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战争 正文 四十七

wujin794793160 收藏 2 2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4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46.html[/size][/URL] 在九龙潭沟口跟一排拼刺刀的美军,突然听到侧后方响亮的军号声和连成一片的密集枪声,全都惊得呆住了。 不过,这些家伙没一个傻的,只在一瞬间就明白过来,自己被共军前后夹击,很快就会完蛋的。于是乎,也不等谁来下命令撤退,转过身子,忽地一下全都往山下卷了回去。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46.html


在九龙潭沟口跟一排拼刺刀的美军,突然听到侧后方响亮的军号声和连成一片的密集枪声,全都惊得呆住了。


不过,这些家伙没一个傻的,只在一瞬间就明白过来,自己被共军前后夹击,很快就会完蛋的。于是乎,也不等谁来下命令撤退,转过身子,忽地一下全都往山下卷了回去。


王晓福本来拼杀、吼叫得嗓子已经嘶哑了,他一见到这情形,立刻高兴地大叫起来:“同志们!咱们队伍抄敌人后路了。冲啊!”


“冲啊!”“杀啊!”“……”


战士们全都吼叫起来,风一般跟在敌人后面追了上去。


是的,王晓福没有说错。帅青山带着三排的二十多个战士,从南山和东山中间的山凹处,插到了敌人的侧翼。他见敌人已经仓惶地逃下山去,一排战士们正紧紧追赶痛打落水狗,立即对身边的通讯员林海波道:“跑步赶过去,通知一排长,听到号声,马上停止追击!”


他见林海波靠近了王晓福,一排的战士追杀也占了不少便宜,赶紧命令司号员道:“吹号!”


一排在嘹亮的号声中,迅速地收缩了回来。


战壕里,卫生员梅赞斌正在替赵汉根包扎伤口。赵汉根听到喊杀声渐渐远了,虚弱地问道:“小斌,你去看看,一排,一排追到哪儿了?”


“副队长!你就别管了,有队长指挥着呢。来,我扶你下去。”梅赞斌说着话,就要来搀扶他。


赵汉根咬着牙,甩开梅赞斌的手,道:“你这个卫生员!好些同志都受伤了,你,你老守着我干什么?咦,程大福在骂什么?”


“听不懂。”梅赞斌应道:“不过,他也负伤了,可能是在骂娘吧。”


赵汉根咬着牙,硬撑着想要坐起来,口中道:“走,看看他去!”


梅赞斌站着不动,脸上显得十分为难。赵汉根大声喊道:“去!听命令!”


梅赞斌还是站着不动。两人正僵持着,忽然战壕外面传过来一个熟悉的喊声:“大家都散开些!小乐,来,把程大福扶下去!”


一听声音就知道,这是队长领着三排的同志们上来了。


帅青山看见战壕里躺着的赵汉根,忙疾步过来道:“老赵!你也负伤了?梅赞斌,快把他背下去。”


有队长在这里,赵汉根终于没在说什么了,被卫生员给背了下去。


这时,一排长王晓福敞着怀,衣袖挽得高高的,两眼通红地跑到帅青山跟前,气冲冲地说道:“队长!给我弹药!我要为死难的战士们报仇!”


帅青山看着他杀气腾腾的样子,问道:“弹药?你们没有从敌人的尸体上收罗些弹药吗?你们一排还剩多少人?”


王晓福心里有数,一排原有五十多人,现在减员一半,还有十一人带点儿轻伤。可是他吭哧了半天也不愿回答,憋了一会儿,他才说道:“现在人还有多少没关系,有人就有阵地在。我要弹药!”


帅青山见他这个样子,心里有了数,在四周巡视了一圈后,道:“你不看看,你们排还有几个兵?马上撤下去,由三排上来替换你们。”


王晓福怔了一下,不服气道:“人少怎么了?人少照样干。”


帅青山瞪了他一眼,道:“有意见以后再提,现在执行命令,把人统统给我撤下来!”


王晓福瞪了帅青山一眼,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气呼呼地走了。


三排换了上来,经过短暂地打扫战场后,战士们都躲入战壕中隐蔽起来。


黄昏以前,敌人的火炮又加紧了对我阵地的轰击。看样子他们是真急了,漫天的炮火刚一停,步兵就冒着枪林弹雨对“三号”高地连续两次发起了冲击。不过,令人难以置信的是,敌人一次又一次的冲击全都被三排英勇顽强的战士们给打了回去。


帅青山见三排长欧阳北叶年轻,还没经历过这样的激烈战斗,指挥不到位,便一直没有离开阵地。见敌人炮火打紧了,帅青山便命令部队散开,暂时躲避到隐蔽的地方去;等敌人炮火一停,再指挥战士们立即回到阵地上,集中火力把敌人压下去。就这样,战斗一直持续到了天黑。


敌人的两次冲击,共动用了一个榴弹炮连、一个坦克连和一个步兵营。尽管火力异常猛烈,但是他们占领九龙潭沟的企图至始至终都没有得逞。


这一仗,三排战士在帅青山的指挥下,打得十分机智勇敢,所以减员并不多,除开轻伤的不算,背下去的重伤号也只有五六个人。这是在如此激烈的战斗中显得非常难能可贵的了。(不知“难能可贵”和“奇迹”两个词之间选哪个更合适些。)


这一天下来,可把卫生员梅赞斌给忙坏了,他这还是头一次同时要照顾这么多伤员。看着同志们不停地流着鲜血,还咬着牙一声不吭的样子,泪水早已模糊了他的双眼。给伤员们裹绷带止血的时候,梅赞斌带着颤抖的声音道:“同志们,要是,要是痛的狠了,就喊一声吧,你们憋着,我,我……”


赵汉根听了这话,显得有些发白的嘴唇动了动,微微一笑,道:“小斌,看你说得什么话。男子汉大丈夫,流点血怕啥?你就放心吧,我们,我们心里痛快着呐!”


梅赞斌闻言没再说话,默默地为同志们包扎着伤口,只是眼泪却忍不住扑簌簌地落了下来。


这一天最苦的要属译电员帅红英了。她又急又累,这么激烈的战斗却和上级联系不上,怎么向领导和同志们交代。她跟小李想尽了一切办法,修来修去,小电台还是没有半点声息。


帅红英已不知偷偷地抹了几次眼泪,却还是执拗地不肯罢手,一次又一次地默默修理着那台唯一能与上级联系的通讯器材。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