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皇帝崇拜与金钱崇拜

对于再次进入北京的平凡来说,北京已经不再是陌生抽象的符号了,这是一个实实在在的地方,自然也不那么神秘还有神奇。

人是一个奇怪的动物,从动物到人,这中间一定有一个升华,一种蜕变。这种升华,这种蜕变,都是人在成长过程中许多偶然造成的。但是这些偶然却被一些洞察力敏锐的先哲所抓住,借助教育,让它们成为大多数人成长过程中的一种理性和必然,人们因为受这些所谓的文化和哲学的影响,升华和蜕变迅速加快。

当然并非每个人都愿意把自己对世界的领悟向别人倾囊相授,为了保持自己高高在上的优越感,并让自己的人格和利益凌驾于其他人之上,这些人宁愿让别人生活在动物般的境界。孔子不就说了吗,“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孔子感觉到自己对世界的领悟让别人必须接受自己的教益,并因此而受到许多人的尊重,他就异常珍惜自己对世界认识这种的超越。别人能否领悟人生的真谛就听之任之,如果他无法领悟人生的真谛,那是他的智力问题或者是他的命运问题,如果你告诉他世界的真面貌,作为历史上被称为圣人的孔子也就没有什么稀奇了。套用一句经济学的术语,那就是物以稀为贵,也叫奇货可居。

学者们辛辛苦苦忍受十年寒窗,终于感受到了社会的秩序,理解了王化,归依了王化,并享受到了其他人没有的王化待遇,活得像个人样了,自然而自我珍惜。这种开悟切不可让别人偷了去,哪怕装神弄鬼一翻,愚弄未开化者,装个《儒林外史》上的范进“文曲星”之名,让范进岳父从随意支使到奉若天神,那也是让自己在一个只为自己的社会中活得好些。

帝王将相自然就更是不得让平民百姓们了解自己的那些不光彩的家底的。当然,曾经为权位与别人进行生死搏斗的巨大风险,为江山多娆付出的九死一生,那也是常人无法忍受的,事实上,如果曾经能够平安在生活着,而不是被逼上了绝路,帝王将相们也不会变得那么残酷无情。平民就是牛羊,他们不会去经历那些生活的风险和大起大落。帝王将相才是天生龙种,你看,千千万万生命在争斗中死去,而只有我们这些帝王将相留下了一条狗命,这不就说明了一切吗?

日常生活中的人们,总是处在那一亩三分田里,他们哪里看到过广大的世界?他们的智慧又怎么能够开发?除了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吃喝拉撒睡,如动物般地面临种种生存危机,不是被猛兽威胁,就是饥寒交迫,或者是遭官吏欺压。对于那些在社会生活战争中历经风浪帝王将相,或者通过读史感受到生活的秩序的饱学大儒,这些太过平庸的人,命中注定就是弱肉强食的对象,或沦为他人享受的工具,或成为暴力的帮凶。

只有帝王将相饱学大儒才知道彼此合作共同对敌。这些社会的精英,首先是自我吹捧,皇帝被神化为天子,龙种,因为祖宗的葬地风水好,而称为龙脉。然后是形成文本,让人们诵读,他们的优越地位成为名正言顺。还要招募打手,对于那些不愿服从的“刁民”暴力伺候。再分为三六九等的等级秩序,让服从关系带着天然的成分,然后由最下层的“精英们”宣传歌颂,最后再是去名正言顺地掠夺。

好一场历史的人吃人的戏,戏已经演了几千年,结束的日子应该是不久了。

平凡当然从小就向往北京,不是因为那是皇帝住的地方,因为皇帝是大坏蛋,是剥削压迫人们的封建大山的头领。因为北京是毛主席住的地方,毛主席却是人们的大救星,如果没有毛主席,那么中国就有几千万的人头落地。当然在私下里,北京建筑的金碧辉煌繁复错落那也是一个住着平房的小百姓所向往的。而现代的北京还是国家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人才济济,各种各样的难得听说,但是却大名鼎鼎载在书的作家军事家科学家都住在北京,当然这些人与古代的帝王将相是不同的,因为他们是为人民服务的。

尽管是为孩子生病的事而来,但是平凡仍然想见识一下北京各方面的丰采。外面看上去也没有什么,就是一些跟平凡一样大小的人们,他们忙碌着,在现代化的环境中,有的坐着繁复的公交线路车,有了坐着地铁。拥挤和各式表情就是北京的丰采,这与小地方的人们的千篇一律还是有些差异的。当然平凡已经是成年人,书也读了一些,不会被外表的表象所麻痹。平凡想,在那些宏伟的高楼大厦里,一定是藏龙卧虎,为国家的大业在运筹帷幄。

只是在平凡看到一些现象后,还是有些失望。平凡想,社会的文化承载着社会理性文明之光,对于任何一个有长远眼光的精英人才的社会来讲,文化建设的规范一定是介入了那些必须介入的领域。

首先是媒体,但是,平凡在宾馆中的电视里,看到的就是皇帝的宣传崇拜。考古成果某皇帝的陵墓被发现,一堆高贵的白骨被包裹在一件金缕衣下,值得研究的发现。

然后是皇帝的食谱,多少菜肴托皇帝的名义一举成名,并在电视上得到推崇,如某人原系皇宫的御厨,因为皇帝的厄运被近逃出皇宫,但是他却因此成就了一手祖传秘谱菜肴,并因此成为某地的名菜。谁不想成为皇帝?哪怕实际上只有一个人可以成为皇帝,能够尝尝皇帝的菜肴,自然也相当于体会了做皇帝的滋味。

当然现在的政府是为人民服务的政府,政府的高官们都是日理万机,会议不断的。但是毕竟是身居高位的人,他们的饮食他们的衣着他们的爱好,不会像皇帝一样奢华,但是毕竟还是高高在上,自然人们难免对他们好奇,就像人们想像灵霄殿中的玉帝。某最高领导人的爱好,某高级官员的追求,这都会带来不少热潮。

平凡在北京最倒霉的一天就是北京的一日游,国旅和中青旅都是平凡联系过的旅社,只是国旅已经被平凡退了,因为平凡打听到国旅似乎不太正规。

临游那天,平凡在五点钟就接到了接送人员的电话,平凡不知道其中的奥妙,还为旅行社的周到而感动,在三个电话联系后,平凡六点半上了一辆小车,但是行了将近半个多小时,却有人来电话说平凡上错了车,并得到几次提醒。原来被退的国旅并没有放弃,他们早早地就与平凡联系,叮咚早作准备。问题是到了半路,平凡对于北京的街道自然并不那么了然于胸,于是平凡与后面提醒的车辆联系,希望确认他们的车会到来,之后就从第一人车上下来,但是,车主当然不会这么轻易放弃,于是就要求平凡给路费,也许是为了省事,平凡就给了对方五十元路费打发他走。

平凡的行为似乎引起了一位在旁边关注的老者的注意,看这位老者高扬着头一直转悠,似乎有种要打抱不平的味道。在车主离开后,老者就上来询问情况,随后向平凡表示:你上当受骗了,当然平凡也知道是这样。但是平凡还要等后面的车子载自己去看天安门升旗,时间紧要,没有仔细多想了。只是老者似乎对平凡的处理方式有些异议,但是看到平凡一付吃亏没有办法的态度,老者也转身离开了。

登上旅游大巴,导游在清点人数,收了费用后,就开始用扩音喇叭介绍起北京来。在介绍中,自然毛主席,邓主席等领导人名字也是常挂嘴边。平凡想,这种介绍既让车上的旅客们感到兴奋,因为他们即将享受一些与名人的类似的东西,作为在职的高级领导者肯定也是感受非凡的:你看,我可享受了让所有人崇拜的一切。这种满足的感觉我想任何人都是无法拒绝的,当然也会让那些坐着让人瞩目位置的人对自己的位子恋恋不舍,为保住这个万从瞩目的位子,用些残酷的打压手段也是在所不惜的。

导游还要继续讲,平凡则还要继续想。导游讲玉,讲貔貅,旅游车一出发就让旅客注意建设银行的颜色,还有银行门前的三只怪兽,为什么是这样,导游设了一个悬念。平凡则想,为什么就讲金钱呢?难道游客们都是守财奴吗?是啊,现在的社会,其实就是由钱控制着,尽管一些歌曲提醒人们:钞票,你在世上称霸道。但是人们还是义无反顾地一头扎进钞票的怀抱,钱的崇拜成了社会的另外一种崇拜。

导游的设计是为了钱。在游完长城后,导游说出了建设银行的颜色典故,怪兽典故,正是建设银行行长当时的设计,行长在咨询过风水先生后,把建设银行的外墙的颜色变成了黑色,并在门前树起了貔貅硕大的雕塑。当然建设银行也因此完成了自己的伟业,让自己财源滚滚,因为貔貅可是带来钱财的吉祥物,它吃进金银,然后又从屁股后面拉出金银,这些拉出的金银就成了建设银行的钱财。

旅游并不如预约的那样浏览,旅游的中心成了参观购物中心,特别是玉石的购买。旅客们不知道是不是感觉麻木,还是他们根本就不信导游的这些鬼话,平凡想:难道今天的国人已经变得不那么崇拜了吗?反正旅客们购买态度都很冷淡,这种冷淡也让导游也是一脸的不高兴,旅游的气氛自然也有点沉闷。

人们就是这样,一旦不彼此配合默契,让对方顺心遂意,那么人们的合作就会产生问题。

只是平凡想,在现代社会中,人们特别重视文化对人们的潜移默化的影响,常常在带有文化载体性质的相关机构中,对人员进行培训,让这些人成为社会进步文化的传播者。旅游公司,应该也是社会文化的载体之一吧,这些人当然需要生存,他们要尽可能激发起人们的兴趣,让旅游事业兴旺。但是,旅游公司的导游应该不会是古董吧,以人们的智慧不断得到开发的世界里,皇帝崇拜,金钱崇拜,这些崇拜是不是还合人们的胃口,难道这些人就没有感觉?即使这些还合人们的胃口,难道对于一个进步着的开放社会,这些东西还合时宜吗?

想到这些,平凡脑海里突然又冒出了一个新的崇拜:西方崇拜。你看,现在西餐不是在中国大行其道吗?人们是不吃过西餐,是不是会欣赏西餐,那也是一种时髦而已。


本文内容于 2011/1/31 9:49:29 被远东少校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