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啸南疆 中越战争全纪实 正文 二十八 合围高平 孤军作后卫

巴夫 收藏 8 37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9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90.html[/size][/URL] 二十八 合围高平 孤军作后卫 我军攻克复和地区后,被阻在班翁水障地区的友军,大部分从复和,过平江,上靠松山,经三号公路,经东溪,进入到四号公路,进逼高平。同时,要发起攻打高平的战斗,许世友司令员感到兵力不足,因此,军区前指命令担任战役预备队的我师,避开越军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90.html


二十八 合围高平 孤军作后卫


我军攻克复和地区后,被阻在班翁水障地区的友军,大部分从复和,过平江,上靠松山,经三号公路,经东溪,进入到四号公路,进逼高平。同时,要发起攻打高平的战斗,许世友司令员感到兵力不足,因此,军区前指命令担任战役预备队的我师,避开越军阻击,进至高平西侧,参加会攻高平的战斗。二十二日十八时,我师接到命令,此时我师正在复和地区清剿,接到命令后,边打边撤出战斗,边组织开进,全师乘汽车连夜出复和、渡平江、过着迷山,经东溪向高平方向机动,于二十三日晚进至教维地区。二十四日凌晨徒步开进。

我们团是22日晚上11点从复和地区乘车出发。越军在这个地区已经是没有任何还手之力了,他们只有采用小股部队的办法,用冷枪冷炮骚扰我们。

在我们前面的部队,他们在前面打通四号公路的时候,付出了巨大的代价,特别是搭乘坦克的穿插部队,一路上更是横遭惨祸,为了不被甩下坦克,战士们用背包带将自己固定在坦克上,在遭遇越军袭击时不能及时下车作战,几乎成了铁板上的鱼肉。其实我们的坦克兵战友也是英勇顽强的。我们一路看到,在崇山峻岭之间,比车体还窄质量极差的简易公路七弯八拐,盘旋于群山乱岭之中。急弯、陡坡、绝壁、“老虎口”“一线天”比比皆是。越军为了迟滞我军行动,炸毁桥梁,挖断公路,埋设地雷,设置巨石,把几人合围的巨树炸断,横置在公路险要的地方。配合先头部队行动的坦克分队,在来不及架桥的地方,只好直接把坦克开到沟中去用坦克车体做桥梁,让坦克和车队从上面开过。有的地方公路太窄,路基质量太差,经不住坦克的碾压,稍一不慎就会掉进万丈深渊。在靠近东溪的山上,我们看到一辆压塌路基滚到山底的坦克,厚厚的炮塔摔到了一边,钢铸的车体被摔破几条大口,恣牙裂嘴地张着。不时还可以看到被推到路旁的抛锚的各种车辆 。数百辆各种车辆组成的庞大车队象长蛇在山谷中蠕动,不时前面传来阵阵激烈的枪声,那是先头部队与偷袭的越军进行激战。为了防止敌人狙击手射击,司机们用背包将驾驶室的车门紧紧地堵住,以防止越军的狙击。打打停停,庞大的车队行进很慢,到23日下午,到达一个叫雅南的地方,传来上级命令,说为了隐蔽我军作战意图,不能乘车开进了,只能步行走小路。当时,战场相对比较安静,我们这支部队进入战场后,显然越军不敢与我们正面交锋,没有发生大的战斗。走山间的下坡路,战士们感觉比较轻松,连跑带走,象在国内拉练一样,说说笑笑轻松自如。落日的余辉将碧绿的群山涂抹上一层金色,远山有红红白白的花朵,只有路过的村庄没有一个人影,死一般的静寂,才使人想起,这是暗藏杀机的战场,处处有死神恭候着你。走到深夜时分,部队奉命就地防御,等待上级开进的命令。战士们就近占领地形,和衣而卧。这一天是相对平静相对轻松的一天。

第二天,天还没亮,我连就接到任务,担任全团的尖兵连,负责侦察敌情,寻找道路的任务。这是一项十分艰苦十分危险的工作。在异国作战最受限制的是不熟悉地形。上级派给我连的两个向导,对越南内地的地形一点都不熟悉,早已失去了向导的作用。唯一依靠就是一张地图和一个指北针。上级发下来的地图,非常不准确,有的还是根据三四十年代法国人、日本人测绘的地图绘制的,地形地貌变化很大,准确性很差。地图上明明标着有路,实际上都是荆棘丛生,藤葛网络,枯树横陈。即使树木稀少的地方,比人还高的野蕨草、芭茅草密得连野兔都钻不过去。最让人头痛的是又细又密的野茨竹,砍又砍不断,绕又绕不过,前面的同志刚刚走过,它马上又恢复了原状,后面看不到前面。为了防止越军伏击,为大部队找到便于通行的道路,我们将连队分成前后两个梯队,又将梯队分成十多个战斗小组,交替掩护,搜索前进。

南方的初春,骄阳如火,上烤下蒸,非常闷热。战士们的衣服都汗透了,挤得出水来,体力消耗也太大,不时有中暑休克的战士。部队到达魁脱的南侧,一座又高又陡的大山挡在前面,连队奉命抢占山头,掩护大部队通过,然后我连由全团的前锋变为全团的后卫。饥饿、干渴、疲劳折磨着战士们,消耗着部队的战斗力。从国内带的压缩饼干,所乘无几。战场向纵身推进,后勤保障更加困难,特别是第一线的作战部队,军需供应更加没有保障。当时,战场纪律要求特别严,象在国内一样必须执行三大纪律八项注意,既不能拿越南群众的粮食,也不能拿他们的东西,甚至连满山的甘蔗都不能吃。深山老林,乱山之中,连水都弄不到一口喝。部队要在又饥又渴中,抢山头、探道路,许多战士都饿得走不动了。在翻越一座大山时,营部医生曾祥祯坐在草丛中,我问他:“曾医生,咋不走啊?”他说:“许指导员,我饿得实在走不动了,可能差不多了!”那话说得有点悲观。他是70年的江西兵,当新兵时我在八连当班长,他在我班锻炼过一段时间,因此很熟。我见他实在是饿得不行了,毫不犹豫地将我没舍得吃的半块压缩饼干给了他,后来他见到我再三说,没有你给的那半块饼干,我可能就不行了,是你救了我的命啊!

我们在魁脱担任掩护全团的任务,等所有的部队通过那段危险的路段后,已经接近黄昏的时候了。落日熔金,群山如黛。接到撤出阵地、赶上部队的命令的时候太阳已经快贴近山边了。极度疲劳的战士,下山时连滚带跑,很快就下到了山底,见到一条小溪,细细的泉水从厚厚的树叶中流出,渴不择饮的战士们一个个都趴在地上咕噜咕噜地喝得痛快,我刚喝了两口,感到似乎有些怪味,抬头向上一看,在上游,两名越军的尸体浸泡在水中,我没有吱声,抹了抹嘴,立即朝部队追去。

我们刚刚赶上部队,团指挥所又命令我连掩护炮兵100连,向一个叫巴好的高地前进。100连,就是装备100毫米口径迫击炮的连队。过去这种炮就是用骡马驮,后来用车拉,在越南这种地形条件下, 它的日子就惨了。他属于团属炮兵,既不能象师属炮兵那样在阵地纵深之内,必须靠汽车机动,又不象营、连属炮兵那样可以随便与步兵灵活机动,它的炮身、炮架、座盘都重达百斤以上,全部要战士用肩扛。就是徒手在越南那种高山丛林之中行走都非常困难,要想负重在百斤以上在这种条件下行军打仗,困难是可以想象的。连队越过他们,在前面探路,侦察敌情,把他们置于部队的中间,并用一个排垫后,进行保护。他们根本就走不动,走走停停,停停走走,眼看天就黑了下来,我们心里急得冒火,但没有办法,只好陪着他们艰难地行进。太阳落山的时候,我们来到一条公路的交叉路口,接到团指的命令,让我们在那里待命,指挥所派车来接我们。我们都非常高兴。以为这下受到优待了。战士们都放松地躺在山头路边休息,看着那落日慢慢地下山,看着夕阳下的山峰一边有如金辉描绘,一边有如浓墨涂抹的战地风景。

盼望中,从远方开来4辆汽车,远远地就看清了是自己人,战士们非常高兴,一问果然是来接部队的。但对方说,他们的任务只是接100连,直接去炮兵阵地,没有接我们的任务。我们立即询问营指挥所,答复说:我们的任务是攻打高平,必须穿插到巴好待命,并要求我连务必准时到达指定位置,按时参加攻打高平的战斗。

我们马上紧张了起来,此时我们离大部队起码有三个小时的距离。而且天已经黑尽,四周都不见部队,只有我们这一支孤军。副营长程世阶和我们一起,立即召开了干部碰头会,干部碰头时发现司务长郭生贵不见了,反复清查人数,就少了他一人。我的心沉重了起来,当时也来不及多想,但我相信他一定会照顾好自己。我们简要的分析了一下形势,认为我们必须排除千难万险,哪怕只有一个人,都要赶上大部队,准时参加攻打高平的战斗。夜行军中不许掉队,要互相帮助。在任何情况下,战斗小组长、班长、排长、都要把自己的队伍带在一起。当时战士心里都明白,在战场上掉队,就意味着死亡。我们心中只有一个念头,赶上大部队准时参加攻打高平的战斗。我跟连长王荣森商量,我在前面带尖兵排负责找路,副营长程世阶也同意,大家都知道我识图用图相对比较好。程世阶,62年入伍,曾任486团7连排长、连长,战时任486团3营副营长,后转业到成都铁路局武装部工作。

为了防止越军伏击我们这一支孤军,我们将部队分成前后两队,并保持一定的距离,按照一排、二排,连指挥所,火器排,四排、三排的序列开进。做到能够互相掩护,及时回防,独立作战的要求。在某种程度上,我们是把尖兵排作为一个能够独立作战的单位在使用的。实战中,敌人往往是先放过尖兵,直接袭击后面的部队。而此时,尖兵排甚至是尖兵班应该就地抢占有利地形的同时,用足够的兵力进行回护,从侧翼攻击伏击我大部队的敌人,这时尖兵就要形成对内对外正面,对外防御,对内进攻。

我拿着地图带领一排在前面带路,并派出二班担任尖兵班。当年连队的通讯工具是唯一一部步谈机,打开步谈机,耳机里传来的是刺耳的噪音和呼哨声。步谈机员小黄用密语急切地呼唤我军电台,想同上级取得联系,由于大战之前,我军保持无线电静默,再加上越军干扰,怎么也联系不上,急得他直砸自己的脑袋,眼泪在眼眶里直转。

天黑得伸手不见五指,四周黑古隆咚的,稍微转过一个大弯和山沟就辩不准方向了。只好用雨布蒙住手电筒趴在地上看看地图,再看看大山的走势,然后摸索前进。群山静寂,远处不时传来一两声野犬的吠声,在冰冷的夜风中格外恐怖,格外凄凉。已经深夜两点多了,我们摸到两座大山交界的山沟里,一条山间小路在茂密的森林中弯弯曲曲通向夜的深处。战士们基本上是摸索着前进,在飕飕的夜风中从前面不远的地方传来手榴弹和枪托轻微的碰撞声,引起了我们的警觉。显然对方也发现了我们,有推弹上膛的声音。相距咫尺,谁也判断不清对方的身份和位置。黑夜中,谁也不想首先开枪暴露自己。双方都紧张地对峙着,我心里着急得很,我们不仅要寻找大部队参加合围高平的战斗,更重要的是,如果越军发现我们是一支孤军,那后果是不堪设想的。我们既等不起,又耗不起!必须立即想出办法。也是人急生智,我突然想起一个主意,用口哨吹起了《东方红》,我想如果是越军,他们听不懂,不知道我们是中国军队,听懂了,知道我们是中国军队,先行开火的话,首先暴露了他们的位置,对我们有利。如果是自己人的话,只要是中国人,都会知道这首红色经典。“东方红”的曲子还没吹完,对方就吹起了“太阳升”作为回令。我们高兴极了,立即前往接应。原来对方就是自己的尖兵班,班长周忠孝见到我说:”好险,我们正准备开枪呢!”由于山沟里的小路几乎是一个180度的大转弯,而且森林茂密,夜黑得伸手不见五指,彼此相处在对面而搞不清对方的身份,因此都显得非常紧张,几乎造成误伤。为了识别方向找到行军路线,防止暴露所在的位置,我们只能趴在地上,用雨布把头和手电筒光盖住去看地图,将图上的地形记在头脑中,并在黑暗中,按照山的概略走势保持基本正确的方向。一分艰辛一分运气,我们居然找到了正确的行军路线。爬上一座大山后,天就开始泛起鱼肚白来。从地图上看,我们距高平旁边那个叫巴好的山头也不远了,这时电台也突然与营指联系上了,一块巨大的石头落地,无法形容我们当时的轻松心情了。

在奔袭高平的途中,何止是象我们这样的连队历尽千辛万苦,所有的连队,所有的战士那一个不是舍身忘死,拼死向前!特别是在徒步奔袭过程中,最苦,最累,最危险的还是那些肩抗重武器的战友们,超重的负荷,透支的体力,并不灵活的重武器,使他们最容易受到敌人的攻击。

彭仕荃战友是这样回忆他们在奔袭高平途中情况的:

“二月二十二日午夜,我营接到团里命令,部队立即出发,乘汽车向高平方向前进,我们乘坐汽车五十五团的大卡车向敌纵深穿插。二十三日清晨,车队进入复和县城,已空无一人,到处是断坦残壁,千疮百孔,满地瓦砾,被炮弹击中的门窗仍然冒着浓烟。通过县城不久,车速减缓,原来前面有一条小河,车队要经过我师工兵营架设的一道浮桥。一眼望不到头的车队时走时停,路过不少村庄未见一人,慢慢进入山林地带,公路盘山而上,蜿延曲折,在密林深处曾目睹我军的几辆坦克翻入山涧,有一辆坦克的炮塔已被掀掉,据说是我军总攻开始时,坦克部队勇猛向前,步兵无法跟进,坦克进入山林地带后由于弯多路窄坡陡,有的坦克被敌人用火箭弹和无座力炮击中翻入山涧。我坦克部队英勇无敌,也使越军胆寒。

二十三日晚九点许,部队全部下车徒步开进,因为前边已有敌情,车队目标大,不便隐蔽。夜间行军避免发出声响,行进速度减慢,两小时后传来命令,各连就地宿营待命。官兵们都只穿一件衬衣和单军装,部队只能披上雨布雨衣在沾满露水的野地里和衣而眠,从二月十九日进入战地后天天如此。越南的二月,白天还较热,但夜间依然寒冷,半夜里有的战士被冻醒只好坐着熬到天明。

二十四日黎明时分,我连炊事班早已煮好一大锣锅稀饭,官兵们没有碗筷,只能用漱口的缸子每人装一缸稀饭,就近折一根树枝分成两段当筷子使用。饭后部队开始出发。在路口,我军的步兵、炮兵都在交叉前进,我在路边看见几位师首长站在路边,还有几位拿着摄像机的随军记者站在一旁,可能是军区的记者。部队的行进速度时快时慢,沿途有不少越军尸体横在路边,工兵正在进行掩埋。不久营里首长传达上级交给我营的任务是占领高平附近的克马诺地区阻敌增援,先要跨过平江,然后向高平西北方向穿插,任务十分艰巨。部队加快行进速度,最为艰苦的两天两夜徒步行军开始拉开序幕,我们连和炮连的官兵将经受一场严峻考验。炮和重机枪的重量要比步枪冲锋枪重十倍以上,没有骡马,完全靠战士用肩扛,加上部队普遍北方籍战士多、新兵多,不适应山地行军作战,昼夜温差大,不少战士都病了,但没有一个人叫苦、掉队。我们经过的地带多为高山密林、群峰连绵、山峦重迭、道路崎岖。有些地段根本没有路。我连八班战士李诗英(七七年河南商丘入伍)体弱、腹泻,在行军途中突然昏倒,八班长董定誓(七六年湖北孝感入伍)向连里报告后,连长和我号召全连干部、党员、骨干、体力强的战士都要帮助体弱战士渡过难关,发扬我军团结互助光荣传统,绝不能有一人掉队,不能丢失一件武器,连长和我都首先带头帮助体弱战士扛武器弹药,全连其他干部都主动帮助战士分扛武器弹药,给养员刘先国(七七年湖北郧县入伍)、炊事班战士徐纯刚(七七年湖北随州入伍)也积极帮助战斗班战士扛武器弹药,表现尤为突出。后徐纯刚在克马诺因炮击牺牲。八班长组织全班轮流将李诗英连背带拖跟随部队前进,直至到达克马诺,我连终无一人掉队。”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