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们对春晚的仇视就像仇富

藏东浪人 收藏 0 160
导读:还有不到3天,2011兔年春晚大幕即将开启。尽管春晚已然从过去的辉煌走向了今日的争议,但从1983到2011,这顿国人除夕夜里少不了的年夜饭还是伴随我们结结实实地走过了29个年头。 回首春晚记忆,有许多温馨画面,欢声笑语。足足参加了17届春晚的蔡国庆在与凤凰网娱乐回顾起这段长长的历史时,有感动,也有唏嘘。20年来依旧被百姓认可、喜欢,他感谢春晚,而谈到当下人们对春晚的仇视情绪,他摇头连连,称“简直就像仇富”。 蔡国庆:20年我仍被老百姓认可,春晚舞台立下了汗马功劳 自从1991年第一次登上

还有不到3天,2011兔年春晚大幕即将开启。尽管春晚已然从过去的辉煌走向了今日的争议,但从1983到2011,这顿国人除夕夜里少不了的年夜饭还是伴随我们结结实实地走过了29个年头。


回首春晚记忆,有许多温馨画面,欢声笑语。足足参加了17届春晚的蔡国庆在与凤凰网娱乐回顾起这段长长的历史时,有感动,也有唏嘘。20年来依旧被百姓认可、喜欢,他感谢春晚,而谈到当下人们对春晚的仇视情绪,他摇头连连,称“简直就像仇富”。


蔡国庆:20年我仍被老百姓认可,春晚舞台立下了汗马功劳


自从1991年第一次登上春晚舞台,蔡国庆至今已伴随春晚走过了17载。蔡国庆坦言,对于他们那代演员而言,对春晚是很有感情的,它让他们真正体会了什么叫“一夜成名”。


“91年的春晚,那是我人生的第一次春晚。那一年的春晚总导演是郎昆,然后那一年我的歌曲是由郎昆导演还有王冼平导演,他们亲自带我去谷建芬老师的家,谷建芬老师为我量身定做了一首歌叫《去远方》。我穿着红色泡泡衫,那是我自己设计的,真的是青春洋溢,翩翩舞动的。而且,那一年我的《去远方》是从高高的平台上走下来,走到舞台的中央去唱歌,那个设计是导演特别给我的,代表着要让演员从高台上走下来,被推向全国,推向观众。


说到春晚,我们这一辈的演员是很有感情的,这种感情是难以割舍的。80年代末,90年代初,如果说没有春晚那么一个辉煌的平台,就不会有我们的艺术生命延续到今天的这样一个结果。


那个年代的春晚全中国有十亿人都在看,从91年到96年,我连着5年独唱。如果说春晚每年都有10亿人来看的话,那么5年就有50亿人在看你。这对我们那一代演员而言,是一个非常特殊的舞台。


比如像我,91年上完春晚,没过两三天,我发行了我在那个年代的一张唱片叫《我心中的故事》,当时在王府井的外文书店5000多人连夜排队,签名售带,这在当时王府井派出所都做了记录了,没有人能超过5000人在王府井排队的,这就是春晚带给你的轰动效应。


20年了,你仍然能够在全中国各地被老百姓所喜爱所认可,春晚舞台对我们来讲是立下汗马功劳的。”


蔡国庆:17年春晚,那些意料之外,那些惊心动魄……


17年的春晚经历,实在有太多难忘的记忆留在蔡国庆的脑海里。95年,一首本来可以很火的《回家》却因百万民工难回家而被要求淡化宣传;99年,他并不看好的一首《常回家看看》唱哭了电视机前的亿万人;2000年,直播正在进行,舞台上的小孩突然被氢气球的线缠住脖子……如今,谈起这一切,真的都成了“背后的故事”。


“95年春节晚会我唱了一首歌叫《回家》。这首歌有一个什么背景呢?这首歌当年按说是应该火的,但是在春晚之前,千万农民工要过年回家,但当时中国的交通运力不行,所以在春晚我要唱《回家》这首歌的时候,本来是要做重点推荐的,最后宣传部门就决定蔡国庆的《回家》要淡化宣传,不要鼓励大家回家,要鼓励大家就地过年,这就是95年的政策,都是真实的情况。所以,其实真的从春晚也可以看出中国的变化。”


另外还有就是99年,1999年唱红了《常回家看看》。但当时从我个人来讲,我并没有看好这首歌。因为我始终认为一首好的流行歌曲的概念,应该是词曲都很艺术化的,要高于生活的。但《常回家看看》,我拿到歌词的时候,我说怎么连涮筷子洗碗都唱进去了呢,当时就特别吃惊,但是恰恰没有想到就是这样一首歌,我觉得它是真正确立了中国草根文化的鼻祖。如果说现在草根文化成为盛行的文化,今年有多少草根人物都要登上春晚的舞台,而且是在黄金时间,追根追底,我觉得是从《常回家看看》开始的,那是一个标志性的作品。


2000年。那年我唱了一首《澳门我带你回家》,我跟梁咏琪,还有澳门的一个歌手一起。那是我参加春节晚会至今,在舞台表演中遇到的最危险的一次,为什么这么讲呢?在唱到这首歌的第二段的时候,舞台上上来一个小孩,拿着那个氢气球,在我们唱的时候,那个氢气球就绕到他脖子上了,然后当时正在现场直播。当时给我紧张的,我说这怎么办啊,这孩子把气球绕脖子上了。之后,就是我蹲下来,帮他把脖子上的气球解开,然后又把他抱起来唱,当然这个镜头当时被导播给切掉了,但现场是发生了的。”



蔡国庆:有些人对春晚莫名其妙的仇视就像仇富


从1983年到2011年,春晚正在迈向它的第29届。与此同时,它也正经历着观众对它最严密的关注,最挑剔的考验。谈到当下人们对春晚的议论纷纷,蔡国庆说现在有些人对春晚莫名其妙的仇视心态让他感觉就像仇富一样,心态很不健康。


凤凰网娱乐:你参加了17届春晚,可以说是见证着春晚从过去走到现在,现在大家对春晚议论很多,你怎么看待这种议论?


蔡国庆:非常的正常。但是我觉得议论归议论,春晚仍然有它的影响力在。它仍然是全中国收视率在一年当中最高的一台晚会,就算有些人说不看春晚了。


我最希望的是大家对春晚少一些尖损的挖苦,多一些积极良好的建议。因为有些人对春晚莫名其妙的仇视心态,我感觉就像仇富一样,这种心态很不健康。


当然这里面也会有一些圈中的可能别的方面的原因,但是今年春晚我看到一个趋势,就是未来的春晚有可能草根、老百姓的节目跟职业演员的节目平分秋色,有可能。我觉得我今年看到这样一个趋势。


凤凰网娱乐:今年确实是很多草根阶层登上了春晚舞台。


蔡国庆:对,它根据整个社会也会发生变化,如果说以后春晚舞台草根的,来自民间的,来自老百姓的节目跟职业演员的精彩节目平分秋色的话,你想想它的收视率能低吗?仍然不会低。所以我始终认为未来的春晚仍然还是大有看头的。


凤凰网娱乐:但是很多人都觉得现在春晚没有以前的好看了,你支持这种说法吗?


蔡国庆:这种情况要客观的说,那你要问问我爸爸的年代,我爷爷奶奶的年代,他们认为中国当时的八个样板戏已经是最好看的了。国情不一样了,国门打开了,这是一种国家的进步,所以对春节晚会你也要客观的来看待它。


我始终认为春节晚会你不用盼着它有一天不办了,这些是都不关你的事,你不看归你不看,有爱看的,这就是中国,中国市场如此之大,你可以不爱看,你可以出国旅游,中国现在每年出国旅游不是也成百上千万吗?但是春节晚会我相信也还是有人爱看的,所以有些人我说你就不要费那个心,你不爱看不能证明别人都不爱看,要怀着客观的理智的心态来看春晚就够了。


蔡国庆:草根与专业演员平分秋色将是未来春晚趋势


作为春晚舞台上的一名老资格演员,蔡国庆通过今年春晚的安排看到了未来春晚的大趋势,那就是未来会有更多的普通百姓登上春晚舞台,与专业演员平分秋色。说到今年自己的表演,他亦是非常兴奋,因为今年他将要唱的一首《今夜北方飘着雪花》是他自己推荐并获得通过的歌曲,而这许多年来,他也将第一次穿着正式的军装在春晚舞台上放歌。


凤凰网娱乐:今年你的节目是不是很靠后。


蔡国庆:对,今年有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就是草根的节目全都放在黄金时间,专业演员、职业演员的基本就放在零点前后,这也是一大特色,但是每一位专业的、职业的歌唱家们心态都非常的平和。要论过去,比如说好几年前的时候,觉得零点唱的,完了,没法唱了,现在你看看,零点前后全是职业的、专业的好演员,大家都高高兴兴的上春晚,名演员的心态也在发生变化,就是当作大家一次欢聚的机会,当作一次表演的机会,没有人再把它当成我还得靠它成名,这春晚我得怎么样,没有了,心态都变得非常的平和,就把它当作一次很好的表演机会,这都是一种进步,非常好。


但是今年我说我看到了春晚未来的发展趋势,我希望未来有更多来自民间的、草根的精彩节目登上春晚,大家积极的准备好节目,有一天你就会上春晚,这多好,大家都高兴。


凤凰网娱乐:今年你的节目是什么?


蔡国庆:今年的春晚对于我来讲,更是让我很骄傲的一次,为什么这么讲,因为今年的春晚是第一次我自己推选的歌曲被春节晚会选中--《今夜北方飘着雪花》是我自己的歌,今年唯一的一首军旅的歌曲。这首歌也打破了过去军旅歌的那种固定的模式,就是那种队列似的,铿锵有力的,这首歌让我觉得春晚的舞台仍然是艺术化的舞台,它是很深情的。所以我觉得今年春晚对于我来讲更是值得记住的一届春晚,而且也是我17年来在春晚当中第一次穿着正式的军服。



每年除夕,总是我刚进门,饺子便出锅


17年的除夕夜都是在舞台上过,蔡国庆说这几乎成了他艺术生命里的一部分,他热爱春晚这个舞台。每年都是下了台就匆匆奔回家与父母团聚,而父母总是能精确的算好每分每秒,他前脚踏进屋门,热腾腾的饺子后脚就出了锅。父母的这一份亲情,这一份惦念,总是可以让他抛却冬夜的寒冷,暖意在内心升腾。


凤凰网娱乐:参加了17年春晚,也就是说你有17年的除夕基本就是在春晚舞台上过的,基本上年夜饭都跟家里人吃不上?


蔡国庆:其实我在春晚的节目,无论是在黄金时间还是在所谓的零点之后,对我而言,它都成了我艺术生命的一部分,因为我热爱春晚的舞台,所以这17年没有跟家里吃年夜饭,但是我用我的歌声跟热爱春晚的观众朋友一起过年,我觉得跟吃年夜饭的那种带给我的喜悦和快乐是一样的,我的全家,我的爸爸妈妈他们也在期盼着我在春节晚会上唱歌。


凤凰网娱乐:您会唱完了之后马上就开车赶回家?


蔡国庆:会啊,每一年都是这样的,只要一唱完就立刻开车赶回家,而且我告诉你我们家有一个特别巧的事,就是每一年我回到家的时候,这个饺子百分之百热气腾腾就端上来了,为什么呢?就是爸妈对儿女的那种细心,他们估算着春节晚会的节目下来,换服装比如说10分钟,走出央视大概要用10分钟,坐上汽车,回到家他估算大概要25分钟,他就把时间掐算得相当之仔细,这一点我觉得真的是爸妈对儿女的一份心,我17年了,每年回到家从来没有现去煮饺子的时候,都是我一进门,饺子就热气腾腾摆上桌儿了,我说爸妈你们怎么知道我这会儿就进门了,差不了两三分钟,哎呀,那情怀我觉得真的是非常快乐,在春晚上放歌是快乐,回到家爸妈能够像春晚的导演那样精准的算煮饺子的时间也很了不起。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