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樱花 正文 第9节:列宁学院

平山大侠 收藏 0 3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8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83.html[/size][/URL] 第9节:列宁学院 “振雄同志才入党,对党内复杂的斗争一无所知。他虽然是 中国人,但长期生活在日本,人们只当他是日本人。他不仅是日本现役的军人,而且还是很有背景的武官。他对祖国社会的实际情况并无多少真切地了解,况且红军4局和斯大林同志寄重托于他,是要派大用场的,向他说这些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83.html


第9节:列宁学院


“振雄同志才入党,对党内复杂的斗争一无所知。他虽然是

中国人,但长期生活在日本,人们只当他是日本人。他不仅是日本现役的军人,而且还是很有背景的武官。他对祖国社会的实际情况并无多少真切地了解,况且红军4局和斯大林同志寄重托于他,是要派大用场的,向他说这些,他能理解和接受嘛?不!还是暂时不说为好。”——李立三


张国焘:(1897年——1979年)字恺荫,江西省萍乡人。

家境富裕,祖父是清朝翰林、父亲曾任过浙江省象山县知事。北大活跃分子,学生干事会干事。中共一大代表,当选为中央局组织主任(相当于中共三把手)。早期工人运动领袖之一。

1923年6月中共三大时,因不赞成国共合作,被以反对建立革命的统一战线为由,失去中央局的领导地位,调往北平从事铁路工人运动,推举为全国铁路总工会总干事。1924年5月21日在北京被北洋政府京师警察厅逮捕、解押京畿卫戍总司令王怀庆处审讯叛变,供认铁路总工会是共产党的通讯机关,陈独秀为南方首领,助手是谭平山;李大钊为北方首领,助手是张昆弟。《新国民》杂志社总编范体仁处是重要联络点。接着范体仁被捕,同时下达密捕李大钊等人的命令。敌人认为张国焘还有利用的价值,遂将他释放,封闭相关档案,因此张国焘叛变一事长期不为人知。

1937年8月,党中央分配他任陕甘宁边区政府副主席,他却认为党已变质,为叛党寻找理论根据。

1938年4月清明节,国民党政府派西安行营主任将鼎文为主祭官,边区政府派张国焘为陪祭官,前往陕西省中部县(今黄陵县)祭扫黄帝陵。事先张国焘以与国民党联系好,借此机会再次叛逃西安。4月17日,张国焘不顾中共驻西安办事处负责人林伯渠的劝阻,逃往武汉。周恩来赶到武汉劝说,张国焘阳奉阴违,4月18日又从武昌逃到汉口,自行脱党。随即中共开除其党籍,共产国际也同时开除其党籍。

尔后加入军统,坏事做绝。1979年病死于加拿大多伦多市。


告别乌里茨基,李立三与柳原振雄漫步在莫斯科伏尔加河岸,边走边谈。

柳原振雄问道:“立三同志,李大钊同志究竟是怎么被捕的,你了解内情吗?”

李立三长叹一声道:“我也觉得奇怪呀!1924年6月,北京大学评议会曾质问教育部:‘为何说李大钊教授是通缉犯,李教授为本校评议会委员,教育部不得任意毁谤。’并要求教育部与警察局公开声明,以正示听。”

“这说明至少在1924年6月,李大钊同志已被北洋军阀政府通缉了。可是敌人怎么会知道李大钊同志的真实身份呢?要知道他可是社会名流、著名的教授啊!”柳原振雄说。

李立三沉思片刻说:“很明显,我们党内出了奸细!”

“立三同志,你再好好想一想,这前前后后都发生了些什么事?”柳原振雄提醒道。

李立三一拍额头叫道:“你不说我倒没有想起来,在这之前,北平党组织就遭到一次严重破坏,大概是在1924年5月间,张国焘与其妻子杨子烈、范体仁、孙云鹏等十余人被捕。”

“张国焘?这人我见过” 柳原振雄问“被捕时,他是什么身份?”

“张国焘是一大代表,被捕前是我党全国铁路总工会总干事,在北平从事铁路工人运动。”

“范体仁、孙云鹏又是什么身份?”

“范体仁是《新民国》杂志社的老板,这家杂志社是我党在北方最重要的一个秘密联络点。孙云鹏是全国铁路总工会委员长。”

“立三同志,你看这其中谁最有可能是叛徒!”

李立三久久不发一言,他心乱如麻,却又不能向柳原振雄述说心曲。早在1930年他就遭到王明一伙的残酷打击。他并不忌讳自已的错误,多次向党诚恳地直抒胸扉,勇敢地承担了“立三” 路线的一切责任和过失。然而5年过去了,王明一伙仍旧不放过他,没完没了地批斗。直到共产国际总书记季米特洛夫进行了干预,这才告一段落,先是在列宁学院学习,1935年秋又接替张浩同志在共产国际做工人运动工作。可是苏联内部的肃反大清洗又开始了。

“这一切怎么向振雄同志解释,说得清楚嘛?!振雄同志才入党,对党内复杂的斗争一无所知。他虽然是中国人,但长期生活在日本,人们只当他是日本人。他不仅是日本现役的军人,而且还是很有背景的武官。他对祖国社会的实际情况并无多少真切地了解,况且红军4局和斯大林同志寄重托于他,是要派大用场的,向他说这些,他能理解和接受嘛?不!还是暂时不说为好。”

“立三同志,你怎么啦,那儿不舒服吗?”

柳原振雄关切地问。

“啊!没什么,我在想……”

李立三想起了在南昌起义时,他与张国焘之间发生的一场激烈的冲突。当时起义的各项准备工作均以就绪,箭已在弦,不能不发。就在此时张国焘赶来传达共产国际的指示,勒令马上撤消起义。李立三拍案而起、义愤填膺,大骂张国焘是叛徒,拔出腰间的手枪就要打,幸而被周恩来同志劝阻。周恩来同志向张国焘晓以利害,这才迫使张国焘同意起义,打响了对国民党反动派武装斗争的第一枪。

“张国焘,会是他吗?此人现在可是红四方面军的最高领导哇!不!没有真凭实据,绝不能随便怀疑自已的同志呀!党内的冤案还少嘛?仅中央苏区就有富田事变、AB团、袁文才与王佐,死了多少好同志啊!”

李立三凝视着柳原振雄说:“伊凡同志,这是一个很严肃、很严重的问题,我们切不可随便怀疑自已的同志!”

“可是立三同志,你应该明白,这事儿的危险性和紧迫性,内奸在我们党内隐藏了10年之久,我们绝不能让这颗炸弹……”

“我当然明白”, 李立三想了想“这样吧,中央红军正在长征途中,无法联系。我请共产国际远东局帮助调查一下;你以后有机会去北平也调查一下。民国时期的档案应该还在。”

“对,我还可以去领事馆去查档案。”

乌里茨基再次召见了柳原振雄,对他说:“伊凡少校,准备送你去列宁学院学习。鉴于你的特殊情况,在你方便的时侯,你离开大使馆后到莫斯科大剧院对面街道的长椅旁,你会看到一位漂亮的俄罗斯姑娘,你用俄语对她说:‘看歌剧吗?’

她回答:‘票已经售完。’

你说:‘正好我有两张。’

她便会欣然同意说:‘我叫娜达莎,谢谢你。’

然后护送你上一辆私人牌照的奶黄色伏尔加小轿车,去学习。”

第二天,果然一切如约。伏尔加小轿车,沿着伏尔加河岸飞快地驶出市区。柳原振雄奇怪地问:“娜达莎同志,这是去哪儿啊?方向不对!”

娜达莎笑了笑:“伊凡同志,警惕性蛮高嘛。你是特殊人物,怎么能在列宁学院公开露面呢?我们是去列宁学院的一处秘密地点。”

车子停在了莫斯科郊外一处密林里。

一位脑壳谢顶了的五十开外的人迎了上来。

娜达莎说:“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苏联科学院院士、著名的心理学大师——弗洛伊索夫教授。”

弗洛伊索夫教授热情地伸出双手握住柳原振雄,用纯正的东北口音说:“欢迎你,伊凡同志!”

柳原振雄也激动地说:“真想不到,能在这儿与世界闻名的心理学大师——弗洛伊索夫教授会面!您竟然是我们的同志!”

娜达莎、弗洛伊索夫教授都爽朗地笑了。

娜达莎笑容可掬地说:“伊凡同志,弗洛伊索夫教授不仅是我们的同志,而且是红军4局的上校呢!”

柳原振雄深切地体会到:苏联政府对情报工作是如何地高度重视,而红军情报工作实力又是如何地强大的!

弗洛伊索夫教授说:“伊凡,你的时间很宝贵,我们现在就开始吧。”

柳原振雄点点头。娜达莎走开了,她握着枪,警惕地四下查看,在伊凡同志学习期间,她要确保无人打搅,就算是自己人也不行。

“伊凡,鉴于你特殊的身份,你不能在列宁学院像其他同志那样堂而皇之地公开学习,而且你学习的程序也与列宁学院一般学员大为不同。

你知道训练情报员就像医学院培养学生一样,先是进行一般基本常识的培训,然后再专业化。而你早已在日本军校毕业,又有一定的情报工作实践,所以情报工作的初级培训对你已无必要。另外,你是日本军队的现役军官,今后情报工作的重点是反间,所以红军4局特为你制定、安排了高级训练计划,目的是为了能在短期内,迅速地提高你专业的特殊技能。”


“振雄同志才入党,对党内复杂的斗争一无所知。他虽然是

中国人,但长期生活在日本,人们只当他是日本人。他不仅是日本现役的军人,而且还是很有背景的武官。他对祖国社会的实际情况并无多少真切地了解,况且红军4局和斯大林同志寄重托于他,是要派大用场的,向他说这些,他能理解和接受嘛?不!还是暂时不说为好。”——李立三


张国焘:(1897年——1979年)字恺荫,江西省萍乡人。

家境富裕,祖父是清朝翰林、父亲曾任过浙江省象山县知事。北大活跃分子,学生干事会干事。中共一大代表,当选为中央局组织主任(相当于中共三把手)。早期工人运动领袖之一。

1923年6月中共三大时,因不赞成国共合作,被以反对建立革命的统一战线为由,失去中央局的领导地位,调往北平从事铁路工人运动,推举为全国铁路总工会总干事。1924年5月21日在北京被北洋政府京师警察厅逮捕、解押京畿卫戍总司令王怀庆处审讯叛变,供认铁路总工会是共产党的通讯机关,陈独秀为南方首领,助手是谭平山;李大钊为北方首领,助手是张昆弟。《新国民》杂志社总编范体仁处是重要联络点。接着范体仁被捕,同时下达密捕李大钊等人的命令。敌人认为张国焘还有利用的价值,遂将他释放,封闭相关档案,因此张国焘叛变一事长期不为人知。

1937年8月,党中央分配他任陕甘宁边区政府副主席,他却认为党已变质,为叛党寻找理论根据。

1938年4月清明节,国民党政府派西安行营主任将鼎文为主祭官,边区政府派张国焘为陪祭官,前往陕西省中部县(今黄陵县)祭扫黄帝陵。事先张国焘以与国民党联系好,借此机会再次叛逃西安。4月17日,张国焘不顾中共驻西安办事处负责人林伯渠的劝阻,逃往武汉。周恩来赶到武汉劝说,张国焘阳奉阴违,4月18日又从武昌逃到汉口,自行脱党。随即中共开除其党籍,共产国际也同时开除其党籍。

尔后加入军统,坏事做绝。1979年病死于加拿大多伦多市。


告别乌里茨基,李立三与柳原振雄漫步在莫斯科伏尔加河岸,边走边谈。

柳原振雄问道:“立三同志,李大钊同志究竟是怎么被捕的,你了解内情吗?”

李立三长叹一声道:“我也觉得奇怪呀!1924年6月,北京大学评议会曾质问教育部:‘为何说李大钊教授是通缉犯,李教授为本校评议会委员,教育部不得任意毁谤。’并要求教育部与警察局公开声明,以正示听。”

“这说明至少在1924年6月,李大钊同志已被北洋军阀政府通缉了。可是敌人怎么会知道李大钊同志的真实身份呢?要知道他可是社会名流、著名的教授啊!”柳原振雄说。

李立三沉思片刻说:“很明显,我们党内出了奸细!”

“立三同志,你再好好想一想,这前前后后都发生了些什么事?”柳原振雄提醒道。

李立三一拍额头叫道:“你不说我倒没有想起来,在这之前,北平党组织就遭到一次严重破坏,大概是在1924年5月间,张国焘与其妻子杨子烈、范体仁、孙云鹏等十余人被捕。”

“张国焘?这人我见过” 柳原振雄问“被捕时,他是什么身份?”

“张国焘是一大代表,被捕前是我党全国铁路总工会总干事,在北平从事铁路工人运动。”

“范体仁、孙云鹏又是什么身份?”

“范体仁是《新民国》杂志社的老板,这家杂志社是我党在北方最重要的一个秘密联络点。孙云鹏是全国铁路总工会委员长。”

“立三同志,你看这其中谁最有可能是叛徒!”

李立三久久不发一言,他心乱如麻,却又不能向柳原振雄述说心曲。早在1930年他就遭到王明一伙的残酷打击。他并不忌讳自已的错误,多次向党诚恳地直抒胸扉,勇敢地承担了“立三” 路线的一切责任和过失。然而5年过去了,王明一伙仍旧不放过他,没完没了地批斗。直到共产国际总书记季米特洛夫进行了干预,这才告一段落,先是在列宁学院学习,1935年秋又接替张浩同志在共产国际做工人运动工作。可是苏联内部的肃反大清洗又开始了。

“这一切怎么向振雄同志解释,说得清楚嘛?!振雄同志才入党,对党内复杂的斗争一无所知。他虽然是中国人,但长期生活在日本,人们只当他是日本人。他不仅是日本现役的军人,而且还是很有背景的武官。他对祖国社会的实际情况并无多少真切地了解,况且红军4局和斯大林同志寄重托于他,是要派大用场的,向他说这些,他能理解和接受嘛?不!还是暂时不说为好。”

“立三同志,你怎么啦,那儿不舒服吗?”

柳原振雄关切地问。

“啊!没什么,我在想……”

李立三想起了在南昌起义时,他与张国焘之间发生的一场激烈的冲突。当时起义的各项准备工作均以就绪,箭已在弦,不能不发。就在此时张国焘赶来传达共产国际的指示,勒令马上撤消起义。李立三拍案而起、义愤填膺,大骂张国焘是叛徒,拔出腰间的手枪就要打,幸而被周恩来同志劝阻。周恩来同志向张国焘晓以利害,这才迫使张国焘同意起义,打响了对国民党反动派武装斗争的第一枪。

“张国焘,会是他吗?此人现在可是红四方面军的最高领导哇!不!没有真凭实据,绝不能随便怀疑自已的同志呀!党内的冤案还少嘛?仅中央苏区就有富田事变、AB团、袁文才与王佐,死了多少好同志啊!”

李立三凝视着柳原振雄说:“伊凡同志,这是一个很严肃、很严重的问题,我们切不可随便怀疑自已的同志!”

“可是立三同志,你应该明白,这事儿的危险性和紧迫性,内奸在我们党内隐藏了10年之久,我们绝不能让这颗炸弹……”

“我当然明白”, 李立三想了想“这样吧,中央红军正在长征途中,无法联系。我请共产国际远东局帮助调查一下;你以后有机会去北平也调查一下。民国时期的档案应该还在。”

“对,我还可以去领事馆去查档案。”

乌里茨基再次召见了柳原振雄,对他说:“伊凡少校,准备送你去列宁学院学习。鉴于你的特殊情况,在你方便的时侯,你离开大使馆后到莫斯科大剧院对面街道的长椅旁,你会看到一位漂亮的俄罗斯姑娘,你用俄语对她说:‘看歌剧吗?’

她回答:‘票已经售完。’

你说:‘正好我有两张。’

她便会欣然同意说:‘我叫娜达莎,谢谢你。’

然后护送你上一辆私人牌照的奶黄色伏尔加小轿车,去学习。”

第二天,果然一切如约。伏尔加小轿车,沿着伏尔加河岸飞快地驶出市区。柳原振雄奇怪地问:“娜达莎同志,这是去哪儿啊?方向不对!”

娜达莎笑了笑:“伊凡同志,警惕性蛮高嘛。你是特殊人物,怎么能在列宁学院公开露面呢?我们是去列宁学院的一处秘密地点。”

车子停在了莫斯科郊外一处密林里。

一位脑壳谢顶了的五十开外的人迎了上来。

娜达莎说:“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苏联科学院院士、著名的心理学大师——弗洛伊索夫教授。”

弗洛伊索夫教授热情地伸出双手握住柳原振雄,用纯正的东北口音说:“欢迎你,伊凡同志!”

柳原振雄也激动地说:“真想不到,能在这儿与世界闻名的心理学大师——弗洛伊索夫教授会面!您竟然是我们的同志!”

娜达莎、弗洛伊索夫教授都爽朗地笑了。

娜达莎笑容可掬地说:“伊凡同志,弗洛伊索夫教授不仅是我们的同志,而且是红军4局的上校呢!”

柳原振雄深切地体会到:苏联政府对情报工作是如何地高度重视,而红军情报工作实力又是如何地强大的!

弗洛伊索夫教授说:“伊凡,你的时间很宝贵,我们现在就开始吧。”

柳原振雄点点头。娜达莎走开了,她握着枪,警惕地四下查看,在伊凡同志学习期间,她要确保无人打搅,就算是自己人也不行。

“伊凡,鉴于你特殊的身份,你不能在列宁学院像其他同志那样堂而皇之地公开学习,而且你学习的程序也与列宁学院一般学员大为不同。

你知道训练情报员就像医学院培养学生一样,先是进行一般基本常识的培训,然后再专业化。而你早已在日本军校毕业,又有一定的情报工作实践,所以情报工作的初级培训对你已无必要。另外,你是日本军队的现役军官,今后情报工作的重点是反间,所以红军4局特为你制定、安排了高级训练计划,目的是为了能在短期内,迅速地提高你专业的特殊技能。”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