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农民兄弟的情缘

wzpeople 收藏 27 60
导读:wz.people.com.cn/GB/13838136. 那天中院“两员”会议座谈会后,我把中院监察室转给我的调查报告的内容打电话告诉苍南龙港的老农,他说过几天来我这里拿。昨天中午他匆匆赶来,粗粗看了报告的主要内容部分,跟我简单交换了意见。我因同学请我吃饭,有个同学从荷兰回来,大家聚聚,约好11:30开饭。他赶来时已经过了我约定的时间,我告诉他,你如果不满意,可以向中院的监察室反映。他说回去把证据重新整理下,请个律师好好把事实真相写清楚给中院。临走时还说,到时候我可能还会找你。   我跟他

wz.people.com.cn/GB/13838136.

那天中院“两员”会议座谈会后,我把中院监察室转给我的调查报告的内容打电话告诉苍南龙港的老农,他说过几天来我这里拿。昨天中午他匆匆赶来,粗粗看了报告的主要内容部分,跟我简单交换了意见。我因同学请我吃饭,有个同学从荷兰回来,大家聚聚,约好11:30开饭。他赶来时已经过了我约定的时间,我告诉他,你如果不满意,可以向中院的监察室反映。他说回去把证据重新整理下,请个律师好好把事实真相写清楚给中院。临走时还说,到时候我可能还会找你。


我跟他见了好多次面,我觉得这个老农挺可爱的,有中国农民的那种不屈和韧劲。官司已经打赢,还三番五次地从龙港跑到温州找我,花去了不少时间和精力。他说为国家法律的公平、公正花点时间和金钱很值得。他笃信基督,对法律公平正义的理解显然比一般没有宗教信仰或者信佛教道教的农民要深透些。


对法律程序公正与否的事情上,我跟农民兄弟已经不止打过一次交道了。去年,我被一个永嘉的农民牵扯去不少精力。那是一个没认几个字的永嘉山底的农民,因为邻里之间地基分配方面的事情,由闲话升级到斗殴。在对方四人群殴他一人的情况下,他用半爿破剪刀伤了村支书的弟弟。腋下和小腿肚被他扎成轻伤,送医院治疗了三天就出院了。为此,在村委会和镇里的调解委员会的调解下,双方达成调解协议,在对方承诺不追究他刑事责任的前提下,他赔偿对方四万多元。他原以为事情就此完结,想不到的是,不久他就由行政拘留转为刑事拘留。刑拘保释出来后,听说自己即将要判刑,于是找到我咨询一些法律方面的问题。他又惊又怕,跟他分析法律上的东西总是半懂不懂,然后是不停地打电话询问了再询问。那段时间无论我是在课堂上还是在回家的车里,不管是在办公室还是在出差的城市,经常接到他的电话。弄得我先生也很内疚,说不该把他介绍给我。但是,我觉得这个农民很固执、很老实,一定要帮他把事情解决好,否则会有后患的。


他曾经不止一次跟我说,赔了这么多钱还要拉他去坐牢,他想不通。他日夜睡不着觉,经常半夜把老婆叫醒,担心这担心那的。有时甚至三更半夜打电话到岳父家,弄得一家人鸡犬不宁的。他生性木讷,不善表达,悟性不好且胆子特小。在对行政拘留不服的时候,我就告诉他可以到市公安局提起行政复议,还叮嘱他千万不要错过行政复议的时效。但他害怕跟公安局打交道,最终还是没有勇气提起复议。我发现他提供的证据材料在程序上有好几处瑕疵,于是指导他收集材料,帮他写了相关的报告,让他到相关部门反映。还亲自陪他一起到永嘉检察院起诉科跟科长进行了材料和程序等方面交流,经过不懈的努力,最终永嘉检察院从法、理、情上考虑不予起诉。他欢天喜地,说幸亏我帮了他,否则,他真想开着装满炸药的农用车把对方的房子炸飞了!


其实,尽管这件事花去了我很多精力,不是我帮了他什么忙,按照案情和他的一贯表现,以及法律的有关规定,他是符合不予起诉的条件的,只不过是办案人员在办案的过程中缺少一些解释与沟通罢了。


我国的农民诉求的渠道非常少,自身能力比较弱,而且非常怕官。在他们遇到困难时,多给点理解和帮助,他们也是非常理性的。人在低谷时,容易把一些不平的遭遇放大,如果多给一点关怀,会温暖他们走很长的一段路程。


这就是我跟农民兄弟的两段情缘,给他们希望和温暖的同时,也给自己带来了快乐!


(作者系温州市政协委员 蔡钒)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