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林彪为什么是中国近现代史上的第一军事家?

黄巫师 收藏 246 79791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林彪作为中国近现代史上最优秀的军事家,说他第一应是当之无愧的。他从井冈山时期开始就不断的创造一个又一个的军史奇迹,具体战例无需多说,他做排长时就在北伐战争攻打汀泗桥战役中立下奇功改变了战役进程;做连长时又为掩护主力部队独挑湘军一个师创造了近乎神话般的声誉。他以勇冠全军的威势不断创造着自己的神话,当排长时他的排是最好的排,当连长时他的连是最强的连,当营长时是全军最强的营直到当军团长、115师师长、四野司令员,凡是他的部队毫无疑义的都是我军的第一核心主力,战斗力最强、士气最旺盛、最富有朝气......

有人说林彪是沾了王尔琢过早牺牲的光,这种观点颇有些市场,王尔琢是井冈山红军的创建者之一,“朱毛会师”前排在朱德、陈毅之后而列为第三号人物,比较而言林彪当时还只是个娃娃。然而据井冈山的老红军讲“在南昌起义失败后的革命初期,红军是很讲军事民主的”,指挥员水平不行的话会被很快罢免,即便是较优秀的指挥员在指挥失误时也难逃士兵委员会和党委的严厉批评。以林彪娃娃般年纪和不擅交际的性格能以火箭般的速度向上攀升最后连二号人物陈毅都被甩在了身后,难道军事才能平庸的王尔琢会例外吗?战争犹其是在红军草创时期,打胜仗绝对是压倒一切的,如果打胜仗还得不到提升谁还会在革命队伍里混呢?还有人认为林彪提升如此之快是因为他有二个好堂兄:林育南、林育英。说这种话的人无疑说话未经大脑,共产党红军当时连块正经的立足之地都没有哪有资格搞“不正之风”啊?再说井冈山红军中的毛泽东和朱德同另外二个林氏兄弟根本就不属于一个派系(山头)。众所周知,革命初期不同山头之间是不大买帐的,李立三、博古、王明、张国焘、都曾是党的主要负责人而他们之间以及和毛泽东之间的斗争也是相当激烈的,不论是谁都是要随时面临“站队”选择的,想借光?恐怕不被牵连就不错了。由此可见那些认为谁沾了谁的光的人是多么的肤浅、幼稚。

有人为了贬低林彪往往列举毛、林之间的几次争论来说明林彪在战略上缺乏眼光。在这里仅列举二个例子来部分的探讨一下,首先,举“四渡赤水”为例。毛泽东总结自己一生的军事生涯时对英国元帅蒙哥玛利说“四渡赤水”是他平生最得意之作。而当时的情况是红军在赤水河周围来回往返已使部队大幅减员、疲惫不堪,因此林彪忍无可忍在会理会议期间提出更换部队领导人由彭德怀来担任并尽快越过大渡河同四方面军会合。彭德怀多年以后说:林彪实际上是想由自己来当。值得注意的是林彪此次不仅提出要撤换毛泽东,另外还提出尽早渡过大渡河早日与四方面军会师。由于种种原因党史专家们往往不提后面的建议而专门讲前面的“撤换”一事,人为的掩盖了林彪建议所闪耀出的智慧光辉;而呈现给后人的则是他的“闹情绪和不成熟”,但无论如何后来红军还是幸运的“强渡大渡河并与四方面军会师”。此一事件不难突显出“大渡河”的重要之处,也就是说无论你几渡赤水可以说都是徒劳的,大渡河你是如何也绕不过去的。如果蒋介石不昏头昏脑的在后面瞎追一气而是以静制动掐住红军入川的要道并严令刘湘重兵布防大渡河,待红军半渡时以一偏师袭其后,以刘湘重兵扣于前,中国历史将改写。这也是林彪突然对毛改变态度的重要原因,林彪应是极为担心蒋会如此布置才会做出如此令人吃惊之举的,这是林彪生涯中唯一一次逼迫毛泽东下台,可见当时势态之严峻。然而,幸运的是蒋介石当时实在太迟钝了,当他觉悟过来红军已迫近大渡河,想要布置已为时太晚。林彪高估了蒋介石,数十年后也为自己这次“疯狂的举动”付出了代价。

第二次是辽沈战役中的“攻锦大计”。很多现代人都拿攻锦一事说事儿,认为此役说明林彪缺乏战略眼光、打仗过于谨慎。我们简单看一下战场态势,长春有郑洞国的十余万部队;沈阳有廖耀湘的三十余万部队;锦州有范汉杰的十五万人马。毛泽东强令林彪要置长春、沈阳之敌于不顾强攻锦州掐断国军退路,从战役结果看林彪的确拿下了锦州部分的封闭了东北的门户,然而他并未完全执行毛泽东的孤注一掷赌博式的命令,他并没有置长春和沈阳之敌于不顾。毛泽东给他的任务是:只要封闭了东北门户就行,而林彪则是干净利落的全部解决掉。由此我们不难发现辽沈战役最后阶段的难点在哪里,为什么林彪对毛泽东的命令一而再的抗拒?如果按照毛泽东的设想,林彪大军全力猛攻锦州而不顾郑洞国、廖耀湘会出现什么结果呢?此二人都是当时名震中外的名将,是绝对轻视不得的,我想本来仅存半条命的郑洞国会马上切断林彪大军的补给线并重新拿下四平;而廖耀湘则不会西进而是会拼力反击攻锦部队,加上侯镜如的十一个师的夹击,这样的战场态势实在让人不敢想像。一旦攻锦不利,东北形势将成崩溃之势,别说林彪,我看神仙也难救。所以当时东北的重点是必须把长春和沈阳死死的控制住,在廖耀湘西进后还要分兵对付廖兵团,最后就是要牢牢的守住塔山。这几个点不能有任何一个点出闪失,否则就可能产生连锁反应。几十年后美国的军事顾问团来中国,到塔山实地考察当年的战场,他们得出的结论是:“塔山阻击战可能根本就不存在”,他们无法想像一个无险可守的塔山林彪是凭什么来阻挡住国民党机械化军队的攻击的。后世的国人往往出于迷信把毛泽东的观点当成是唯一正确的标准来衡量问题,主观的只看结果不考虑过程。战争是变幻莫测的,孙子在他的谋攻篇里讲过知胜有五,其中之一就是“将能而君不御者胜。”在整个解入战争中,毛泽东并不是仅仅指挥林彪的,其他将帅耳提面命的事更多,而为什么却只有指挥林彪才能取得如此胜果呢?值得深思。

在中国大陆有许多人把林彪和粟裕相提并论,个人认为不当。粟裕无疑是有着显赫战绩的,但同林彪相比实在不值得夸耀。具体战果不表,粟裕与林彪同庚但却只在解放战争中显露出他的军事才华,而在红军时期和抗战时期却无拿得出手的战绩,这是其一。还有就是粟裕的部下对他这个领导并不信服,相反他的系统内的战将却对林彪的军事才能佩服有加,比如陈士榘。反过来看林彪的四野有谁不服林彪?在林彪被批倒批臭的年代里军中仍有众多老将坚持对他的“军事信仰”。不仅下级将领如此,同级的其他九大元帅哪个不认可?连素来傲岸的彭德怀也要让林彪几分,他曾多次向毛泽东提议要让出国防部长的职位给林彪。还有一个流传甚广的说法就是:中国有二个半军事家,林彪、白崇禧、刘伯承,有说半个是林彪的、有说半个是刘伯承的、还有说那半个是白崇禧,笔者多方比对资料最后可以得出结论,那半个绝对是刘伯承。原来二个半军事家的意思并非指谁高谁低,而是因为刘伯承眇一目属残疾故算半个。其实就是指“中国有三个军事家,”只不过其中有一个致残。

那个时代永远的过去了,作为热兵器时代第一个军事家,林彪远去了。不管他是真叛国也好,假夺权也罢,都成了往事。然而他在军事上的成就是不应抹杀的,他留给我们的不仅仅是一个个精彩纷呈,令人叹为观止的战例,还有流入到人民军队血脉中的“战无不胜的自信”和“永不言败的中国军魂”。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38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热门评论

222楼daoer1999

 以下是引用黄巫师 在第161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太子龙123 在第158楼的发言:
一看就是四野出身的人活着四野系的后人!没有人说林彪没有军事才能,只是与其他将帅比,林不是最有才干的。林为新中国的成立做出了杰出贡献。从某种意义上,林的战功最大。但林战功为什么战功最大?难道不是因为他在所有山头中的的得到的资源最多?当时接受东北时,几乎把中央能抽的最能干的人都抽给了林彪。可以说他是真正的“中央军”。看看他在战争中的伤亡与歼敌比例与其他将帅的伤亡与歼敌比例,就能说明很多事情。

这么多年来,不断地宣扬林彪,宣扬四野,是因为四野中有太多的能人。而这些能人相当大一部分并不是四野自......

你太可笑了,本人的父亲是隶属原二野16军的一名干部,参加过抗美援朝。据他讲他们军的老革命们都是非常佩服林彪的,对913以后的结论表面上不发表什么异议但私下里往往嗤之以鼻。

因为是军人后代的缘故,我曾专注于军史,并不是什么“林粉”。林彪之所以引起围观主要是因为913前后对他的评价反差太大,913之前革命原勋们都还健在,是不太可能当着这些人的面无中生有、胡吹乱编的,那样只会损害其声望;而913之后一些著作编写就太过了点,把许多有关林的战绩凭空抹去,把错误无限放大,甚至说他不会打仗、一贯反对毛主席......

并不否认粟裕有一定的军事才能,但其并不具备同林彪相提并论的资格。我们研究军史得出结论看,粟裕尽打险仗,这其中有成功也有失败。网友们讲的南麻、临朐只是一部分例子,这不必细说。所谓险仗就是并无取胜把握的仗,是有可能失败的仗,打胜了侥幸成功的概率是占很大比重的。历代兵家都讲:为将的将兵要“先为不可胜,以待敌之可胜。”军事冒险成功了可能会立下不朽功勋,但失败了呢?则可能破军亡国呀!赌博式的军事冒险一般是不能多次使用的,古代的例子也有。像当年的诸葛亮因给人一贯印象是用兵谨慎,但街亭一役他用了“空城计”退敌,如果诸葛亮时常冒险,那么街亭一战他必定成为“俘虏”,蜀国就会提前亡国。这就是古兵法常提到的“奇正相生”的道理呀!

我们研究林彪的战例会发现,其布置之严密、军容之严整、计算之精确、进退得失之周道令人叹为观止,他指挥的战役无不是以最小的伤亡换取最大的胜利的典范。孙子说:“为将之道,先为不可胜以待敌之可胜”,在未战之前林彪往往已经立于不败之地了,解放军阵营中能做到这一点的绝无仅有。他的军事布置的威慑力极大,往往未战之前敌人已经在心理上胆怯、并感到无所适从了,比如围歼廖耀湘兵团和平津战役的逼傅作义起义。这就好比是二位棋坛高手对弈,更高的一方每一步棋都击中敌之要害并着着占先,这会使对方感受到“再往下走会输得更惨因而放弃抵抗”。古语讲:“用兵之道,攻心为上,攻城为下。心战为上,兵战为下。”这就是林彪的厉害之处,有人拿注了水的歼敌数量来说明某人军事了得,这本身就是对战争的无知。我们可以仔细查阅资料,在林彪面前有多少敌军不战而降,又有多少敌军望风而走,当然四野的歼敌数也是绝对的第一,但本人认为歼敌数量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武器的效能”并不能完全真实反映出将领的真实水平。

粟裕,可能算得上军事家,但同林彪比还差得远。

说的好,有条有理有节,能引古而论今,铁血有此等论客,让我辈汗颜!!

强烈支持!!

 以下是引用ziruifutong 在第4楼的发言:
说他优秀认可,第一是怎么评出来的?

中国近现代史上除了他再找不出第二人选。判定一个军事家不单靠战绩还有其他如言、行、著述、相关人的口碑等诸多方面,在相对符合军事家标准的彭德怀、林彪、刘伯承、粟裕几个人中,真正能在各方面均有表现的人林彪第一,刘伯承次之,其他人都不全面。彭德怀有战绩整个军事生涯战绩仅逊色于林彪,但战役质量却排在四人中之末位,因为其打仗往往伤亡过大;无相关战争理论著述,其军事才能在其他将帅的口碑中一般。刘伯承在整个军事生涯中的亮点出现在抗战或解放战争前期,战绩为四人中最末,战役质量同粟裕不相上下,有战术方面的著作传世但多属翻译苏军文献并无自己独特的东西,在其他将帅的口碑中较德高望重,有较为出色的指挥才能。粟裕的军事生涯跌宕起伏,红军时期寂寂无名,抗战时黄桥一战成名,但此战险些使国共翻脸成仇破坏统一战线,解放战争淮海战役使他成就了显赫名声,但综合成绩仍略逊于彭德怀列第三。其无军事著作流传,在其他将帅口碑中并未获得多少认可。

而林彪就显然与上述三人明显不同,其显赫战绩纵贯解放前人民军队的所有时期,中外军界均认为无人可出其右;战役质量又是绝对的无可比拟,其歼敌与自身伤亡之比极低,这使他赢得了广大将士的爱戴并以“我们是林彪的战士”为荣,在那个特殊的历史时期军中往往以自称是“毛主席的战士”为荣,林彪是唯一的例外;在军事著述方面,林彪的文章是中共将领中最多、最好的,红军时期有《论短促突击》,抗战时期有《关于抗大教育方针的讲话》中提到的抗日战略,解放战争中的《五个战术原则》......在9.13以前,将帅们对林彪的军事才能是非常崇敬的,《红旗飘飘》是开国将领们的回忆录,里面有大量的回忆苏区及长征的文章,从中可看到林彪的军事威信早在红军时期已经建立在广大干部战士的心中。

 以下是引用bmw760li11 在第113楼的发言:
这牛吹得有点托大了.

彭总/粟裕哪一点比他差啦?哦,对了,武器装备和人数上是差多了,可彭粟两位没法去东三省接收日军的投降,而离苏联又太远,装备差也不是他们的错呀.对了,人数,这可是个大事!林总出关时主席不就亲点了几个纵队和一大帮人才跟他一起去的吗??这难怪了,是主席偏心了?日本投降后,中央于45 年9月提出“向北发展,向南防御”的战略方针,这才让大批中央领导率 2 万名干部进入东北成立了东北局。山东军区机关及所属第1、第2、第3、第5、第6、第7师等约5万余人,新四军第3师辖4......

你明白去东北的都是共军的精华中的精华,这就对了,本来不想说什么的,但想到以你的理解水平可能不明白要这么一群精英中的精英把你当神一样崇拜可不是什么耍嘴皮子就行了的事。


纵观四大野战军,只有四野是有军魂,这个魂就是林彪,林彪在四野里基本上是行独裁主义,可以四野也是最团结的最猛的,林彪不行的话,我还真想不通他的部队是怎么从北打到南的。更想不通在红军时代,年纪轻轻的怎么当上军团长的?都靠牛皮?那那些战绩从那里来的?别人打的?

161楼黄巫师

 以下是引用太子龙123 在第158楼的发言:
一看就是四野出身的人活着四野系的后人!没有人说林彪没有军事才能,只是与其他将帅比,林不是最有才干的。林为新中国的成立做出了杰出贡献。从某种意义上,林的战功最大。但林战功为什么战功最大?难道不是因为他在所有山头中的的得到的资源最多?当时接受东北时,几乎把中央能抽的最能干的人都抽给了林彪。可以说他是真正的“中央军”。看看他在战争中的伤亡与歼敌比例与其他将帅的伤亡与歼敌比例,就能说明很多事情。

这么多年来,不断地宣扬林彪,宣扬四野,是因为四野中有太多的能人。而这些能人相当大一部分并不是四野自......

你太可笑了,本人的父亲是隶属原二野16军的一名干部,参加过抗美援朝。据他讲他们军的老革命们都是非常佩服林彪的,对913以后的结论表面上不发表什么异议但私下里往往嗤之以鼻。

因为是军人后代的缘故,我曾专注于军史,并不是什么“林粉”。林彪之所以引起围观主要是因为913前后对他的评价反差太大,913之前革命原勋们都还健在,是不太可能当着这些人的面无中生有、胡吹乱编的,那样只会损害其声望;而913之后一些著作编写就太过了点,把许多有关林的战绩凭空抹去,把错误无限放大,甚至说他不会打仗、一贯反对毛主席......

并不否认粟裕有一定的军事才能,但其并不具备同林彪相提并论的资格。我们研究军史得出结论看,粟裕尽打险仗,这其中有成功也有失败。网友们讲的南麻、临朐只是一部分例子,这不必细说。所谓险仗就是并无取胜把握的仗,是有可能失败的仗,打胜了侥幸成功的概率是占很大比重的。历代兵家都讲:为将的将兵要“先为不可胜,以待敌之可胜。”军事冒险成功了可能会立下不朽功勋,但失败了呢?则可能破军亡国呀!赌博式的军事冒险一般是不能多次使用的,古代的例子也有。像当年的诸葛亮因给人一贯印象是用兵谨慎,但街亭一役他用了“空城计”退敌,如果诸葛亮时常冒险,那么街亭一战他必定成为“俘虏”,蜀国就会提前亡国。这就是古兵法常提到的“奇正相生”的道理呀!

我们研究林彪的战例会发现,其布置之严密、军容之严整、计算之精确、进退得失之周道令人叹为观止,他指挥的战役无不是以最小的伤亡换取最大的胜利的典范。孙子说:“为将之道,先为不可胜以待敌之可胜”,在未战之前林彪往往已经立于不败之地了,解放军阵营中能做到这一点的绝无仅有。他的军事布置的威慑力极大,往往未战之前敌人已经在心理上胆怯、并感到无所适从了,比如围歼廖耀湘兵团和平津战役的逼傅作义起义。这就好比是二位棋坛高手对弈,更高的一方每一步棋都击中敌之要害并着着占先,这会使对方感受到“再往下走会输得更惨因而放弃抵抗”。古语讲:“用兵之道,攻心为上,攻城为下。心战为上,兵战为下。”这就是林彪的厉害之处,有人拿注了水的歼敌数量来说明某人军事了得,这本身就是对战争的无知。我们可以仔细查阅资料,在林彪面前有多少敌军不战而降,又有多少敌军望风而走,当然四野的歼敌数也是绝对的第一,但本人认为歼敌数量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武器的效能”并不能完全真实反映出将领的真实水平。

粟裕,可能算得上军事家,但同林彪比还差得远。

四野并不是天生会攻坚,比如三打四平时就没有打好。但是由于林彪善于总结经验,提出新战法,所以在战争的后期四野的攻坚威力是其它野战军无法比拟的。四野攻坚的主要经验有5个。


1.攻城部队在采取“两面对攻”的基础上再加上第三面佯攻。使敌人难以判断我军的主攻方向,难以应对我军从各个方向的突破。


三野的部队攻打上海时,在城内打了4天,一个小小苏州河就能挡阻它的前进,就是因为没有坚决的采取“一点两面”“两面对攻”的打法。


2,坑道作业:突破城垣的第一步,是首先要使部队能够迅速接近城垣,减少部队在接近城垣时的伤亡。这是攻坚的关键之一。坑道作业是使部队能够迅速接近城垣、减少伤亡的最有效的战法,也是四野后来执行最坚决的战法。


攻打锦州、天津挖交通壕,是林彪推广义县攻坚经验。锦州总攻发起前,各纵队都完成万米以上的交通壕,有的挖两万多米。一条条蛛网似的从攻击出发地推进到锦州城墙跟前。交通壕都是蛇形的。步兵的1米多宽、2米多深,最前点距敌60多米,以敌人投弹扔不到为准。炮兵的能开进汽车,有的把火炮推到距敌百把米远。大军云集,地面上很少看到有人走动,既增加了攻击的突然性,又减少了伤亡。范汉杰回忆,说他曾想反击我们,一看那交通壕就没了主张,只有拚命打炮。可是看不见人只能乱打一气。

其它野战军也有挖交通壕的,但是执行不够坚决和彻底。淮海战役打黄伯涛兵团时,三野开始乱冲伤亡很大,后来部队也开始挖交通壕迫近作业。但是由于三野不太重视战术总结和积累,打上海的时候三野又没有重视挖交通壕,仍然犯了开始乱冲的错误,造成部队伤亡过大,然后才开始挖交通壕迫近,用炸药一点一点的作业才取得了进展。


3.突破城垣时的战术要点,这是林彪教给四野的战术技巧。林彪在锦州攻城前直接给二纵干部讲话时提出这样的攻城战术要点:“在突破口被打开后,攻击部队要尽可能的全力涌入,象散大戏一样,使部队尽量多的进入城内,这样敌人的反击部队就难以把我军的突击部队反击出来,使我攻城突击部队不但能牢牢控制突破口,而且还有能力向纵深发展,迅速形成真正的突破。”


其它野战军往往会犯四野以前曾经犯过的错误,就是在突破口被打开后,突击部队进入的数量不够。我军的突击部队一般只有一个连或一个营,这样守城的敌人在发现我军打开突破口后,往往一面用火力阻止我后续部队前进,同时用预备部队向我进入突破口或城内的突击部队进行反击,使我突击部队遭受重大损失、甚至全歼我突击部队,重新控制突破口,使我攻城失败。这样,对突破口的反复争夺,就会造成我军伤亡过大,进展很慢。


林彪正是看到以往战术的缺点,提出突破后的第一时间,既在敌人还没有反应过来组织炮火反击的时候,我军要一次性投入尽量多的部队,越多越好,不要怕拥挤。这个战术虽然没有见于正式的战术著作,但却是林彪的四野非常有效而实用战术,它保证了四野一次性突破城垣的有效性。这个战术要点按理应该是军师一级的指挥官发现提出,可是实际却是林彪这样的大战略区司令提出,这不能不说是林指挥细腻,眼光独到。


4.突破城垣后的战术要点:林彪和四野特别强调部队在突破城垣后,部队要立即向纵深猛进,“先吃肉后啃骨头”,前面部队拣容易的敌人打,比较难打的堡垒留给后续部队攻打。先头部队的主要任务是穿插迂回,不顾敌人侧面火力,向纵深猛进,直接打击敌人的指挥机关。林彪还要求炮兵的第一棵炮弹要打到敌人的指挥部,这实际上就是空地一体的“斩首行动”)。同时分割敌人的防御阵地,打乱敌人的防御体系。这种打法常使敌人的首脑机关在我攻城不久即迅速遭到打击,难以对部队进行有效的指挥,加上敌人的防御体系被打乱,阵地被分割,很快就形成崩溃,所以四野打锦州、天津,打的都很爽。看看美国人打伊拉克的战略战术(空中打击的“斩首行动”,地面部队绕过中小城市直接攻击巴格达)就可以发现四野攻坚的战术思想的至少领先他们50年,直到今天仍然没有落后。


对比之下,三野的战术就比较差了,它没有向纵深猛进穿插迂回的意识,而是一层一层的向里死打。敌人的防御阵地没有被分割,防御体系没有被打乱,敌人的指挥机关一直可以有效的指挥,用机动部队反击我突破部队。淮海战役打黄伯涛兵团时,三野就是用这种一层层向里死磕的笨拙打法,黄伯涛可以比较从容调用手里为数不多的机动部队反击我突击部队,往往是我军刚占领一个村子(部分),脚根还没有站稳,就被敌人的反击部队打回来,甚至全部被消灭,因此伤亡巨大,进展缓慢。三野打上海时还是用一层一层向里死磕的笨拙打法。打了四天后,刘昌义可以率4万部队起义这个事实也说明敌人的指挥体系仍然完好。四野打锦州、天津的时候,敌人的指挥官早已失去了与部队的联系,想起义都不可能。三野这种缺乏分割敌人的战术意识,甚至把原本分散的敌人往一起赶的打法一直到朝鲜战争打美一师的时候也没有得到有效的改善。




5.对城内的堡垒和指挥中心等军事要点,在有精确的图纸和情报保证的前提下,总攻开始时用精确的炮击,打掉对方的指挥部和一些炮兵阵地应该是必要的军事行动,这不能称为打烂城市,也是无可指责的。如果三野因为不具备这样的水平而没有用炮只能说明他们水平不够,而不是什么仁义用兵。


至于城内的巷战,无论是三野还是四野都没有用炮。三野在上海城内不许用炮很正常,四野在天津城内一样也没有用炮,这不能成为三野在城内进展缓慢的理由。对城内的堡垒,四野用的是他们善于使用的 “四队一组”、“一点二面”“穿墙战术”迂回作战等战术,对城市的破坏并不比从正面用炸药包炸碉堡要大。其他也野战军的统帅没有林彪这样的战术意识和素养,伤亡就要大一些,进展自然要慢一些。三野在上海城内进展缓慢,伤亡大,只能说明他们的战略战术水平比较差。


关于攻坚战的标准,敌人必须是战死或被俘虏才能算攻坚战,起义或投诚是不能算的. 因此,上海有四万人投诚、济南有近3万人投诚,都不能算完全的攻坚战,因为如果算的话,四野迫使北平敌人20多万起义大概可以算是最漂亮的“攻坚战”了,他们也是在军事压力之下被迫“起义”的,我军无一伤亡,不费一弹消灭敌人20多万,拿下一个大城市,比上海、济南战役更符合“百战百胜,非善之善者也,不战而屈人之兵,善之善者也” !


24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