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看见我的心了吗?[蓝剑军团]



凌晨嘴里叼着烟,漫无目的的走在街上。一整风吹过,漫天的树叶飘落在地上。紧了紧衣领,深吸了一口烟。街上一个人和车都没有,我像是在寻找着什么,没有目的的走着。

在河边草坪上坐下,呆滞的看着河水。突然听到河水里有声音,可惜今天还有些雾看不清河水因何而响动。舒展了下自己,从包里掏出一支烟点上躺在草坪上。今天怎么没有星星呢?呵呵,想想自己真可笑。今天有雾天气不好,怎么看得见星星呢!

闭上眼一会,忽闻有人叫我。睁开眼四周看了看,根本就没有人。想想一个被世界遗忘的人怎么可能有人叫呢!走到河廊边正想吸口烟,可惜没有吸到。看看嘴里的烟都已经熄灭了。捋下遮到鼻的头发,又伸手到包里去掏烟。怎么没有摸到烟,把烟盒拿出一看烟都没了。哎~!自己真的很可怜,所爱的人没了,连烟也没了。

整理一下衣服垂着头继续沿着河廊漫无目的的走着,感觉好孤独。走着忽闻旁边有人问:“你在找东西?”我下意识的点了下头。又闻:“你在找什么?”我回答:“不知道。”这时才反应过来“是谁在和我说话?”抬头看看左右并没有人。哼!自己幻想的人吧。

走了多久、多远我也不知道,反正一直没有看见人。望向河滨,远远似见河面有亮光。那亮光似乎离我越来越近,我也不知道那是什么。停住脚步站在河廊边,一会终于看见居然是一艘船。是一艘木船,船尾站着一个穿着白色晚礼服的男子正在划船,那亮光来自船头的一盏灯。

木船在离我十几米远的河廊楼梯处停下了,我奇怪的盯着木船。大晚上的在市中心河上怎么会有木船呢,而且划船人穿的也太奇怪了吧。哪有穿着晚礼服划船的,难道是拍电影,而且在凌晨?揉揉眼,我严重怀疑我是不是眼花了。当我再睁开眼时却看见划船人在向我招手,我愣了愣在考虑要不要过去。正在考虑时,那船像对我有极大吸引似的,我慢慢的朝它走去。走近后那男子让我上船,我不听使唤的脚真的踏上了木船。

上船后仔细观察发现,此木船极具欧洲风格,像威尼斯的小船,船头的灯却也是欧式油灯。船尾的男子长着一副极精致的亚洲面容,个子看去像有1米90。身材修长,甚至有点瘦。但那晚礼服在他身上及其合身,胸口的口袋里还插着一支蓝色的花。脚下穿着一双黑漆皮鞋,干净的不像话。自己在船上疑惑不已,怎么像日本人漫画里的场景。


你看见我的心了吗?[蓝剑军团]


我正想问他是谁,那男子却甩了一包香烟给我。我接过香烟豪不犹豫的点燃了一支,烟盒烟嘴上都没有一个中文或外文。全是荀白的,像一包烟厂试卖的试制烟。深吸一口呼出,烟很纯,但又不失烟劲。好烟!呼出一口在自己面前,都不知呼出的是热气还是烟。此时男子开口说话了:“我知道你有很多疑问要问,但先请休息下。先听我说:“我叫欧阳冥。你叫司徒志,绰号:医生。”我正想开口说话,他打断我示意让我听他说。“你今年26岁,身高1米80,迪加艾莫斯人(迪加首都,迪加人民共和国位于北半球,国土1596.53平方公里)。自幼便父亲去世,家里原来有一个50岁的母亲,前部久才因病去世。医科大学未毕业,所以严格上算高中生。头脑很聪明,可惜不是很爱读书,特别是死读书。现在职业可以说是无业,你已经有半年没有接工作。但也可以说是职业杀手,你从特种兵部队退役后自己选择了这条路。目前在世界杀手排名前50,北洲前10。你是有点奇怪的人,排名并不算高却还挑活。你接活前会先调查你的雇主和被杀对象,恶贯满盈的雇主的活不接,无必杀之条件的人不杀。你有着极其强烈的名族仇恨感,所以有时杀日本人可以免费,杀欧美人收价也不是很高。最爱的人死了,最信任的朋友背叛出卖了你。所以你现在很落寞,仿佛灵魂已经不在,觉得生活并无多大意义。”

我很惊讶的看向他:“你怎么知道我那么多事,你是谁?”说话同时我已经站起将我自制手枪对准了他(大小类似斯太尔m40-a1),由于职业习惯也让自己警惕的注视着他的一举一动。他的面部表情没有一丝害怕,而且始终带着微笑。这让我更加警惕,观察着他全身有无藏匿武器的可能。他面带微笑的对我说:“我对你没有任何恶意,身上也重来不带武器。”我没有理会他的话,而是让他自己把全身衣服脱光了。他却笑着告诉我:“你不就想知道我到底藏武器没有吗?不用那么麻烦。”接着惊奇的一幕便出现在我面前——他的身体飘在脚底离船30公分的位置,身上的衣服也没了,展现在我面前的是一个身材轮廓绝对黄金比例的半透明身体。我有点愣住了,这是人还是鬼啊。职业习惯让我瞬间清醒过来,拿着枪的双手并没有放松。他面带微笑的对我说:“看清楚了,我身上什么也没有。我对你真的没有恶意。”我问他:“你是人是鬼?”“你说呢”他说话时脸上的笑容始终没有变过。这会他的身体恢复到实体,我顺着来自船头的灯光看着他,背后有影子?我虽是个无神论者,仍让我想不通——人会透明、会悬浮在空中?应该不会。但他的的确确有影子,没听说鬼怪有影子啊?脑子里有一连串的问号经过。在我分神时手中的枪飞向了他,没错,是硬脱落我手飞向他的。他将我的手枪放在了船尾,轻轻的也坐在了船尾。我在想,要是我一身白我才不会坐,弄脏了多不好看。呵呵!现在脑子居然有空来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这时才回味我从头到尾都只有惊讶,根本没有真正的害怕过。

他坐下后开口说到:“你不觉得你站着拿着枪指着我说话很不友好吗?我是没有任何恶意的。我们都坐下好好聊聊吧,你就叫我冥就行。”我并没有完全放弃警惕的心,只是让我觉得至少他目前对我真的没有恶意。我坐下拿出冥给我的烟递给他,他摇摇手“我戒了几十年了。”我为自己点上一支,突然回想他刚刚的话觉得不对啊。冥看上去也就30岁左右,怎么会戒烟戒了几十年,开玩笑吧。不过此时我才想起我根本都不认识这个人,该听听他的自我介绍并说明为何知道我那么多。深吸一口烟呼出说道“好吧,冥。你是不是该具体自我介绍下你是什么人?为何知道我那么多的事吧?”冥说:“我先给你讲个故事吧——30年前的今天,在艾莫斯发生了一个惨绝人寰的大案。一户人家全家八口人另加保姆一名、欧斯拉犬一只,在一夜之间全部死于家中。九条人命啊,多么恐怖的事。当警察接到报案到达案发现场时,无不认为凶手是个变态疯子。看见没有一具尸体是完整的,包括狗的,大部分警察甚至受不了现场的惨景而呕吐。房内到处都是血,给人的感觉这房子被就用血做涂料粉刷的。每具尸体的内脏都有被取出的现象,只是取出的内脏器官都不一样。凶手把每具尸体不同的器官挂在了屋子里,仿佛是当装饰一样挂着。根据警察的现场勘查和事后调查证据,嫌疑目标居然指向了一位警察。此警察叫“欧杨”,杨树的杨。个子有1米9,长相也蛮帅的。为案发现场大河区的一名年轻高级警督,世家四代警察。欧杨当时也才升任高级警督不到半年,才29岁。拥有非常聪明的头脑,思维相当敏捷。破案率为全市第三,在全国破案率也是榜上有名的。”我吸了一口烟打断他说到:“你说的这些和我有什么关系,我是让你介绍你自己。”冥笑了笑说到:“你不要着急,一会你就会知道我是谁了,先听我的故事。欧杨确实和这家人有关系,他当时正在和这家的二女儿谈婚论嫁。因为法医在现场发现了不是死者一家的脚印和作案所用的刀具,经验证确实是欧杨的脚印,刀具上也是欧杨的指纹。经审讯,欧杨承认他确实在死者家中待过,但不承认杀了人。他边回答问题边哭泣,毕竟死者中有他的未婚妻。其实警察中部分人也认为案犯不是欧杨,毕竟被杀的人有他未婚妻,他没有直接动机杀她全家。经过一段时间的调查,有更多的证据指向欧杨就是杀人犯。而负责案件的高级警司也认同了是欧杨杀人的事,并将案件移送检察官好开庭审判。法院审判结果同样是认定欧杨有罪,判处死刑。欧杨拒不认罪,要求上诉。

因为案件被媒体炒的沸沸扬扬,且死者是国家核物理研究所教授李少雄及其子女全家,案件最终引起了国家重视。案件由国家警察总部组成专案小组直接负责,由总部一位总警司带领。在专案小组历经15天的重新调查,发现欧杨是被冤枉的。诸多的现场证据是人为制造来栽赃欧杨的,而真正的凶手是欧杨的好友,也是负责案件调查的其中一个警司——胡敏。原来案发之前欧杨确实在李少雄家吃饭,并且帮忙做了菜。而胡敏其实一直很憎恨欧杨,因为欧杨能力确实很强升的很快,他嫉妒并怕欧杨威胁到他的位置。而且欧杨在无意间和他所爱的人在一起了。当时本是李少雄家的大女儿李婷婷喜欢欧杨的,而胡敏当时喜欢二女儿李思芸。但李思芸却也喜欢欧杨,欧杨并不知道胡敏喜欢她。最后欧杨和李思芸在一起了,李婷婷最后也另找了个好老公。胡敏就认为欧杨抢了他心爱的人一直记恨在心,在案件发生之前一年胡敏就出卖了欧杨一次。欧杨那次在一个国际贩毒团伙里做卧底,胡敏故意将欧杨的身份透露出去。那次欧杨的家人也被毒贩杀死,就连欧杨也差点死了,最后欧杨受了重伤住院半年。此次欧阳去李思芸家吃饭早几天前也叫了胡敏,因为他们大家都是认识的朋友。胡敏当时并未答应,不过一个极其邪恶的念头在他脑海里诞生。在欧杨吃完饭走后15分钟胡敏进入了李思芸家里,抱着自己得不到的东西也不要别人得到的思想杀死了李思芸。因被李少雄及李婷婷发现,又将其父女两人杀死。最后怕被李思芸家里其他人知道,他干脆将李家全部杀死。经精神病医院诊断,胡敏有暴力、虐待倾向。”


你看见我的心了吗?[蓝剑军团]


我发现冥虽然没有划船,但我们坐的船却在平静的水面慢慢自己向前滑动。“杀害李思芸全家的凶手虽然得以伏法,自己也最终得以沉冤昭雪。但欧杨却高兴不起来——所爱的人全家死了,杀人凶手居然是自己最好的朋友,而自己这个最好的朋友居然背叛陷害自己。他觉得自己找不到生活的乐趣,找不到生活的方向。终日借酒消愁,浑浑噩噩的过着日子。他经常晚上来到他和李思芸最爱待的河边,望着河面所反射的星光发呆。觉得自己没有灵魂了,自己空了。他想找寻自己的心,于是有天来到河边想自杀。此时看见河面有人划着一艘木船缓缓向他划来,最后他上了木船再也没有回来。但他找到了自己的心,生活在一个纯洁的世界里。他有时会来接引找寻自己心的人。”我听完他的故事一惊,难道…难道…难道冥就是“欧阳”?冥狰狞的笑着说:“我想你已经知道我是谁了吧?不要惊慌,跟我去找寻你的心吧。去另一个世界吧,那里才是我们该待的地方。”


你看见我的心了吗?[蓝剑军团]


此时我才真正的有些惊慌、害怕。当我惊慌的看着冥时,他露出了两排雪白尖尖的牙齿。冥大吼道:“来吧,我带你去找寻你的心。”一只指甲尖尖的手伸向了我的身体,并听见手的主人说到:“让我消除你内心的一切,重生吧。”我感觉我身体在被撕裂,内脏在翻滚、碎裂。我一声尖叫后闭上了双眼,我感到一种解脱。当我再次醒来时觉得惊奇,我不是应该死了吗?看看周围全是一双双关切、熟悉的目光,原来全是我深爱的人——爸爸、妈妈、大姐、小妹、大熊(出卖、背叛我的最好的朋友)、小菡(我爱的女人)冥以及他身边我不认识的女人。我奇怪了——他们不是全都死了吗?我问了问:“我是不是死了?”冥回答说:“不,你没有死。只是换了个生活的方式,你现在可以永远和自己心爱的人纯洁的一起生活在这个纯洁的世界里。”冥再次朝我笑了笑,不过没有看见他的尖牙和尖手指。我在小菡的搀扶下站起,望了望周围。周围全是青山绿水,像是一幅充满诗情的画卷。我朝小菡看看了,紧紧的将她抱在怀里。我终于可以永远的和自己家人及朋友在一起了!



你看见我的心了吗?[蓝剑军团]


在我和家人、朋友聊了会后冥说有事给我说,于是我跟着他来到河边。这个河是纯属郊外原始状态下的那种河流,我们一起坐在真正的自然草坪上。冥说:“非常高兴欢迎你来到这个世界,也就是外人所形容的地府、天堂。其实根本不是外人说的那样,我们称之为第二世界。这里没有人与人之间的勾心斗角、尔虞我诈,我们都是纯洁、真诚的对待所有人。这里我也不用多介绍了,你自然慢慢就会知道。有件事我却要和你说。”我说:“能和自己最爱的人在一起就行了,管在哪。不过我感觉我的心还是没有找全。”冥说:“这就是我要和你说的事,这事任何人帮不了忙,只有自己去找寻。”我问他:“怎样找?”他微笑下取下胸口的蓝色花递给我说:“带在胸口处,像我一样自己去找吧。”


你看见我的心了吗?[蓝剑军团]


凌晨一个身穿黑色的晚礼服,胸口插着那一朵蓝色的花。划着木船来到河上的,像是寻着什么。嘴里叼着一只烟却未点燃,表情很冷寞。到底在找什么呢?哦~!原来我在找寻自己的心,你看见我的心了吗???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