钓鱼岛之魂 正文 第一章

qq553859387 收藏 1 46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39.html


2022年10月7日,国庆长假完毕,各行各业已渐步入正轨。眼见一起聚会的战友归队的归队,回到工作岗位的继续上班。几十号人中,只有郭路无所世事,退伍半年还是一介无业游民。因此,不少战友笑他为“当今社会主义仅剩的一条蛀虫”。


郭路极其郁闷地回到家中,见小叔在院子里补网,便上前帮忙。


“哟!小路回来了,这几天玩得高兴吧?”


“高兴个屁”,郭路苦着一张脸气恼地说。


“谁惹你啦!你那些战友?”,小叔一脸惊讶。


“他们笑我没工作,是当今社会主义仅剩的一条蛀虫。哼!尤其是那个齐杰,从特勤连转为合同兵后,牛得跟二百五似的,真气四我了……”


“呵呵!自尊心受打击了。你爸叫你和他一起去做海鲜生意,带你先熟悉门路,你偏不听,嫌这没前途,现在后悔了吧!?”


“小叔!你就别笑我了,我这不正烦着嘛”。


“那个小杰也真是不赖,能留下来继续服役,身手肯定不错吧?”


“当然,擒拿格斗,我在他手下走不过三招,这不服不行!”。


“那就是啦!你呀!就安安份份的在家找份事做,过你的小日子吧!”


“诶!小叔,你是知道的,我并不是不想工作,是暂时没找到合适的而已。”


“是是是……”。小叔笑呤呤地看着郭路。


“小叔!你什么时候出海,带上我吧”.郭路将头蹭过来,靠近小叔。


“怎么,在家呆得不安稳,想出海感受一下风吹日晒?”


“不是,你们不是常去钓鱼岛那一带嘛!我也想去见识见识,说不定……”。


“哦!原来你打的是这注意呀。不行!现在渔政下发通知,不让去了。”


“小叔!你就带上我吧,不去钓鱼岛,看看海也行啊!你看,我在家都快憋疯了。”


“真想去?只要你明天起得来,那就随你了,我不会叫你哈!”


“真的啊!那小叔明天见”。郭路起身拍拍手,一脸兴奋地说。


“这小子,咋每个人第一次出海都这德行,等到海上就知道啥滋味了”,小叔嘀咕着。



10月8日,天刚蒙蒙亮,郭路便已起床,一看手机,才六点十分。顾不了这么多,草草地收拾几件衣物来到港口。


清晨的港口,静悄悄一片。偶尔传来一声气笛,惊扰了一群海鸥在水面飞舞。


郭路找到了那艘编号‘渔01018’的渔船。一百五十吨级的船,在水面上随波摇晃,并不如想象中稳妥。


郭路上了船,见小叔和其他几个船员还未到。便进到船倉,坐了会觉得挺无聊,就来到船头。


呼吸着港口新鲜的空气,看着海面广阔的天空,郭路不禁豪情万丈,胸襟涌出一股想呼喊出来的冲动。


退伍半年,工作无着落,让郭路胸口憋着一口气。借着这次出海去散散心,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在海边长大的孩子,对海总是有着一份深深的感情。感受海的胸襟,看海的波澜壮阔,是每一个海边人对海的不变情怀。



“如果,这次能去到钓鱼岛那就好了。”郭路摸着胸前的数码相机,遐想着。


“小路,来得还挺早啊!”。


“小叔,你们早!我都来半小时了”。


郭路见小叔和几个人正踏上船头,都是一身的古铜色,一看就是常出海的老船工。


“来,给你介绍下……”。


张严,王近海,郭兴品,陈会都是附近的渔民,四十来岁,在小叔的船上工作有好些年了。


“哥几个,对我这小侄子要好生照看了,刚从部队回来,第一次出海。”


“知道了,鹏哥”。


几个人在经过郭路身旁的时候,都拍着郭路的肩膀:“不错,小伙子”。


郭路不禁有些不好意思,“请大家多关照!”引来大家一阵哄笑。



七点五十。

“起锚啰……”不知谁的一声喊叫,终于开船了。


随着船的晃动,郭路的心也飘向了大海,飘向了远方。


螺旋浆掀起浪花将船推离港口,推向一个未知的海平面。郭路站在船头,迎着海风,不禁暗想“难道这就是我要的生活吗?”


郭路回想起在部队和战友聊天时谈起海时的形景,让一些内陆省份的战友羡慕不已。可谁知道,那时自己还从未出过海呢!


和大多数青少年一样,对海都有一种无比的向往,尤其是在海边长大的孩子。


“在想什么呢”?小叔从船仓出来,打断了郭路的思路。


“没!小叔,有什么要我帮忙的吗?”


“有啊!就是别掉进海里去,让咱们鱼没捞到得先捞你。”郭路摸摸头嘿嘿一笑。


“在想哪家姑娘了吧?”


“没有,我……我才刚满二十呢。”郭路一脸尴迫。


“二十不小了,在我们那时都孩子他爸了”。


“你们那时,现在提倡晚婚晚育”。郭路笑嘻嘻地推唐着。


“哟!还教育起我来了。真没有?”小叔依然不放过。


“小叔……”。


“就知道你们年轻人,快说是那里的?”


郭路将目光飘向大海“镇上开服装店的,叫小敏”。


“哦!是不是那家叫“一衣飘敏”的时装店?我认识他老爸,要不要……”。


“不要啦!小叔。”郭路见小叔不依不饶,赶紧又说“小叔,我想问你件事?”


“什么事,你问吧!”


“为什么现在渔政不让去钓鱼岛附近打鱼了?”郭路好奇地问。


“其实,政府一直就不提倡去那一带,说是为防止引起不必要的海事纠纷。”小叔有些气愤地说。


郭路听着心里很不是滋味,“韬光养晦”难道就必须以牺牲去换取吗?郭路想不明白,令他更不明白的是,明明属于中国的领海却不能过去,小日本真他妈蛮横无理……。


“小叔,你还记得10年9、13撞船事件吗?”郭路不经意地问道。


“当然记得,那船长我还认识呢!就是王近海他们那里人”。


“王近海,你过来一下。”小叔冲船尾喊了一声。


“鹏哥!开饭啦?”。


“去你的,就知道吃饭。”小叔笑骂着“给小路说说詹其雄的英雄事迹。”


“他呀!是我隔壁镇的人,打小我们就认识”。王近海靠近郭路坐下,一脸兴奋地说。


“从穿开裆裤时候起,到上小学,我们就在一快玩了。”


“你就吹吧!上次你还说是上小学开始认识,怎么现在又提前了?”陈会在船倉里谕弄着说。


“一边去,我这不给小路讲故事嘛!当然得渲染一下。”王近海脸不红心不跳,继续绘声绘色讲他和詹其雄的交情。


“……那件事之后,他可成了我们那的名人,在路上见了谁不叫一声‘雄哥’”,讲了半个种,王近海舔舔口舌意犹未近地说。


“那他现在怎么样了?”郭路从故事中醒悟过来。


“他呀!现在开公司做老板了。我们那谁不给他面子啊!生意做得可顺了”。


郭路听得一笑,尽管不知道王近海说的哪句是真哪句是假,但詹其雄那件事确实给中国人长了一口气。那会儿谁不恨日本人啊!幸好那次政府也强硬了一把。


“小路,想不想也去钓鱼岛那转一回呀?王近海调笑着问。


“不想……才怪呢!”。郭路郁闷地看了小叔一眼。


“鹏哥!你看怎么样,是不是带……”。


“少在一旁煽风点火啊!小路在家是就是为这个才跟着要出海的”。小叔瞥了王近海一眼。


“怕什么,你瞧!船仓里现在可还没什么收获呀!”。


“到时再说吧!”。小叔似乎也心里不爽。



黄昏。

海面上鱼船渐渐少了起来。有的是满载而归,有的是转向了别的渔场。


“海叔,这里离钓鱼岛还有多远?”。经过一天的相处,郭路和几个船员也熟络起来。


“十几海里吧!你瞧,那个黑点就是了。”


顺着王近海的指引,郭路终于在海平面上找到了那个黑点。就象一只归巢的海雁,消失在天空。


落日的大海,波光粼琅。海水被染成一片血红,夕阳象一个园盘挂在天边,缓缓下坠……


“真是美极了……”郭路拿起相机兴奋地‘咔嚓’起来。


“少见了是吧!早上日出那才叫美呢!”。


“海叔,那我们今晚在这过夜,明天再回去行不?”。


“照这样下去,只怕明天也回不去了”。王近海对着小叔的背影说。


“背后说人长短,真不是人话。”小叔忍不住接了句。


“那是什么话啊?”。


“屁话!”引得大家哄然大笑。


小叔也开朗了许多“你不就是想去那里嘛!那里是鱼多,但规定你还得遵守吧?”。


“小路,你们部队不是有一句话叫什么‘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是吧?”郭路不由一乐。


“是啊!这话不只是说部队,也……”。


“行了,行了啊!你们在这一唱一和,不就是说我熊不敢去钓鱼岛嘛!”小叔恼怒地说。

“今儿个我还就不信了,等天一黑,咱们就去钓鱼岛……”。


“鹏哥!你可别中了他们的激将之记呀!”。张严赶紧提醒着。


“嘿!你以为我不知道他俩的鬼把戏呀!但那小日本欺人太甚,明明是我们的海域,凭什么不让去呀!”




郭路在一旁窃笑,象一只刚偷到大米的小公鸡。继而朝王近海扬起大拇指,作出一个ok的手势。


“小路,如果发生什么,你就在船倉别出来,知道吗?”。


“知道啦!小……叔。”


“瞧你们两个,几十年没见过岛似的”。小叔横了郭路和王近海一眼,心里还是有一种上当的感觉。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