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打黑给力于政权母体的天然革命性


司马平邦


2011年1月26日,重庆市高级法院副院长张弢因受贿、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罪,一审被判处死缓,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张弢是重庆打黑中继文强2010年7月7日被执行死刑以来,因充当所谓黑恶团伙“保护伞”被判处死刑的第三位厅级高官,本人注意到,自薄熙来、王立军在重庆发动打黑除恶风暴以来,已有12名厅官涉黑落马,其中“黑恶保护伞”的最大只佬文强2010年7月7日被执行死刑,其下有彭长健、陈洪刚、王西平、赵文锐、雷现平,现在又有了张弢,文强死刑(已执行)、刘信勇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彭长健无期徒刑……另外还有几十名厅官及副处长以上党政干部被课以10年以上重刑――若不经详细统计光凭十个手指头还真算不过来。

也就在这天,在全国政协礼堂的华宝斋,我参加了一场“重庆模式与中国未来发展思路”的学术研讨会,缘于杨帆教授等著的新书《重庆模式》,但讨论的内容又非止于此书。

打黑与反腐相结合,黑在其表,腐在其里,这才是重庆打黑越来越彰显的特点,重庆的黑社会与一个一个被同时端掉的他们的官员保护伞相比,轻重如苍蝇与老虎,拍苍蝇不难,但打老虎是政权向自己的体制深处组织动刀子,需要有胆量、不怕疼痛,还需要好的刀法。

我在研讨会上说,重庆的打黑唱红,是共产党政权保持其原教旨中的革命性动作,因为有了这“革命”二字,所以薄熙来、王立军他们才有这个胆量,才不怕疼痛,也才练出了好刀法。

所以,现在老百姓才能把重庆称为“红都重庆”。

其实,所谓的政权革命性,说白了即是它的人民性,还是那句话,看它能不能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按重庆现在的说法是用“心和灵魂为人民服务”)?只有为人民服务,它才能代表人民;这正如西方国家政治体制源于多党制的民主选举一样,许多中国知识分子一直以为世界上有且只有多党制的民主选举在现代社会才具有政治合法性,其实这次的重庆打黑再一次证明,多党制民主选举与中国共产党一党政权的人民性(即革命性)一样,都只是政治合法性的一种,共产党政权如果要保持政治合法性,而又不用走西方多党选举之路,现在看来只能走另一条路,还是老路,保持其坚决的天然人民性(革命性)。

除此,都是邪路。

张弢的获刑,只是再次彰显了重庆打黑除恶的决心和力度,再一次证明重庆不仅有能力打掉黑恶团伙、黑恶势力,更有信心、决心打掉这些黑恶犯罪滋生的“土壤”,打掉黑恶犯罪背后的“保护伞”。

据媒体报道,2010年,重庆警方倾最大力气用于打击黑恶势力的反扑,光打击这种死灰复燃,就端掉了58个涉黑恶团伙,维护了党政和司法权威――向政权的反扑,另一方面是不是也说明当代中国黑恶势力之猖獗程度,此项涉及之著名者如查处操控希尔顿酒店犯罪经营的彭治民涉黑团伙、武隆仙女山暴力袭警的余海波涉黑团伙、操控芭比酒吧犯罪经营的王晓军涉黑团伙,打掉了陈知益涉黑团伙余党的死灰复燃,抓获了王天伦涉黑团伙漏网首犯王东明并挖出其身后的“保护伞”。

黑恶不除,百姓难安,重庆以力挽狂澜的勇气和决心,与黑社会及其“保护伞”进行彻底决绝的斗争,为保一方平安显示出政府和警察应有的作为,这是打黑最直接后果,也是百姓最直观的感受。数据显示,重庆市民极力拥护“打黑”行动,社会治安持续好转,群众安全感再创新高,可以达到95.89%。

据重庆的消息人士透露,重庆警方正对打黑除恶做出“打黑除恶一段落,除恶务尽刚开始,尚未走出深水区”的判断,这是基于两年打黑经验的科学结论,现在重庆的打黑警察正沉潜在深水区展开作战,估计2011年一定会有更大批潜藏更深的黑恶势力浮出水面,当然也还会有大量黑恶势力“保护伞”被拔出萝卜带出泥。

关于此,还有一个最神秘性的说法是,现在有不少涉黑的重庆官员其实已身在深水区,“腰间挂着炸弹,自己却浑然不知”,警方现在只在相机行事,其实,坐上打黑二班车的张弢是最好的例子。

去年7月7日,文强被执行死刑后,香港《文汇报》第二天就发表社评说,文强被处以极刑,对司法界内部的腐败势力会产生强烈震慑作用,内地政府对司法系统中出现违纪违法问题坚持“零容忍”态度,清除司法系统内的“毒瘤”绝不手软。

文章中还称,重庆市司法局原局长文强被执行死刑,关心内地社会经济发展的香港市民和海外华人都大感快慰。重庆借文强案强势打黑并反腐,倾力清除司法系统腐败,重拾民众信心,维护社会正常秩序,切实维护司法的公平正义。重庆的经验,值得各省市借鉴。司法腐败如果得以清除,司法正义得以彰显,将极大地增强内地和海外同胞对政治清明的信心。

这次,张弢一审被判处死缓后,人民网发表评论表示:打黑“打得狠”才能“唱得红”,这是重庆打黑后面的逻辑。老百姓对重庆和全国打黑行动的期待是很深的,“凡是属于黑恶势力的,一打到底:不但苍蝇要打,豺狼要打,那些恶老虎更要打,要真正做到除恶务尽,重庆的‘打黑行动’理应延伸到全国!”

正如1月26日的这场研讨会,现在国内已经有几百名刑法学专家和学者对重庆的打黑除恶做专门研究,更多人认为其实重庆的黑恶犯罪现象在全国不过处于中下水平,比重庆更黑更恶,比重庆黑恶势力的保护伞更法力通天者大有其在,“黑”(黑恶势力、腐败官员)正严重威胁着“红”(革命性、人民性),所以,为什么只有重庆才有如此惊人的战果这个问题就特别引人深思了,那些比重庆黑恶犯罪严重得多的省市为何打黑不给力?是打不了?还是不想打?或不敢打?

甚至,就是根本就不能打,因为打下去的另一种可能是自己打自己。

什么是中国的******?我们老百姓不能光听楼梯响不见人下来。

什么是中国******的最安全且最小成本的路子?即既进行改革而又不给政权稳定带来风险――的路子,现在看来也只有薄熙来、王立军他们在重庆趟出路才能行得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