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深深雨..

浸血的魔方 收藏 0 269

有一天,书桓和依萍逛街,经过一水果摊儿,女摊主向他们打招呼,说: “先生小姐买苹果吧,新上市的苹果!”依萍瞅了苹果一眼,立刻惊奇地叫道: “哇!好大好红好漂亮的苹果!书桓,我们要不要买一些这活像艺术品的苹果送给我妈?” 书桓深情而又一本正经地点头说: “要!一定要买!”依萍说: “书桓!你真好,感谢你的善解人意,妈妈见了这么红这么大这么漂亮的苹果一定很高兴,我仿佛已经看到了妈妈高兴的样子!”书桓突然叹了口气,握住依萍的一只手说: “依萍!今天你若不提起给伯母买苹果,我还意识不到我们做儿女的应对长辈担负的责任。就拿我来说吧,我曾一百次一千次一万次地对自己说,今生今世,我要把我的一切毫无保留地献给你,你要到天涯海角我跟着你,你要赴汤蹈火我陪着你,也许,我不能给你幸福和快乐,但我可以让你始终能拥有我而感到幸福和快乐……” 依萍感动地打断书桓说: “书桓!我知道,你的心里有我,在这个世界上,我为拥有你的爱而骄傲,而自豪,而感到满足,我也像你爱我那样爱你,这些你都是知道的。可是我不明白,为什么提起买苹果,勾起你这么多的感伤和忧郁呢?早知道这样,还是不买苹果的好!” 书桓把依萍的手握得更紧了,也显得更为激动: “不!要买,一定要买!你说我感伤,我忧郁,是的,我都承认。但你可以想一想,一个自称爱你的人说他是那样爱你,当他突然发现,他根本没有做到想你所想、思你所思、做你所做、爱你所爱,难道他不应该有伤感和忧郁的表示吗?难道你还能够让他心安理得地保持平静,好像什么事情也没发生吗?” 依萍止不住泪水说: “书桓,你怎能这样的责备自己呢?你没有做错什么,没有,绝对没有!听着你这样无情责备自己,我真的很心痛!走吧,苹果不买了,不能因为买苹果……” “不!要买!一定要买!”书桓两只手紧紧地握着依萍双臂说,“依萍!我的感伤和忧郁正是从买苹果引起的。我不会忘记,就在刚才,你不知道你看到苹果的样子有多可爱呀!你说起那些苹果好红好大好漂亮的时候,我情不自禁地看看苹果又看看你,看看你又看看苹果,你猜我发现了什么?” “什么?快告诉我!书桓,我求求你,在这些好红好大好漂亮的苹果面前,你就不要卖关子啦!”依萍急得快蹦起来。 “我不是卖关子,依萍,我之所以说到这里停了一下,是我实在想给你一个惊喜。我发现,那些好红好大好漂亮的苹果就是你,你就是那些好红好大好漂亮的苹果!如果今天我们不买苹果,我会感伤和忧郁一辈子的!我想,你是不会让你所爱的人活活遭受这酷刑般的折磨和煎熬吧?可是,依萍,话又说回来了,如果是你说出口,真的让我书桓去遭受这酷刑般的折磨和煎熬,我会毫不犹豫地去,高高兴兴地去,绝无半点怨言和一丝惆怅,我会把这折磨当做快乐去体验,把这煎熬当做幸福去感受,因为我一百个一千个一万个愿意,只要我受折磨你能感到快乐,只要我受煎熬你能感到幸福,我就感到幸福和快乐。我会觉得,世界上再没有什么事,比经受这折磨这煎熬更幸福更快乐……” “书桓!你说得好恐怖,好阴森,好可怕啊!你怎么能这样去想我呢?一个爱你爱到不知怎么好的人,怎么会让你遭受这种折磨和煎熬呢?难道你不觉得,你所面对的并没有给你什么折磨和煎熬的依萍,现在已经受到了很痛苦的折磨和煎熬了吗?” 正在这时候,水果摊儿的女摊主冲到书桓和依萍面前,“扑通”一声跪倒在地,磕头如捣蒜似的说: “求求你们了,我要做生意赚钱,求你们到别处去谈恋爱吧……” 书桓和依萍连忙把女摊主拉起来。书桓问: “大嫂,我们只是在这里谈话而已,你这样我们就不明白啦……” 女摊主也不答话,转身到摊上拿起足有二三斤重的一小篓苹果,塞给依萍,说: “这苹果我白送了,求你们赶快离开吧!”又作揖说: “离开吧离开吧,求你们了……” 依萍和书桓对望一眼,依萍转而对女摊主说: “我们越发不明白啦,我们怎能白白要你的苹果呢?你口口声声让我们赶快离开,能告诉我们你为什么这么讨厌我们吗?要知道我们只是在这里谈谈话而已啊,我们……” 女摊主说: “怪我没早把你们认出来!你们不就是那个电视剧上的依萍和书桓吗?哎呀呀,那个电视剧我看过,知道你们说话的功夫深,要是没人管你们,你们会说到天黑的……赶快走吧,去外滩说吧,那儿地方宽绰,让我好好做生意吧,啊?求求你们了!” 书桓有些生气了,说: “大嫂,你看清楚了,这儿只有我们两个,我们真的耽误你做生意了吗?” 女摊主指一指书桓身后,说: “你自己看吧!” 书桓猛转过身,看到一大群准备来买苹果的买主,不分男女老少,正紧抱在一起取暖,每个人都不断打着寒战。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