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36年峨眉山猴王给蒋介石让道

本文摘自:《民间故事选刊》2000年第9期,作者:汪烈九,原题:《峨眉猴王为蒋介石让道之谜》


84岁的徐怨宇先生,现任湖北省政协文史专员,他在旧中国与新闻巨子范长江等四人,被称为新闻界四大金刚。徐多次随陈诚、蒋介石进行军事采访,满肚子装着那个时代的轶闻趣事,只要老先生来兴,跟你聊上几句,便有提神的龙门阵摆出来。经过几次接触,我便听到了峨嵋猴王给蒋介石让路的趣闻。


那是抗战前夕的1936年,陈诚奉命到峨嵋办军官训练团,开学典礼须由蒋介石训话。公事办毕,陈诚说:“峨嵋绮丽灵秀,不可不游。”蒋介石欣然允诺。蒋的手下说:“不可贸然游山,山上多灵猴,通人性,娇养成习,懒怠向自然觅食,拦路向游客乞讨,游客如不给猴丢下‘买路钱’,猴贼即向游客袭击、抢劫,搅得游客们人心惶惶。”蒋介石说,既然如此,那就给猴们多备些好吃的东西到时投放就是。下人不敢怠慢,开动脑筋想想备啥好?他们认定,人猴同理,人爱的必是猴喜的无疑。


蒋介石在前呼后拥中,躺上滑竿,从红珠山出发,经香火旺盛的雷音寺、纯阳殿、清音阁,直抵洪椿坪路口,可算一路清净。蒋介石不免暗暗责怪下人,不该将峨嵋猴夸大得无边无际、耸人闻听。蒋是否会想到千年前,李白过三峡得佳句:“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料必不过如此而已。


委员长的疑问未了,只见洪椿坪夹道蕤林中,猴们有如梁山朋友,从天而降,挡住了去路。蒋忙令挑夫投食“买路”。猴们见来客慷慨,往而抢食,哪知这些食物别样,一枚枚圆柱形的铁罐头,表面上绘有鸭梨、红橘、牛肉、鸡腿、香肠……猴们就是不得其门而“入”,一个个捧铁罐龇牙咧嘴,吱吱大叫,面朝滑竿上的蒋,似乎在问:你骗了我们!又似乎在谩骂:娘希匹。这时,一只大头巨身的猴头(猴王)双臂平伸,向上一扬,荡秋千似的,一跃而至滑竿前,将毛茸茸的双臂摊开在委员长面前,嘴呈O形,吊出尖舌,直接向蒋讨食。蒋此时吓得失态,哎哎直唤下人救驾。猴头见蒋无物,便向外一叫,号召众猴前来,一齐围攻滑竿。滑竿抬夫不得已平放滑竿,众猴更是肆无忌惮,围竿跳跃,像是示威、声讨……蒋介石急得大汗淋漓之际,摘下巴拿马遮阳帽朝上一挥——奇迹出现了,猴们不知是否因为蒋怒,便全都散开,揖礼送行。蒋氏一行由是直抵洪椿坪寺,再没遇到麻烦。这儿的住持僧,闻悉“当今最高”驾到,立率众僧恭候接驾,摆茶献礼。


蒋介石受惊甫定,便有随行的拍马溜须者逢迎献媚:“委员长洪福齐天,遇难呈祥。今日在洪椿坪道上,猴们正欲一逞其威,一见是委座,便望风逃逸,揖送过境。这是委员长胸有天地间的凛然正气,才压倒了妖猴的邪气!”


众僧听大员如是说,自然是不敢答话的,因住持僧在场。住持僧对此说是怎样的态度呢?他双手合十,念一声“阿弥陀佛”,掩饰了自己的态度,也就是说,从住持到一般僧人,都对此说不置一辞。


那么,拍马溜须者又不曾虚构情节,仅仅是用语言吹棒了蒋的地位显赫,身世不凡?倘若不是,猴们的撤退行为该作何解释呢?


这是一个谜,一个难解的谜。从发生那件事直到南京西撤又胜利返回石头城,越传越盛,无人能解其谜。所谓正气说,又有几个能信!


徐怨宇任中央通讯社主任记者,自然会听到这一传闻。为详其情,徐曾在陈诚主鄂于恩施时,询问猴事,陈诚证实有此一说。


1943年,徐怨宇有机会去峨嵋公干,出于职业习惯,特地去洪椿坪寺,寻访了老住持,老住持回忆7年前情形,只说有此事,但不愿深说。徐怨宇以其三寸不烂之舌,甚至搬出了“朝闻道,夕死可矣”的道理,跟老住持生磨死缠,方得到住持的“回答”。


住持邀徐怨宇一道出行。行至茂林处,有群猴窜出。可一临近僧俗俩,便立作一个鞠躬状后,四散而退,却没有讨要食物。


归途中,住持始开口问道:“施主已目睹刚才一景,料已明白个中缘由了。”


徐怨宇诚恳地说:“俗人是益发糊涂了。”


住持僧这才明白说:“老衲平时与众弟子相约,平等待猴,常投以食物,尤其在冰天雪地之时,更不忘施猴。久而久之,猴也不再偷食佛前贡果,反而学着众香客,顶礼膜拜,每天师徒光头念经入定之时,往往也有猴头陪之。故众弟子称其为‘猴居士’,从不以畜类待之。7年前猴们给委员长让道,一点也不奇怪,是看委员长光头,误为老衲弟子,故敬而退之。”


至此,徐怨宇呵呵一笑,始知在众猴围攻之际,是委员长脱帽现出光头之时,才解尴尬局面的。


老住持一说解谜底


本文内容于 2011/1/28 14:21:22 被曾经的一毛二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