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是凶手 第一卷谁是凶手 第五章 陈琳何在

歌以解忧 收藏 0 6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8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86.html[/size][/URL] 林伊案的疑点越来越多,所有的矛头都指向了陈琳,而陈琳却是生不见人,死不见尸,就如面前摆着一团乱麻,明明知道有根线头可以把它理清理顺,但却不知道这根线头隐藏在哪里,让人无从下手。 晓燕经过蒋龙门口,看见蒋龙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86.html



林伊案的疑点越来越多,所有的矛头都指向了陈琳,而陈琳却是生不见人,死不见尸,就如面前摆着一团乱麻,明明知道有根线头可以把它理清理顺,但却不知道这根线头隐藏在哪里,让人无从下手。

晓燕经过蒋龙门口,看见蒋龙嘴里叼着烟,在屋里来回踱步,就推开门走了进去。

“哟,鼎鼎有名的蒋大队长 也被这小小的案子难住了不成?转是转不出结果来的,还是多下基层了解了解情况吧——”

“看你说的,找不到人,这,这一切问题都不是无从下手吗?莫非你又想到了什么好主意?”

“主意说不上,不过有个小小的建议。”

“什么建议?快说!”

“到你办公室来,不给水喝,也不请坐。也太没礼貌了吧,就是有建议也没了。”晓燕故作气恼的撇撇嘴。

“你看,你看,我都被案子搅昏头了,才女来了也不知道献殷勤,该掌嘴。”说完,一巴掌向嘴巴拍去。

蒋龙把椅子端到晓燕身后,又转过身我去倒水, 晓燕忙说:“瞎折腾啥呢,还是干正事去吧。”

刚发动引擎,罗伟看见了,拍着车门问:“蒋队,带才女兜风去啊?”

"去你的,啥时候了,还有心情开玩笑。我和晓燕去石燕子打探打探陈琳的情况,看能不能有点意外收获。“说完,猛踩油门,车便像脱缰的马一样,一下就冲出去好远。

蒋龙飞快的转动着方向盘,晓燕瞥了一眼蒋龙转动方向盘的手,慢腾腾的说:“车子都快飞起来了,你能不能开慢一点,又没有人和你抢功劳。”

看蒋龙慢了下来,晓燕才把头转过来盯着前方,说:“你们去天宝村,向陈琳父母打听她去哪里了吗?"

“肯定打听啦,她父母没说什么,好像并不知道陈琳已经离开了石燕子。不过此行的目的主要是林伊,所以就说的很委婉。你是不是在这上面发现了什么线索?”

“没有,不过……我倒是有个想法。蒋队,大概你没有忘记尸检报告怎么说的吧?”

“当然不会忘记,林伊是被人强奸后掐死的。这我怎么能忘记呢?”

“既然没忘记,怎么就把注意力只放在陈琳一个人身上呢?我以为,陈琳固然重要,但决不是案子的关键,掐死林伊那双黑手才是案子的命脉所在,而陈琳不过是这个案子的配角而已。所以,我们此行的目的就是挖出隐藏在她们之间的那双黑手。”

“对呀!我们只想着找到陈琳,林伊死的真相就清楚了,凶手自然就现身了。就没想到主动出击挖出隐藏在她们之间的那双掐死林伊的黑手。”说完,气恼的给了自己一拳头。

晓燕又说:“陈琳很可能是躲到什么地方去了,最好是摸摸她们家亲戚的情况。”

“好,我这就给曲县公安局打电话,让他们去了解了解陈琳亲戚家的情况。”

看蒋龙打完电话,晓燕又接着说:“舞厅老板所说和陈琳有来往的那个女孩也许就是王惠。王惠和陈琳的突然失踪肯定都和林伊的死有关。”

晓燕的话启发了蒋龙,他掏出手机立即给罗伟打了个电话。挂了电话,车子又开得像飞起来了一样。


不知何故,自蒋龙一行光临舞厅以后,舞厅的生意就大不如从前,为此老板娘很恼火。今天好不容易来了几个有钱的外乡客,不想,蒋龙等又一头钻了进来。

虽然心里很不痛快,但老板娘还是笑嘻嘻地迎了上来。

“哟——蒋队长,是哪股风把你给吹来了,快请坐,请坐。”

蒋龙和晓燕就在大厅的沙发坐下了,几个围在电视机前看电视的姑娘见了站起来想走,被蒋龙叫住了。

“别走,我有话问你们。”

姑娘们就地站住了,全部一脸茫然地望着蒋龙。

见状, 晓燕对蒋龙说:“你去问老板娘,姑娘们就交给我。”

蒋龙和老板娘掏了半天的心窝子,一句有价值的话也没掏出来,心里正窝火着呢,却看见晓燕一脸喜色的从里屋走了出来。

“有收获?”蒋龙迫不及待的问。

“当然!”晓燕手一扬打了个响指。

蒋龙紧绷着的脸也微微露出了一点笑容,老板娘正欲转身走,晓燕把她叫住了。

“听说陈琳以前曾经有一个相好叫汪五,你知道吗?”

“汪五?……哦,我想起;我想起来了,是有这么个人,以前常来找陈琳,现在可是很久没来了。”

“你刚才不是什么都不知道吗?现在怎么想起来了?你就不怕我砸了你的堂子?”蒋龙恨恨地说。

“蒋队长,话可不能这么说哦。我开舞厅是经过国家允许的,我又没犯法,难道你也把它砸了不成?再说,人老了,记性哪能和年轻人相比呢?”

“那就给我们详细介绍介绍汪五的情况。”


从舞厅出来,天空稀稀落螺的下起了雨,蒋龙的思绪不由又回到了那个初访舞厅的夜晚。

那个雨夜,他和罗伟曾讨论过陈琳相好的问题,可是他只注意了和林伊之死有密切关系的陈琳,却忽略了王惠以及陈琳相好的问题。

“真该死,怎么把这么个重要环节给忽略了。”蒋龙一边说一边拍打着脑门,这时电话响了。

电话是曲县公安局打来的,他们说,经调查,陈琳有个叫青雨的远房表哥在川西柳田镇,两人的关系从小就不错,既有可能陈琳是去柳田镇她表哥那里了。

这个电话让蒋龙轻松了许多。

雨下大了,路人开始奔跑。一个穿红色体恤的姑娘横穿公路时,脚下一滑,啪嗒一声跌倒在公路中央。蒋龙一个急刹。车子在姑娘三米之处停住了。

姑娘蹲在地上,眉头紧紧皱在一起,晓燕下去扶她起来,才发现姑娘的脚崴了,于是招呼蒋龙也下去,一起把姑娘扶进车。

这场雨算是帮了蒋龙大忙,那个被他们救治的姑娘,曾经是王惠的同学,在蒋龙送她去医院包扎的途中,不知怎么就聊到了林伊的死,于是姑娘给蒋龙提供了一个较为详细的有关王惠的情况。

诸多的谜团,在这个时刻,突然一下都明朗了,真是“山重水复疑无路,柳岸花明又一村。”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