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掉北京换回个美国如何?

z_qa 收藏 22 556
导读: 您先别急着往精神病院打电话,俺没疯,真的。 《中国经济周刊》最近经认真调研,得出了一个令人无比振奋的结论:按目前地价测算,北京总值130万亿元人民币,而据学者估算,2010年美国GDP总量预计为14.5万亿美元,折合成人民币为95万亿元,这意味着用北京的地价,“买下美国”可谓绰绰有余。而要加上上海,两地的土地市场之和则高达199万亿元,能一下超越美国、日本、德国、法国、英国五国2010全年GDP——才189万亿,一起都买了?中华民族复兴就此毕其功于一役? 当我将这个好消息告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您先别急着往精神病院打电话,俺没疯,真的。

《中国经济周刊》最近经认真调研,得出了一个令人无比振奋的结论:按目前地价测算,北京总值130万亿元人民币,而据学者估算,2010年美国GDP总量预计为14.5万亿美元,折合成人民币为95万亿元,这意味着用北京的地价,“买下美国”可谓绰绰有余。而要加上上海,两地的土地市场之和则高达199万亿元,能一下超越美国、日本、德国、法国、英国五国2010全年GDP——才189万亿,一起都买了?中华民族复兴就此毕其功于一役?

当我将这个好消息告诉当年响应主席号召,积极投身大炼钢铁事业试图短期超英赶美的父亲时,他差点激动得背过气去,不过,曾在大跃进中严重上过当的父亲迅速恢复了冷静,他悲愤地回忆道:我们那时候家家砸锅卖铁的结果很惨——全国后来饿死了几千万同胞,人数与8年抗战失去的数量相当。

说心里话,作为首都居民,我热爱这座伟大古都,本来认为整个美国都不如北京值钱,但鉴于这些年随着城市大开发的浪潮,能承载历史的建筑被灭得差不多了,还由于规划不科学,公交发展滞后,混成了首堵,空气也很差,春天定期有沙尘暴,觉得这笔买卖目前还算划算,您以为呢?

当然,现在都WTO了,国际贸易遵循平等自愿原则,咱愿意换,人家美国还不一定答应呢——尽管金融危机使之遭受重创,但毕竟靠世界上首屈一指的科技、军事、文化等系列霸权硬撑着门面,而且靠着金融霸权将自己引发的危机玩了把水淹金山——转移到世界各国,中国等新型经济体受害尤甚。

买下美国无疑是一个具有较高娱乐价值的黑色幽默。但北京地价能富可敌美国却在验证一个令人忧虑的现实:真实反映了中国房产泡沫的危机程度,且随时可能爆裂。

在房地产商和部分二奶经济学家一起聒噪中国房价如万里长城永不倒、号召全民对中国经济未来有信心时,我们似乎更应该关注这样一些理智的声音:投资和消费对房地产依赖太大,房地产业已经绑架了中国经济,即使能顺利挺过2011年,未来难逃崩盘厄运。毕竟,在一个85%的家庭没有能力购买住宅的国家,未来的房地产只能沦为一场令人绝望的投机洗钱游戏。更为麻烦的是,短时间还看不到根本扭转的希望。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靠地价能买下美国,中国不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而是日本。从1955年到1990年这35年——和中国改革开放至今的时间相当,日本实际平均GDP的增长率是12.1%。

从1991年,从泡沫经济崩溃到2009年,这段时间就是日本所谓的“失去的二十年”。在这20年里面,日本名义GDP增长的平均值才达到0.4%。总的来说就是以1990年代泡沫经济崩溃为分水岭,日本经济开始进入滞胀的状态。

前日本央行副行长武藤敏郎对媒体分析说:导致日本泡沫经济破灭后经济滞胀的第一个因素,是生产设备过剩。在泡沫经济最鼎盛的时候,有很多企业为了将来扩大再生产大量地投资,购买新的设备。到了经济没有这个需求的时候,生产设备出现大量的过剩。第二,还是过剩--雇佣的过剩。在泡沫经济的时候,这些企业势头很猛,雇了很多的员工。到了泡沫经济破灭,就显得人满为患。第三个仍然是过剩,泡沫经济在巅峰状态的时候,企业向银行借了很多钱。借来的钱一是搞设备投资,一是雇人。到泡沫经济崩溃以后,就出现了大量的债务,对银行来讲,就是过多的贷款。在日本贷款的形式主要是以房地产做担保,而房地产经过泡沫经济以后价格大幅下跌。这导致金融机构手里有大量坏债,不良债权。所有这些,导致了一个恶性循环。

表面上何其相像。不同的是:日本还推行了国民收入倍增计划保障基本民生,为扩大内需打下良好基础,而中国在此方面欠账太多;从产业层面,日本制造处于世界产业链的中上游,中国总体处于最末端。

避免重蹈日本覆辙的方案其实很清晰:通过体制变革,靠科技创新推动产业结构调整和升级,使泡沫化的中国经济在更高层次回归实业。

目前最大的阻力在于落后于市场经济发展的行政管理体制以及靠泡沫经济狂敛国财富、玩命制造金融风险的既得利益集团。颇有些朕死后哪管洪水滔天的意思。

这又集中表现为暗中对抗宏观调控的各级地方政府——叫地方CEO更准确,主要牟利渠道是卖地,手段是行政强拆,背后一个复杂诱因是:扭曲的中央、地方财权事权关系,结局是部分城市管理者在民不聊生尤其是买不起房的前提下富可敌国。

在这个背景下,即使开征房产税,最大的可能也是在帮地方创造一个敛财新途径,而非平抑房价。

1月20日,温州市委、市政府发布新的行政业绩考核办法,其中,房价收入比被首次列入县(市、区)工作绩效考核中。这就意味着房价上涨过快将影响官员的政绩,这一举措开了全国房产调控行政问责之先河。

此举如果能实现对行政首长一票否决,“调控变空调”的闹剧将有望走进历史,约束性一定会超越国土部辛苦而乏力的约谈。

从长远看,则必须推动依法行政,将公权力运行、政府预算账本纳入公众监督的轨道,使执政为民真正获得法治的护佑。

毕竟,绝大多数人不会因为用北京换回个美国这样的意淫而沾沾自喜,他们要得的不多:居者有其屋,进而在公平正义的前提下过上幸福而有尊严的生活。

毕竟,一个国家的尊严是建立在每一个公民都有尊严的基础之上的。

3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