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00.html


他们是不是斧头帮的?[II]

无名连忙取下肩上的军色布包一看,发现布包的边侧不知什么时候被人用刀刮开了一个口。他连忙伸手往包里左右来回地掏着,却发现那叠用报纸和麻绳捆装着的银票早已不翼而飞了。

不好!无名心里不禁暗暗叫苦道,紧接着第一个反应就是抱着手中的那一团麻布袋包,飞快地朝着刚才妇女刚走的方向跑去……


南京路上,人头攒动,车辆拥挤,叫卖声不断。无名走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四处寻找那妇人的踪影,然而却是徒劳的,那妇人早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

“我干—”无名紧握拳头,懊恼地挥拳骂了一声,然后折回头去找那个小男孩。

无名抱着麻袋面包,小跑着返回福建路口,气冲冲地走向小男孩。

这时,小男孩正脱下裤子往墙边的水沟里撒 尿,当他看到无名一脸臭气地冲着他走来,身子不由地一颤,憋住了尿,慌忙提起裤子,转身就想跑,刚跑出没几步就被紧追而至的无名一把揪住。

“快告诉我,是谁偷了我的钱?”无名一把抓住小男孩子的小手,虎着脸厉声低吼道。

小男孩看无名一副气势汹汹的模样,胆怯得向他直摇头。

无名俯下身来,双手抱住小男孩那瘦小的肩膀急切道:“说—你小子快说呀—”

小男孩又使劲地对他摇了摇头。

“快说!那女人到底是什么人?住在哪里?”无名一时气急了眼,说话时脖子上的青筋因激动而暴露,双手紧紧地箍住小男孩的两只小手臂。

这下似乎是过于用力,小男孩被他那象铁箍般的手一抓,肩上痛疼难忍地叫了起来:“先生!先生你弄痛我了!”

毕竟无名是学过武之人,虽然他感觉自己只是轻轻一抓,但那力度却不小。

“对不起!”无名说完连忙缩回双手,语气放缓道:“是谁偷了我的钱?你刚才都看到什么了?”

小男孩听罢紧张地环顾了四周一下,然后轻轻地对无名道:“我不能说,他们会剁掉我的手指头的!”

无名环顾了一下周边的人,眼神坚定地对男孩道:“不会的,有我在,他们不敢伤害你!”

“我也不知道他们到底住在哪里,那些要钱的女人偷了钱后就不会在同一个地方出现了。”

“不可能!她的孩子正生病着,脖子上出红斑,呼吸急促。”无名边低声对小男孩道,说完垂眉低眼地扫视着周边的每一个人,然而他却没有发现什么可疑人物。

“那小女孩脖子上的红斑是他们掐出来的!”小男孩说。

无名听罢,摇了摇头,不信道:“不可能”

“他们是一群恶霸!”小男孩继续道。

“你小小年纪怎么知道那么多?”无名双目虎视眈眈地审视着眼前的小男孩。

“上次就有个男人被几个黑衣人追杀,用斧头砍掉脑袋,爷爷说那人是个坏蛋,该杀!”小孩边说边四处张望了一下。

“他们穿什么衣服?”

“黑色的衣服,头上戴着黑色的礼帽!”

“身上还带着什么东西?”

“一把斧头,他们每个人手上都有一把斧头,我见过他们杀人,但是他们杀的全都是坏人!”

难道是斧头帮?不对呀!传说中的斧头帮神出鬼没,屡屡出于不凡,他们针对的是那些贪官、党政要人、汉奸特务,怎么会突然针对我这样一个无名小卒?无名想罢望着小男孩子,眼神坚定道:“你有没有看错人?也许偷钱的人不是拿斧头的!”

小男孩把头摇得象个铃铛似地:“那人是没有带斧头,但是他穿着黑色衣服!”

“快—快带我去见你爷爷!”无名迫切道。

“我爷爷在一个月前就去世了!”小男孩说完垂下头来,两眼盯着自己的脚尖伤感道。

“你叫什么名?”无名问。

“范小鱼!”小男孩说。

突然,“铛—”的一声响,从巷子里传来一声铁锅砸在地上的声音,紧接着巷口“扑扑—”地飞出一群乌鸦。

小男孩被吓得身子一缩,紧张得抬头四下张望着,一双空洞无神的眼睛露出了惊恐之色,然后慌慌张张地对无名说:“我走了,不然被发现就惨了!”说完男孩转身跑开了。

无名警惕地拉下那戴在头上的鸭舌帽,鹰一般锋利的眼睛借助帽唇的掩护下侧脸朝着巷里微微一瞄。

只风巷子里空荡荡的,一个人也没有,无名只好折回头。然而,就当他想离开之际,却发现侧对面的不远处伫立着几个戴着黑色眼镜、黑色礼帽的黑衣人。那些人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出现的,面无表情静静地站在街道旁边,他们身上没有带斧头,但腰间都有鼓出来的凸点。内行的人一看便知道这些人的身上定佩带有手枪,其中的一个黑衣人还露着挽着袖子的手臂,肌肉虬结,累累的伤疤看着着实吓人。


此书新浪连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