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华动卧票价2330元是发展“什么需要”?

智涵 收藏 24 189
导读: 由于上座率低,上海至北京的一趟动卧车将在2011年1月5日被全部改造成普通软卧。此前媒体曝光上海至成都的豪华动卧最贵票价达2330元,铁路方面则回应这是中国发展的需要。    当铁道部给出“豪华动卧最贵票价达2330元”的理由是“发展的需要”时,在笔者看来,作为垄断部门铁道部眼中的“发展需要”已经丧失了本有的意义,似乎异化成了“特权阶层”和“富人阶层”的需要。    也就是说,这是在“发展的需要”的幌子下,单方面地满足某些阶层需求的方式,结合北京至上海动车高级软卧遇冷将取消,笔者以为,这有

由于上座率低,上海至北京的一趟动卧车将在2011年1月5日被全部改造成普通软卧。此前媒体曝光上海至成都的豪华动卧最贵票价达2330元,铁路方面则回应这是中国发展的需要。


当铁道部给出“豪华动卧最贵票价达2330元”的理由是“发展的需要”时,在笔者看来,作为垄断部门铁道部眼中的“发展需要”已经丧失了本有的意义,似乎异化成了“特权阶层”和“富人阶层”的需要。


也就是说,这是在“发展的需要”的幌子下,单方面地满足某些阶层需求的方式,结合北京至上海动车高级软卧遇冷将取消,笔者以为,这有着公众“用脚投票”的象征意味。


笔者毫不怀疑,在时代变化发展的前提下,适当提高乘车的舒适环境是一种必须,并且,经济宽余的人群有选择的权利,但是,这种舒适不能以牺牲普通公众的乘车权为代价,更不能以降低乃至忽视普通乘客的舒适环境为前提。道理很简单,在春运依旧是一个难题的现实面前,“为什么不先改善普通车的条件”是一道必须回答的问题。


现阶段由于我国铁路运输属于国家垄断经营,边际成本大,导致火车票的供给缺乏弹性。由于春运期间供需缺口较大,铁路运输部门在利润最大化的驱使下,只要乘客愿意,就会无限制地超载乘客,但环境卫生、餐饮水平等服务质量则大打折扣。可以说,铁路管理部门在利益驱动下滋生了道德危机。一方面对运输部门的超载、服务质量下降不够重视,另一方面,在金钱诱惑下,置大众的利益于不顾,以满足特殊阶层为目标的寻利做法必然让公众产生不满。笔者以为,豪华动卧最贵票价达2330元就是利欲熏心的表现,而公众的不满只是很无力罢了。


铁路运输属于公用事业(2127.619,4.77,0.22%),而理想的公用事业主要职责之一,应该是保证消费者和经营者之间收入的合理转换与再分配,实现社会福利最大化,其价格应该合理,对消费者没有不适当的差别;并且,价格制定中必须遵循的社会原则——消费者有能力支付原则和公用事业服务全社会受益原则。也就是说,必须处理好价格的公平、公正与服务的效益、效率的关系,而“豪华动卧最贵票价达2330元”和北京至上海动车高级软卧遇冷将取消,无疑是关系颠倒错乱的结果,也是社会福利最小化的明证。尽管铁道部以“发展需要”作为说辞,而在笔者看来,无非是一种强词夺理,是对普通民众利益和公共利益的裹胁,更是对自身的责任自我放逐。


首都经贸大学教授蒋泽中认为:“春运中的市场规律不同于平常,在春运期间铁路部门所提供的是不属于完全市场化条件下的商品,也不是纯粹的市场经济条件下的私产品,春运价格问题所折射的实际是民生问题。”那么,无论是票价调整,还是产品、服务改善方面,都应从公共利益诉求满足、公众满意角度出发,应用公共选择的形式,满足社会公众的需要。而不是要么满足自身利益的需要,要么是偏好于满足权贵阶层的利益。


无论是北京至上海动车高级软卧遇冷将取消,还是公众对“豪华动卧最贵票价达2330元”的诟病,其实都告诉我们,哪怕是在“发展需要”的幌子下,牺牲公众利益来满足某些人的利益是行不通的。


“高级软卧遇冷取消”或是民众“用脚投票”的隐喻,而公众应警惕“发展的需要”成为权贵需要的代名词,成为铁路部门放弃公众利益而沉醉于私利的挡箭牌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