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回大元当时月 正文 第一章 抽弦促柱听秦筝

映鉴如水 收藏 0 11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5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55.html[/size][/URL]   1274年,元朝,云南边境。一个夜晚。   远处隐隐传来筝声。我侧耳细听,复杂而深沉的深远之思涌上我的心头。在元朝那个时代我是否算是色目人呢?色目人称中原人为“秦”“马秦”,一首古诗此时在我的心头徘徊:   抽弦促柱听秦筝,无限秦人悲怨声。   似逐春风知柳态,如随啼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55.html


1274年,元朝,云南边境。一个夜晚。

远处隐隐传来筝声。我侧耳细听,复杂而深沉的深远之思涌上我的心头。在元朝那个时代我是否算是色目人呢?色目人称中原人为“秦”“马秦”,一首古诗此时在我的心头徘徊:

抽弦促柱听秦筝,无限秦人悲怨声。

似逐春风知柳态,如随啼鸟识花情。

谁家独夜愁灯影?何处空楼思月明?

更入几重离别恨,江南岐路洛阳城。

我独自徘徊在这元代云南的夜晚。仍是我在现代习惯的夏装打扮——黑灰色水涡纹织金丝的丝巾掩盖住浓密的黑色长发,蓝紫色长袖小外套,黑色胸衣,烟灰色带有胭脂色和金黄色孔雀纹的曳地长孔雀裙,配在一起显得有点华贵而柔弱打动人心却不奢华,苗条柔弱的身段显得修长,深邃的明眸与淡远的眉毛,以及苍白中因心疾而泛上一丝红晕的介于椭圆形和瓜子型之间的纤丽容颜,我,这苗条柔弱的姑娘的身影,在这元代云南的夜晚独自徘徊。

远别自己的时代不是问题,在元代这样一个金戈铁马的时代,我愿用自己的智慧来善利万民,谱写一段不一样的智慧和温情的历史。不过,功不必自我立,是我一贯的信条。更何况,多年前我已经远别故乡。不由得有感而发,低吟一首波斯诗歌:

“法里东宫殿里写着这样一段哲言:

兄弟啊,谁在世上也不会久长,

把心归向造物主才能如愿以偿。

不要把今世的土地依恋,

它哺育了众生又把它们埋葬。

纯洁的生命决意高飞,

死在宝座还是荒郊都是一样。”

我低吟诗歌的话音刚落,不知何时,一位长者与他的随从站在我面前。他深邃而智慧的眼睛似乎洞穿人心而又有种让人如此信赖的力量,那典型花剌子模人的面容,跨越近千年时光,已与我这个时代全然不同,但我的心中却能够感到一种亲切,面对这样一位长者,我不禁有些紧张。我右手抚在胸前,道了撒拉木,随即静静地等着长者问话。

长者深邃而睿智的目光看透了我的紧张,他和蔼地问道:“你叫什么名字,是谁家的姑娘?”

我答道:“我叫赫底彻,辽艾辽艾氏。”名字还是在现代时的名字,只是这个时代不知目前的姓氏普遍了没有,况且太多已不可考,只得将自己姓氏的谐音及自己所擅长行业的意义转化为这个波斯语姓氏。

“原来姑娘素习的是珠宝玉器行业。那你说说,为什么要从事这一行业呢?”长者和蔼地问,那睿智的眼睛似乎在考验一个晚辈的心志。

“观玉、观人,辨玉、识人,所需要的不但是眼力,更是心,需要清亮而洞察力深邃的眼睛,更需要一颗无所杂念通达无碍的正心。识玉之道,何尝不是治国与治理一方之道,亦何尝不是清心之奥义。秉持这样一双清亮而洞察力深邃的眼睛,和一颗无所杂念清心而通达无碍的正心,来治国治理一方,可以为民造福。玉,历尽地史变迁,是一种温润峭拔、顺从的智慧。读懂了玉,就读懂了历尽地史变迁的深远脉络和智慧。而玉之温润深远、圆融通达,这种智慧的力量,大处说何尝不是治国或治理一方的智慧。若翡翠玉器之飘花,绕腕跳脱深远层次之处,更是一种内在的神韵。只是,我是盛世于玉器行业,而民众需要时则从波斯-突厥传统医学之习业。”我有些紧张,但说起熟悉的行业,这种紧张的感觉有所消除。

长者并没有明显的表情变化,和蔼地继续问了一句,睿智的眼睛似乎看到了我的心里:“波斯-突厥传统医学,你学习了哪些内容呢?”

我鼓足勇气,先背诵了一首写成于十一世纪的突厥语长诗《福乐智慧》当中关于传统医学的段落:

“自称为人类的人祖后代,理应辩明凉热冷暖之所在。

首先要辩明自己的体素,顺应者食用,违拗者摈弃。

内热滞积,应立即食用凉性食品,若寒气郁结,热性饮食十分要紧。

若是少壮之年,正值生命之春,多食凉性之物,血脉方能畅通。

若是年过四十,面临生命之秋,多进热性食物。体素调理要周。

年足六十,年华恰如冬日,仅可食用热物,凉食应该弃置。

内里燥、凉,则应摄人湿、热之物。湿、热之物一定可将燥、凉驱除。

假如湿、冷在体中为害,则应以燥、热之物使之散开。

倘若体素寒冷,则应加食热品,假如体素燥热,食物应选凉性。

倘若你的体系属于湿性,则应凉热搭配。调剂平衡。

如果你对体素调理得当,你将健康地度过一生。

让我讲给你体素的成份,它们由红黄黑白四色构成。它们互不相容,势不两立,一类靠近一类即发生纷争。

为调理体素,人应使用智慧,何物与体素相宜,方可食用不忌。

人过四十不知自己体素,无论怎么说,反正他是牲畜。

如果你想百病不生,身体健康,“节食”即是最好的药方。”

“那么,你对其中的含义如何理解呢?”长者继续问道。

我知道,这是关键之处。我答道:“人之一身,与宇宙万物之至理相印合。其意义也深远,着眼须自大处。往小处说,能够处理好医学人之体素流转平衡之奥义,则可用于治国。”

长者微微颔首,深邃清亮的眼睛仿佛看到我心里。这时长者身后的随从说道:“姑娘,你还不知道,这就是新任云南行省平章政事的赛平章啊!”

虽然我早已有思想准备,但还是十分震惊,心头一热,右手抚在胸前,说道:“尊贵的圣裔,荣耀的太阳啊!请恕我的无知和无礼冒犯。”

长者威严而和蔼的面容还是没有什么变化,和蔼地说:“姑娘如何看待治国和治理一方之道?”

这是个大问题。但我在这个问题上需要秉持怎样想就怎样说的原则,任何掩饰都要不得,说出自己的思路,而后就等待长者的判断。我说:“天方性理之奥义在于顺从。归如百川赴海,顺如百骸随心,惟凭心顺而已。经受困境挫折之时须多忍耐,对于与大部分人的关系须多忍耐顺从,这是顺从的意义,惟凭心顺,可以认识深远天道的智慧。”

长者的目光对我是一种鼓励,我心头感到一种温暖,接着说:“目前云南行省因长期人事安置失当失去调和,使云南行省之人不安,这样的情势之下,需要照顾各方的心理,达到使各方安宁和平的这一目标。对待云南行省原有的各地方实力派,需要以海纳百川的胸怀来抚慰治理,打消他们的疑虑,诚恳向他们和民众百姓请教治理好云南和利民的方法,消弭彼此的不解,互相尊重,来达到云南行省的人民安乐各得其所。”

长者威严而和蔼的面容上显出一种深沉的责任,微微颔首:“姑娘说到了点子上。海纳百川,使各方安宁和平,不轻启军事,虚心向人们请教,善利万民,包容交流,相互尊重,来达到使云南现有的内部问题消弭而和平安乐的目的,需要的正是如此啊!”

当时云南的人事背景,以及忽必烈任用赛典赤·赡斯丁为云南行省平章这一背景的人事背景心理原因是这样的。而云南还面临一个问题,就是地理环境和农业生产。发展农垦,兴修水利,引进粮食作物,对于云南的农业生产是很关键的。对于历代水利,我有一定了解,现代也曾经做过与水利相关的题目,在元代这个时代,金戈铁马的大背景之下,我希望能够用自己发展内政和水利方面的特长,来打造一段智慧和温情的不一样的元代历史。

不过,关键的关键,还在于海纳百川的宽容,来治理好整个云南。毕竟,以色目人的身份和文化背景,要治理好云南,需要的更是海纳百川的宽容和智慧。

长者和蔼地对我说:“赫底彻姑娘,你是否愿意在我身边作为幕僚或女官,为治理云南发挥长处功劳?”

我答道:“尊贵的圣裔、荣耀的太阳,我愿意为云南的和平和人民安乐辅佐您而尽责尽力。”

这个深夜,我深邃的明眸和淡远的眉毛再次凝满了深远的时空之思。昔日我在凌虐中忍耐而顺从,惟有为和平而忍耐顺从和平衡大局,这种忍耐,顺从,正是认识深远天道的智慧,认识了成全,是对深远天道意志的顺从。在这个时代,我愿用自己顺从的智慧,来写下元代云南内政的和平辉煌。

目前所面临的问题,是宗王脱忽鲁对赛典赤·赡斯丁平章到云南这件事充满疑虑,打消宗王脱忽鲁的疑虑、与之取得良好的合作关系,是治理云南的第一步,把这一步开头开好,对于云南全局至关重要。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