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一个二野普通战士的回忆录(之三.武安集训)

小老百姓一个 收藏 21 6676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三。武安集训


到武安就算正式入了伍,先休整三天,打扫房子,打柴背粮天天忙。就绪之后转入正式上课,先是政治教育,开展诉苦运动以启发战士阶级觉悟。在大会上很多同志做了带头发言,激发了大家的阶级仇、民族恨。我在领导和同志们的启发诱导下,逐渐懂得了阶级压迫、阶级斗争的道理,找到了穷人为什么受穷,中国人为什么受帝国主义的欺凌的道理。在会上我诉说了我家遭受的日本帝国主义的残杀,控诉了地主对我家的高利盘剥。在一九四三年,麦子再过一个月就要熟的时候,家中一点粮食也没有了,只有向地主家去借粮食。条件是借一斗高梁,麦子下来还一斗麦子。为了活命只有忍受高利剥削。到麦子熟后,拿麦子去还地主,不料给退了回来,说麦子未干,要晒过之后才收。也就是这年,一个汉奸上门来要我父亲到城里去一趟,说:“弟兄们请你有些事要说清楚”。父亲知道他是来敲诈,就说:“好说,今年就打了那么点麦子”,指指炕上的四、五百斤。为什么他找上门闹事呢?其原因是原来这个人在护路青年队,是日伪时期各村抓来给日本人看铁路的,众人推举父亲管理伙食。这个人在农村奸污了妇女,村民找到青年队,父亲出于义愤,打了他一顿,他怀恨在心。后来青年队解散了,他当了县警备队,因此前来报复。把我父亲押到警备队毒打一顿,后来还是卖掉了打下来的麦子,花了钱才放出来。我还有一次给日本鬼子应夫,他们为了试验毒气效果,对着民夫施放了两枚窒息性毒气弹,很多人当场昏了过去,肺部如被辣椒呛着一般,又烧又辣又闷,口吐白沫,大家都爬在地上吐、咳嗽。鬼子看了哈哈大笑,用棍棒驱赶大家继续为他干活,说:“两个毒气弹没有关系,三个死啦死啦的”。日本帝国主义就这样拿中国人做毒气实验,把中国人当靶子打,这些根源都在蒋介石消极抗日。国民党是地主资产阶级政党,它们是穷苦人民的敌人,解放区人民不得安宁是蒋介石撕毁了停战协议,穷人要翻身离不开共产党解放军。从此我提高了阶级觉悟,决心跟党走。


在新兵训练期间要学习军事知识、武器使用。一天领导上说让我们到河村领“武器”,大家高兴的了不得。等到了河村领到的都是五尺长的木头棍棒,每人发了一支充当步枪,还发了一节木头让自己削成手榴弹形状,练习投弹使用。一个班也发了一支真枪,但没有一支能打响。这支枪是全班的宝贝,站岗放哨,练习瞄准都要用它。军事训练从一般姿势教练到野外进攻、防御、攻山头、炸碉堡,每天早晨天不亮起床直到天黑。假设敌以铜锣代替机枪、用鼓代替炮,锣鼓一响进攻的人就要卧倒,利用地形地物,攻上山头夺得“敌旗”就为胜利。回来时练习追击,经常在演习时惊走野兔,大家就以野兔为目标、追的追、截的截,野兔逃不掉被捉住,引起大家哈哈大笑,大声喧闹,以示“胜利”。每天拿着木棒练习刺杀、练习跪射、卧射、摸爬滚打。有一天训练完毕连长讲话,我突然感到头晕眼花跌到在地,主要是训练太累、太阳又大、肚里饿、口中渴虚脱过去,班上的人把我背回驻地。经过休息饮水,慢慢苏醒过来。


在龙泉吃的是小米饭、红箩卜菜,每天两顿饭,三个月没有变样。有时米发霉,饭半生不熟是经常有的。吃米还要到几十里以外的柏延去背,没有口袋就用裤子,把两条腿一扎当米袋子用。菜金是每天五厘,油每月五钱。咸菜只有胡箩卜,上顿下顿都是它,三个月没有吃过一次肉,没有吃过一次白面馒头。好在我在家苦惯了,生活虽苦也不觉苦。我们穿的衣服是冀鲁豫老百姓纺的棉花、织的布,用核桃皮染成灰不像灰、黄不像黄的颜色,又是群众手工做成的,样子分外难看。每人发了一床黑面白里装了点棉花的被子,这就是“全副武装”。那时军队没有自己的营房,住在房东家里,用的菜盆碗筷都要向房东借。军队也为房东担水、劈柴、扫院子,军民关系非常密切。到部队学的第一首歌就是“三大纪律八项注意”。人民把军队当成自己子弟,我生了病,房东老大娘给端茶送水无微不至地关怀。连首长让炊事班给做病号饭,离家之后并不感觉孤单,一天天体会到部队的温暖。第一次我往家写的信是用苇子削尖粘着墨水写的。告诉了父母我在部队的生活,让他们放心。父母接到我的信后,卖了一只牛前来看我,打算把卖牛的钱给我留下,好在有机会时回家路上用。这时我的思想已经不是离家时候的思想了,按一般人的说法是:“共产党给喝了迷魂汤”,其实是有了阶级觉悟,懂得了为谁当兵打仗的道理。父母看我当兵的意志已不可动摇,嘱咐了几句保重的话,第二天就回家了。自从我当兵离家,家中的生活仍然很苦。因刚解放不久,我的五弟,小五子患“黑热病”,一病年余,为给他看病卖了粮食,卖了驴。等我走后家中已没有多少粮了,母亲和姐姐文秀在政府领了棉花,给公家纺花织布换回小米度日。为了多换点小米,母亲也让三弟子才学纺棉花,就这样度过了春荒。


春天转眼过去,三个月新兵训练生活完满的完成了。这时前方部队作战频繁,减员相当严重。刘、邓首长命令我们开赴前线补充战斗部队。又是一番紧张工作,首长动员,大家表决心,写保证书,都表示服从命令听指挥,不开小差,不掉队。部队行进顺利,过了涉县走磁县、水冶罐、台鹤壁、沿途军民夹道欢迎,敲锣打鼓“欢迎新战士上前线,打到南京去,活捉蒋该死!”口号声响成一片。到了汤阴县境,前面传下好消息,说昨夜打开了汤阴城,活捉了敌总指挥孙殿英。大家一阵欢呼,指导员领头指挥大家唱了个“打得好来打得好”的歌。正在唱的热闹时,又传来喜讯:刘、邓首长要亲自给我们讲话,这一下可把大家乐坏了。经简单整理了一下队形,趁着一个土坎儿,刘司令员在工作人员陪同下出现在部队前面。他英姿焕发,着一身褪了色的灰白军装,腰束皮带,戴一副高度近视眼镜,和蔼地站在大家面前,高声地喊着大家:同志们!你们辛苦了!大家齐声回答:为人民服务!接着刘司令员讲:你们来的好,昨天夜晚我们打开了汤阴城,活捉了孙大麻子!大家又是一片欢呼声、口号声。刘司令员又说:你们都是冀鲁豫的孩子们,感谢冀鲁豫父老,给部队送来了优秀子弟!你们到了部队,正是我们大反攻的开始,你们要和老同志一起互相学习,把解放区的翻身情况告诉老同志,要向老同志学习作战本领,团结起来保卫党中央、保卫毛主席、保卫家乡胜利果实。。。刘司令讲完。邓政委本来安排要讲话的,因军务紧急,宣布邓政委不讲了。


野司首长讲完话,部队又前进了,越过平汉线到安阳大石庄。这时部队已经围困了安阳。我们一到还没有往主力部队补充,就参加了挖掘交通壕的工作,当晚就有几个人被枪弹打伤,第二天新兵就补入连队。整个团有一半多都是沙河兵,因我们的服装与老同志不同,一眼就可分清谁是老兵谁是新兵。我被卫生队刘队长、高医生挑选到团卫生队当卫生员,同去的还有王永和、淮梦学等共六人。我被分在看护一班,班长孔某某,是个老兵“油子”。班上开了新老同志联欢会,老同志表演了节目,有一段快板至今记忆犹新:“同志们听我言,听我表表咱们团;咱司令叫杨勇,开拓鲁西有大名,鬼子听了心胆寒。黑马团、白马团,咱是猛打猛冲的老九团;说九团,道九团,咱们九团不简单,鬼子听了心胆寒;打何楼、只一冲,吓得何营裤带松,快攻济宁三秒钟。。。。”。会上老同志给新同志赠送礼物,领导号召新老同志互相学习,说新同志要向老同志学习作战、救护、医疗技术,老同志要向新同志学习文化和解放区翻身的好思想。散会后新老同志一起促膝谈心,老同志讲打仗的战斗故事,新同志讲解放后翻身斗地主的情形,真是亲如手足。



(上节:弃锄从戎http://bbs.tiexue.net/post_4827569_1.html

下节:围攻安阳http://bbs.tiexue.net/post_4836741_1.html)

本文内容于 2011/2/8 15:38:05 被小老百姓一个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6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