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95.html


“爷爷,你是不是听到动静早就过来了?为什么藏在那里,任凭我被小鬼子欺负,也不过来帮我?”神小风生气地说,“您再晚一点出手,我就被那个小鬼子杀死了!”

“哈哈哈……”老人哈哈大笑,“你这个鬼丫头,也有吃亏的时候啊?让你多见识见识也好!省得整天不知道天高地厚、胡作非为!”

“爷爷……你好坏,我什么时候胡作非为了?”神小风生气地撅起了嘴巴,嗔怪地说,“你再乱说我坏话,我就不理你了!”

“哈哈哈……好好好!乖孙女,爷爷怕你了!”白发老人笑着说,“爷爷不该守着外人说你坏话!呵呵……那样对小风的影响多不好啊?!龙飞啊,我们家小风从来不胡作非为,就是小时候经常爬上爬下的,搞得四邻不安,鸡犬不宁!”

“爷爷……”

一侧的龙飞看呆了,这爷孙俩真是一对活宝,面对着松本、吉野这一对强悍的日本武士,竟然还能谈笑自如,如话家常,不是身怀绝技,就是目中无人,这不能不让人惊叹!

松本盯着老人上一眼、下一眼地看个不停,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刚才,那个比子弹还厉害的石子,就是出自这个老人的手?不可能!

松本晃了晃脑袋,揉了揉眼睛,没错,这里只有这么一个老人,再也没有其他的人出现!除了他,还能是谁?他收起了轻视,双手握着武士刀,盯着老头说:“老东西,你是什么人?刚才那石子真的是你扔的吗?”

“哎……”老人一声叹息,声若洪钟,“小子,我一听你说的话,就知道你是个东洋鬼子!三十八年了,老夫三十八年没有出山了!三十八年前,老夫在义和团里的时候,就曾跟你们这些东洋鬼子交过手,没想到老东洋鬼子走了,又来了一批小东洋鬼子!哎……国门不幸,横生灾难,生灵涂炭,阿弥陀佛,善哉善哉!”老人两掌合十,念起了经来……

龙飞这才发现,老人的手臂上竟然挂着一串念珠!

“八格!”松本的傲气终于被他激了起来,“老东西,我不管你是什么人,少在我面前装模作样,想活命的,快快闪到一边,让我杀掉那两个孩子,否则,今天,就是你的死期到了!”

老人没有躲避,只是继续上前走了一步:“阿弥陀佛,要杀,你还是杀我吧!”

“好!我看你是找死!”松本双手握刀,“唰——”地一下子向老人砍过来!

眼看着那柄武士刀就要砍到老人的身上了,忽然,白发一飘,老人失去了踪影。松本一愣神,只觉得后背被人轻轻地拍了一下,不由亡魂只冒,这个老东西,竟然跑到我的背后去了?!

松本立刻回身,武士刀电闪般地回掠过去,还是砍了一个空!人呢?那老头哪里去了?正愣神间,忽然觉得两支胳膊同时一麻,手里的武士刀再也把握不住了,“叮当——”一声,掉到了地上!原来,松本身后的老人早已经鬼魅般地出手了,只那么手指一伸,点到了松本手肘下的麻穴上!只此一招,便解除了小鬼子松本的武器!

松本当然不甘心失败,飞起一脚,向身后的老人踹去!老人的身体忽然轻轻地飘了起来!松本明明觉得自己已经踹到了他的身上,可是他的脚却一点也没有感到受力,仿佛踹到空气上似的,毫无感觉!忽然,他的腿被一双铁手抓住了,接着腿上传来一阵痛麻,一股大力从腿上传过来,将他一下子抛出去了老远!骨碌碌,“噗通——”,松本一跤跌倒,竟然再也无法爬起来!

“松本君!你怎么样?”一侧傻看着的吉野吃了一惊。

“八格,这个老东西会用妖术!”松本趴在地上,大叫着说,“我的全身痛痒,不能动了!”

吉野双手握着武士刀,双手发抖,两腿发颤,两眼盯着白发老人,吃惊地问:“你的,告诉我,你是人是鬼?”

“哈哈哈……小鬼子,你看看我是人还是鬼啊?”老人笑着说,“你说我是人我就是人,你说我是鬼我就是鬼,但绝不是你们小鬼子一样的鬼!”

龙飞笑了,这个老爷爷真逗,一句话翻过来调过去的,不把那个小鬼子绕进去、迷惑死才怪呢!龙飞想:我什么时候能学到老爷爷这样的身手就好了,到那个时侯,为父母和龙湾村的父老乡亲们报仇雪恨就不在话下了!

“爷爷,你就别逗了!”神小风嗔怪地说,“你还不快点收拾了他们,来帮帮我啊?”这一阵子,小风一直趴在地上,站不起身来,满身都是土,非常狼狈!

“别急,别急!”老人说,“对付穷凶极恶的敌人,未必一定要用穷凶极恶的办法!你们且看我是怎么收拾这两个鬼子的!”

龙飞走过去,扶着小风的胳膊,把她搀扶起来,神小风幸福地扶着龙飞的肩膀,站在了一侧。忽然,小风发出了一声尖叫:“爷爷,小心!”

原来,吉野不知什么时候,从怀里掏出来一支小手枪,对着老人就要射击!可惜,他的枪口还没有端平,只觉得右手一疼,有什么东西直接插上了他的手背,手指再也无法握住枪了,那支手枪随即掉到了地上!同时,一个石子击中了他的身体,这个家伙登时一动也不动呆在了那儿……

“哇——爷爷,你的飞云神针终于出现了!”神小风吃惊地说,“我还从来没有见过你使用呢?!”

“呵呵……平常啊,有石子用就行了,这飞云针我是一般不会使用的!”老人笑着说,“今天,我老头子就一起展示一下,让你们两个小家伙好好地看一看!”

看上去,吉野手上的针只是普通的绣花针,至多有三公分长短,一半插入了他的手背,一半留在外面,针鼻上还带着一绺红色的线绳……刚才,老人是怎么抛出针的,龙飞并没有看到,但这么细小的针能抛出去十几米远,而且还能准确无误地插进吉野手上的要穴,让他无法把持手枪,这样的功夫确实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龙飞,你是不是有点看傻了啊?”神小风笑着说,“想不想学一学我爷爷的本事?”

“当然!”龙飞使劲地点了点头。

忽然,一侧的松本大吼一声,从地上跳起来,一把撕开上衣,里面赫然藏着一捆炸药,他猛地一把拉开了导火索,直接向龙飞扑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