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属元首蒋中正 正文 第一章 陈其美遇刺身亡,穿越者机神降世(1)

为了神马 收藏 0 476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54.html


蒋志清(蒋介石)由母亲王采玉抚养成人,幼年入塾,诵读经史。1903年入奉化凤麓学堂,两年后至宁波箭金学堂就读。1906年初肄业于龙津中学堂,4月东渡日本,入东京清华学校,结识陈其美等人,受到反清思想的影响,发誓要消灭封建,五族共和,再振华夏。青年时代的蒋志清很穷困,到日本留学时仅有18岁,认识了大他十几岁的陈其美后得到了陈其美在经济上与思想上的双重帮助,两个人关系非常密切,要说亦师亦友亦不为过。蒋志清于年末回国,临行前陈其美来信说回国后是要革命掉脑袋的,问蒋志清怕不怕。蒋志清回信答道:“志寸清远,身死何妨?愿以身死助兄成事!唯望志清死后,兄长切莫忘记赞助小弟于地下,恐买不起肉食。”

1907年徐锡麟、秋瑾被杀害后,上海的革命力量受到严重挫折,几乎停止了一切活动。孙中山先生正面临严重的危机,两广、云南的起义屡屡失败,同盟会内部意见分歧,上层发生严重分裂,光复会又重新自立门户。从1907年到1910年是同盟会成立以来最困难的时期。在这种困境下陈其美在上海重整旗鼓、打开了局面,从空言渐进于实行,人言“党势为之一振”,因此引起了远在海外的中山先生的注意。

陈其美在上海网罗结交青帮作为羽翼,成为青帮在上海的头领:出入于酒楼、茶馆、戏院、澡堂、妓院,“多有党羽”:创办精武武术学校,以霍元甲为总教师,吸收大批江浙资本家如虞哈卿、王一亭、沈缦云等加入同盟会:通过他们结交了李平书、朱葆三等商界闻人、社会名流,推动他们赞助革命,从而掌握了商会、商团武装等,使同盟会在上海有了比较扎实的社会基础。他还先后办过《中国公报》、《民声丛报》,又协助于右任创办著名的《民立报》(于右任在陈殉难后写下《哀社之友》一诗,有“霸气江东久零落,英雄事业自堂堂”的句子)。宋教仁、谭人凤、杨谱生等组织同盟会中部总会,因为他在上海有社会基础,熟悉情况,又是杨谱生的亲戚,就委托他为庶务,主持日常工作。

这是陈其美崛起上海之初,孙中山说他“光复以前,奔走革命……其间慷慨持义,秘密勇进,数濒危殆,凡旧同志类能称进。”当上了上海督军,黑白黄道“路路通”。蒋介石在陈其美等上海名流的引见下认识了上海“流氓大亨”杜月笙和黄金荣,从而奠定了蒋介石在上海的基础。


同年蒋志清(1907年)在陈其美的资助下考入保定全国陆军速成学堂,习炮兵。1908年春赴日,入东京振武学校,1910年冬毕业后,入日本陆军第十三师团第十九联队为士官候补生。投身民主革命获得孙中山的器重,辛亥革命爆发后,蒋介石回上海,受陈其美指派,率先锋队百余人至杭州,参加光复浙江之役;嗣后在沪军都督陈其美部任沪军第五团团长,与陈其美、沪军第二师师长黄郛结拜为“盟兄弟”。


1911年10月30日,蒋志清由日本回到上海,投入陈其美麾下,任沪军第5团团长。蒋志清对陈其美素怀知遇之恩。早在1908时蒋志清就经陈其美介绍加入同盟会。1910年 5月,又经陈其美介绍,受到孙中山的单独接见。因此蒋介石视陈其美为良师益友。当陈其美交予蒋介石刺杀陶成章的秘密任务时,他慨然应诺。蒋介石很快就想到他的旧友、光复会叛徒王竹卿,此人原为太湖强盗,枪法精湛,且可飞檐走壁。他虽是光复会员,却常以会内机密换取钱财,陶成章对此极为恼火。蒋介石获取这一情报后,找到王竹卿,对其恐吓讹诈,散布陶成章伺机严惩王竹卿的言论。王竹卿信以为真,铁了心要先下手为强,杀害陶成章以保全自己。

陶成章非等闲之辈,早已风闻陈其美要加害于他的消息。为防不测,他深居简出,行踪不定,后因治病才迁往法租界金神父路广慈医院。1912年1月12日午夜,天气格外寒冷。几天来为寻找陶成章的行踪,蒋介石已被折腾得筋疲力尽,他蜷卧在马车的软座上打着盹。车经福州路时,迎面吹来的狂风卷起厚实的车帘,蒋介石睁开眼,却意外看见路旁屋檐下正在避雪的陶成章。他急令停车,下车后趋步上前,殷勤地和陶成章打招呼。当夜,蒋介石用自己的马车,把陶成章送回广慈医院,默记下陶成章的病房号码。次日又携带礼品,以探视为名,实地勘察陶成章的病房环境及进出路径。1月14日凌晨,两个头戴齐眉毡帽的人,鬼鬼祟祟来到广慈医院二楼的走廊上,顺着房门找到205号病房。这二人便是蒋介石和王竹卿。其中一人学着护士的腔调,轻轻叩门道:“陶先生,吃药的时间到了。”陶成章酣睡正甜,听见有人呼唤便拉开门,然后随着一声枪响凄然倒地。

陶成章被害后,国内震惊,革命党人尤为愤慨。孙中山闻讯,十分气愤,公开向报界宣布,这是一起“挟私复怨”、“擅行仇杀”的血案。孙中山是个胸怀坦荡的革命家,陶成章生前虽然反对过他,和他有意见分歧,但是,孙中山不计前嫌,对其惨遭暗害深表痛惜,他下令:“严速究缉,务令凶徒就获,明正其罪,以泄天下之愤。”浙江都督悬赏3000元缉拿凶手。作为沪军都督的陈其美也不得不装装样子,悬赏 1000元缉拿凶手。不多日,王竹卿被缉拿归案,很快便被处死。蒋介石惶惶不安,陈其美也深恐真相大白,只得让蒋介石暂去日本避避风头。1912年2月,蒋介石以出国学习军事为名,再次东渡日本。民国初建,围绕权力分配,国内政派林立,角逐激烈,在这种政治背景下,陶案调查自然是敷衍搪塞、不了了之。


1912年1月,受陈其美派遣,收买歹徒暗杀光复会领袖陶成章。案发后避往日本的蒋志清在日创办《军声》杂志,笔名介石,这两个字后来成了他的字。蒋的名“中正”和字“介石”,典出《周易》:“(豫卦)六二,介于石,不终日,贞吉。《象》曰:‘不终日贞吉’,以中正也。”


1913年夏二次革命时蒋介石在上海参加攻打江南制造局,虽奋不顾身但事仍败,后隐居上海,10月加入筹建中的中华革命党,11月再渡日本。1914年7月,孙中山在东京宣告中华革命党正式成立,蒋介石被派往上海、哈尔滨协助陈其美从事反对袁世凯的革命活动。

洪宪帝制呼之欲出时, 陈其美数次起兵讨袁,成为袁世凯的眼中钉。袁先派人给陈其美送去70万元,让陈出洋游历,并威胁说,否则就用这笔钱作经费,买通刺客对他下手。陈其美听说后哈哈大笑,予以拒绝。

陈其美在上海组织暗杀了袁的大将郑汝成,策动肇和兵舰起义,写下了他生命中的最后几笔。袁世凯对爱将被杀耿耿于怀,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临死前不久,还重金收买刺客想要将陈其美刺死。

袁世凯于是命令驻军上海的张宗昌负责刺杀陈其美。两次刺杀陈其美失败后,袁世凯派他的贴身卫士袁继良带着一个名叫李海秋的人来到上海。

当时,中华革命党经费极缺,陈其美整天为此事发愁。李海秋开设了一家“鸿丰煤矿公司”,扬言购买日本机械,需要向日本银行贷款,想请陈其美做中间介绍人,贷款100万元,可得百分之三十的回扣,陈当即答应。1916年5月18日下午,李海秋带领同伙程国瑞来到陈宅“谈生意”,借机刺杀了陈其美。

陈其美遇刺时,蒋介石为筹集资金,正陪着一帮浙江富商一起听戏。听闻到陈其美遇刺的消息,马上赶来抚尸痛哭。孙中山刚由日本回国,也立即赶来,流泪不止,当场手书“失我长城”四字,以志其哀。陈其美死后,海内外各团体、各界人士的唁电、祭文、挽联、挽额络绎不绝:

教子以义;杀身成仁

——章笃时挽陈其美

1916年5月18日,被孙中山誉为“民国长城”、“民国起义首功之人”的陈其美(英士),因坚决反对袁世凯复辟倒退,被袁所遣凶手暗杀于上海。消息传出,海内外震惊,人们纷纷以挽联这种特殊方式悼念英烈,谴责凶顽。据笔者已搜集到的1000多副挽联看,字数最多的一联达117字(作者为陈其美的堂兄陈其烺),字数最少的挽联仅4字。挽联作者遍布全国各地,还有部分海外华侨、华人和国际友人。各挽联或以文言为句,或引经据典,或缅怀逝者的丰功伟绩,或沉痛记述拥袁误国的历史教训、讨袁护国所付出的昂贵代价。

愿君化彗尾;为我扫幽燕

——孙中山总统府枢密顾问章太炎挽陈其美

章太炎与陈其美素来政见不和,陈其美殉难时章正被袁世凯软禁于北京。袁世凯死,章获自由后立即返沪,与孙中山、黄兴等共同发起“陈英士先生暨癸丑以后诸烈士追悼大会。”章亲撰《告癸丑以来死难诸君文》,并与会亲祭。文中除缅怀陈其美等反袁志士,还对过去与陈的冲突检讨,自称“其罪将弥甚于炳麟等也”。1917年5月,章太炎与孙中山等人又发起陈其美灵榇归葬吊唁活动,章亲往吊唁,并奉献了这副挽联。上联“彗尾”,即彗星。下联“幽燕”,指袁世凯所在的北京。此联表达了章太炎对陈英士的亲切感情和怀念,并寄托了巨大的哀思,希望所有革命者学习陈英士,发扬陈英士的革命精神,扫除帝孽,把革命进行到底。

英公其死矣;吾辈忍生乎

——小吕宋宿务埠中华革命党支部电挽陈其美求仁而得何怨;贼民之主不忠。

——国民党元老于右任挽陈其美

凛存肩于后死;伤健翮之先摧。

——岑春煊、李烈钧、方声涛、林虎、张开儒、章士钊、高尔登、文群、杨永泰、程子楷、李根源、曾彦等电合挽陈其美

十年薪胆余亡命;百战河山吊国殇

——国民党元老于右任挽陈其美

于右任是陈其美10年革命活动中最亲密的战友之一。于右任为《民立报》社社长,陈其美为该报校刊兼外勤记者,两人以此阵地共同致力反清活动。1911年7月,于右任积极协助陈其美在上海成立同盟会中部总部。两人又一起策划上海武装起义和“二次革命”。1915年夏孙中山组织讨袁的中华革命军,陈为东南军司令,于为西北军司令,成为孙中山深为信赖的骨干。在艰苦的反清、反袁斗争中两人互相支持,患难与共。陈其美殉难,于右任痛不欲生,他以泪研墨,挽联数副志哀。如悬于湖州追悼会会场的这副挽联。上联 “薪胆”,即典自越王勾践“卧薪尝胆”的故事。此联以凝炼的字句,高度概括陈其美10年反清、讨袁、肇建民国的丰功伟绩。

可怜麟凤供炰脯;如此江山待祓除

——中华民国总统孙中山挽陈其美世竟无鉏麍喻义;公终继渔父衔冤。

——菲律宾中华革命党支部电挽陈其美

功成不屑黄金印;身死长留碧浪湖。

——浔溪女校校长(同盟会会员,秋瑾挚友)徐自华挽陈其美

为国捐躯,吾公志愿;缉凶善后,侪辈仔肩。

——国民党元老周震麟挽陈其美



蒋介石接触过先进思想,热衷革命,又曾在日本接触过一些有关特务机关的情报。想起自己曾亲自刺杀陶成章,而恩师又被袁世凯刺死,不得不对这一套“黑社会的手段”重视起来。为日后产生建立强大的情报机关的想法打下了基础。只不过由于穿越者李斌的作用,这一次军统在历史上的地位将有所改变了。

也许是由于数日少食,也许是因为脑中思考了太多太多,为陈其美守夜的蒋介石陡然间竟然觉得自己身体有些不对劲,脑袋晕乎乎的,胸腹间好像还有马达的轰鸣声,蒋介石一跤跌倒在陈其美的灵堂上,昏死过去。

虽然过了没多久后,蒋介石就在李军书的呼喊声中醒了过来,不过此时的蒋介石,已经不是历史上的那个蒋清志,而是穿越过来的李斌了!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