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手 正文 第三十九回 解咒 (5)

wujin794793160 收藏 3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2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28.html[/size][/URL] 龚万江和周父一前一后来到那套被野猪毁坏的房舍里,看到民兵连的队员都起来了,正在热烈地议论着他们刚听到的事情。一见龚万江进来,所有人马上住了口,用一种敬畏的眼光齐刷刷地盯着他。 这场景是龚万江早就预料到的,他也不客气,直接问道:“需要解咒的是哪两个?过来。”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28.html


龚万江和周父一前一后来到那套被野猪毁坏的房舍里,看到民兵连的队员都起来了,正在热烈地议论着他们刚听到的事情。一见龚万江进来,所有人马上住了口,用一种敬畏的眼光齐刷刷地盯着他。


这场景是龚万江早就预料到的,他也不客气,直接问道:“需要解咒的是哪两个?过来。”


王保华跟“鳄鱼”俩颠颠地跑了过来,在他面前站定后齐声道:“是我。”


“栗子吃了吧,你们没有喝水吧?”龚万江问道


“没有”“没”两人同声道。


“嗯。把你们上衣全脱了。”龚万江道


王保华和“鳄鱼”对望了一眼,忙将上衣一件件地脱了去。周父在一旁喊道:“大家把手电打亮,龚师傅要给他们扎针了。”


立刻,十几道手电打亮了,照在王保华和“鳄鱼”光溜溜的身上。龚万江看了看他们的身材,然后伸出一双粗糙而修长的手,在他们胸前先按了按;再把手虚握起来,形成空心的拳状,分别在他们胸口轻轻敲打了几下,道:“你们把眼睛闭上吧,慢慢地均匀呼吸就行了。”


二人赶紧把眼睛闭上,开始轻微而均匀地呼吸起来。


其他人瞧得清楚,这时龚万江从周父手中接过一个黑色的盒子,打开后从里面拿出一个布包,再一层层地掀开,露出了里面明晃晃的针状物。


那些细如发丝的银针,应该比普通扎针灸的针还要细些,分三排密密麻麻插在绸布上,抽出其中两根,可以看到将近有半尺长短。


“我叫你们睁眼时才能睁眼,知道吗?”龚万江拿着两根银针,一边把剩下递给身旁的周父,一边开口道。


王保华和“鳄鱼”赶紧用力点了点头,表示明白。


龚万江拉着“鳄鱼”的手臂让其往前走了一步,站定后,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

“嘭”


“鳄鱼”刚开口说话,只觉得胸口被打了一拳,后面的话也没往下说了。这一拳力道不是很大,没有疼痛的感觉;紧接着胸口一丝凉意袭来,又瞬间消失了。


虽然“鳄鱼”感到很奇怪,但也没有睁眼,正准备继续告诉龚万江自己的名字,却听他说道:“好了,我知道你的名字了。”接着他又走过去问王保华的名字,然后再如法炮制过了,对二人说可以睁开眼睛了。


这就算扎好针了?一旁的众人看得很清楚,也能想得明白:龚万江先是用问二人名字的方法来转移他们的注意力,出其不意地在他们胸口上锤了一拳,几乎同时用手上的一根银针闪电般扎向其胸口,然后拔了出来。整个扎针过程不到一秒钟就完成了。这就算解咒了吗?


看着大家不解地眼神,龚万江笑笑,道:“好了,已经解咒了,你们可以把衣服穿上了。只是记住,还没到时间绝对不能喝水,宁可多忍一会儿。”


见二人点头后,龚万江对众人简单讲解了一下刚才施针的道理——原来,他刚才用银针所扎的部位是二人的肺部。


肺位于胸腔,左右各一,在人体脏腑中位置最高故称肺为华盖。古医书云:“肺者,五脏六腑之盖也。”《医贯·内经十二官·形景图说》说:“喉下为肺,两叶白莹,谓之华盖,以复诸脏,虚如蜂窠,下无透窍,故吸之则满,呼之则虚。”


肺朝百脉,全身的血液不断地会聚于肺,然后又输送到全身,从而辅助心推动和调节着血液的运行。肺主通调水道,水道即是膀胱经脉,在锥体里走到头,故亦治理调节津液的输布、运行和排泄。这些调节其实都是通过对炁机的调节来实现的。所以说肺主治节是肺主炁的结果。可见心藏神,为全身的主宰,故为君主之官;肺助心治理调节全身,故为相搏之官。


肺脏得病还会影响头部,其一般表现在头发白和掉发上。而王保华和“鳄鱼”二人从听到“天音”开始,一直到龚万江出手施救,整个过程由于发现的比较早,也比较及时,所以天咒的侵害也只到达了肺部一带,没有往下再继续流窜。


别看龚万江刚才只用了不到一秒钟的时间给他们施针,这里面却包含了许多常人所想象不到的东西。大家都知道肺的内侧面中央有一椭圆形的凹陷称为肺门,沿着肺门下去肺叶间有一条很小的缝隙,中了天咒的人肺部受到侵害后,其病根就会堵塞这条缝隙,然后开始慢慢恶化。


龚万江施针就是为了疏通这条细小的缝隙。他先向二人胸口擂了一拳是把肺叶在胸腔内震开,然后在微微翻转的瞬间把银针插入这条细小的缝隙之中,这里面眼力和手力更是包含了常人难以想象的“准”、“稳”、“快”三个字。


当然,有句老话叫做“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在场的诸位没有一个人是学医的,听龚万江淡淡地讲解了下针刺的部位后,都没有往深处想——如果刚才银针稍有偏差,会产生一个什么样的后果?


其实,这会儿如果龚烨华在场的话,一定会发现他爷爷龚万江在施针完毕后,额头上已经渗出了密密麻麻的细小汗珠。因为龚烨华曾听爷爷说起过,这种扎针解咒的方法,龚万江也只是听父亲解说过一两次,而他本人不过是对照古医书上的图谱揣摩过一阵子,根本就没机会拿大活人诊治。也就是说,龚万江今天扎针解咒竟然是头一遭!


不管怎么样,龚万江心中的石头落地了;在场众人也都松了口气。王保华和“鳄鱼”二人自然是感激淋涕,周父也代他们谢过后,一切都归于正常——该值勤的值勤,该休息的休息。只等再过几天,不管有没有抓住盗墓贼,把这里交给正规部队管理,周父再带着龚烨华离开大山履行自己的诺言,所有的事情都会得以圆满解决。


经过这么一折腾,天色也差不多快要亮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