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特种兵之冲出阿富汗 第九章 常龙的花朵 第九章 常龙的花朵(46)

sdrzdl 收藏 4 3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7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71.html[/size][/URL] 46 破处,第一次战斗,常龙的花朵终于绽放了,我相信常龙的闷乐是因为他沉浸一种“达到”的强烈情感冲击中,当然以“破处”比可能不恰当,但我始终相信我能理解常龙的那种感情,就像我始终相信我几乎可以算是他的知音。 之后那次支援进攻任务持续了大约十天。 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71.html


46

破处,第一次战斗,常龙的花朵终于绽放了,我相信常龙的闷乐是因为他沉浸一种“达到”的强烈情感冲击中,当然以“破处”比可能不恰当,但我始终相信我能理解常龙的那种感情,就像我始终相信我几乎可以算是他的知音。

之后那次支援进攻任务持续了大约十天。

无非是优势空中地面火力打击后的搜索前进,一个山头一个山头的搜索,一个村庄一个村庄的清理,一点一点把塔利班向深山无人区、向阿巴边境线挤压。

其实,真正的战斗倒也再没有遇上。一则火力太强大,只要发现便无坚不摧,二则塔利班有自己的战术,这些职业圣战者以及山民出身的家伙都是些山地战的老手,他们知道如何把握战斗的时机,如何利用战斗地形,在打和藏的把握上往往让我们不知所措,很多时候看着周围茫茫群山和精疲力尽狼狈不堪的大兵们,常常怀疑是我们在围剿敌人?还是敌人在耍弄我们。

搜索前进。

空中打击清理可疑目标。

小心翼翼地推进。

这几乎成了一种一成不变的程式,不用脑子去想,一按电钮便自动执行。

帕克还是像一个不知疲倦的鼹鼠一样,不论推进到哪里,第一件事情就是挖他的避弹坑。起初我也挖,因为我的脑子里常常浮现那枚带着死亡气息在面前旋转的子弹的恐惧影像,但大概挖到第三个,我便再也提不起兴趣来,代之的是身体和精神上的疲惫,倒不是说恐惧已经消失,准确说是麻木,由于疲惫而对恐惧的麻木。

不过我更紧地跟住了常龙,一来他给人以安全感,二来我害怕这个家伙会再次作出什么让人疯狂的事情,我甚至想用绳子把我们两个拴在一起,我想总不至于他扛着火箭筒拖带着我去攻击敌人的火力点。

所幸,那样的事情没再发生。

回到鹰堡,常龙的脸已经完全恢复了正常,而我们的生活似乎也恢复了正常,或者说重新进入了正轨,就像一枚失控的卫星,经过调整变轨,筋疲力尽后终于重新找到了正确的轨道,开始正常旋转。

正常的生活,正确的轨道。

其实生活说起来无所谓正常和非正常,只是生之经历而已,每个人有每个人生活的经历,每段时间有每段时间的经历,你不可能事先预设定制。不过对于我来讲,生活应该有其既定的轨道,就像大学时代,生活就是宿舍、图书馆、教室、周末与燕子的约会和郊游。而在这里,在阿富汗,不管主观意愿如何,给人的感觉是生活就应该在鹰堡阴暗潮湿的地下,从13号堡的射击孔里看日落和日出。

一切都进入了正常的轨道。

帕克从惶惶不可终日中重新活了过来,睡觉,醒后的酗酒和骂人,而后再睡觉;书生继续摆弄他的笔记本电脑;胡子永无休止的做着他的跪拜祷告;卷心菜的脑袋还是时不时碰到窝里那盏永远亮着的吊灯;冰块继续沉默;小黑带着耳麦不知疲倦的RAP;大头还是行踪不定,大多数时间他总不在13号堡或窝里,但不知什么时候他就会突然出现在你面前,手里晃着个小密封袋:“嗨,哥们儿,要大麻吗?”

而我还是会趴在13号堡的射击孔边,贪婪地呼吸着新鲜的空气,看远处的雪线,或者在夜晚看曼哈顿点憧憧鬼影,那已经成了习惯,甚至是一种排遣寂寞的娱乐,有时候那些鬼影整晚都不会出现,每当此时我便会有种不安,似乎缺少了某种必要的东西一样。

常龙还是会不住的拆卸他的M4,灵活的双手在枪体上飞动,那些零件眨眼间摊成一地残肢又重新复活成冰冷的武器。不过,我能感觉到他的变化,他对于从堡外传来的异常声响更加敏感,比如不知何处的一声枪响、一声爆炸或者战机呼啸而过的声音,都会让他停止正在做的事情,专注的倾听,他的眼里流着光,感觉在努力控制着什么,那种东西在他体内游走冲撞,急欲破茧而出。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