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英雄澎湃心激昂

琼鹰 收藏 16 376
导读:引子(一) 苏期一个人走出中央军委办公厅,坐在一片绿茵茵的草地上,想起了他的父亲苏陆。 那年,苏陆23岁,从军校毕业后被派到俄罗斯莫斯科留学深造,回来后又继续在中国国防大学进修学习。他学习的是特种作战。当时特种作战已经不是一个冷门专业了。自从二战以来,各国都开始重视这种以小股精锐力量决定战场形式的作战方法。而人民解放军各部也组建了大量特种分队。可是苏陆始终不满意。他心中的特种部队是精英之精英,骄子之骄子。所以符合特种作战条件的士兵甚至军官都是少之又少。而对于每个大军区直属的特战队近千人的

引子(一)

苏期一个人走出中央军委办公厅,坐在一片绿茵茵的草地上,想起了他的父亲苏陆。

那年,苏陆23岁,从军校毕业后被派到俄罗斯莫斯科留学深造,回来后又继续在中国国防大学进修学习。他学习的是特种作战。当时特种作战已经不是一个冷门专业了。自从二战以来,各国都开始重视这种以小股精锐力量决定战场形式的作战方法。而人民解放军各部也组建了大量特种分队。可是苏陆始终不满意。他心中的特种部队是精英之精英,骄子之骄子。所以符合特种作战条件的士兵甚至军官都是少之又少。而对于每个大军区直属的特战队近千人的编制以几每年都能得到近百人的新兵补充更是不屑一顾。他以为,各大军区以及各集团军甚至武警总部直属的特种部队都不过是一般侦查兵的水平,那么师、旅一级下属的特种部队不过是把侦察兵换个名头罢了。

他和许岩是在国防大学认识的。许岩和他有着同样的想法。也不赞成“特种泛滥化”。他觉得,特种部队中的每一名战士,都应该达到军官的水平,还应该有着属于自己的一技之长或者高出别人的某项能力。总之,特种兵,就应该在各个方面都是精英。而苏陆和许岩,就是这各个方面的精英。几年在军校的学习生涯,他们都是佼佼者,国内国外的教过他们的几乎所有军事教官甚至文化教官都对他们有着很高的评价,说他们会有闪亮的前途。

在国防大学的日子里,他们成了兄弟。他们总希望有朝一日,自己的梦想能得到部队高层首长的认同和支持,创立一支真正意义上的特种部队。他们毕业那年,机会来了。

他们早早地将自己的想法汇报给了中央军委。中央军委对这两个未出校门的校官很是重视。没在部队带过一天兵的他们,就已经是副团级干部了。军委培养他们,就是为了以他们为骨干,创立一支能与世界各国的特种精英部队媲美的属于伟大祖国的特种部队。就在他们毕业那天,接到了中央军委的密令,命令许岩、苏陆还有总参的白渊中校、某大军区的舒宁中校组建一支军委直属的团级特种部队,许岩任司令员,舒宁任政治委员,苏陆任副司令员,白渊任参谋长。从此开始了他们的理想生涯。

用许岩的话说,他的特种部队,就算扫地的起码也得是一个射击状元,达不到特种部队军官水平的连挑大粪都没有资格。显然这话是冲着政治委员舒宁说的。舒宁是一个青年军官,自然咽不下这口气。跑去和许岩比试,竟和校园里的单兵作战素质最好的“武状元”打得难解难分。这下,无论是许岩还是苏陆都服了

选人工作进行的十分艰苦。军委的意思是:无论什么职务,什么军衔,哪个单位,是军官还是士兵,只要本人自愿且没有重要任务的,一律听从许岩安排。最早,许岩只准备在各陆军特种部队选人,以他独到的眼光从近万人里面挑出了三百余人。这些都是符合条件的,但大部分人在某些方面还具有一定的缺陷,他希望尽可能通过新的训练方式去弥补。他认为这个数字远远不够——在他的部队淘汰机制很“完善”,任何一个不合条件的战士都可能遭到淘汰。不是几位长官度量太小,容不下人,而是国家需要人才。在战场上,任何失误都可能造成失败,这支队伍是时刻准备面对实战的,许岩可不敢拿这些优秀战士的生命开玩笑。其实即使被许岩淘汰,在其他特种部队也未必不是精英。可是留下来的,就一定是精英中的精英。正是强中自有强中手啊。

许岩等人又开始分工,在基层部队和新兵及海军、空军挑选士兵,就这样,又有二百三十余名战士光荣地入选许岩的特战部队。这样一折腾,时间已经过去半年多了。

最后一步是特警、武警和二炮。因为武警和特警都属于公安系统,调到军中手续过于繁琐,所以放到最后一步。而第二炮兵也是国家的先锋队,是军委重点建设的队伍,一般都肩负重要使命,从他们这里“挖墙脚”许岩总有些不好意思。

最终,被挑选出来的战士共计五百七十三名,其中男兵五百零一人,女兵六十二人,有二百八十名校尉军官,被拉到X省山区集训,首先请某陆军学院的教官进行基本的军官课程,使部队全部具备军官水平后,开始了为期一年的残酷淘汰式训练,这期间,他么不但要学习特种兵基本的训练科目,还要进行各兵种的战术和技术训练。其中还有各种各样的驾驶课,除了飞行和航海(基础还是要掌握的),都必须学习。在这期间,战士们给这支队伍起了一个响亮的名字:琼狼纵队。

魔鬼式训练期间,许岩等人计划淘汰40%左右,也就是二百余人,可是结果说明了挑选出的战士都是响当当的战场勇士,仅淘汰一百零七名。琼狼纵队开始了真正的特种部队生涯。

苏陆和一分队副队长林颖——即后来苏期的母亲最开始并不熟悉。一次执行防止毒贩跨过国境线的任务,苏陆带领二分队参战,一发炮弹呼啸而至。

苏陆用最坚定的语气对部队喊了一句:“卧倒!”,部队周围随即出现一道火墙。苏陆一跃而起,通过步枪的瞄准镜发现了敌人的炮兵——用的是二战时侯的迫击炮,就在附近。苏陆迅速甩出一串子弹,撂倒了三个炮兵。他对着对讲机轻声说“徐队长,快带人摸上去消灭他们,我拖住他们。”刚刚听到一句“是”,两发炮弹就在苏陆周围爆炸,苏陆晕了过去——后方还有敌军的炮兵!。

他醒来时的时候,已经躺在野战医院了,他没有像普通人那样立刻睁开眼睛,而是出于职业习惯,在睁开眼睛之前,用耳朵和鼻子检查了周围的情况。确定这是祖国领土时,他睁开了眼睛。第一眼看到的,却是刚刚将苏副司令救起的林少校。


本文内容于 2011/1/31 14:38:30 被琼鹰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