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兴有少将:中国必须拿到一张不被欺凌的入场券


来源:光明日报

字号:T|T0条评论 打印 转发必须拿到一张不被欺凌的入场券——谈新世纪中国军事现代化的历史方位


特邀嘉宾 国防大学教育长 夏兴有少将


编者按


当今世界,军事技术无限发展、武器极大开拓,各国都在军事竞争的天平上追逐现代化的砝码。在这个背景下,国防大学近日举办“军事现代化与国家安全”主题论坛,着眼国防与军队发展前沿问题,激励前瞻性军事创新,为国防和军队建设发展贡献智慧。这是一次以面向世界、回应时代为主题的军事学术交流活动。近期,本报军事版将陆续发表“主题论坛”交流的文章。


进入21世纪以来,中国军事现代化处于一种挑战前所未有、机遇也前所未有的复杂态势,能否以宽阔的视野、博大的胸怀和前瞻的远见,厘清中国军事现代化的历史方位,选择正确的发展道路,抓住核心环节奋力突破,关乎国家长治久安和军队发展命运。


即便拥有“两弹一星”及撒手锏武器,为何始终未能摆脱战争威胁?要改变自鸦片战争以来侵略者的后方总是安全的历史


在当今社会达尔文主义充斥世界军事舞台、“道”与“器”本末倒置、进攻性力量与防御性力量发展严重失衡的形势下,清醒认识和正确把握中国国防的本质,围绕“建设信息化军队、打赢信息化战争”的总目标,构建推进全球军事平衡、维护世界和平的防御性制衡力,是中国军事现代化的最大非对称选择。


回顾自鸦片战争以来的170多年军事发展史,中国军队一直在维护“海权”和“陆权”之间飘忽不定,疲于应对;虽然多次创造以弱胜强的战争奇迹,甚至拥有“两弹一星”及撒手锏武器,但始终未能摆脱外部压力、战争威胁、遏制封堵,其根本原因就在于我们的军事现代化水平始终落后于时代基准。


在21世纪,在“全球即时打击”的态势下,达不到信息化军队的时代基准,威胁就会从四面八方涌来。因此,对我军来说,重要的不是补级差、代差,而是消除时代差。这不只是消除技术差距,而是全面提升各方向、各军种、各领域的实力,使国防和军队全面跨入信息时代。只有这样,我们才能拿到屹立世界军事之林和保证国家安全的入场券。


消除军事力量的时代差距,为防御性国防进行战略制衡打下基础,在此之上,还需要发展令进犯者望而止步的战略制衡手段,才能遏制强加于我的任何战略冒险。其中,最主要的就是建立令人信服的战略威慑力。首先,我们要拨开多元化威胁的迷雾,聚焦事关国家生死存亡的核心安全威胁,拥有遏制核战争和核讹诈的战略反击力。自广岛核爆以来,核威慑乃示而不用的“定海神针”;没有这种能力,国家和民族大厦将倾。这就不难理解,当美军转向以“平衡”原则应对多元化“混合威胁”之时,俄军却在强力推进传统的三位一体核反击力量建设。今天,全球的核武器加在一起足以吞噬全人类,如何防止一个国家、一个地区乃至全球滑入毁灭性灾难,我们需要与世界一切爱好和平的力量携起手来,构建足够抵御核威胁、核讹诈的战略反击能力,促进全球和地区战略武器平衡,制约全球战略武器发展和使用。


未来,我们更多的是面对信息化条件下的武装冲突和局部战争威胁,战略制衡需要仰仗坚实的积极防御。中国的积极防御不是追求“全谱优势”,而是形成敌人无法压制、难以应对的关键性交战能力,由此粉碎敌人的进攻。这既是我军的战争经验,又是现实的出路。在历次地面战争中,中国陆军被证明是无法剥夺的中国优势。但战争是最少保守的领域,在一个信息化犹在进行、联合作战方兴未艾的时代,战场控制权从地面向海洋、天空、空间、网络拓展开去,中国军事现代化需要创建新的积极防御优势。因此,当代中国军事现代化的要点在于定位好积极防御的着力点。从发展方向上看,突出的是要发展远程制敌和非接触交战的手段,不仅能拒敌于国门之外,而且要让对手相信发起战争的起源地将成为战场,由此最大地遏制敌人的进攻,最快地控制战局,最小地遭受战争损失。换句话说,我们的军事现代化要改变自鸦片战争以来侵略者的后方总是安全的历史,只有这样,才能确立行之有效的积极防御优势。


应当指出的是,中国的军事现代化不是争世界第一。发展战略制衡手段,而不落入进攻性国防的历史漩涡之中,需要我们始终保持警醒的头脑。只要我们时刻以中国历史上一切穷兵黩武而亡国亡种的战争悲剧为镜,以苏联卷入军备竞赛拖垮经济而导致国家解体为镜,以美国进攻性力量过度增长而使伊拉克战争陷入泥潭的事实为镜,遵循有限的军事发展目标,做出符合“三个提供,一个发挥”使命的科学取舍,有所为有所不为,我们就不会迷失在军事现代化的丛林中。


晚清军事变革的悲剧,就在于顽固坚持农耕发展体制,弄出“马拉火车”式的怪胎


在军事现代化的征途上并不存在“条条大路通罗马”的理想状况,任何一点突破大都必须经历艰难的抉择和反复的探索。2010年英国《经济学家》断言,中国军队建设无法回避“现代化陷阱”,现代化道路正“越走越难”。无论这是善意的忠告,抑或主观的臆断,中国军事现代化确实需要站在领先时代的高度,找到一条适合国情和军情的发展道路。


纵观历史,大凡生产力和生产方式发生变革时期的军事现代化,无一例外地重构军事发展体制,进而形成全新的军事现代化“范式”。近代以来,西方军事现代化领先中国300年的一个决定性因素,在于他们率先完成从“农业-军事体制”向“工业-军事体制”、“商业-军事体制”和“信息-军事体制”的转变。正因为有了从麦克纳马拉到佩里的国防体制企业化改造,才有今天现代化美军的高速运转。反思晚清军事变革的悲剧,一个重要原因就是顽固坚持农耕发展体制,出现“马拉火车”式的军事现代化怪胎,造出北洋舰队这样由小农经济与工业兵器结合的现代化畸形儿。


今天,我们把新军事变革放到中国政治经济发展环境中考察,实质上就是要完成从初级工业阶段迈向信息工业阶段的发展进程。这从根本上提出了结构性调整中国军事发展体制的历史命题,而答案就在于置身国家新型工业化发展母体中创建军事现代化的组织、管理和运行新体制。这个新型工业-军事发展体制应当汲取现代企业的机械化、信息化发展经验,超越西方传统的工业-军事发展体制。它具有开放性,参与国家新型工业化建设的资源优化配置和军民成果转化;具有整体性,在国家新型工业化发展布局中立体化、协同性推进,不追求哪一方面的单兵突进,避免结构失衡;具有持续性,能实现机械化与信息化复合式发展,从根本上改变战斗力增长模式。建立这样的发展体制,军事现代化就有根基,就不会出现断链子的危险。


改革开放30多年来,中国制造一跃成为全球发展的重要依托,这为军民融合创造了前所未有的机遇。一方面,要发挥好中国制造的平台作用,快速实现国防基础更新。20世纪以来,发展中国家的军事现代化历程一再告诫我们,金钱买不来现代化,过度依赖他国只能带来灭顶之灾。要避免买来的现代化这个最大的陷阱,只有把军事力量建筑在富有生命力的国产化地基上。今天,中国制造为军事现代化提供了新型工业化的良好平台,我们有条件把国防工业生长在中国制造这个基石上。另一方面,要抓住中国制造产业的转型契机,突破跨越式发展的瓶颈。当前,高端军事技术与民用技术已经有80%以上的重合率,并且高端技术经过市场竞争优胜劣汰出信得过的成熟产品,各国军队都在谋求寓军于民、军民一体的发展模式。在这方面,中国制造产业正从低端制造业向信息工业、电子机械工业主导的高端制造产业转型,无疑给国防和军队跨越式发展带来得天独厚的跳板。


尽快放下那些曾经获得巨大成功,但现在已经明显过时的经验和思想


西方国家新军事变革在高调进入军事转型后,遭遇金融危机的挫折没有完成预定目标,转入调整期。此时,中国特色军事变革在信息化、机械化大发展的积淀之上,迎来转型的浪潮。与历史上一切军队建设转型一样,我军也进入变革的“深水区”,各种深层矛盾表现得愈加活跃,现代化遭遇的阻力和风险陡然跃升。历史证明,人是决定战争胜负的主要因素,是决定中国军事现代化成败的关键变量。只有首先实现人的现代化,军事现代化才能“任凭风浪起,稳坐钓鱼船”。


法国曾在一战中凭借阵地防御赢得胜利,却在二战中被德军轻易绕过马其诺防线。美国海军研究生院教授约翰·阿奎拉将体制内的思想僵化,称作影响美军军事现代化的“顽敌”;而为了消除这种“顽敌”,俄罗斯在军事改革中甚至采取“不换思想就换人”的激烈手段。毫无疑问,推进中国军事现代化同样存在进步与保守的反复角力。为了尽可能地把更多领导者转变为危机认知者和变革驱动者,中国军事现代化必须优先追求认知领域军事现代化,积极塑造以“反思进取”为基本特征的思想观念,尽快放下那些曾经获得巨大成功但现在已经明显过时的经验和思想,为推进中国军事现代化确立正确的方向、选择科学的路径。


解决一个人的现代化需要因人而异,但是推进一支军队群体的现代化,需要培育共同文化,这就是以信息化为标志的现代军事文化。首先,要营造互信合作的氛围。信息化建设是一次伟大的群体性探索,需要众多智慧相互碰撞才能取得胜利。要想获得军事创造力井喷效应,需要有一个相互信任、共同创作的文化氛围,实现将军与士兵之间、指挥员与技术员之间无障碍的信息沟通、思想沟通。其次,要培育探险家的勇气。现代化是一次对未知世界的探险历程,否则就永远步别人的后尘。在机械化向信息化让渡主导地位的形势下,需要有超越当前触摸未来的胆识。此外,现代化离不开求真务实的作风。军事现代化不是挂在墙上、喊在嘴里就能实现的,也不是架起计算机、装上应用软件、连接进网络就成了,任何形式主义到头来只能误国误军。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