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0月16日晚,李启铭酒后驾车到河北大学新校区生活区,将两名女生撞倒后被保安和学生扣留。警方经对李启铭采血并对所驾车辆进行检测,鉴定为醉酒超速驾驶。其中一名伤者陈晓凤因抢救无效死亡。

望都县人民法院30日以交通肇事罪判处犯罪嫌疑人李启铭有期徒刑6年。

■量刑答疑


问题1 为什么不以“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定罪?

望都县人民法院书面答复如下:

1.并非所有醉驾致人伤亡的犯罪,都一律以“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定罪

2009年9月8日,最高人民法院对醉酒驾车犯罪的有关问题召开新闻发布会,今后这类案件的定罪和量刑问题将进一步统一审理的裁判标准。今后,对醉酒驾车,肇事后继续驾车冲撞,放任危害后果的发生,造成重大伤亡,构成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的,应当依照刑法第115条第1款的规定定罪处罚,这样才能有效打击、预防和遏制一个时期以来醉酒驾车犯罪多发、高发的态势。最高人民法院今天举行新闻发布会表示,今后对醉酒驾车,肇事后继续驾车冲撞造成重大伤亡,构成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的,人民法院将统一法律适用,依照刑法第一百一十五条第一款的规定定罪处罚。


黎景全、孙伟铭、张明宝都是以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判了无期徒刑,李启铭何以例外?


2.李启铭犯罪属于过度自信的过失,证据不能证明其对后果持希望或放任的态度


最高人民法院2009年印发了《关于醉酒驾车犯罪法律适用问题的意见》。即:行为人醉酒驾车“肇事后继续驾车冲撞,造成重大伤亡,说明行为人主观上对持续发生的危害结果持放任态度,具有危害公共安全的故意。对此类醉酒驾车造成重大伤亡的,应依法以‘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定罪。”

本案中,被告人李启铭违反交通法规醉酒驾车,在他人善意提醒其慢速行驶时,过于相信自己的驾驶技术,称“没事”,轻信能够避免危害后果的发生,属于过度自信的过失。


事发地点有明显的警示牌“限速五公里”,但当时李启铭没有理会。李启铭酒后驾车超速是否说明“行为人主观上对持续发生的危害结果持放任态度,具有危害公共安全的故意。”假如李启铭可以用“过于相信自己的驾驶技术,称“没事”,轻信能够避免危害后果的发生,属于过度自信的过失。”那么黎景全、孙伟铭、张明宝同样可以以此类推。此种解释难以让人信服。问题2 判处李启铭有期徒刑6年的量刑依据是什么


针对有关李启铭判处有期徒刑6年量刑依据的问题,望都县人民法院书面答复如下:

虽然李启铭亲属积极代为赔偿被害人经济损失,取得被害方的谅解,且其当庭自愿认罪,悔罪态度较好,具有酌定从轻处罚的幅度,但李启铭醉酒驾车、超速行驶,在校园内发生交通事故,致1人死亡1人受伤,且肇事后逃逸,犯罪情节恶劣,后果严重,应依法严惩。一审法院综合考虑本案的具体情节,判处李启铭有期徒刑6年,量刑适当。


难道孙伟铭、张明宝就没有积极赔偿吗?认罪态度就不好吗?何以差距如此之大?

正气不是法律工作者,只是这些疑问想必不是在下一个人所存,既然要依法治国,总该给大家一个让人信服的答案,希望二审和终审不要再玩这样的过家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