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公务招待忒离奇,恶性发展生危机

春节临近,人们又开始了一年一度的串门送礼、联络感情,你送我一箱酒,我送你两斤茶,平日忙的难以见面,借过年之际说啥也要会上一会。在这股传统热情的送往迎来洪流中,官方更是不甘落后,无论是规模、规格,都走在了百姓前面。在近日当地新闻中看到,滨州市的主要领导带队到青岛举办“同乡联谊会”,在一个豪华大饭店里一下子就聚起了200多人。一边看着新闻一边不禁想道,何止是滨州啊,每个省、市、县,甚至乡镇、部门,哪一个不都在忙“联谊”啊?反正花着公款不心疼,即便偶尔疼一下,也不能让疼而妨碍了自己的前程!况且,不只是节日,平时不也是公款开道,照花不误嘛!


“一个月仅吃喝就花约206万元”、“一次政府接待午餐花费三万多元”、“两天两夜的行程消费不下十万元”……岁末年初,从江苏的海门到广东的汕尾和东莞,皆因天价的接待费用而深陷“接待门”。湖南省委接待办的《接待工作》杂志曾刊载一篇南方某省“重点接待工作侧记”的文章说,每年11月中旬至次年3月,是沿海某省的接待高峰期,2009年元旦春节期间,该省共接待党和国家领导人27批、省部级领导50多批、重要工作组3批、特殊客人4批。


除了经济发达的南部和东部地区外,相对落后的西部地区也“争先恐后”。据公开资料显示,本来县财政就吃紧,城墙坍塌都无资金修缮,而成名后的平遥古城却为名所累,公务接待不堪重负。全县一年公务接待人次超10万人,仅此一项就少收入1200万元。


近年来,公务接待呈现出恶性发展势头:一是违规消费日趋公开化;二是金额呈刚性扩张;三是牵涉人员和范围广;四是违规接待呈弥散性;五是对违规接待认识上呈模糊性。虽然公务接待在公务活动中不可避免,但在不少地方、部门,公务接待明显已经超出了“合理”范畴,成为一种不正之风,甚至演变为腐败的一种重要表现形式。


在2008年11月29日央视“新闻1+1”中,全国人大常委会办公厅研究室特约研究员王锡锌透露,大陆用于公款吃喝、公费出国、公车的开支,一年高达9000亿元,占行政开支三成。9000亿概念来自两方面,“一是据2005年中央党校主办的《学习时报》报道,2004年全国用于公车、公务接待的全年费用是6000亿元,占当年财政总收入两成;一是2000年《中国统计年鉴》显示,1999年国家用于公务考察的费用共计3000亿元,以后逐渐递增。”


其实,公款吃喝费用的主要出口是各个行政单位的“小金库”,及下属部门、相关公司花的钱,无非是“请吃”和“吃请”,这在报告中根本体现不出来,“据我所知,目前国内还没有一个权威的调查统计可以准确反映公款吃喝费用的总量”。


显然,有两个原因导致公务接待腐败严重:一是,目前相当多的公务接待费用在预算外循环;二是,政府既是预算的编制者,也是预算的执行者,难以监督。


事实上,这一问题目前已引起有关部门的高度重视。2009年年初,中央下发了《关于党政机关厉行节约若干问题的通知》。同年5月,中央纪委、监察部、财政部联合下发《关于采取有力措施认真贯彻落实厉行节约八项要求的通知》。最近,“十二五”规划也明确提出要严格财政管理和监督,公务接待原则上零增长。


谁都知道公务接待水深漩涡急,谁都知道国家对“公务招待”也有限制,但一个零增长,怎敌得过“潜规则”?假如笔者管接待,我会怎么做?领导说,你能说会道,就让你干(言下之意,你干不了,就拜拜!)。你想啊,花着公家钱,长着自己脸。没有酒量,先练酒量;没有能耐,先练(溜须拍马的)能耐。领导好吃肉,我给他整龙肉;领导好吃菜,我给他弄瑶池里的菜;领导好抽烟,我给他弄“至尊”;领导好喝酒,我给他上茅台。缺钱怎么办?领导一开口,千万就到手;即便有亏空,接个好财神,财源滚滚来。不花白不花,花了前程来!


只是,如果人人都这样,到处都这般,任其存在和发展,不仅会助长党政机关的奢靡、铺张和攀比风,还给一些人提供了贪腐机会,更重要的是恶化了干群关系,使群众对他们心目中敬爱的党产生信任危机。


山东省阳信县国土资源局 邱海昌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