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啸南疆 中越战争全纪实 正文 二十六 同登被蹬 “英雄团” 遭覆灭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90.html


二十六 同登被蹬 “英雄团” 遭覆灭


2月17日凌晨六时二十五分,我东集团前线指挥部一声令下,200余门火炮突然开炮,猛烈轰击,霎时间,地动山摇,群山摇晃。一发发凝聚着仇恨的炮弹,撕裂长空,一齐射向同登地区越军阵地的五十多个目标。顷刻间,盘踞在同登地区的越军炮兵观察所,被我火炮首发命中;刚从河内开来的满载军火的列车,起火爆炸;越军所有的军营,都腾起滚滚浓烟,成了一片火海。边境群众恨得咬牙切齿的公安屯,土崩瓦解,变为一片废墟;敌炮兵阵地上,炮管被炸坏,炮轮子连滚带跳地抛到了三百米之外的山脚下……十五分钟迅雷不及掩耳的炮击,打得敌人死伤累累,晕头转向。

同登附近有座三孔铁桥,越军为了阻止我军攻击,安排一个连专门负责炸桥。他们事先在桥下放了半吨炸药,炸药下面放了反坦克地雷,安了电发火装置,准备一旦遇到攻击,就把桥炸掉。没想到我军一阵猛烈炮击,转瞬间就把这个连炸得差不多了,越军连按电钮都没有来得及……。

同登,距我友谊关4公里,扼中越之间主要通道,自古以来即是越北的军事重镇,素有谅山“要塞门户”之称。从公路向西北至高平,东南通谅山,西南达太原,有铁路可到河内。按照许世友的说法:“夺取同登的意义,不仅是有利于夺取谅山,而且是协同南北两个集团歼灭高平之敌的重要行动。这里打得好,打得猛,可以钳制越军的战役、战略预备队,使之不敢去援助346师,以便我南北集团更有把握地歼灭高平越军。”

从我国边界到越南同登,沿途山头绵亘起伏,不仅披覆着茂密的荆棘,还布满了奇形怪状的石洞。满山遍野的荆棘丛中掩藏着野战工事,数不尽的山洞变成了暗堡,连石罅缝隙也成了轻重机枪的射孔,许多山坡和通道口还埋设了大片大片的地雷。驻扎在这里的越军第三师第十二团、炮兵六十八团以及独立第二零五营和两个公安屯的兵力。越军第3师又称“金星师”,1965年9月组建于越南南方,号称是“南方的一颗金星”,象征胜利之意。12团则是它的主力步兵团、享有“人民解放武装力量英雄”荣誉称号。曾被吹嘘为善攻能守、擅长近战夜战的“英雄团”。我军发起自卫还击前,就是这个团,在我友谊关前耀武扬威,炮击我村庄,枪杀我边民,侵占我领土,甚至狂妄地喊出了那句臭名照著的名言:“打到友谊关吃早饭,打到南宁去过春节!”

二月十七日清晨,我东集团展开了自卫还击的强大攻势,五十五军三个师一字排开,猛攻同登地区越军第三师阵地。 四十三军一二七师攻击禄平,保障战役左翼。而重点打击目标,就锁定了越军的“英雄十二团”

担负对越军“英雄团”正面攻击的是一六三师。其中四八七团担任主攻任务,该团沿友谊关----同登公路两侧实施正面突击。四八七团是當年秋收起义的红一团。闻名的”大渡江河英雄連”、“狼牙山五壮士英雄連”、 击毙日本名将之花阿部规秀的“100英雄炮連”都出自这个团。

正面突击的487团2营,配属军坦克团7连,从同登东北突入敌防御纵深。部队在坦克引导下,直捣敌巢。途中,坦克7连遇到一辆敌指挥车,李德贵连长一声命令命令:“机枪开火!”在前面的几辆坦克同时开火,越军指挥车上包括1名军官在内的5名越军当场毙命。坦克隆隆而过,敌车变成了一堆破铁。坦克七连发现前方有敌1个炮兵指挥所,李连长立即命令:“加快速度,跟他们拼刺刀!”坦克怒吼着,犹如神兵天降。顿时,一间营房轰然倒地,一台汽车被压扁,四周响起了越军尖厉的呼叫声。一名越军军官从另一间房子里逃出来,拼命奔到一辆摩托车旁,刚迈上去一只脚,就被我坦克射来的子弹打了个人仰车翻。随后,李德贵又指挥驾驶员许森,冲上了一段坡度达40度,长近1千米的山坡。一个混合炮阵地出现在了他们脚下。“压下去!”我坦克犹如猛虎下山,飞一般地冲下坡去,把越军2门高炮、2挺机枪和4台车辆压成了一堆废铁,一长段炮兵工事也被压成平地。七连连长李德贵,单车冲入敌炮兵阵地,见到敌人就碾,见到火炮就压,见到汽车就撞。六台汽车,两门火炮变成了废铁。我步兵和坦克密切协同,多路进剿,很快攻占了同登周围的所有高地,把敌人的防御体系切成了数块。 其中二营攻打探某陣地群时,全营伤亡已过半,三个步兵加强連每个连队剩下都不超过四十人。但他们依然顽强攻击,一个营就击毙越军718人,俘敌17人,荣获中央軍委授予的”攻坚英雄营”称号 。

四八八团和四八九团担任侧面攻击任务,保証四八七团正面进攻同登。当我正面攻击部队与敌顽强战斗之时,他们越丛山,踏荆棘,冲破敌人一道又一道封锁线,消灭敌人一个又一个火力点,毫不畏惧,勇猛穿插,准时穿插到指定位置,达成了对该地区越军的合围。担当穿插尖刀连的四八八团七连,在前进中,突然遇到敌人布下的地雷区,部队受阻。尖刀七班利用各种器材排雷仍不奏效,在刻不容缓的紧急关头,班长朱泽威高喊一声,“ 同志们踩过去”!战士罗光华一个箭步冲向雷区,轰的一声地雷响了,罗光华负伤倒下;紧接着,副班长罗伟民又迎着浓烟冲了上去,几声巨响连环雷引炸了,罗伟民也负了重伤;紧接着班长朱泽威冲了上去!战士吴石林冲了上去!四位勇士就这样用鲜血和生命清除了雷区,为部队开辟了通路。11时30分,我四八八团攻克探垄和那派,进而攻占303高地,切断了同登之敌南逃的道路。

同登守敌退路被我一刀切断,阵地被分割,成了瓮中之鳖,狗急跳墙妄图作困兽之斗,与我军展开了激烈的争夺战。越军为夺回退路,沿同登--谅山公路疯狂反扑。从谅山调集1个加强营兵力,向我488团3营探垄高地猛扑过来。三营指战员沉着应战,等敌人进到离阵地前一二十米时,各种火器一起开火,越军扔下一百多具尸体,败阵而去。敌人不甘心失败,又拼凑兵力,对我进行轮番攻击。经过两天的激战,三营指战员越战越勇,连续打退敌人三十一次反扑,歼敌七百二十余人。战壕里,填满了越军的尸体。

经过激战,五十五军扫清了同登外围,切断了同登伸向谅山、高平、太原的全部交通要道。越军12团撤退无路,待援无望,残部龟缩于“法国炮台”、探某和339高地负隅顽抗。

“法国炮台”系40年代法国殖民政府历时3年修筑而成的坚固堡垒,位于同登以南, 长约300米,宽约100米,墙壁后达1.5米至3米,内分三层。中间是一条3米宽的通道,两侧是房间,露出地面的两层高5-6米。四面各有一个进出口,安装有可滑动的铁门,能防毒、放火。顶部有十个透气窗和一个瞭望台,都可以作火力发射点。地堡内设备齐全,自来水,厕所,饭堂,仓库和舞厅,可容纳上千人。以中心地堡为核心阵地,左连火车站,右通探某高地。还在山上挖了一道环形堑壕同五号、六号高地组成交叉火力,封锁着西上太原、高平,东至友谊关,南通谅山的交通要道,牢牢地控制着整个同登城。同登的军政要员集中在这里,“英雄团”的指挥所也设在核心地堡中。

19日晚,我489团3营行进间对炮台发起攻击,立即遭到炮台和南面探某、西南339高地的联合火力夹击,前进受阻。20日再次攻击依然失利。

许世友为此专门听取了情况报告,当即指出:要加强作战侦察,严密组织,坚决攻击,用攻坚的手段夺取胜利。 163师迅速召开连以上干部会议,总结教训研究战法。他们认为首先是对敌情了解不够,误以为炮台只是一个独立火力点,没有重视有轻敌思想;其次是攻击部队协同不好,形不成整体威力。

说来也巧,广西某市电厂的一位工人叫何国安,他十三岁那年,随着父亲逃难到同登,被法国殖民军抓去修炮楼,一连修了三年,他对地堡的情况非常熟悉。

早在自卫还击战打响之前,家住在友谊关下的何国安,亲眼见到越军越过边界,到我国境内埋地雷、插竹签,杀害边民,抢劫财物。他的亲外甥,一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就因为下地干活,被越军越境埋下的地雷炸断了左腿,成了终生残废。他对越军的罪行咬牙切齿,日夜盼着我军惩罚越军的那一天。对越自卫还击作战打响以后,何国安天天关心着前线的战况。一天,他刚走上公路,见到卡车从越南方向运回不少伤员。经过打听,知道这些战士是在同登附近的鬼屯炮台受的伤。他骑上单车,直奔某炮兵营,找到该营副营长说:“我是电厂的民兵,当年被抓去修过同登的‘法国楼’,那里的情况我最熟,我去给部队带路吧!”

何国安连夜赶到越南战场,被请到前沿观察所。望远镜里,只有一座平顶山,象个大坟堆,顶上长满一人多高的白茅芒棘。尽管山上的明碉已经倒塌,但何国安认定:山下就是核心工事,一座隐蔽的大地堡。他想起山顶有作为出气孔的“天窗”,要是找到那个“天窗”,从那里下手就省力了。

我163师马上调整部署:把攻击点从南面改到北面;以489团3营7连为基础,抽调8连1个排和487团2连1个排,编组为攻击部队;加强85毫米加农炮1个排,82无后坐力炮1个排,重机枪1个排,高射机枪7挺,提供火力支援;为分散敌人兵力和火力,以487团2营对探某之敌实施牵制性攻击。

21日拂晓,为夺取表面阵地,我攻击部队利用夜暗掩护,秘密进至炮台西侧进攻出发阵地。7时50分,开始实施30分钟的火力准备,步兵火器也交织成绵密的火网,罩住敌射孔。趁着炮弹炸起的硝烟,隐蔽在北侧山脚待机的7连2、4班首先发起冲击。越军做梦也没想到我军来得如此之快,匆忙从密密麻麻的射孔里打出子弹,龟缩于洞内之敌也纷纷钻出来。子弹“哧哧哧”划空而过,打得石头冒火,泥土**。火箭筒射手蒋荣伟瞅准敌换弹匣之机,一发火箭弹把敌火力点摧毁,这是他摧毁的第7个火力点,真是弹无虚发!我指战员迅猛冲击,交替掩护,连续攻下两道堑壕。我军随即对炮台东北角和西北角洞口实施爆破,将敌压缩至西南洞口。

同时,我1排和2排主力也占领炮台一部,堵塞了北侧射孔和洞口。在直瞄火炮支援下,各战斗小组利用死角,向炮台顶部发起攻击。越军为夺回阵地,沿着堑豪从南北两侧迂回过来。我军立即发起反击。12时30分,3排加入战斗,由东向南搜索攻击,最终全部占领表面阵地。

根据何国安的回忆,炮台顶部应该有有个出气的天窗,于是便带着工兵仔细寻找,他回忆了炮楼的具体位置,用脚步量了又量,估计位置选准目标,搬走上面的水泥碎片,拔掉茅草,终于找到了桌面大小一块水泥盖板。何国安兴奋地大声喊起来:“找到了!找到了!”大家立即搬开水泥盖板,探头一看,下面是深部见底的黑洞,隐隐传来噪杂的嗡嗡声。何国安用越语喊道:“陆松空依(缴枪不杀)!重待宽奴徒兵(我们宽待俘虏)!”越军拒不投降,不断向外射击。

战士们满腔怒火:“敌人不投降,就叫它灭亡!”他们把柴草推进洞内,灌上数吨汽油,再用喷火器枪喷射,顷刻间,地堡变成了火焰洞,洞内传出天崩地裂的爆炸声,只觉得平顶山猛一跳,象发生了强烈地震,原来是地堡里的弹药库着火爆炸。地堡里,只逃出一个越南士兵,还做了我军俘虏。这个俘虏早已吓得魂不附体,举着手直打哆嗦。经我军宣传优待俘虏政策,又给他吃饱喝足以后,他情绪稳定下来,供称:里边的人已全部葬身在地堡中,大约有八百至一千人左右。不可一世的越军"英雄团"被彻底覆灭!

许世友听完汇报后高兴地说,看来出国作战也要用人民战争的思想才能取得胜利,建议政府好好奖励何国安同志。何国安被荣记一等功,获得“支前模范”的光荣称号

同登被攻克,谅山就暴露在我军的枪口下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