂给公众不是光荣的事


中国人对性和与性相关的问题比较敏感,这事在网上传播之后,很快有了强烈的反应,反对者居多。


有网友说:“看这势头下去,那些小歌舞团可以名正言顺地表演脱衣舞了,因为这是艺术表演!街头巷尾贩卖黄片的可以光明正大地在街市上卖黄片了,这是艺术片!那些卖春的妓女可以光荣地上街招揽生意了,这是艺术体验!什么东西只要挂上“艺术”,就可以冠冕堂皇了”。这样的设问不能说没有道理,它能够引起人们对于“艺术”问题的思考。


另一方面,有人认为“性器官特写为何就不能是艺术?”,遗憾的是,没有人说明性器官特写为何是艺术?现在流行谈荣辱观,作者出于好奇,以“艺术”的名义把隐私抖搂给公众,至少不是什么光荣的事情。而那些在展厅中抱着巨大的男性生殖器(软雕塑)拍照留念的女生,我想也没有什么光荣可言。


艺术的自由不能没有底线,至少道德标准是其中的一条。


[第三阶段 盘问攻辩阶段,反方三辩与正方三辩进行互相的盘问攻辩]


-正方:艺术的自由底线为什么要以道德为标准?


-反方:性器官特写何以成艺术?


反方三辩史伟:川音美院的展览在我看来没有什么文化的东西和深刻的内涵,只是用这种边缘的方式去制造一个新闻点。


请问,这场展览的艺术内涵在哪里?


正方三辩罗新:我觉得艺术本身并不带感情色彩,但是很多人的潜意识里认为艺术一定高雅,从这个角度来看自拍无疑是异类。任何事物的发展都要经历一个曲折的过程,今天不被接纳的东西,明天也许就是无价之宝。女生自拍这件事现在人们难以理解、不能接受,并不代表它就是毫无价值。


其次,用什么标准来衡量艺术,是一个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问题,每个人对艺术的体验各不相同。在懂得艺术的人的眼中,人体艺术品是美的,而在没有一点艺术修养或是抱着低级趣味的人的眼中,则是淫秽的。当以一种真、善、美的单纯眼光来看这些自拍图片,是能够感受到她们内心深处想要表达的。


请问艺术的自由底线为何要用道德为标准?


反方二辩陈履生:艺术是自由的,但也是要有限度的。艺术家不是自由之名下的特殊群体。如果不以道德为底线,那么是否可以反过来说,艺术家可以违反道德,可以违背良知?当今社会已经很宽容了,此时需要艺术创作者的自律。


请问,性器官特写何以成艺术?


正方二辩宋永红:性的主题在美术史上是很重要的主题,关键是对性的展现是否恰当,艺术的表现力不能停留在物理层次上。


[第四阶段 自由辩论阶段,双方自由进行辩论]


-正方:生活就是艺术!


-反方:艺术源于生活、高于生活!


反方三辩史伟:都说艺术源于生活、高于生活,那么女生下体自拍照哪些方面高于生活?


正方一辩王承云:生活就是艺术!只有把生活当成艺术来生活的人,才有可能成为艺术家,这需要时间、真诚和智慧!作者是用艺术的形式来表达青春体验,比如她的作品经过了色彩的处理、纸质的尝试等。


反方二辩陈履生:下体自拍是表达青春体验的唯一方式么?没有更好的表达了么?


正方一辩:如果非要强调更好的表达方式,我就想问什么叫更好?可能更好的,但这个已不是她自己的方式了。她就是要用自己的这种方式体现青春期的感觉,她才大学二年级,刚开始寻找自己的语言,这仅仅是个雏形。你怎么能要求她更好?


反方三辩史伟:如果这样的话,拍完了下体还拍什么?大众的欣赏底线已经被打破了啊。


正方三辩罗新:我们不能用生理的反应来应对艺术实践。普通国人对现代艺术的修养是需要熏陶的。现代艺术强调颠覆性和创造性,倾向于独立的、反叛的思考。这名女生运用色彩和空间来颠覆女性身体的隐私和神秘,如果这种尝试非要从庸俗的角度来评价,那是不是你的欣赏水平的问题?


反方三辩史伟:这种尝试是让大众被迫打破自己的欣赏底线,问题的关键在于你的作品有没有真正内涵,你自身的艺术表现是不是就是肤浅的?


正方一辩王承云:“性”的东西并不是我们的展览所刻意追求的。我们的展览是作为一个教学尝试而存在的。就是在一个宽松的教学活动中,让学生自己来品味生活,运用自己能够发现的材料和信息点建立自己的语言艺术。


正方三辩罗新:这场尝试在某种程度上讲,突破大众欣赏底线的同时,不也是在普通人中间扩展当代艺术的影响力么?


反方一辩杨卫:艺术的影响力不在于吸引媒体或者大众的注意。好的艺术作品是有自身张力的,就是艺术品是否具有文化针对性、能否准确传达出创作者的意图。那么你的作品的文化针对性是什么?


正方一辩王承云:艺术可不可以不针对任何具象的东西,从零开始。用自己的眼光去发现生活,让思想达到最自由的、最无限的境界,只有无所限制后才有创作的冲动、才有智慧。


[第五阶段 总结陈词阶段。由正反方一辩作最后总结]


-正方:不要给艺术任何的限制


-反方:艺术需要理性的控制


反方:艺术不能仅仅停留在眼球的吸引上


反方一辩杨卫:一方面你对生存的时代要敏感,另一方面,你也要有理性的控制,就是作品要把握好度。天才和疯子只有一墙之隔,度可以给人“犹抱琵琶半遮面”的联想空间。


其次,艺术实践的成功与否要看作品的艺术感觉是否准确的传达出来。比如在这次展览中,作者的创作意图是否通过作品很好地表达出来了?


好的艺术家永远占有主动权,总能带动别人跟着他的思维来思考,这时候艺术的张力就等同于艺术的影响力。如果艺术作品仅仅停留在眼球的吸引上,那它只能被用来图个热闹了。


正方:艺术的底线不是道德而是人性


正方一辩王承云:我们这次展览的目的是想把新型艺术教学与中国的传统艺术教学做个比较。我的观念就是不要给艺术任何的限制,让我们用自己的眼光去发现生活,让思想达到最自由,“性”的东西不是特意的追求。艺术的底线不应该是道德,而是人性,即艺术是建立在不伤害他人基础上的发挥智慧的过程。我尊重学生的个性,当我肯定他们好的想法时,我会放手让他们去做,接下来我会继续完善我的学生在理论方面的厚重。


(来源:青年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