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1-31 11:07:22.0



上世纪80年代,美国面临来自一个崛起中的经济和出口强国的严峻挑战。该挑战者实力不俗,但经常通过种种方式歪曲全球经济规则渔利,比如对国内公司进行补贴、在政府采购中歧视外国供应商、剽窃西方技术,以及压低本国货币汇率。

30年后,美国听到了历史的回声。但这一次,引起美国人震惊和焦虑的是中国公司而非日本公司。


“这一幕我们似曾相识,”经济战略研究所所长、上世纪80年代担任对日贸易谈判代表的小克莱德·普雷斯托维茨说。“中国与日本一样,在经济和技术发展的阶梯上不断攀升。”


当然,中国在很多方面跟当年的日本不同。中国更大,比日本更穷,由共产党政府统治,但在某些方面甚至比日本更具企业家精神。例如,硅谷的风险资本家在中国开设办事处,与中国企业家建立联系,而他们从未在日本这样做过。


所以,重新审视当年日本所构成的挑战及美国的反应,或许有助于美国应对眼下来自中国的挑战。


首先,不妨看看日本的实际情况。没错,日本的大公司错失了个人电脑革命和互联网,未能造就与微软、苹果、谷歌势均力敌的企业,但日本也非弱旅。日本的汽车、机床、平板显示器和消费电子行业其他部件产品在世界领先。


华盛顿信息技术与创新基金会主席罗伯特·阿特金森说:“人们往往忘记,我们为应对日本挑战付出了巨大努力。”


而在当今中国,具体情况可能不一样,政府施加了类似的要求,比如以国内市场准入换取合资建厂分享技术。中国在多个领域雄心勃勃,包括商用飞机、电信设备、汽车和清洁能源产品如太阳能板和风力发电机。


日美商业与经济研究中心主任、纽约大学斯特恩商学院经济学教授爱德华·J·林肯说:“当年,IBM公司认定能保持领先,比他们提供帮助的日本竞争对手更快创新,这种想法跟现在在中国的波音和通用电气公司一样。”


但在中国,美国公司要冒更大的风险。在某些领域,特别是计算机软件,中国的盗版行为是出了名的,但北京已承诺杜绝政府机构和国有公司的此类行为。而且,比起当年的日本,在中国进行技术分享合资企业的西方公司要多得多。


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所长C·弗雷德·伯格斯滕说:“中国在制定投资政策方面,远比日本精明。中国邀请外国直接投资,接着就控制了美国公司。”


伯格斯滕先生说,迅速扩大的中国市场远比日本有吸引力,这也使中国对美国公司的影响力更大。他表示,多数美国公司不愿对中国实施贸易限制,他们希望开发中国市场、到中国建厂生产。


如何应对来自中国的挑战?业界政策分析人士说,这个问题的真正答案在美国自身,就跟上世纪80年代应对日本挑战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