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发)如果南京选为直辖市了,江苏省会会是谁?(太搞笑了)

墓碑下的白骨 收藏 30 1337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会议记录如下:

主持人:班长南京;

出席者:江苏班全体成员;

特邀列席:北京同学、上海同学、安徽班班长合肥同学、安徽班马鞍山同学;


南京:同学们,今天可能是我主持的最后一次江苏班班会,因为校长已经同意如果今天大家选出江苏班长后,本人就将与北京、上海同学一样升为直辖班,所以今天班会...(被各种方言的议论声打断),安静!同学们,请大家对候选班长进行提名,也可以自己报名.(静场)——那还是先请苏州同学先说吧?


苏州(面露喜色):还是请其他同学先说吧!

无锡(面含愠怒):我报名!如果我做了江苏班新班长,一定为全班的学习成绩更上一层楼作出贡献。 (LZ无锡人 大力支持)

泰州:对!我提名无锡同学。

徐州:我不同意,无锡同学学习尽管不错,但与苏州同学比还有一定不足;再说,我们江苏班学习成绩在学校中已经很出色了,与其它班的差距是体育成绩,所以我们选班长应该从体育强项的同学中选。

连云港:我认为徐州同学说得很对。徐州同学的体育成绩就很好,我提名徐州同学做班长。

南通:我不同意徐州做班长,如果说体育成绩好就可以做班长,我的体育成绩也很好,徐州只是乒乓球打得不错,我的游泳成绩还是顶级的。说学习成绩我虽然和苏、锡同学有差距,但我与常州同学差不多,比徐州同学好得多;再说,我们江苏班的学习、体育成绩都要得到上海同学的帮助,而我和苏、锡同学一样也坐在上海同学附近。所以,我认为我做班长更合适。(全班哗然)。

南京:同学们别吵了。我们还是请其他同学说说吧!常州同学你说说!

常州:这、这...,我觉得同学说的都有道理,这些同学都可以当班长。不过,相比较而言,我感觉苏州同学当班长可能对班里工作、学习帮助更大些。我说不好,同学们大家说吧!

扬州:南京班长,我问个问题。你升了直辖班太孤单了,我可不可以参加你那班?如果你不方便提的话,我去跟校长说。

镇江:扬州同学,看在我们说话比较投机的份上,那是否和校长也说说,我也参加你们那班。

(全场又哗然,苏北除南通、徐州、连云港同学外纷纷表示与南京班有共同语言,愿意参加南京直辖班。)

南京(有些得意):同学们、同学们:大家不要太为难我,校委会对我升直辖班有规定,只同意我带一个同学(全体同学目光集中在扬州同学身上),就是镇江同学。(全体寂静 )

扬州(暴怒):南京!你说清楚:你对我这样,那你对校长什么态度?我是抬举你,你不识抬举,我也不稀罕参加你那破班。

苏州:扬州同学,你别怪班长,这么大的事,肯定是校长定的,班长他怎么敢自己做主?要不,我们问问北京同学。

北京:对!扬州同学!校委会在讨论时,是充分考虑我们江苏班综合状况后,才定下镇江同学跟着南京的。这样决策对我们中国学校具有重大的意义,体现出全体同学的共同利益 和共同目标,有助于我们全体中国学校同学共同提高学习成绩。当然,刚才徐州同学提到的提高江苏班同学体育成绩,校委会在讨论时也考虑过,主要从以下几方面...(全场昏昏欲睡。北京同学演说持续许久。)

南京:大家醒醒了。请大家鼓掌,我们感谢北京同学的精彩讲话。(忽然传来一阵呼噜声)谁在打呼?噢,是上海同学。(全场哄笑)

上海(睡梦中醒来):对不起!对不起!(“啪、啪!”带头鼓掌。)(全场掌声。)

南通:上海同学肯定昨天夜里学习太晚了!(有若干讥笑声。)

徐州见自己做省会已经无望,把苏北的小兄弟们聚到身边开了个小会。大家商议了一会有了结果,徐州大哥捣鼓了一下宿迁。

宿迁(举手):班长,我有话说。

南京:说吧,小弟。

宿迁(一脸谄媚):老大(苏南的同学在议论,他什么时候管南京叫过老大啊,有阴谋!要小心!),你升直辖我们没意见,你带谁去那个班我们也没意见,只要你不带淮安,因

为我们推荐淮安做班长。

(苏北5兄弟点头)

无锡(有点脾气):你小子算什么,淮安又算什么!轮到你说话吗!

盐城(胸有成竹,就知道有人要挑刺):就凭人家淮安是班主任的侄子,周总理的老乡。

无锡(气急败坏):那又怎么样?现在是以实力说话!

苏州(不紧不慢):论实力,无锡你还差点。

盐城(落井下石):你看人家淮安重新调整了区划,你市区有他大吗?还有,你口口声声说爱省,怎么能瞧不起江北的兄弟,你当了班长,我们这边5个都成二等公民了!

(泰州一阵窃笑)

连云港(有点看不惯):你笑个什么!不就是新校长和你是亲戚嘛,小样,还不是穿着盐城送你的森达!

泰州(一脸无辜):没有啊,我听扬州的。他说什么就是什么。

扬州(和事老的典型):苏北的兄弟们大家不要冲动,有话好好说。淮安,你也说两句。

淮安(整了整西装):现在我代表苏北做个表态,我们江苏需要的是团结(瞟了无锡两眼 ,就你瞧不起我们,改天让班主任整死你!)。班长你以前常说振兴苏北,既然你要走那

班长一定要留给苏北,当然我们可以设副班长嘛,苏州和无锡同学可以竞争。

(南通心想,好家伙,够毒辣,让他俩争个你死我活!)

淮安:还有,徐州同学体育好,可以继续任体育委员,然后在扬州同学和泰州同学中间选 出一个团支书。

南通(坐不住了):他们又算个什么,有我有钱吗?我要当团支书!班长你们争好了。

盐城(上火了):南通同学,你懂个P,亏了你还和我同桌,你看人淮安和班主任有亲戚,

扬州泰州和新老校长有关系,人家南京好歹也是上届学生会主席,你好好休息吧。

泰州(火上浇油):盐城同学说的没错!俗话说,只要认识人,就能走后门,我支持淮安 。

镇江(一脸和气站了起来):既然这样也不错,大家都把自己的意见说了出来,正好体现了我们民主嘛。

南京心想,还是着小家伙会替我打圆场。

镇江(一副直辖班成员的神气):我觉得这样,淮安做新班长,苏州副班长,泰州团支书 ,扬州文艺委员,徐州体育委员,无锡生活委员,负责班费管理(无锡:这样还可以点, 有钱就是大爷)连云港同学名字好听,做宣传委员。常州同学穿戴整洁,做劳动委员。盐城同学由于和淮安同学关系不错,而且也很有上进心,可以做班长助理,和班长一起帮助宿迁同学。南通同学,由于他和很多建筑公司有关系,可以负责整个学校的翻修工作。

盐城在下面碰了一下南通:看了吧,最大的实惠是给你的啊,无官一身轻,还能赚全校的钱,不比南京收班费强?

北京有点不乐意

北京(干部形象):镇江,你什么意思,校长强调了很久每个班不能有太多的班级干部,你这样是不是不给校长面子,校长现在就在我们班!要不我喊他过来?


扬州泰州(异口同声):喊就喊,怕你怎的!

宿迁(暴怒):我们江苏班的同学哪个不优秀!除了我现在还有经济学挂科,你看别的同学到别的班不都是做班长团支书的料,合肥你别生气,徐州要是在你们班,绝对就是班长 !北京你不让我们串班就算了,那我们就在班上按能力定位置,有什么不可以。

北京:你。。。。

宿迁:你什么,你有叫北京的,我们就有叫南京的,你有叫首都的我们也有叫江苏的,你那里有叫国家的,南京那里也有叫中央的!

(教室里一片乱哄哄,京骂,中原话,江淮话,南京话,吴侬软语交织在一起,好不热闹 。突然一阵敲门声响起,教室里顿时鸦雀无声)。

南京急忙过去开门,不开不要紧,原来是芜湖!(安徽班的小姑娘,最近也有点零花钱,喜欢南京全校都知道)

芜湖:南京哥哥,你在开班会啊,我也想听啊

南京(满脸通红,这回脸丢大了,这么多人面前她来干什么):赶快回去!

芜湖:那我晚上在操场等你!

合肥(没事找抽型的):芜湖,你赶快回去,没看到这里有正事啊!

芜湖(心想,南京在我面前你也敢这样,是时候翻脸了):就你也叫的动我,我知道了,肯定是南京哥哥要升直辖,你倒好,偷偷把马鞍山带来了!还是班长,就是我们安徽班的 汉奸,我回去把同学都喊来。(话音刚落就不见了踪影,没这点速度怕也是不敢追南京啊!)

合肥:马鞍山,都是你做的好事,连我都被误会了!

马鞍山低头无语。


南京:下面给大家两分钟时间,大家再把最后的候选人名单提出来。

两分钟以后。

南京:同学们,刚才北京同学已经说得非常清楚了,我升直辖班最终一定是校长定的。扬州同学你千万别误会,你别生气,你生气,校长也会生气的,校长生气,我们学校怎么欤 ?nbsp;


北京、上海:对!对!扬州同学别生气!

扬州(很有面子):好了,我不生气了。南京,你不是说我们要选班长吗?我选苏州同学 。

连云港:为什么?我选徐州同学!

苏北同学(除南通、扬州):我们选徐州!

淮阴:班长!你看,我们还是无记名投票决定吧!

无锡、南通(异口同声):我不同意!

常州:还是应该按学习成绩!

北京:江苏班同学!你们怎么这样不团结?不就个小班长吗?值得这样吗?你们干吗不多考虑、考虑全校同学的利益?你们这样不是让人看笑话吗?(眼睛瞥向上海同学,看到上 海同学正和苏州同学 ...。)南京!你干吗?你这破班长是我给你当的?还要我来给你维持会议秩序?你自己来!(嘟囔着:人家在抄你后路都不知道。)(忍不住)喂!苏州,你们有话当着大家面说吗?干吗开小会?

苏州(满面通红):对不起!同学们别误会!上海同学和我明天要与台湾班台北同学一起讨论一个电脑程序问题,现在我们先粗议一下。

北京:什么狗屁程序?你们放着我们“中关村”程序不用,老是想另搞一套。整一个崇洋迷外,你们有没有点爱校心?

上海:哎!北京同学!台北同学可也是我们学校的。

北京:这...(无语。)(全场窃笑。)

南京:苏州同学!你不应该在班会上讨论其它问题。你看:北京同学生气了!

苏州(愤然):南京班长同志!我声明:我没有当江苏班长的想法,也决不会当班长。

南京(十分着急):为什么?苏州同学,你一定要把话说清楚!

镇江:班长啊!你都要升了,你管人家干吗?人家爱当不当!

南京(厉声):没你说话的份!你懂什么?(柔声)苏州同学,你说话怎么说一半,你把话说清楚,为什么不当班长?

徐州:南京!你太过分了吧?!说是让我们选班长,其实你已经定了苏州啦!玩我们!

连云港:南京!你也说清楚!

南京(满头大汗):不是!同学们,不是啊!唉!

上海:同学们,大家是不是都冷静一下?我看会已经开了很长时间了,大家是不是先休息一会?

北京:休息吧!南京!

南京:好!好!北京、上海同学提议很好,我们休息十分钟。(众蜂拥而出,京、沪、宁在会场一角交谈着。)

(会场另一角)合肥对马鞍山:你看看,江苏班里都是大亨,连常州都不太敢说话。你还老跟我吵要去江苏班,你去了,你算什么?

马鞍山:我怎么啦?不就是你老盯着我要班费,我被你逼的!

合肥:我逼你?我被谁逼的?你也知道,俺班同学都不怎么爱学习,奖学金少得可怜,就你奖学金多。班里一堆事,都要花钱,我也只能问你多拿点,我又没私吞。

马鞍山:好了!别废话!以后,你别老盯着我,你私吞我也不管!

合肥:看你!江苏班没去,江苏同学的脾气倒学了不少。

马鞍山:我怎么啦?我学人家?我看你还学不像人家南京班长!

合肥(语塞。)

(十分钟后。)南京:同学们,经过我与北京、上海同学的讨论,再经我深思熟虑,我准备向校长报告:我南京不准备升直辖班了!(全场炸锅)

无锡:班长,你这个决定绝对没有经过深思熟虑,恳请你再考虑!

徐州:班长,俺坚决反对你这草率的决定!

镇江(带哭腔):班长!你不能这样啊!扬州同学,你劝劝班长!

扬州:我从来不管班长的事!

镇江:你怎么可以不管呢?你管管吧!

南通、盐城、宿迁:我们还是请北京、上海同学劝劝班长。

北京:同学们,你们别费事了,你们班长的决定很对!

南通:上海同学,你说说吧!

上海:我不劝了吧!刚才我已经劝过,你们班长的决定也许没错。

南通:哪!苏州同学你也说说!

苏州:我说什么?我说南京同学做我们班长正合适。

南京(直直注视苏州片刻,又恨又恼):同学们,我们班会就结束吧!我现在就去校长室 。

(全场静场)马鞍山:报告!(声音极其响亮,全场一惊。)南京班长,我强烈要求参加到江苏班!我也去校长室!

合肥(面红耳赤):马鞍山!你...

南京:哈、哈哈、哈哈哈!

全场(除合肥外) :哈哈哈!





(完)






---------------------------------------------------------------------------------------------


本文内容于 2011/1/28 11:33:37 被小编a4编辑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