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一名盲人拐卖十名智障妇女被批捕[1P]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2011年1月18日,湖南省祁东县有史以来最大的一宗拐卖妇女案犯罪嫌疑人李忠义被祁东县人民检察院依法批准逮捕。让人大跌眼镜的是,这个控制和拐卖的十个“智障”妇女的李忠义竟然是残疾人,双眼失明,他以拐骗和收购的方式,控制这些智障妇女,然后以700至7400元不等的价格出售他人,并获利两万多元,身为盲人的李忠义可能会因此而登上拐卖智障妇女“胡润榜”的榜首。

“忠义”不忠不义,专门卖“蠢婆”

李忠义,祁东县太和堂镇人,1951出生。虽然是个盲人,但是在当地知名度却很高,从祁东县太和堂镇和蒋家桥镇街上随便找一个上了年纪的人打听 “李瞎子”,他们就会说,“奥,知道,那个卖蠢婆的李瞎子,太和堂的。”

李忠义本来完美的家庭,有两个儿子一个女儿,1989年眼睛受伤后失明,妻子带着儿女远走他乡。为了生计,他只好外出乞讨。2008年,一直在外闯荡江湖的李忠义感觉身体越来越差,便回家做起了专卖“蠢婆”(智障妇女)的生意,由于他只和熟人做生意,收费不高,并且不满意还可以退还部分款项,所以一直没有“出事”,“回头客”还是蛮多的。2010年12月初,祁东县官家嘴镇一名村民通过媒人从李忠义处花了7400元购买了名一妇女,但是发现这名妇女智障程度太严重,生活不能自理,过了四五天后,便将这名妇女送还。李忠义当场退回了3000元给这名村民。从公安机关的记录来看,李忠义买卖的“蠢婆”达十人之多。

通过周边乡镇做媒的熟人,“李瞎子”将这些智障妇女“嫁”给一些家贫的残疾人或智障人士,收取700至7400元“生活费”,然后再分一些钱给这些做媒的。

“李瞎子”栽倒“衡阳人”手里

2010年12月10日下午,一个叫做“王文(化名)”的衡阳人来敲“李瞎子”的门,“老李,做个生意。”好久没有“生意”上门的李忠义打开了门,但是没有本地人介绍,并感觉到“他们来历不明”,李忠义竟然一口拒绝了,“莫得蠢婆卖”。

“王文”“看上”在李忠义家帮他洗碗的三十多岁妇女,提出要“娶”她,“不行,那是留着自己用的。”

“王文”走了,李忠义却一语不慎露出了马脚。

第天上午十点多钟,在三个本地媒人(另案处理)的陪同下,“王文”再次来到李忠义家。在三个媒人的鼓动下和在利益的驱动下,李忠义终于答应以6500元的价格出售一个年青的智障程度较轻的妇女给“王文”,并收取了200元押金。

下午三点多,“王文”一行携钱准时到达李忠义家,将钱如数交给李忠义,在场见证的有李忠义的弟弟和三个媒人以及李忠义的弟弟等五人,一个媒人还代表李忠义与“王文”签了一份协议,“王文”将6500元钱如数交给李忠义。

在他们数钱的时候,祁东县公安局的干警一涌而入,当场将李忠义等抓获,并解救出五名智障妇女。

“王文”,某媒体记者,2010年12月9日接到群举报,便联合省某电视台记者赶到太和堂进行暗记,并同时向祁东县公安局进行举报。目前,祁东县相关部门对这五名智障妇女进行了积极的治疗,并替四名智障妇女找到了家人。

两间房子住着六个人,房门常锁着

在祁东县太和堂镇新书房村7组这个偏僻小山村里,有一幢两房的土砖屋,前房是厨房,黑黑的墙壁,后房是卧室,三张床,黑而脏的被褥,后门和后窗被木板钉得死死的,光线很暗。房子的前门是经常锁着的,外人乍一看还以为这房子的主人外出或无人居住。而这二十平方米左右的房子里却真真实实住着六个人,一个瞎子和五个智障妇女。本地人对这些情况十分了解。

“为什么要把门锁起来?”

“怕咯些蠢婆乱走。我又看不见,走(失)了难寻。”

“她们从没有走出来?”

“没有。”

这些妇女从什么地方来的?帮李忠义“介绍生意”的肖某告诉记者,这些人是别人从垃圾堆捡来送给“李瞎子”的,具体是什么人并不清楚,“李瞎子”将这些妇女卖了以后再付100至300元给他们。有时候“李瞎子”自己也出去“捡”。

一年多以前,“李瞎子”有一个专门牵他的同伴,叫做“哈佗”(去向不明)智力也有一点点问题,但是生活能自理,能识路。通过他,“李瞎子”能够看到并判断谁是智障妇女,并顺利地将她们带回家。有了那名“留着自己用的”妇女(经湘雅二医院司法鉴定中心鉴定系精神发肓迟滞(中度))后,“李瞎子”就不再要 “哈佗”帮忙了。

一声叹息

该案发生后,祁东县委、县政府和县妇联等部门以及社会各界对此高度重视,祁东县检察院侦查监督科科长曾爱森亲自审查该案,并报检察委员会讨论决定,以拐卖妇女罪批准逮捕李忠义。

在提审时,李忠义反复提到“自己身体不行,为了生活”才走上了犯罪之路。“五保金只有四百块,去年才领到六百。太少了,我又看不见……”

根据我国刑法第二百四十条之规定:拐卖妇女、儿童三人以上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情节特别严重的,处死刑,并处没收财产。“瞎子”李忠义将面临着法律的严惩。

如果李忠义的妻子当初不携带孩子出走,如果流浪智障人士能被国家统一收治,如果像李忠义这样的残、病村民能够得到更多一点的求助,如果当初李忠义一卖妇女就有人举报……这一切都不会发生。

面对这样一个本来值得我们同情的盲人,我们只能发一声声叹息

本文内容于 2011/1/28 11:04:43 被南口残阳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