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乱大陆 第一卷 少年先生 12就职演说(上)

netflyhawk 收藏 1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25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256.html[/size][/URL] 好事成双。耶,没想到傻大黑粗的铁柱还真有两下子,不亏是自己的小弟哈。 萧瑟有些期待,明天可就算是和学生正式见面了,呼呼,自己是新官上任,都说新官上任三把火,自己怎么也得烧几把火,最起码也得定些规矩吧。 呃,规矩,没想到我这个不遵守规矩的人也要给他人定规矩了。真希望他们都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256.html


好事成双。耶,没想到傻大黑粗的铁柱还真有两下子,不亏是自己的小弟哈。

萧瑟有些期待,明天可就算是和学生正式见面了,呼呼,自己是新官上任,都说新官上任三把火,自己怎么也得烧几把火,最起码也得定些规矩吧。

呃,规矩,没想到我这个不遵守规矩的人也要给他人定规矩了。真希望他们都是些听话的好学生啊。

不过,萧瑟也知道,这个愿望只怕是难以实现了。想想刚进校门就有人来明目张胆的勒索,而且据铁狐狸说还是大比班的佼佼者,这学生,只怕难带。

他忽然有点理解自己的那些老师了。


萧瑟根据以前学校的规章,结合菠萝乡初级学校的现实,自己扒拉了一个大致的规则提纲,或许,这将是明天自己的就职演说了。

铁狐狸对自己还是蛮不错的,不但酬金多多,还免费提供条件如此好的住所,住所里还什么都给配上,仆役免费奉送,就是连厨子也给准备好,自己是应该知恩图报,不能儿戏啊。

他知道自己是什么底子,为了明天不出丑,他了了草草填饱肚子之后,便一头扎进了书房。

铁狐狸的书房自然比铁柱家的要高档许多。只从玉牒的质地上就可以看出来。到底该怎么看呢?昨夜的经历依然历历在目,萧瑟真不愿暴殄天物。

可自己有得选择吗?没得选择。他不能就这样呆瓜似的跑去带学生,而且他还要生存。生存,任何时候,都是第一位的。对于现在的他来说,尤其是。

所以他只能一一浏览,然后,不出所料的,每个他浏览过的玉牒,统统挂了。

他的运气不是多好,直到浏览了三十多个玉牒之后,他才找到了他所关注的内容。这时他已经头痛欲裂了。

海量信息的交换,即使使用这种心念感应的方式,照样耗时,费心,费力。

头痛欲裂,脑子里嗡嗡的,如火烤般,燥热的几欲让人发狂。他不得不停下来,两手轻揉着太阳穴,努力的让自己放松,再放松。

要是有一盆冷水就好了。

如果我所感念到的,就是元素,那为什么别人能运用元素之力,我却只能吸纳元素于我心海之中呢?为什么我看了这么多的法门,却没有一个法门让我能够发出哪怕一丝的元素之力呢?

莫非,我就是一个做肌肉男的命?在这儿,不能运用元素之力的人,是最低贱的人,过最低贱的生活,遭人白眼,受人奴役,而且还得默默承受。

“老大,老大。”铁柱在外面叫。

“什么事?”萧瑟揉着脑袋推门走了出去,然后便受惊一般,两手下意识胡乱的扑打几下衣服,“是你?你,你怎么来了。”

来人是铁尙香,天这么晚,怎么她来了?

铁柱还是蛮聪明的,惦着脚尖,悄悄退了出去。呃,老大啊老大,你自己可得小心,俺铁柱,先撤了。

这么晚了,专程来找我,难道……萧瑟只觉肾上腺激素分泌急剧增多,呼吸急促起来,似乎要喘不过气来。耶,没想到我还蛮有魅力的。

“我来看看你到底有什么能耐,你有什么资格可以享受这一切。”美女声音冷的就像是一块冰。

萧瑟茫然,喃喃的似乎是在自语:“啊?资格?什么资格?你什么意思?”

“你少装蒜。”

黑夜中看不到她的表情,但这冷冷的声音,就像是从冰窟里冒出来一般,“我不管你和我父亲有什么关系,也不管你因为什么原因来到我们这里,但你在这儿最好收敛些,不要太张狂。现在你已经你做得太过分了,教人看你不爽,哼哼,我倒要看看你有多少能耐。”

“呃。”这时萧瑟才发现,美女一身短打服饰,呃,莫非另有原因?头脑稍稍清冷了些,萧瑟活泛起来,

“铁小姐,是不是误会了?萧瑟何来张狂?倒是铁小姐,夤夜孤身来访,怒气汹汹,且不说这是别人家里,就说在这里住的人,可是个才一面之缘的异性男人啊,铁小姐不觉得这样的行为才过分吗?”

“这里根本就是我的家,哪里有什么过分?你不要节外生枝,没事找事。”

“找事的不是我吧?哎,这里竟是你的家?我倒奇怪了,今天明明有个长胡子的老头胸脯拍的山响,就差哭着求我收下了,怎么会是你的家呢?”

“你少扯歪理,啰哩啰嗦,一句话,你敢不敢跟我比?”

“又来了,你可是美女啊,美女怎么能这么好斗呢?打打杀杀对美女不好,我说,你能不能坐下来,聊会天,喝杯茶,谈谈人生……喂。”

“你要么跟我来。”美女转身就走,“你要么就别来。不来你明天就自动走人,少在我们这儿招摇撞骗。啰哩啰嗦,娘们。”

“靠,谁怕谁啊。”萧瑟的火气噌的就窜上来了。报复,肯定是报复。好,比就比。呃。貌似好男不跟女斗啊,顾不得了,不斗岂不成了伪娘了。

呸。


院子很大,房后面有一处大花园,铁尙香就在花园空处,等着他。淡淡的两个月亮的清辉交错着倾泻在院子里,仿佛笼上了一层薄薄的雾纱。

“唉,我这个人就是心软啊,见不得别人求我。”萧瑟故意苦着脸,准备调节调节气氛“美女你这么求我,我只好勉为其难,陪你玩玩了。美女你准备怎么比?咱意思意思就算了,你看这月光如此迷人,要不叫人来沏壶酒?来几盘小菜?先暖暖胃再开打?”

“油嘴滑舌,等着去死吧。”某人本来就一肚子气,现在更彻底爆发了。

“呃,那你放马过来。”

萧瑟心道,“哼,随便你怎么比,我会怕你?只不过冤家宜解不宜结,最多我不还手便是。”

虽然气死人不偿命,萧瑟还是做了一个决定,怎么也得让着人家啊,谁让人家是校长的闺女,还是美女呢?霍霍,人在屋檐下,哪有不低头的道理?就当陪美女玩玩好了,一般人还没得这个机会哩。

何况若只是元素攻击的话,貌似也没有担心的理由啊。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