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256.html


萧瑟怔怔的看着人事不省的鲁克功,忐忑不安,想着怎么一动不动?莫非把人给踢死了?脸色都发白了。

人命观天,可不是儿戏的。

呼啦一下,所有的人都向前围了过去。几个老师动作更快,早站在结界边上了。

发生这样的事,铁雷也有点懵,不过他反应更快,第一时间就撤了结界,跳到高台上,扑过去仔细查看鲁克功的情况。铁美女紧接着第二个跳上去,其他两个连忙拦住也往台上冲的学生们。

“哦,他没事,只是晕了过去。”转首看见萧瑟一脸紧张兮兮的样子,忙说道,“鲁老师身体比较弱,呃,受不了这么大力的冲撞,被撞晕了而已。”

“哦,没事就好。”萧瑟一颗悬着的心落了下来,想起刚才的担忧,又是好笑,又颇为尴尬,讷讷的说道,“铁校长,今儿真对不起鲁老师,我,我没想到他,他这么不经踹,其实我已经收了力道了。要不,我先背鲁老师去治疗吧。”

确如所言,当萧瑟迎着刺目的白光飞脚踹出时,只觉得全身上下仿佛充盈着沛然的力量,一跳竟然飞过了六米多的空间,踢出的脚上也似乎蕴藏着爆炸般的能量,大脑里洋溢着刺激的快感。快踢到鲁克功面门的时候,一个念头一闪而现,别把他面门踢烂了吧?下意识的,萧瑟有意收回了几分力道,脚尖一沉才踹在他肩头上。不然,只怕鲁克功早就面目全非了。

“没事,他只是一口气上不来,躺一会就好了。你们三个,组织学生都散了吧。今天下午就不上课了。对了,让新生留下,你们准备测试。”

另两个人转身去疏散学生,铁尙香则默默的翻了翻鲁克功的眼皮,便蹲在旁边,盯着他肩头那显眼的鞋印,心情百味杂陈。

老爸铁雷今天换人的举动突然而又那么让人不可思议,少年面相的萧瑟更是莫测高深。为什么,为什么受伤的是鲁克功呢?

“咳咳。”鲁克功突然咳嗽了机下,睁开了眼睛。

“你没事吧。”铁尙香关心问道。萧瑟本来也想问,听见她开口,咬了咬嘴唇,闭上了嘴,仔细观看他的脸色。

他的脸色更白了,白的有点瘆人,嘴角还带着点点血迹,嘴唇上也鼓起了燎泡。

“我,我……”他挣扎着想要坐起来。略一动弹,全身火燎燎的剧痛,不由皱紧了眉头。

“你最好不要动,先调理一下体内的元素。”铁雷皱眉,经过两次摔跌,鲁克功体内元素竟有不受约束之意,伤的煞是不轻。

无非是一脚而已,会有这么大的威力?公正的说,鲁克功是个优秀的元素法师,同时也具有所有法师共同的弱点,那就是肉体力量性较差。但是也不至于被一脚踢成这个样啊。

看鲁克功闭目静修,嘴角抽抽,面上露出难忍之色,鬓角处汗珠涔涔而出,显然这痛苦不小。铁雷疑惑着轻轻掀开了他肩头的衣物,与铁尙香同时惊呼出声。

只见鲁克功的左肩头,赫然一大块暗红色的淤青,淤青周围微现火燎状烧焦伤。铁雷探手过去,只觉触手灼热,犹如烧红的烙铁一般。

“可恶,你怎么下手这么狠?”铁尙香怒冲冲的道。

“呃,这是我踢的么?”萧瑟有点无辜,我只不过是踹了你一脚而已,又没有拿火把烧你。这分明是烧烫伤么,难道这小子本来就有伤,又给我踢个正着?哇,冤死了。

“不是你还是谁。”铁尙香直接爆发了。美女发火,非同小可,“你可真下得去手。先生了不起么?先生就可以欺负人么?先生就可以……”

“尚香。”

铁雷及时止住了暴怒的女儿,淡淡的道,“有比试就会有伤亡,不是什么大事,更何况是小鲁老师提出的挑战呢?你一直就在边上,应该清楚整个过程,萧先生可是一直谦让的。水能克火,你还是先治疗小鲁的伤吧。”

“呃,要不要抹点治疗烧伤的药膏?哪里有,我买去。”萧瑟说。

“边上去,别妨碍我施法。”美女根本就不领情,看那眼神,没当场骂你就给你留面子了。

萧瑟郁闷,我也是好心啊。整个比试,我都是被他欺负,又电我,又污蔑我。他要不信口雌黄,我还不愿意踢他这一脚哩。大家以后总会是同事的么,我会傻到第一天就得罪人?还不是叫他逼的?他揍我那么多你也没说句公道话,怎么我只踢一脚,就这么对我?

唉,杯具啊,伤心了。

铁尙香赶开萧瑟,取出法杖,向伤痕处一点,一层淡淡的水膜浸润了伤痕,并逐渐扩大,不就鲁克功的全身便覆盖了一层薄薄的淡蓝色的水膜。

萧瑟呆呆的,犹如看魔术一般。铁尙香的法杖一如她衣服,通体淡蓝色,呈八角柱状,上面阴刻了水波样花纹。法杖顶端雕刻成龙首样,龙嘴里含着一颗宝蓝色的蓝宝石。她挥动法杖的时候,法杖周围似是荡起了一圈一圈水波样的涟漪,映衬着她绝色面容,有着奇幻般的魅力。

水膜附身,很快便起了作用,鲁克功脸上的痛苦之色消失了,开始全力配合着疗伤。


其实她冤枉萧瑟了。萧瑟不但不知道他这一脚会造成这么大的伤害,而且根本就不知道是什么原因造成的。要不他回误以为鲁克功本来就有伤?

萧瑟来历蹊跷,体质大异于这里的人,他的体质决定了,他根本直接无视一切元素攻击。元素攻击对他无效。但这并不是说他就像被剥夺了元素运用能力的人那样消失了运用元素的能力。相反,他的身体便像一个海量的元素贮存器,一切接触到的元素,到了他身边,便如海绵吸水般,被吸得干干净净。尤其是他迎着鲁克功的元素攻击飞脚踢出的时候,全身被动狂吸的元素也附加在脚上,随着他的脚和鲁克功肩头的接触,一齐宣泄到鲁克功身上。

这就是连萧瑟也不知道的鲁克功受伤如此重的原因。

鲁克功自己发出的元素攻击被兜了回来,反攻其身,这些元素本来就同质同源,即使鲁克功具有天才般的元素防御能力,也免不了吃瘪,才造成如今这个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