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吵架的原因很简单,只为了定一本书的名字,他想情色一点,而我不同意。吵到最后我哭了。女人的眼泪还是很管用的,很多同事开始指责他,他都默不作声的承受了,还算有点爷们样。


他柔声细语的安慰了我几句。


快下班的时候接到老公的电话,说是从今天开始封闭写东西,为期大约一周。唉,约好晚上一起出去吃柠檬清蒸鱼的,扫兴!我都想好几天了,实在是扫兴!


正想要不要一个人去吃的时候,他走了过来,柔声细语的安慰了我几句,最后看似很有诚意的说了句:“晚上我请你吃饭吧,当作赔罪。”


“好啊。”我一口就答应了,倒弄得他傻愣愣的站在原地不知所措了。“走啊,请我吃饭还磨磨蹭蹭的。”我的一句话让他回过神来,这才忙不迭地跟我走出了公司。


吃饭的地点就选在了我和老公之前约好的燕尾蝶,原因不用说我想大家也都知道了吧。


席间,他很诚挚地表达了自己的歉意,说自己太冲动了,没有好好考虑事情,不应该和一个女人吵架,太没有风度了,都是他的错,请原谅等等,总之说了很多。


而我一直都沉默着,自顾自的吃着。他目不转睛的盯着我,眼神有点惶恐。呵呵,肯定认为我在琢磨什么法子报复他。美的他,没空费那心思,填饱肚子才是最要紧的。一顿饭下来,他显得很不自在,额头上已经有汗浸出了。


结完账,出了饭店,在去公交站的路上,他走的很慢,欲言又止的样子。


“你想说什么就说,别支支吾吾的。”


“哦,噢,天色还早,去我那坐会吧?”


我想一定是黑夜膨胀了他的欲望,要不他怎么敢和一个比他略强壮一点的我说这种话。


“去就去,平日里连手腕都扳不过我的人,还怕你不成。”


要是没发生什么还好,要是发生什么正好借机教训他一顿,俺的防身术可不是白练的。


于是乎我们就去了他的家,一个单身男人的家。卧室与客厅一体的房子,没有隔断。米色的窗帘,绿色的床单,灰色的沙发,褐色的地板,所有物品都很整洁,摆放的也很合理。没想到他还是一个很会布置家的一个男人。


呵呵,在靠近床的电脑桌上放着放着一盘黄瓜,其中有一个已经被掏空了。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男士用来自慰的黄瓜?拿起来本想仔细研究一番,却发现内壁有被摩擦过的痕迹,便又迅速的放下了。


呵呵,床头贴了几张光屁股的外国女人,略微有点胖,他平时总嚷嚷喜欢胖女人,原来是真的。


我的目光最后锁定在了床对面依墙而立的铁丝网上,上面整齐地挂着一排排裤夹。每个裤夹上都夹了一条内裤,女人的内裤。他居然有这样的恋物癖,看来同事们的传言也是真的了。足足有几十条,各种颜色,各种样式。


就在我欣赏那条没见过的一字形内裤时,我感觉到有人从背后靠了过来,说时迟那时快我回转身来挥起拳头就朝他的鼻梁砸去。请注意,这一拳是虚晃的。砸过去的同时我抬起右腿向他的要害部位顶去。


停,毕竟是同事,不能太狠,那只好狠狠的踩下去了。伴随着一声杀猪般的嚎叫,我那稍尖的鞋跟准确无误的落在了他的左脚脚背上,他迅速地拎起左脚开始跳了起来。


“你,你厉害。”


“当然,我练过。”


“今天真是亏大发了!”


“你没事吧?”


“能有什么事,就是得瘸几天了。”


“那我回去了。”


“等一下。”


“干什么?”


“能不能,能不能把你的内裤送给我?”


我的脸唰下的红了,“今天,今天我没穿内裤。”


第二天,他请假了,说是脚崴的很严重去看医生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