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尔浒裂变 正文 一零五 一时人物从天降(三)

东篱剑客 收藏 0 2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7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76.html[/size][/URL] 魏忠贤赶忙接住奏折,站起身来,等皇帝笑过一阵,这才躬腰请示道:“皇上,是不是要到太庙告祭?” 朱由校回过神来,点头如鸡啄米道:“要,一定要,你快去传令准备。还有,有功将士,要大力封赏,不需担心,朕发内帑!” 魏忠贤应承着,又问道:“皇上,说起封赏,有件事,阁臣拿不定注意,还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76.html


魏忠贤赶忙接住奏折,站起身来,等皇帝笑过一阵,这才躬腰请示道:“皇上,是不是要到太庙告祭?”

朱由校回过神来,点头如鸡啄米道:“要,一定要,你快去传令准备。还有,有功将士,要大力封赏,不需担心,朕发内帑!”

魏忠贤应承着,又问道:“皇上,说起封赏,有件事,阁臣拿不定注意,还请陛下定夺。”

朱由校看着他的皱纹沟壑脸,越加欢喜道:“什么事,朕来定!”

魏忠贤慢慢地说道:“就是这保沈第一功,游击马佳的封赏问题。皇上你还不知道,这马佳可是少年英雄。他十六参军,至今才三年,已经是协守的游击将军了。这次他又立了这么大的功,难不成封他总兵?那以后还有多少可封的?可要不是不封总兵,那些身居次功的将领就被压住了,也不好封赏。所以,还请皇上定夺。”

朱由校刚听完,就挥动右臂道:“十六怎么啦,朕也是十六(虚岁)当的皇帝!怎么就没的封了?公伯侯,太师少师太傅少傅,朕都封!他要是能平定奴酋,朕就防太祖时沐家例,让他永世镇守辽东!”

“呃。。。”魏忠贤脑筋不够用了,一时间又是羡慕又是嫉妒,小心地试探道:“皇上,这可是多少朝都没有的恩典呐,轻易给出去的话。。。。。。”

“建夷也是多少朝都没有的祸患。”朱由校挺胸昂首,庄严地说道:“皇祖父三大征,本来好好的,就是出了个奴酋,害得他老人家寝食难安。现在朕,若是能替皇祖除去这个祸患,挽回我大明二百多年、惶惶中国的颜面,封王,不为过!”

“是是、”魏忠贤也擦了擦额头的汗道:“不为过,不为过,老奴这就和内阁说,着优封赏。”

“诶。”朱由校止住他道:“先别忙,朕还有自己的礼物,要封赏给马佳。忠贤呐,你看着折叠躺椅怎么样?”

魏忠贤仔细地一寸寸摩挲过皇帝新造的躺椅,转而跪地赞道:“皇上天睿聪明,巧夺天工,老奴佩服得无法用人间的语言赞美,万岁,万岁,万万岁。”

这一喊不得了,周围的太监宫女,呼啦啦的都跪地高呼起来。

“哈哈哈哈、”朱由校仰天大笑,随后又挥手道:“这折叠的黄花梨躺椅,就给马佳了。跟他说,这是朕的贺礼,朕的心意,让他劳逸结合,不要累坏了身子。呵呵呵。”

“老奴遵旨!”魏忠贤跪地高呼道。说完这些,他又坦然地对皇帝说道:“皇上,还有一封奏折,就是故辽东经略袁应泰的,他自请编入行伍,戴罪立功,并举荐熊廷弼为经略,马佳为开原总兵。这是他的奏折。”说着递上奏疏。

朱由校点点头,轻叹地挥手道:“罢了,罢了,他一个老头子,老书生,当什么兵?不坏事就行了。朕也是太心急了,没有皇祖的沉稳,过于相信朝臣的说话。现在想想也是,他们从未打过一仗,说什么大举讨伐、直捣巢穴,都是书生之见。唉,说不得,朕又得把熊廷弼这个南蛮子给请回来。还是皇祖英明啊,兵事只交给黄嘉善,辽东丢给熊廷弼,其他的朝臣争论,一概不理。”

魏忠贤也接话道:“皇上明鉴。虽然这熊蛮子脾气又臭又硬,但现在满朝文武当中,在辽东当过官、和奴酋打得了平手的,也就只有他了。以前老奴还想,没了张屠户,还能吃带毛猪?现在想来,在另一个屠户还没长成前,还是得用张屠户。”

朱由校奇怪地望他一眼,问道:“忠贤啊,你就是有个毛病,说话老是说一半,藏一半。快说,还有哪个能守辽东、平建夷?”

魏忠贤小心翼翼地答道:“陛下,是广宁的王化贞。这次辽阳受惊,身在广宁的王化贞临危不惧,能收拾部众守城,并派出援兵,还到蒙古搬救兵,可见有将才啊!”

“唔。”朱由校点头道:“不错,真是天佑大明,一时人物从天降,建夷指日可平啊!”说完,又大声欢笑起来。

戌时。

天启帝乳母,客氏的房间。

“嗯哼。。。噢。。。我的亲达达,我的心肝,不要停。”星眸半闭、俏脸酡红的客氏,高仰着白玉般的天鹅颈,哼哼唧唧地呻吟道。

在客氏上面的魏忠贤,全身赤裸,两臂如钳地搂住客氏的水蛇腰,胸腹肌肉丘起,青筋暴怒的运动着。

“噢!。。。啊!”

随着这对狗男女的拥倒,‘汉宫春’也落下帷幕。

红潮还未从脖颈以下退却的客氏,懒洋洋地粉臂横搭,对魏忠贤说道:“真快活,没成想,在宫里,还能遇见忠贤你这般的半太监,真是舒服死了。”

魏忠贤闻言,脸颊的筋,不易察觉地抽搐了一下,随即笑道:“都是净身师傅好心,怕我年纪太大,苦处太多,就少割了点,留给我三寸,方便小溺的。我也没想到,能在宫中碰上夫人这样的妙人儿。早知道,我就不割了。”

“屁!”客氏吐气如兰地朝他脑门一指,说道:“你要是不割,能进来和老娘‘对食’吗?嗯,那倒好,有外面的年轻婆姨伺候,是比我这老婆子舒坦了。再说,你还有三寸吗?又吹牛了。改不掉的赌徒!”

魏忠贤爬起身,用手细细抚慰客氏的身体,堆笑道:“哪能呢?我在外面穷得都快要饭了,哪有心思找婆娘?再说,夫人这雪肤花貌的,就像那狐狸精转世一般,哪是那些青涩的黄毛丫头能比的?至于三寸丁嘛,打八折行么?”

客氏嘻嘻笑了:“你这魏驴子,还真能奉承人。啊哈,我要真是那狐狸精,首先就榨干你,增加我十年的青春美貌。哼,你那家伙,打八折都不行,顶多七折。”

魏忠贤陪笑道:“七折就七折,夫人说好那就一定好。来,今天皇上高兴,我们就多玩会,瞧我口技。”说着低头探秘。

“嗯哼!”客氏那妖媚的销魂声,又在皇宫中荡漾起来,犹如狐鸣。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