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不台立功的漷宁河之战

公元1241年(元太宗十三年)正值窝阔台征讨里海以北未服诸国之际,也就是史称的“长子出征”。蒙古军征讨道兀鲁思部主也烈班时,被打败,秃里思哥城也没有攻克。主帅拔都奏请窝阔台派勇将速不台前来助战,速不台挑选了哈必赤军怯怜口等五十余人赶赴战场,只一战就抓住了也烈班。岁后三天就攻破了秃里思哥城,并且掳掠了大量的战利品。大军接下来准备攻打乌札儿部驻怯怜。当时速不台为先锋,与诸王拔都、吁里兀、昔班、哈丹兵分五路进攻。 速不台用计将怯怜军队到漷宁河。由于诸王的军队在河上游,而河上游中间有桥梁,水又浅,战马可以涉水而过。


下游的速不台,由于水深,又没有桥梁,所以只好准备木筏渡河。可是诸王的军队没等下游的速不台准备好木筏,就已经与敌人开战了。拔都的士兵们争着过桥,被怯怜乘乱袭击,大将八哈秃被敌军杀死。等速不台军队乘木筏渡河,绕到敌人身后时,诸王却认为敌人兵力太多,不敢进攻。可速不台率兵奋勇搏斗,敌人大败,速不台一直追赶到马茶城,诸王不得不随后赶到,最终破城返回。 战后拔都怪罪速不台救援来迟,速不台说:“诸王只知上游水浅,又有桥梁,就涉水过桥与敌人开战,不知我在下游,还未编好木筏,不知是谁的错误。”拔都这才明白过来,认为征讨怯怜的功劳都应该是速不台的。元军扫清南宋残余势力的厓山之战 关键词:厓山之战 忽必烈 厓山 南宋灭亡后,未降的南宋各势力仍在各地抗元,使元军损失不小。


元世祖忽必烈决定起兵征讨,他任张弘范为蒙古、汉军都元帅,李恒为副元帅,率水路两师二万南下。 公元1279年(元世祖至元十六年)正月初二,大军到达甲子门,俘获了宋朝斥候将列青、顾凯。十三日元军进抵厓山(今库新会县南海中)。张弘范命文天祥作书招降张世杰,遭到了拒绝,书写了著名的《过零丁洋》,其中“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两句流传至今。 这时宋军将一千多艘战船停于海上,并在上面驾起楼橹,就像城墙一样。张弘范率船队冲击过去。由于厓山东西两峰对峙,北面水浅,船不涨潮就很难行进。张弘范便从山东面转向大洋,逼近宋军,同时又遣兵切断宋军汲水的道路。


二十三日元军将领李恒率广州战船前来会战,以哨船阻截于厓山北面。 双方交战之前,有人建议用火炮轰击宋军,张弘范认为用炮轰,敌船必然四处逃散,不如直接交战。


二月初六晨,元军发起总攻,共分兵四路分别从东南西北四面进攻,张弘范亲率一军从西面距离守军只有一里多远。他下令速战速决,以免敌军逃跑。他先指挥北面李恒军趁涨潮发动攻击,但出师不利,李恒只得顺潮而退。张弘范只好率各路战船一齐进攻,他们在船尾搭起战楼,用巨大布幔档着,并令士兵们靠在盾牌后伏于船上。宋军的箭如雨一般射来,元军士兵伏在船上一动不动。在双方战船就要靠上时,元军突然撤去布幔,用箭石发动了猛烈的反攻,顷刻之间击败了宋军,宋军将领瞿国秀、刘浚投降。张世杰、刘义、张达、苏景瞻等十九只船突围逃走。丞相陆秀夫与卫王赵昺投海自尽。宋朝印玺也落入了元军手中。 四月八日,张世杰等人在逃往交趾途中遭遇风浪袭击,在海陵山(今广东阳江市南海陵岛)坠水而死。至此南宋残余势力全部被元军消灭张弘范为了纪念这次南征胜利,在厓山南面刻石立碑。



本文来自: 历史中国(www.lishizg.cn) 详细出处参考:http://www.lishizg.cn/yuan/zz/042355R009.html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