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83.html


第8节:伊凡少校


特别局是红军情报部所属6个局中的一个,东方处是负责日本、中国、朝鲜的情报。它直属苏共中央委员会管辖,不属于苏联政府机关,也不属于共产国际和格伯乌。任务是:在境外建立情报网络、间谍小组和通讯联络。有自巳的专业学校培训特工人员使用密码、密写、发报、破坏等技术。 ——平山大侠


1、谢苗. 彼得罗维奇. 乌里茨基:(1890年——1942年)苏联将军,苏军总参谋部情报局反间局东方处处长。

2、雅安. 卡洛维奇. 别尔津:(1890年——1942年)

苏联将军、苏军谍报局长。谍报大师、苏军情报工作的创始人。本名彼得. 吉乌齐斯,党内称其为帕维尔. 伊凡诺维奇,外号“老头”。

生于拉脱维亚的农民家庭。1917年10月在彼得堡加入联共布,1919年春任拉脱维亚内务部副部长,同年改任步兵师长。1920年11月调任红军四局局长。后在肃反时被打成托洛斯基的亲信,遭到清洗。

3、白坚武:(1880年——1937年)字馨远、号馨亚(兴

亚),河北省交河县人。1910年入天津政法学堂,与李大钊同学。1920年在直鲁豫巡阅使吴佩孚手下任政治处长。1929年卖身投靠日本人。尔后制造了“丰台事件”。1937年被中共处决。


见李立三有些伤感,张浩忙把话叉开:“振雄,奉共产国际的指令,我不久就要返回延安,传达共产国际第七次代表大会的精神,以后这里的工作就由立三同志负责。”

这一天,化了妆的李立三让柳原振雄也化了妆,便领着他来到莫斯科捷尔任斯基广场的一处大楼前。

柳原振雄一看便问:“立三同志,这里不是红军总参谋部特别局吗?我们来这里……”

“别急,一会儿你就明白了。”

进了一间宽大的办公室,一个瘦高的将军起身迎接。李立三对柳原振雄介绍说:“振雄,这是红军总参谋部四局反间部东方处处长谢苗. 彼得罗维奇. 乌里茨基将军。”

接着又对乌里茨基说:“将军同志,这就是柳原振雄。”

那瘦高的将军热情地与柳原振雄握手,用流利地东北口音说:“果然名不虚传哪!还是中国话说得好,‘英雄自古出少年哪’!请坐、坐下说。”

三人坐定,乌里茨基说:“英国人劳伦. 佩恩曾经说:‘在整个历史进程中,哪儿灯光幽暗的贵宾接待大厅里回响着高级领导人的脚步声,哪儿的后楼就会同样回响着虽然远不引人注目,但是人数却远远超过领导人的间谍的来来回回的脚步声。’

柳原振雄同志,你的情况立三同志都告诉我了,你的身份和社会关系很特殊,对我们在远东开展谍报工作十分有利,我已经向斯大林同志汇报了你的情况,斯大林同志对你很感兴趣,他本人希望你能利用自己的特殊身份和社会关系,为共产主义事业贡献力量。怎么样,柳原振雄同志,你愿意吗?”

“什么?!斯大林同志……知道我……希望……”柳原振雄激动得有些语无伦次“唔,当然,将军同志,我愿意,只是怕做不好。”

“你不用担心,我们会为你配备得力的助手的。另外,在中国你并不是孤军作战,‘拉姆扎’小组会与你并肩战斗的。”

柳原振雄使劲地点着头,他很高兴自己终于能做一些实质性的工作了。

“恭喜你”,乌里茨基笑容可掬地说“柳原振雄同志,从今天起,你就是红军总参谋部反间局东方处少校情报员,化名伊凡. 彼得罗申克,代号‘影子武士’。

伊凡少校,红军总参谋部是通过特别局,也就是4局,1930年称情报部,1930年——1934年改称为保密部,1934年以后又改称为特别局来获取情报的。它是红军情报部所属6个局中的一个,而你所在的东方处则是负责日本、中国、朝鲜的情报。它直属苏共中央委员会管辖,不属于苏联政府机关,也不属于共产国际和格伯乌。不过,在人员配备与训练方面是与其他情报部门统筹安排的。任务是:在境外建立情报网络、间谍小组和通讯联络。有自巳的专业学校培训特工人员使用密码、密写、发报、破坏等技术。过几天就将送你去学习。”

乌里茨基在红军总参谋部莫斯科餐厅,请李立三、柳原振雄喝酒,三人海阔天空地聊了起来。乌里茨基喝了不少伏特加,便好奇地问柳原振雄:“伊凡少校,听说你是军刀组,还获天皇御赠第一把军刀,这军刀组是怎么回事?”

柳原振雄有些惊讶,乌里茨基身为红军总参谋部情报局的将军,却对日军的情况明显地缺乏了解,也许是刚上任吧,可他的前任外号“老头”的别尔津将军,去哪儿了呢?一边想一也应道:

“将军同志,所谓军刀组,是指每一年陆大毕业生的前5名优等生,有在天皇面前宣读论文的荣誉,并获天皇亲赐军刀一把,故被誉为‘军刀组’。 在日本被公认为军界的精英,可以进入军界最高层。仕途一般是毕业后先到基层锻炼一年,然后在陆军省和战斗部队穿梭调动逐级迁升,其中被认为最有前途的,还要被委任为驻外武官。”

“原来是这样,怪不得你被派驻苏联呢,不愧为是军刀组的第一把军刀!我还听说日军中分有派系。”

“是的,将军同志。日军内部分为两派,主张天皇亲政,组织成军政府的为皇道派。首领是荒木桢夫大将和教育总监真崎甚三郎。另一派是统治派,它的前身是现任关东军宪兵司令兼警务部长的东条英机少将与现任陆军省军务局长的永田铁山少将、冈村宁茨和小烟敏四郎在德国任武官时,于1929年在日本陆军内部建立的一个叫‘一夕会’的秘密组织,后来发展改组成为统治派。这一派主张向议会施加压力,形成以军队为主导的国家总动员体系,首领为东条英机、永田铁山。其实两派都是以军国主义思想为基础的军阀。”

乌里茨基说:“之所以选中你,就是因为你在日军内有良好的基础,切记!皇道派也好,统治派也罢,你绝不可以卷入任何一派,但又要与这两派保持联系,利用他们。”

柳原振雄点点头说:“明白,将军同志。”

看柳原振雄欲言又止,乌里茨基鼓励道:“伊凡少校,有什么问题尽管说。”

“将军同志,别尔津将军,就是那个外号叫‘老头’的雅安. 卡洛维奇. 别尔津将军,去哪儿了呢?”柳原振雄终于问。

一听这话,乌里茨基脸色大变,警惕地环顾四周,还好,没有人注意他们。李立三急得用严厉地目光瞪了柳原振雄一眼,压低嗓音警告:“伊凡,你应懂得特工纪律!”

乌里茨基沉思片刻道:“立三同志,伊凡少校是自己人,有些事情也应该让他有一定的了解,这样可以避免在工作中出现不必要的失误。你告诉他吧。”

李立三遂叹了口气:“伊凡,是这样,‘老头’是在1920年11月,由托洛斯基亲自推荐和任命,担任红军4局局长的。”

柳原振雄一听便明白了,“老头” 因是托洛斯基的亲信,遭到清洗。

“咳”,乌里茨基长叹一声“雅安. 卡洛维奇. 别尔津将军,苏联将军、红军谍报局长、谍报大师、红军情报工作的创始人。本名彼得. 吉乌齐斯,党内称其为帕维尔. 伊凡诺维奇,外号“老头”。曾是我的战友,他是拉脱维亚人,1917年10月在彼得堡加入联共布,我们一起参加了攻打冬宫的战斗。1919年春,我们才分手,他担任拉脱维亚内务部副部长,后来又担任步兵师长。

尔后他又调到4局,在这个职位上整整干了15年。可惜却由于托洛斯基……”

三人沉默无言,还是柳原振雄打破了沉闷:“立三同志,还记得白坚武吗?”

“白坚武?怎么,你认识他?!”

看见李立三急得额头冒汗,柳原振雄与乌里茨基均不知何故,柳原振雄忙道:“我与他并不相熟,只是1919年在李大钊同志家里见过一面。”

乌里茨基也问:“立三同志,怎么回事?”

李立三这才放松下来说:“是这样,将军同志,这个白坚武, 1910年在天津政法学堂读书,与李大钊同志是同学。1920年在直鲁豫巡阅使吴佩孚手下当过政治处长。1921年加入中共,1929年卖身投靠日本人,是个叛徒!好在那时伊凡还是个小孩子,白坚武对你恐怕没什么印象了。”

“不!”乌里茨基斩钉截铁地说“特殊工作来不得丝毫地疏忽!否则将酿成大祸!个人牺牲是小,组织遭受损失是大。立三同志,你必须立即与国内党中央联系,设法除掉这个叛徒!我派人配合你们。另外,你再仔细审查一遍,任何可能对伊凡同志的工作产生不利影响的人和事都必须立即清除干净,绝不许有一丝一毫地隐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