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军王牌新六军从“不可一世”到全军覆没前后

世界王牌 收藏 0 2072
导读:从国民党“王牌”新一军腹中脱颖而出;由“丛林之虎”美称的名将廖耀湘亲自统领;全新的美式装备;对日作战,建功印缅战场。这一系列的“光环”,使新六军在国民党数百万军队中独树一帜,自诩为“国军老大”,号称“天下无敌”。 曾几何时,国民党新六军的战场对手变成人民解放军之后,“王牌军”变成了“豆腐军”;“天下无敌”沦为“天下无能”;“国军老大”最终命丧东北战场。 名门之后落地成虎 新六军出身“名门”,这个“名门”就是有着“天下第一军”美称的国民党新一军。 194

从国民党“王牌”新一军腹中脱颖而出;由“丛林之虎”美称的名将廖耀湘亲自统领;全新的美式装备;对日作战,建功印缅战场。这一系列的“光环”,使新六军在国民党数百万军队中独树一帜,自诩为“国军老大”,号称“天下无敌”。


曾几何时,国民党新六军的战场对手变成人民解放军之后,“王牌军”变成了“豆腐军”;“天下无敌”沦为“天下无能”;“国军老大”最终命丧东北战场。


名门之后落地成虎


新六军出身“名门”,这个“名门”就是有着“天下第一军”美称的国民党新一军。


1942年10月,新一军在印度兰姆伽训练营组编成,下辖廖耀湘新编二十二师和孙立人新编三十八师。


1944年8月,新一军奉命在缅北重镇密支那进行整编,以新编三十八师为基础,扩编为新一军;以新编二十二师为基础,扩编成新六军。至此,国民党自诩为“主力之主力”的新六军诞生,廖耀湘任军长,下辖新二十二师,李涛为师长;第十四师,龙天武为师长;第五十师,潘裕昆为师长。原新一军军长郑洞国晋升为中国驻印军副总指挥。


廖耀湘是马背上摔打出来的将军。1926年,20岁的廖耀湘考入黄埔军校长沙第三分校第六期骑兵科,毕业后又于1929年考入南京中央军校,仍学骑兵专业。1930年9月,国民政府从黄埔学生中选拔留法学生预备班学员,廖耀湘以名列前茅的成绩被蒋介石选中,派往法国圣西尔军校和陆军大学学习机械化骑兵专业。1936年,廖耀湘以第一名的成绩从法国军事院校毕业。同年秋,廖耀湘回到国内,任中央军校教导总队骑兵二连少校连长。抗战爆发后,他担任教导总队中校参谋主任,先后参加淞沪抗战、南京保卫战,在枪林弹雨中出生入死,历尽艰辛,积累了丰富的实战经验。


新六军出身“王牌军”,由名将统领,再加上全部美式装备,难怪人们议论:“新六军出身名门之后,落地成虎”。


新一军与新六军被国民党称为“双子星座”。在印缅战场,“双子星座”大败日军,共享英名。


1944年10月,新六军刚刚出世,便和新一军从密支那、孟拱分头出发,向日军发起第二期缅北作战。


新一军采用大迂回、穿插、包抄敌人后方的战术,将日军第二师团原好三大佐率领的2个宪兵大队、1个炮兵大队和10辆坦克围困在八莫城内,并全歼之,日军城防司令部被连窝端掉,原好三大佐被击毙。尔后,新一军乘胜前进,攻占了中印公路上最后一个日军据点--芒友,与中国远征军第五十三军胜利会师。


新六军在西线的进攻也十分漂亮。与新一军相比,新六军的作战完全是另一种风格。它大刀阔斧、干脆利落,如疾风暴雨,似风卷残云,一路横扫过去。


12月,新六军新二十二师、第十四师奉命紧急空运回国,只留下第五十师继续扫荡残敌。


1945年元旦,第五十师主力由东瓜南下,连克万好、南图、细包、乔梅,拔掉日军在缅北的最后几个据点,凶恶的日本第三十三军宣告全军覆没,中国期待已久的国际交通线--中印公路全线开通。


1月28日,中国驻印军与中国远征军会师典礼在芒友隆重举行。


新六军被蒋介石紧急空运回国,是因为1944年11月日军进犯国内独山,贵阳告急,新六军奉令回国驰援。廖耀湘率新六军回国后,在黔阳地区与侵入湘西南的日军进行过几次战斗,粉碎了敌人进占芷江机场的企图。


8月15日,日本投降。21日,侵华日军副总参谋长今井武夫一行8人到芷江,向国民党陆军司令部洽降。何应钦即在芷江机场设受降台,举行隆重的受降仪式,廖耀湘率新六军高级军官,登台参加受降仪式。


丛林之虎辉煌顶峰


新六军出世后,果然如猛虎下山,身手不凡。


但是真正打下新六军威名的,还是它的前身--新二十二师。


1942年3月8日,廖耀湘率新二十二师与兄弟部队二○○师在同古接替英军防务。之后,新二十二师在同古地区与敌激战半月,给日军第五十五、五十六师团以沉重打击,其强大战斗力和顽强精神使日军感到震惊。英、美盟国亦高度赞扬新二十二师和二○○师是“世界上最精锐之部队”。英国《泰晤士报》称赞说:“华军以少胜众,英勇果敢,将使华军之战绩,益增光辉。”


同古保卫战结束后,廖耀湘率新二十二师成功地举行了著名的斯瓦阻击战,以新二十二师1个师的兵力与日军5个主力联队周旋达半个月之久,打得日军晕头转向,始终摸不清中国军队的虚实。由此,廖耀湘和新二十二师获得了“丛林之虎”的美誉。


1942年10月底,中国驻印军为配合中国战场及太平洋地区的战争形势,重新打开中印交通线,展开了反攻缅北的作战。廖耀湘的新二十二师和孙立人的新三十八师,奉命进攻胡康河谷,打响了反攻的序战。


胡康河谷地区山高林密,河流纵横,雨季泛滥,有“绝地”之称。防守该地区的为日军第十八师团,主力为其步兵第五十五联队全部和一一四联队一部及炮兵第十八联队等,由师团长天中新一中将指挥。新一军分左右两路向该敌实施夹攻,廖耀湘部担任右路,向打洛攻击。


1943年1月9日,廖耀湘率部渡过大奈河,沿左岸崎岖山地逐段开路前进。14日,进至白贼河北岸。廖耀湘按照史迪威拟订的作战计划,命其第六十五团担任渡河攻击的突击任务,驱逐南岸之敌夺取登陆场。但该团团长傅宗良实地勘察后,发现史迪威的计划不符合实际情况,乃反史之意而行,并将新的作战计划上报廖耀湘与史迪威。史迪威接到傅的报告后,勃然大怒,电报战区最高当局,当局认为事态严重,让廖耀湘制止。


廖耀湘见傅之计划优于史,便复电自认新的计划是他批准的,并声明成败皆由他负责。接着,廖耀湘派副师长到傅宗良团督战,结果获得大胜,敌大队长冈田中佐重伤饮弹自毙。战后,史迪威亲至战场点得敌尸617具,倍加赞许,并为傅请奖。此战后,史迪威把新二十二师指挥权全部委托给廖。


史迪威的大度,为中国官兵称赞;廖耀湘这种知人善任、勇于为部属承担责任的作风,更深为全师官兵钦佩。


在四五月间的索到卡战斗中,廖耀湘采取迂回与突破战法,出奇制胜,仅以4个步兵团兵力,击败敌人号称“常胜军”及“森林战之王”的第十八师团。是役,廖部毙敌5000余人,生俘敌英田中队长以下官兵百余人,缴获大炮56门,车辆190辆,机枪、步枪3000余支,骡马300多匹,创森林战之典型。


1944年8月5日,中国驻印军攻克密支那后,部队进行休整,充实战斗力。新二十二师、第十四师、第五十师合编为新六军。廖耀湘升任新六军军长,并获青天白日勋章一枚,新二十二师及其六十五团各获虎旗一面,新六军达到了辉煌的顶峰。


初到东北气焰嚣张


1946年2月8日,廖耀湘率领新六军在辽宁葫芦岛登陆,由锦州沿北宁线两侧向沈阳攻击前进。


新六军初到东北,的确大显“丛林虎”的威风,一路征战,所向披靡。


2月10日,新六军占领了台安、新民。


2月18日,新六军进占法库、大虎山、辽中。


东北民主联军司令员林彪,始终在关注着新六军的动向。对于新六军特别是新二十二师这支“王牌”军中的“虎师”,毛泽东、林彪几次都想集中绝对优势兵力敲掉它。为此,毛泽东还专门发过好几封电报给林彪,但一直未能找到机会。


2月19日,新二十二师第六十六团2个营和师机炮营、教导营2000余人,推进到了辽河以南的沙岭村,成了新六军整个防线中突出、孤立的部分。林彪等待已久的战机终于出现了!


辽东军区调集兵力,将这股敌人团团围住,并准备以2个旅在外围警戒、打援。


这是新六军与东北民主联军的首次恶战。战斗打响后,东北民主联军从四面八方向沙岭村发动了猛烈攻击,新二十二师倚仗着有利地势和强大的火力拼死顽抗。双方先是炮战,接着是短兵相接、刺刀见红。新六军富有城镇攻防战经验,火力强、枪法好,炮兵技术纯熟。东北民主联军三纵、四纵兵力占绝对优势,官兵作战勇猛、士气高昂。双方各有所长。这场龙争虎斗一直持续了两天三夜,民主联军仍未能啃下新二十二师这块“骨头”。敌人援军已经逼近,辽东军区司令员程世才只得忍痛下令:“撤!”


这一仗虽然打掉了新二十二师700余人,给了新六军一点颜色,但民主联军三纵、四纵却伤亡了2100余人,可谓得不偿失。


3月10日,国民党军从苏军手中接收沈阳后,立即分兵三路,分别向四平、抚顺、辽南发起大规模进攻。此时,孙立人率领新一军从广州出发,搭乘美军第七舰队的运输舰,赶到秦皇岛登陆,随后转乘火车经锦州到达沈阳。这样,新一军、新六军这一对“孪生王牌”又凑到了一起,一南一北,向东北民主联军发动了更大规模的疯狂进攻。


廖耀湘率领新六军从辽中南下,于3月21日攻占了辽阳。接着,新六军兵分三路,向鞍山、海城、营口、本溪发起了凶猛进攻,全部得手。之后,新六军又在四平攻坚战中风光了一番。


四平鏖战不可一世


在新六军南下的同时,孙立人率新一军从沈阳北上,向四平发起猖狂进攻。3月25日,新一军攻占铁岭。国民党东北保安司令杜聿明趁机大吹大擂,狂叫“4月2日前,一定要攻克四平”。


然而,新一军在四平攻坚战中却一败涂地。5月初,仍没有拿下四平,损兵折将6000余人,三个师的实力减为不到两个师。在四平攻坚战危难时刻,杜聿明起用了手中的另一张“王牌”--“丛林虎”新六军。


新六军果然出手不凡。


廖耀湘率领新六军于5月3日攻占本溪后,立即伙同第七十一军八十八师调头北上,增援四平。


狡猾精明的廖耀湘并没有率领新六军直接从正面攻打四平,而是由开原经中长铁路以东的山地,向西丰、平岗、火石岭子一线悄悄前进,准备迂回到四平以东,攻击民主联军左侧背。


廖耀湘将配属给新六军的第七十一军八十八师留作军预备队,又将新六军的新二十二师、第十四师、第二○七师分成左右两个纵队,实行正面进攻,彼此交替掩护,互相呼应。廖耀湘取得了成功!


5月14日,新二十二师第六十五团在南城子附近与东北民主联军第三纵队主力遭遇。经过激战,第六十五团攻下了南城子、威远堡门。东北民主联军为保存实力,主动撤出了战斗。


威远堡门之战获胜,使廖耀湘气焰更加嚣张,胆子也变得更大。他洋洋自得地对新六军团以上的军官吹嘘:“共军第三纵队主力既不能阻止我一个团的攻击,那么我一个师的力量就能击破共军更强大的抵抗,不仅拿下四平没问题,就是北上长春也不会有什么重大困难。”


5月18日,新二十二师攻占火石岭子,第十四师进入平岗。廖耀湘下令全军以火石岭子为轴向左旋回,攻击塔子山、梨树、赫尔苏、公主岭等地,准备迂回到四平左侧后,切断东北民主联军的退路。


17日下午,新六军在空军和强大炮火掩护下,猛攻七旅十九团坚守的四平以东331.5高地和塔子山阵地。东北民主联军的三个连与新六军反复展开拉锯战、肉搏战。东北民主联军指战员们冒着敌人“汤姆森”冲锋枪、六○炮、“巴祖卡”火箭弹的密集火力和火焰喷射器的毒焰,与新六军扭成一团,有的战士全身被火焰喷射器烧着,毫不畏惧,扑向敌群,拉响手榴弹,与敌人同归于尽。最后,东北民主联军3个连几乎全部壮烈牺牲在塔子山阵地。


东北民主联军的后路面临着被新六军切断的危险,只好撤出四平。“丛林虎”又得手了。


四平攻坚,新六军与新一军相比,可谓“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了。


新六军在东北战场第三次得意是在四平之战结束后,廖耀湘认定“共军主力被击溃”,于是放心、大胆地长驱直入,向北追击东北民主联军。


廖耀湘在得意之余,却忘记了“集中兵力”这条最基本的战争法则。结果他的战线拉的越长,占的地盘越大,兵力就越显单薄,当他到松花江畔时,就再也无力前进了,就只有挨打的份了。


一败再败束手就擒


东北民主联军经过四平之战后,大都撤到了农村和中小城镇。他们通过土地改革、清匪反霸、整军扩军,创建了许多根据地,建立了基层政权和强大的野战军,在南满、北满逐渐站稳了脚跟。


现在轮到东北民主联军还击了!


1947年5月17日,新六军新二十二师在辽北清原南山城子与南满的东北民主联军四纵十师激战,结果被歼灭1500余人,全师的重武器也丢了个精光。


7月,新六军第十四师在开原东北又遭东北民主联军的伏击,被歼灭三个营另两个连。


从1947年1月到10月,东北民主联军北满、南满部队密切配合协同,采用围点打援、远程奔袭、运动反击和伏击战等灵活多变的战术,集中优势兵力,以“零打碎敲、蚂蚁吞象、快刀割肉”的方式大打歼灭战,打得新六军遍体鳞伤,大伤元气。


1948年10月1日,东北野战军包围了锦州,切断了东北国民党军通往关内的唯一陆上通道。


蒋介石命令廖耀湘率新组建的辽西兵团进行增援。辽西兵团下辖新六军、新一军、新三军、第四十九军、第七十一军,骑兵旅、炮兵团、装甲部队等11万大军,廖耀湘为司令。廖认为增援锦州是死路一条,主张将辽西兵团从沈阳撤往营口,必要时可以从海上撤到关内,保存实力。后来,蒋介石以“军法处置”相威逼,廖耀湘才硬着头皮率辽西兵团出沈阳增援锦州。


10月15日,辽西兵团攻占了新立屯,但救援锦州已是“马后炮”。就在这一天,东北野战军攻克了锦州,全歼了范汉杰的9万大军。


锦州失守后,廖耀湘又提出向营口撤退的方案,再次被蒋介石拒绝。后经杜聿明、卫立煌争取,蒋介石才在5天后答应廖兵团可向营口撤退。


10月20日晚,蒋介石“开恩”批准辽西兵团向营口撤退,但已错失良机。


就在这一天,东北野战军总部决定采取“拦住先头,拖住后尾,夹住中间,分割包围”的战术在辽西围歼廖耀湘兵团。东北野战军10大主力纵队80万大军,为廖兵团的11万官兵布下了天罗地网,网口就在黑山、大虎山。


从10月23日开始,新六军开始向高家屯一线92高地、101高地、石头山高地发起攻击。双方在这三处展开了反复的争夺。


东北野战军在高家屯一线顽强阻击了廖耀湘兵团8天,使得廖耀湘兵团退营口之路被切断。随之,廖耀湘又改变计划向沈阳撤退。


廖耀湘动用了他的精锐部队猛烈冲击,但都没有成功,撤退沈阳的计划又破灭了。廖耀湘再次改变决心,仍想回师东南走营口撤退的路,但他的阵脚已乱,没有成功的可能了。此时,东北野战军的主力部队已相继进入了辽西战场。


“北上主力到达,敌已总溃退,各纵队全线出击。”东北野战军于10月26日拂晓下达了围歼廖耀湘兵团的总攻令。


东野司令部命令10个纵队及若干独立师,按预定计划,对黑山以东、大虎山东北、绕阳河以西120平方公里地区内已被我合围的廖耀湘兵团展开内心突击。


东北野战军某部率先攻占了胡家窝棚西坡,歼灭了廖耀湘兵团指挥所,摧毁了敌人的指挥机构,使整个廖兵团陷入群龙无首的状态。


有着新一军、新六军国民党两大主力的廖耀湘兵团彻底崩溃了。


混乱情况下,廖耀湘逃到新六军军部,用新六军电台,明语呼叫部属向新立屯集中,企图恢复指挥,重整建制。然而,惊魂未定,新六军军部、新一军军部和新三军军部,也相继为东北野战军歼灭,敌人陷入更加混乱、溃不成军的境地。据廖耀湘后来说:“解放军第一棒子即打碎了西进兵团的脑袋,使我感到兵团的命运已处于万分危急之中!”


廖耀湘兵团虽然已处于十分不利的境地,但仍能各自为战,拼死挣扎。随着合围圈的缩小,东北野战军各部队均同敌人进行过激烈的较量。经过一天一夜的冲杀,敌人已无法组织战斗,溃军纷纷缴枪。战至10月28日拂晓,敌1个兵团,5个军部,12个师的10万多人,全部被歼在黑山、大虎山以东,台安以北,绕阳河以西,无梁殿以南地区。


廖耀湘一见情况不妙,便化了装,向沈阳前进,一心想在沈阳未解放之前返回沈阳。他走到了辽河边上,但因渡河点有解放军及民兵站岗,等了很久都无法渡过。后听人说沈阳已经解放了,又往回走,即被解放军查获。


10月31日,廖耀湘被送到解放军北镇收容所,他在这里遇见了新六军中将军长李涛、新六军新二十二师师长罗英、七十一军中将军长向凤武、四十九军中将军长郑庭芨等。


风光一时的“丛林虎”新六军,就这样惨败在“东北虎”的手下,消失在黑土地上。


新六军首任军长廖耀湘在辽沈战役中兵败被俘后,经过教育改造,获得了新生。1964年当选为第四届全国政协委员。1968年12月2日,因心脏病突发病逝于北京。



3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