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民侦探王二憨》 第二卷不测风云 第六章 麻将桌上的风波

歌以解忧 收藏 1 5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8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80.html[/size][/URL] 吃过饭,雅蓝帮着收拾碗筷,马大菊就进房间梳妆打扮去了。 雅蓝从厨房出来,见马大菊正对着镜子往脸上抹粉,不觉好奇地问:“干妈,你这是要去哪里啊?” “哪也不去,有几个朋友要来我这里打麻将,他们就快来了。” 不就是打打麻将吗?还用的着如此梳妆打扮?雅蓝更觉奇怪了。她想,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80.html



吃过饭,雅蓝帮着收拾碗筷,马大菊就进房间梳妆打扮去了。

雅蓝从厨房出来,见马大菊正对着镜子往脸上抹粉,不觉好奇地问:“干妈,你这是要去哪里啊?”

“哪也不去,有几个朋友要来我这里打麻将,他们就快来了。”

不就是打打麻将吗?还用的着如此梳妆打扮?雅蓝更觉奇怪了。她想,城市真是个大染缸,一旦跌了进去原滋原味就不复存在了。马大菊的这一变化不正好说明她已经被城市给染上色彩了吗?难怪乡下人都想方设法往城里钻。

雅蓝没把疑问表示出来,她附和着:“干妈人缘好,亲和力强,无论走到那里都受欢迎。”

“可不是吗?有他们陪我,我一点都不感到寂寞。我还学会了跳舞,我的舞伴和牌友不少呢!”马大菊是那种给点阳光就灿烂的人,当镇长夫人听奉承话已成习惯,现在经雅蓝这么一夸,自然就飘飘然了。

马大菊把脸上弄光鲜了,就站起来,左右转动着身子问雅蓝,“我这身衣服好看吗?”

“好看,干妈今天真漂亮,比平常起码年轻了十岁。”

其实呢,马大菊打扮的实在是不论不类,脸上的粉又扑的太多,就像地里铺了一层白霜。但是雅蓝不想扫她的兴,就唯心的说了奉承话。

“会有那么年轻吗?我这衣服和化装品都是女儿买的,她说‘妈,你也学着打扮打扮,别老是那么土里土气的给我们丢脸,’你想啊,我女婿现在是什么身份?我怎能让别人说他有一个土里土气的丈母……“

马大菊一句话还没有说完,就有人在咚咚的地敲门,雅蓝赶紧过去开了门。

门外站着一个瘦小的男人和两个女人,年纪都和马大菊不相上下。

“快进来,快进来。”马大菊打着哈哈招呼着他们。

“来客人了啊?”

“哪里是什么客人,这是我的干女雅蓝。“

“她就是雅蓝?”一直闷声不想的胖妇人边问边将眼睛在雅蓝身上打量。雅蓝感觉胖妇人的眼光像锥子一样扎人。

雅蓝帮他们泡好茶水,就坐在马大菊旁边看打牌。

打着打着,胖女人和马大菊吵了起来。

胖妇人说:“老秦打三条你都没和,为什么我打六条你就和了?你以为我就那么好欺吗?。”

马大菊一听这话也火了,她说:“什么欺不欺的?输了就要开钱,再说,我只和六条。”

马大菊这样一说,胖妇人更来气了,她两眼一瞪,指点着马大菊的牌说:“谁说只和六条,大家看,她的条子是33456678,明明是3,6,9都可以和,可她偏偏和我的六条?这不是明摆着讨好老秦吗?”

“胖大嫂,你可别乱咬人哦。”老秦笑嘻嘻的,一点不生气。

“我没有看到那多轿,凭什么说我讨好老秦?”

“没看到骄?你打牌也不是一两天了,分明是讨好老秦,好让老秦多陪你跳几曲。”

“放屁!我要谁陪了?我还愁舞伴吗?”马大菊 一巴掌擂在桌子上,把麻将震了几块在地上。

“算了,算了。大家都抬头不见低头见的 ,少说两句,别伤了和气。”周玉见来真格的了,就出来打圆场。

雅蓝不打牌,听不懂她们念的什么牌经,就摇着马大菊的肩膀说;“干妈,算了,算了,和了重新来过吧。“

老秦也说:“这盘就不算,洗了重新来过。”

胖妇人本来也想顺水推舟,让老秦检个顺水人情,但是她见老秦说这话的时候,眼睛却是看着马大菊的,不由醋意大发,忽然一下扑到桌子上,双手一阵乱舞,麻将就稀里哗啦的四处飞散了。

马大菊肺都气炸了,她双手叉腰,澄圆了眼睛喝道:“王喜萍,你规规矩矩给我把麻将一个一个检起来,不然老娘要你好看!”

“你没好看,我还没你的好看呢?这年代谁怕谁啊?“王喜萍根本不买马大菊的帐,也双手叉在腰上,还对马大菊撇撇嘴。

“你究竟检不检?”马大菊指着王喜萍的鼻子问。

“不检,老娘今天就是不检,看你敢把我怎样?”王喜萍看了一眼弓在地上检麻将的老秦他们,然后把脸得意的对着马大菊。

“啪!”王喜萍挨了马大菊一耳光。

王喜萍没想到马大菊会出手,这一耳光出手太重,打得她直冒金星,她反应过来,就扑过去和马大菊扭打起来。

检麻将的都站起身来拉架,但是两人都死死的揪住对方的头发不放,三个人费了好大的劲才把两人分开。

两人披头散发,脸上到处是抓痕,马大菊扑过粉的脸上白一团红一杠的,像极了戏台上的小丑,两人都呼哧呼哧的直喘粗气,也不说话,胸脯随着呼吸一起伏一下的抖动着,那架势像是刚从角斗场上败下来的老母鸡。

雅蓝强忍住笑,拉着马大菊去卫生间梳洗。王喜萍见马大菊梳洗去了,甚觉无味,转身就要走,雅蓝一把将她拉住了。

“大婶,你老别生气了,我干妈就这火暴脾气,一会就没事了。你也洗洗吧。”她又对站在门边欲走的老秦他们说;“大叔,你们别走哇,等会和大婶一起走吧。”

老秦和周玉就折了回来,雅蓝就拉着王喜萍洗脸去了。

马大菊刚好洗完脸,见雅蓝和王喜萍进来了,她嘴张了张,终于没有发出声音。

眼看麻将风波就要平息了,哪想马大菊 一句话又挑起了战火。

马大菊说:“我这人呢,是输的起的人,既然输了就大大方方的开钱,哪像有些人,输了不认帐。”

王喜萍出来刚好听到话的后几句,顺口就接了过去。

“有些人找钱不大方,可是开钱却很大方,因为钱来的容易啊1我的钱可是我老头子流汗水挣来的辛苦钱,我哪能像别人那么大方。”

“你胡说八道!谁的钱来的容易?我的钱是我家老头子用命换来的……”

“你才胡说八道。你老头子是什么东西?装神弄鬼的害人。”

马大菊还要往下说被老秦打断了话头,老秦说:“今儿个你是主人,你就让她几句。如果继续这样下去,以后就没法再在一起打麻将了。”

老秦在几个女人中间不知扮演的什么角色,听老秦一发话,不觉都闭了口。

周玉就拉着王喜萍往外走,老秦紧跟在后面。

在楼梯口,他们遇见了王二憨。 王喜萍还在唠唠叨叨的诉说冤屈,见二憨往楼上去,狐疑地看了二憨几眼。

王二憨进去的时候。马大菊还在气头上。也就不好开口说走的事情。等了一会,他看时间已经不早,怕晚了没回乡下的车,就向马大菊辞行,马大菊却说:“二憨,你一个人走,雅蓝明天再回。“

王二憨不知道马大菊留雅蓝下来是何用意,又不好说,只好一个人回去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