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枪上的玫瑰 正文 雷厉风行(3)

幽灵影子部队 收藏 0 7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09.html


第二项考核马上开始,王萧一声哨响,紧急集合,她走在队列的前面:“你们有谁曾经一个人,孤立无援的做过一件事?”她问道。这个问题问住了我们,似乎没有过,大家沉默着。当她看到一脸茫然的我们说道:“今天我就给你们一个机会,让你们体验一下,这种绝望的感觉,恭喜你们在最年轻的时候可以体验这种感觉!”说着,她把指北针发给我们,还有就是一天的干粮,一把匕首,一把狙。看的出来,野外生存,我和云婕相互一笑,可以好好刺激一回了。

武装直升机轰鸣着,把我们运送到B区域的上空,然后每个人被空投到每个不同的地点,任务是在规定的时间里到达目的地。这就意味着我们要跳伞,这可是第一回,我的心不停的跳,飞机舱门被打开,气流涌动,吹的我浑身发凉,好高,有种眩晕的感觉,我眼一闭,跳了下去,此时的心似乎静止了,我慢慢睁开眼睛,脚下是一片绿色,好美,慢慢的,我降落到了地面。

此时已是傍晚,我收好伞,先找个可以睡觉的地方,转过身去,后面是茂密的树林,黑暗的有点阴森,看的我后脊背发凉,我定了定神,继续一个人向前走,脚下的枯叶沙沙的响着,肚子开始叫,但是我不能吃,这可是我几天的口粮,这个死女人给的任务最少也得熬个3、4天的,就发一天的干粮,分明是要饿死我,看着口袋里近在咫尺的东西就是不敢吃,心里郁闷,我开始观察周围的植物,要是能挖到一点点野菜也可以,可是看了又看,就是没有找到可以下嘴的东西。算了,我还是先找个能安睡一晚的地方吧。

天色已经完全漆黑,独自一人大概走了2个小时左右,又累又渴,黑暗包围着这里的一切,真是刺激,此时的我觉得自己就像是孤胆英侠,别有一番滋味,这在这时,我看到对面的树丛里有一双绿油油的眼睛,直觉告诉我,那绝对是丛林里最有权威性的动物——狼,我的妈!太倒霉了!心里开始发毛,它是在看我吗?要是我现在跑,不是等于找死,我的大好青春还没有奉献给祖国,先喂狼了,说出去不是很丢脸呀!一摸兜里,防水火柴还有3根,我在地上捡起几根树枝,生起了火,希望它可以走,折腾了一番,好不容易,点起了篝火,可以放心了,看着那双绿油油眼睛消失在丛林中,我顿时松了口气,就这样,疲惫的度过了一夜。

天色渐亮,时间不多,接着赶路,我刚开始一直按照地图走,怎么走都走不出来,走了好几次都回到我刚刚出发前标记的地方,我怀疑这地图是假的,不能这么走,于是用指北针看了方向,跟地图完全相反,这个死女人太毒了,竟然耍我!我扔下地图,自己拿出一张纸,用木炭画出了周围的地形,才找对方向,刚才一直在河边附近打转,只要穿过这条河,就离目的地不远了,我丢了块石头进去,测测水深,不是很深,可以走过去,我卸下包袱,泅渡过去,此时,浑身冰冷,再加上体内热量流失,嘴唇开始发紫,现在满脑子想的都是回去吃什么,为什么我的胃就这么不争气,我一边揉着饥肠辘辘的肚子,一边往前走,真的是折磨人。

等我到了对岸,浑身上下沾满了泥,我到处寻找吃的,只见不远处有一棵树,树上结着野果,太好了,终于可以填一下我可怜的肚子了,于是一阵小跑,等我快跑到树下时,只见有一个女兵比我领先一步跑来过去,摘掉了那个最大的果子就往嘴里塞,等她刚咬一口,只听见一声枪响,她被“击毙”了。我才反应过来有埋伏,于是马上躲了起来,心中暗自庆幸。

我拿着狙击步,在狙击镜里仔细观察,原来她们埋伏在7点方向,并且已经撤退,速度好快。不管了,我先远离这个地方再说。

又是接近黄昏,为了避免被发现,我不得不放弃大道,开始走曲折的小道,这里的植物多,蚊虫也多,叮的奇痒难耐,又不敢抓,似乎回到了原始生活。“哎呀!”我撞上了一个人,原来是晨希,她看到是我,说道:“唉呀妈呀!是你啊,我可算找到一个活人!”我也特别激动,“是你啊,我也想说这句呢!”刚想抱她,她叫了一声:“啊啊啊!你别动你姐姐我的胳膊,疼着呢!”再仔细一看,受伤了,我问她:“这是怎么回事?”她一脸无所谓的样子:“没事,一点小伤,就是刚才从山上下来的时候没站稳,摔下来,挂了点彩。”我扶着她,“真是的,这么大的人了,还那么不小心。”“别说我了,时间不多了,我看了,你走的这条路前面有埋伏,不能走,但是现在赶时间,我们只能另选一条路,我看地图了,是假的,这是我画的图”说着,她把图拿了出来,我看了看,刚好可以和我画的接上,于是我们把图拼成一份,向西南方向前进。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了,我们离目的地越来越近,但困难的是,如果我们要到达前方的目的地,要翻越前面的悬崖,也只有这条路最近,也没有埋伏,但是难度很大,崖面垂直起伏,凹凸不平,不好攀登。但是这是我们唯一的机会,我打开背包,拿出绳子,向上扔了上去,没有成功,于是晨希接过绳子,“看我的!”她使劲一甩,钩住了,等套牢后 ,晨希先上,她先探路,再确定没有危险后爬到崖顶,然后她接应我,此时的太阳毒辣的照着,崖壁上的岩石抓的烫手,晨希爬到了中央,我紧张的看着她,这样的气温条件下,再加上前几天没有吃什么东西,体力消耗会很大,我冲着上面的晨希喊道:“晨希,你没事吧?不行了就下来,我们选别的路!”晨希抓着岩石停了下来:“我们女兵连没有‘不行’两个字,上都上来了,我没事,可以继续!”说着她深吸一口气,拼命往上爬,我知道,她是再和自己较劲,为了女兵连,也为了她自己,她告诉自己,不能输。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