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国争霸 正文 第 1章 争霸主称雄楚齐秦,趁国丧犀首夺陉山

罗烈烈 收藏 2 3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5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52.html[/size][/URL] 上一部《魏霸中原》说到公元前343年,魏惠王命大将军庞涓率领二十万大军伐赵伐齐,赵、齐两国连手,共同抵抗魏军的进攻。齐威王采用孙膑退避减灶,示弱骄兵和声东击西之计,于马陵大败庞涓,二十万魏军几乎殆尽。魏国因为连年征战,兵穷马乏,再经此一败,随之元气大伤,从此由盛转衰,霸主的地位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52.html

上一部《魏霸中原》说到公元前343年,魏惠王命大将军庞涓率领二十万大军伐赵伐齐,赵、齐两国连手,共同抵抗魏军的进攻。齐威王采用孙膑退避减灶,示弱骄兵和声东击西之计,于马陵大败庞涓,二十万魏军几乎殆尽。魏国因为连年征战,兵穷马乏,再经此一败,随之元气大伤,从此由盛转衰,霸主的地位也开始动摇。及至四国攻伐,秦击河西,赵取安阳,齐攻濮阳,楚破许昌,魏国的军队一败再败,国势更是一年不如一年。

到了公元前329年,战国已经进入了中期,各大诸侯国的争霸战越演越烈,动不动便是十万、甚至几十万大军厮杀,以战车配以步兵战的时代也已经过去,代之的是马军、步军相结合的兵阵战。这时,经过战国初期各大诸侯国的进一步兼并,已经只剩下楚、齐、魏、秦、赵、韩、越、宋、燕、蜀、鲁、卫、中山等十几个国家了。争夺天下霸主的战争更是趋于激烈,其中最有实力和最有资格,从魏惠王手里拿走霸王冠的,依次是楚、齐、秦三国,而宋、越、蜀三国也在虎视眈眈,无时不在磨兵厉马,寻找机会,夺取霸主的地位。

这一年,雄凌齐威的楚国威王突然染上重病,无药可医,死时五十六岁,其子熊槐继位,是年三十二岁。他就是楚怀王。楚怀王,身高1.78米,从小喜欢舞枪弄剑,臂力惊人,身材魁伟,年少时又受到良好的楚国皇家学校教育,知书识字,既有霸气又有英姿。楚怀王在当太子时,常常和襄阳的昭睢、荆门的昭阳、唐河的唐蔑,一起骑马弓射、谈兵练战,四人很是投机,情同手足。同时,还常常向大将军屈武请教用兵阵法,与昭滑、司马淖滑、景翠、景奎、柳襄(因柳刘同音,后改称为刘襄)、屈匄、屈庄等人,在兵阵练战上,也多有切磋,交情甚厚。而屈武,是楚宣王、楚威王时期的两代名将,一把长刀打遍天下,难逢敌手,跟随楚宣王、楚威王东征北战,立下了无数赫赫战功,深得楚威王的敬重。

楚威王病死的消息传到诸侯各国,引起了秦、齐、魏、韩、蜀、越六国的极大关注。首先是魏国,魏惠王召集满朝文武大臣说:“六年前,楚威王令大将屈武率领十万楚军在禹州、古城大败我军,夺走我禹州、古城、陉山之地。五年前,楚威王又率领三十万楚军北上伐魏,斩杀我魏军十九万余,夺走我许昌、鄢陵。现在楚威王已经死了,他的儿子熊槐新立,国事政局不稳,楚国的上将军屈武也已经衰老,楚军中的将领青黄不接,这正是我收复失地的好时机。因此,我想起兵三十万,南下攻伐楚国,夺回五年前失去的鲁阳、许昌诸地,以雪当年丧师亡地的耻辱,不知众爱卿对此有什么看法呢”?

魏国老将魏邯说:“现今楚军在许昌、鄢陵和方、叶二城驻军二十万,南阳、信阳又有十万楚军驻扎,且有老将屈武坐镇南阳。如果我军攻打许昌,方、叶二城和南阳、信阳的楚军,必定会北上支援。许昌城的城墙坚固,我看难以图到”。上将军犀首说:“微臣认为,楚王死,全国上下必定要举行国丧,等到楚军举行国丧之日,三军必定缟素默哀,疏于防备,大王可在这个时候,联合秦军,南下攻伐楚军,必定一战成功”。魏惠王说:“楚军举丧,必定疏于防范,这的确是个攻伐的好时机。只不过在这个时候出兵,的确是有失道义”。

魏邯说:“大王,趁人国丧举兵,有违道义,会落人口责,遭人唾骂。这样做,不但会激起楚国军民对魏国的极大愤怒,促使楚军上下,同仇敌忾,而且我军也会落名不仁不义之师,遭世人唾骂。不如等到楚军丧礼过后,再行进兵攻伐。否则的话,臣所担心的是,就算是在这个时候,能够得到鲁阳、许昌诸地,恐怕不久也会得而复失,还请大王三思”。

犀首说:“若是等到楚国国丧过后,楚军必然严阵以待。魏军如果不能打败楚师,又如何收取鲁阳、许昌之地?依我看,不要管它仁义不仁义,能够把城池土地都夺过来,才是头等紧要的大事。至于别人,他们欲怎么说,就怎么说去。昔日宋襄公正是因为仁义过了头,才会被楚国的军队打得大败而逃”。

魏惠王说:“二位爱卿所说的都有道理,若是在平时,楚国军队必定戒备森严,以就目前魏、楚两国的军事实力来看,魏军实在是很难击败楚师的,管不了那么多了,先把地夺过来再说”。于是,魏惠王便派人出使秦国,照会韩国,要求秦、韩二国联合出兵,趁着楚国举行国丧之时,攻打楚军,瓜分楚地。

韩宣王接到魏惠王的照会,便召集朝中重臣商议说:“今楚威王病故,魏惠王照会我联合出兵,趁着楚国国丧,南下攻打楚军的鲁阳、许昌诸地,大家的认为可不可以呢”?老臣韩飞说:“鲁阳、许昌在春秋时就已经是楚军的地盘,几十年前,魏国军队南征,攻占了楚军的尉氏,睢宁八县和鲁阳、许昌诸地,魏、楚两国从此成为世仇,几十年来不断争战。五、六前,楚威王举兵攻伐魏国,夺回了鲁阳、许昌诸地,魏惠王又不甘心。哎!说到底,这本来就是魏、楚两国之争,与韩国无关。如果韩国无故出兵,相助魏国,攻伐楚军。日后,楚军必定会大规模地采取军事报复。届时,楚军攻打我新郑,韩军又如何抵挡呢”?

韩宣王说:“老爱卿说得极是!可是如果不出兵相助魏军,攻伐楚军,必定会得罪于魏国,它日魏军必定会来找我麻烦。要知道,魏惠王至于今日,依然还是天下霸主”。韩飞说:“既然如此,老臣认为,大王可答应起兵,将大军驻扎于长葛,但不要直接攻打楚军。等到魏、楚两国的军队相对抗的时候,我军便乘机夺回当年失去的故都阳墨(禹州)”。

秦惠文公接到魏惠王的照会,随召集国中大臣说:“魏惠王要我出兵相助魏军攻伐楚国,众爱卿的意见怎样呢”?老臣甘龙出奏说:“现在秦、魏两国,虽然是亲家,但是秦、楚两国,自春秋以来,世代姻亲。现在,秦国无缘无故背盟,趁着楚国国丧之时,举兵相伐,它日秦、楚两国,必定争战不休。秦、楚两国相战,得到利益的是魏、韩两国,这对秦国未来的争霸事业来说,实在很不利”。秦惠文公说:“那依老爱卿之见,这事应该如何处理才好呢”?

甘龙说:“依老臣所见,主公可送给魏国盔甲兵器,马匹战车,以资征战之用。就让魏、韩的军队去削弱楚军的力量。这样,主公既能给魏惠王面子,又能保持秦、楚两国的关系。而魏、楚两国开战,相互削弱,这对我国未来的争霸事业却是很有利的”。秦惠文公听了以后便说:“善”!于是,秦惠文公命人押送盔甲兵器十万套,战车三百乘,战骑一万匹到陕县、三门峡,交给了魏军,以资魏惠王征战之用。

齐威王听到了楚威王死讯,便迫不及待地召集兵马,准备大举南下,攻取徐州。苏秦说:“楚威王虽然死了,但楚国的上将军屈武尚且健在。楚太子熊槐也已经年过三十,百万楚师团结一心,况且徐州有二十万楚军驻守,难以图到。大王欲起兵南下,少则不济,就是举三十万齐军南下,徐州楚军守城不战,齐军又有什么办法呢?就是围城攻城,有二十万楚军把守,三十万齐军也攻不下徐州城,徒生伤亡和耗费粮草兵器而已,还请大王孰察”。 齐威王说:“如果不趁现在这个百载难逢的机会,夺取徐州,一旦楚怀王坐稳了王位,想再夺取徐州,也就很难了。如果齐军图谋不到徐州,又如何能够夺取淮、泗的千里膏腴之地呢”?

苏秦说:“现在的楚国有雄师百万,徐州的二十万楚军枕戈待旦,严城以待,大王确确实实不可以,明刀明枪地与楚军作正面交锋。我料魏惠王必定会举大军南下,攻伐楚军,夺取鲁阳、许昌之地,大王何不提兵静观。若是楚军在许昌吃紧,必定会从东地调拨军队增援。到那时,徐州的楚军兵薄,淮安空虚,大王提兵南下,大军一鼓,便可定淮、泗”。

齐威王听了,左手摸一摸下巴,沉吟了一下说:“苏爱卿言之有理。田角(田横之父)、匡邯(匡章之父)听令”!只见齐将田角、匡邯上前说:“末将在”!齐威王说:“命田角为大将军,率领济南、聊城十万大军南下荷泽、济宁,命匡邯为大将军,率领泰安、莱芜、潍坊二十万齐军南下临沂,本王亲自率领十万大军南下泗上”。

越王之侯闻讯楚威王病死,随欲起大军北上,夺取楚国东地。老臣文素说:“大王欲取楚国东地,齐国也必然在谋夺淮、泗的千里膏腴之地,大王何不等到齐军,南下攻打徐州,淮安、淮南的楚军北上增援时,再举兵伐取楚州(淮安)呢?否则,大王一举兵出广陵,淮南、滁州的楚军必定会增援淮安,甚至会惊动九江的楚军东下金陵。到那时,请问大王,越军北伐楚国东地,其胜算又是如何呢”?于是,越王之侯随提兵二十万到广陵驻扎,准备伺机夺取楚国的东地。

宋国君偃闻讯楚威王死去,随召集大臣们商议说:“今楚威王已死,新君初立,民心士气浮动。楚威王在位时,二次击败齐威王及齐国军队,卷地至泗上、沂蒙,齐军又怎会甘休呢?五年前,楚威王率领楚军大败魏、韩联军,攻占了许昌、鄢陵、禹州,魏惠王、韩宣王能不伺机夺回吗?四年前,楚威王率军东进,于淮安、盐城,大败越王之侯,将越军赶到广陵以南,占领了越军的盐城、高邮、东台,越国会甘心吗?因此,现在楚威王死了,他们能不趁此大好良机,从他的儿子身上夺回去吗?所以,我也想趁此机会,举兵夺回本来属于宋国的柘城、毫州、淮北,众卿家认为可以吗”?

相国宋铭说:“老臣以为,现在宋国的力量与楚国相差甚远,就算能够侥幸到手,荆州的楚军一到,也会得而复失,徒生伤亡而已,攻之无益。如果主公执意要出兵,也要等到齐、魏、韩、越先出兵,看看楚军的情况再说。否则,若是齐、魏、韩三国军队不南下,越军不北上,独我宋军伐楚,岂不是引火自焚?还请主公三思”。于是,宋君偃随做好准备,提兵静观。就连那四川成都的蜀国侯辉也在集结兵马,蠢蠢欲动。

在当时,楚国地阔六千里,南有洞庭(湖南)、苍梧(今湖南西南)、江南(今江西省北部),西有庸郡(从房县至安康市一带的三百余里)、巫郡、黔中,北有方县、叶县、许昌,东有淮北、淮安、泗上膏腴之地,人口二千多万,车千乘,骑十万匹,拥有军队百万之众。但是,楚国的一百万军队分驻于辽阔的疆域,许多重要关隘还不足千兵把守。因此,若真是齐、魏、韩、蜀、越,宋、再加上秦国,七国同时兵至,一百万楚军也难以顾及四千里的边防战线。但是,楚乃大国,就象齐、魏、秦这样的强国,也都担心打虎不成,反被虎伤。何况象韩、蜀、越、宋这样的一般国家呢?因此,只要百万楚军,严阵以待,齐、秦、魏、韩、蜀、越,宋等七个国家的军队,便不敢轻举妄动了。

其实,楚威王在病危之时,早就已经通令各处兵马,严防邻国的军队来犯。因此,楚威王病死,楚国各处边关要塞的守军,非但不会慌乱,反而更加提高警惕,戒备森严。魏惠王见到许昌的二十万楚军严城以待,便不敢贸然挥师攻打许昌。齐威王知道徐州的二十万楚军日夜操练,当然也不敢挥军南下,攻打徐州。而越王之侯得悉淮安、淮南、滁州的楚军没有向北调动,而是原地严守,同样也不敢举兵出广陵,进击楚州,最后只好引军退回姑苏。

到了楚国举国上下,举行国丧大礼的时候,魏惠王便命公孙衍、魏章率领二十万魏军,就在楚威王出丧之日,三军缟素默哀之时,攻打许昌和鄢陵。而魏惠王自己则和魏国名将犀首率领十万大军从荥阳、偃师,杀向陉山和鲁阳。许昌、鄢陵的楚军,三军身披缟素,正在默哀,冷不防公孙衍、魏章的二十万魏军突然杀到,只好退进许昌、鄢陵城内,拿起兵器,凭着坚固的城墙,击退魏军的围攻。而陉山、鲁阳的楚军看见魏军的大队人马突然杀到,只好迅速向南撤走,退入叶城。于是,陉山、古城、襄城和鲁山诸地,均被犀首的十万魏军所占领,韩宣王也出兵五万相助魏军,乘着楚军退走叶城之机,夺占了禹州。

消息传到了荆州楚明宫,楚怀王怒不可遏,无奈披麻带孝在身,不便开战,只好强忍着耻辱和愤怒,把国丧办完。魏惠王的不仁行径,不仅没有动摇楚国的军力和民心,反而激起楚国军民对魏、韩两国的极大愤怒。“收复失地,血债血偿”的呼声,顿时震撼着整个江汉大地。因此,楚、魏这两大强国,一场大规模的生死决战在所难免了。

丧事过后,楚怀王即一面熟悉料理国事,一面整军肃治,命人锻造全新的楚王剑和霸王枪,任命昭鱼为相国、靳尚为上大夫,于荆州、南阳、许昌、淮阳、徐州、寿春、长沙、淮安等地募兵二十万。任命屈武为上柱国(武将中的最高级别,职位仅次于楚怀王),昭滑、昭睢、昭阳、司马淖滑、屈匄(屈武之子、北宫屈容的弟弟)、屈庄(屈原的堂兄)、唐蔑、景翠、景奎、柳襄(因柳刘同音,后改称为刘襄)等十人为大将军,日夜操练军马,准备要向当时还被天下诸侯捧为霸主的魏国讨回公道,要与魏惠文王分个高低、决一雌雄。

当是时,楚怀王设立了一都(荆州)七郡四十县,并调整了军事部暑,令昭阳率领十万楚军驻守徐州,景翠率领十万楚军驻守许昌,景奎率领十万楚军驻守淮阳,屈匄率领十万楚军驻守商南;昭睢率领十万大军驻守南阳,唐蔑率领十万楚军驻守宜昌,刘襄率领十万楚军驻守庸郡,屈庄率领十万楚军驻守九江、安庆,昭滑率领十万楚军驻守淮安、淮南,司马淖滑率领十万楚军驻守襄阳,屈武率领十万楚军坐镇荆州。另外,长沙、鄂州、汉口有十万楚军,归上柱国屈武统帅,而荆州还有靳尚率领的五万都城禁卫军。因此,这时楚国的军队,连同五万都城禁卫军在内,一共是一百二十五万兵。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