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袭珍珠港是罗斯福向美国人施的苦肉计?

世界王牌 收藏 15 2338
近期热点 换一换

自从1814年美英战争结束后,独特的地理环境因素使得美国享有天然的安全。这种安全感使得美国人可以舒服地躺在孤立主义的温床上享受繁荣与优越。然而,到了20世纪30年代,这个温床受到了纳粹德国的挑战。作为美国的最高决策者,为了应对这个挑战,摆脱传统孤立主义的束缚,参与反法西斯战争,罗斯福的狐狸性格表现得是那样突出与优秀。他精心设计了一个陷阱,等待着猎物掉进来。



1932年,罗斯福以“新政”演说竞选成功,成为美国第32任总统。他推行的新政受到美国民众的广泛支持,使其得以连任。然而,在其第二任期间,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受国内孤立主义的影响,美国一开始并没有参战。直到1941年12月7日,日本人的飞机突然袭击了美国太平洋舰队基地珍珠港,美国才对德国、日本等法西斯国家宣战。



这样,就导出一个谜一般的问题:日本人偷袭珍珠港究竟是美国人的对日本的野心估计不足所致,还是富兰克林所施的苦肉计?



传统的观点认为,珍珠港遭到日本偷袭的根本原因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后,美国奉行以“绥靖主义”为实质的中立政策。当时美国的民意调查显示,仅有10%的美国人主张立即参战。美国政府想像第一次世界大战时那样,再次坐山观虎斗,以逸待劳,待时机成熟后再参与角逐。结果导致对日本的侵略野心估计不足,以致战端一开便陷入极为不利的境地。



这种观点有着较强的生命力,一直是史学界分析珍珠港事件美军失利原因的主流观点。



然而,这种观点回避了两个最重要的基本史实。一个是二战爆发后,罗斯福政府先后通过了两个重要法案:《中立法修正案》和《租借法》。前者允许遭受法西斯侵略的英法等民主国家按“现款自运”原则购买美国的军火等战争物资,这实质上是采取了偏袒英法的政策;后者是前者政策的继续,罗斯福政府在英国无力“现款自运”的情况下,通过租借形式向英国提供战争援助。罗斯福形象地把这个法案比作向房子着火的邻居出借水管救火。



二是美国政府指示军方于1939年7月以后先后出台了5个“彩虹作战计划”。这5套作战计划,特别是第2、第3、第5号计划,体现了美国对日作战决策的基本内容。比如,全称为《美国陆海军联合作战基本计划》的第5号计划,规定了一旦太平洋战争爆发,美国在太平洋战区的作战任务划分和目标。



对这两个基本史实的回避或忽视,很容易导致在美国没有直接参战的情况下,把美国政府的策略与战略混淆。我个人认为,其实,美国政府的中立政策不过是一个策略,而不是战略。


既然罗斯福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后明显采取偏袒英法等被侵略国家的政策,声称美国要成为民主国家的兵工厂,那又为什么没有参战呢?这是因为美国外交政策的基石孤立主义思潮对美国战略决策有举足轻重的影响。



美国历史上有一位总统,叫约翰·亚当斯,他有一句著名的孤立主义经典口号:“美国用不着到国外去搜寻怪兽并将其消灭。”孤立主义思潮并不是要真的完全与世界隔绝,其实质是追求“让美国以最小的风险和成本参与世界事务”。这种思潮深刻影响着美国的外交政策。当时,美国民众尽管对法西斯的侵略政策表示反对,但是绝大多数人认为,如果战争不蔓延到美国,就不应该参战。



圣经上记载,耶稣曾对他的门徒说:“要像毒蛇一样机敏,像鸽子一样善良。”罗斯福的理想主义政治理念,倒很像接受了耶稣的这个布道。罗斯福是民主党人,美国民主党人更强调把世界分成黑白两个部分,即专制与民主。他反对专制政治,鼓吹民主制度。因此,在法西斯国家侵略猖獗的时候,他的政治理念要求他对被侵略国家采取偏袒政策,并且这种理念的终极目标是直接参与反法西斯一方的作战。



于是,罗斯福一方面最大程度地帮助遭受侵略的国家,一方面则寻找时机直接参与战争。这样,就出现了珍珠港事件发生的另一种解释:罗斯福在向美国人施“苦肉计”。



这个观点是最新的一种解释,论据有以下几个:



一是罗斯福事先知道了日本要偷袭珍珠港的情报。美国海军情报官劳伦斯·萨福德中校破译了日本联合舰队向珍珠港开进的详细情报,这份极有价值的情报由海军作战部长斯塔克中将送到了白宫,然而,罗斯福却只说了句:知道了!



二是罗斯福在得知这份情报后,密电海军太平洋舰队司令金梅尔海军中将,让他立即把航空母舰从珍珠港调到外海,照例进行训练,而其他舰船一律留在港内;



三是在金梅尔接到总统密电后,美军太平洋舰队通信参谋莱顿中校也破译了日军的密码,并将其送到金梅尔的办公室,而金梅尔却不屑一顾地将其扔在桌上,只是对莱顿说:“军人最大的弱点是惊惶失措。这没有什么!你已尽到职责了,可以走了,但是,不要把这件事情告诉任何人。”



四是当斯塔克再次接到日本政府让驻美大使野村务必在华盛顿时间8日凌晨1时将最后通牒送达美国政府的情报后,心知肚明的他只说了句明天和总统汇报,然后就到国家剧院观看《学生王子》去了。



五是美国陆军情报局远东情报科科长布拉顿上校在12月7日早晨将侦知的日军将进攻东南亚的情报向陆军参谋长马歇尔汇报时,却找不到马歇尔。直到11时,才在阿林顿公园里找到正在那里牵着一只白毛黑斑狗骑着马散步的马歇尔。马歇尔似乎事先知道一样,平静地继续散步。


这些论据说明,在当时,以罗斯福为首的美国高层,有极少数人事先就知道了日军将进攻珍珠港的情报,并且显得是那样胸有成竹。当这一切情报最终报告给罗斯福时,他正在同他的助手和好友霍普金斯交谈。他对霍普金斯说:“我料定我们的敌人不会永远不犯错误。如果日本人进攻我们,我将争取国会批准我参加这场战争。”



12月7日清晨7时55分,当日军飞临珍珠港上空扔下第一批炸弹时,下面整齐地排列着美军的水面舰船和作战飞机,只有航空母舰没在港内,而这是由于罗斯福总统的事先指令。



于是,近年来一些包括美国学者在内的西方学者,以此为据,认为珍珠港事件是罗斯福为了摆脱国内孤立主义思潮的束缚,以太平洋舰队为诱饵所施的一个苦肉计。只要美国遭受了侵略,政府就可以理所当然地参加反法西斯战争。



珍珠港事件使得罗斯福彻底摆脱了孤立主义的束缚。事件发生后的当天晚上20时30分(华盛顿时间),罗斯福在秘书丽海狄的搀扶下,臂戴黑纱召开内阁会议,发布一系列应变措施。他走出白宫,向在深夜里仍然聚集在白宫外面草坪上的无数民众说:“美国公民们,我向你们宣誓:我与我的同事,将尽全力把强加在国家头上的耻辱还给对方。上帝保佑美利坚!”美国民众从罗斯福的这些举措里看到这位身体残疾的总统竟是那样沉着、冷静与有力。他的老对手、共和党领袖查斯·麦克纳里听后,握着罗斯福的手说:“总统阁下,从现在起,我们的国家进入一个政治假期。在这个政治假期里,我们在政治上的敌意消失了,我们只有一个政党,这就是美国的荣誉与尊严!”



12月8日中午,罗斯福走进国会大厦,向国会发表宣战演说。他说:“我有生以来,第一次代表全体美国人民的思想在此讲话。由于美国在昨天——12月7日——这个遗臭万年的日子里,遭到了日本军队突然和蓄谋的进攻,为了保卫国家的安全,我要求国会自日军进攻之时起,宣布国家与日本处于战争状态……”



他的演说赢得了热烈掌声。最后,参议院以82票对零票,众议院以388票对1票通过了宣战决议。



就这样,罗斯福终于可以放开手脚参加反法西斯战争了。





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