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设战斗一开始,先由弩兵“狙击”,3排弩兵在战斗时一排发射,一排搭箭,一排上弦。每组大约两秒就能发射一枚箭。假设每个弩手有箭200枚。其5000名努手在一分钟内可连续射箭50000枚。其所带的100万枚箭簇可继续射击20分钟。第一轮攻击结束,匈奴骑兵死亡率30%,余下的逃跑了。



步弩兵的任务结束,轮到骑弩兵登场,他们才是追击匈奴的主力军。匈奴骑兵的骑术极为高超,使用的武器是可以射下大雕的弓。但面对养马起家的秦人,他们的骑术并不占任何优势,弓又是被秦军淘汰的武器。秦骑兵持着射程更远、命中率更高的连弩,基本就可以歼灭所有逃跑的匈奴,双方实力悬殊太大,长城军的对手实在有些不堪一击。




其实所谓的“亡秦者胡”并不是秦始皇派蒙恬攻打匈奴的主要因素,在出兵之前,蒙恬和李斯曾有一场激烈的“政见辩论”。蒙恬是积极主战的“鹰”派,李斯丞相则持反对意见。



李丞相说:“不可以攻匈奴。那匈奴没有城郭居住,也无堆积的财物可守,到处迁徙,如同鸟儿飞翔,难以得到他们加以控制。如果派轻便军队深入匈奴,那么军粮必定断绝;如果携带许多粮食进军,物资沉重难运,也是无济于事。就是得到匈奴的土地,也无利可得,遇到匈奴百姓,也不能役使他们加以守护。战胜他们就必然要杀死他们,这并非是为民父母的君王所应做的事。使中国疲惫,而以打匈奴为心情愉快之事,这不是好政策。”



在公元前221年,蒙恬对其祖籍齐国采用不战而使其降的政见,正所谓“上兵伐谋”,之后秦军果然兵不血刃的挺进当时世界上最大的城市临淄 。所以蒙恬就因灭齐有功,被授予京师内史的职务,并从此得到秦始皇的信任。之后当其他将军都在为灭掉六国而大肆庆贺的时候,蒙恬却主动要求驻守戍边上郡,为的就是熟悉更强大的对手——匈奴,另一方面也在为将来的扩张战争作准备。



蒙恬向始皇说道:“河套地区土地肥沃富饶,外有黄河为险阻,臣在此筑城以驱逐匈奴,内省转运和戍守漕运的人力物力,这是扩大中国土地,消灭匈奴的根本。加之匈奴天性残忍喜欢杀戮,不除之将贻害我华夏千年!”(良人就是有远见呀)




蒙恬的意见得到秦王的认可,便率兵去攻打北方的匈奴,之后大获全胜,扬秦国威。他又迁移了众多民众来充置新的领土,并据黄河为要塞,依山岭为固垒,建榆中城,原本荒芜没人烟的西北土地有了庄稼、有了牛羊,真是塞外的好江南呀!



长城军的胜利和他们拥有当时世界最先进的远射武器密不可分。根据秦始皇陵兵马俑出土的弩来看,它们分大小两种,小者(连弩)射程为150米适用于骑兵作战,大者(脚踏弩)射程远达900米,还有一种特大的簇,长达4l厘米,重约100克,是专门用于大弩的。另外经过化验分析,所有秦箭簇的含铅量高达7.71%,即使匈奴骑兵再勇猛也不敌这毒“子弹”。



写到这里,蒙恬已取得了辉煌的成就,声威震摄整个匈奴,秦始皇更加尊重推崇蒙恬,又开始重用他的弟弟蒙毅,并称他们俩为“忠信大臣”,这时候的蒙家可谓光耀到了极致。可凡事都有两面性,荣耀的背后往往会隐藏祸端,蒙恬的成就和他的被害不是没有因果联系的。



蒙恬为消灭匈奴而修筑长城、边塞堡垒,并挖掘山脉、填塞深谷以及修建直道,这些庞大的军事工程需要让数以万计的百姓飞速转运粮草,从黄县、腄县和琅邪郡靠海的县城起运,转运到北河,一般说来运三十钟粮食才能得到一石。普通的男人们努力种田,也不能满足粮饷的需求,女子们纺布绩麻也不能满足军队帷幕的需求。这使得百姓疲惫不堪,孤儿寡母和老弱之人得不到供养,路上的死人一个挨一个。《孙子兵法》上还说:“发兵十万,每天耗费千金。他努力的聚积民众和屯兵几十万,虽然有歼灭敌军,杀死敌将、俘虏匈奴单于的军功,但也恰恰和匈奴结下深仇大恨,更使边境的百姓疲惫愁苦产生背离秦王朝的心情,匈奴天生就难以被控制住,即使歼灭了一批,他们看你强就躲着你,等你的防御一有漏洞,他们便又会集聚成一批来骚扰你。缴获匈奴的物资,远不足以抵偿全国耗费的人力、财力和物力。



“秦国刚刚灭掉其他诸侯,天下人心尚未安定,创伤累累尚未痊愈,而蒙恬身为名将,不在这时候尽力谏诤,赈救百姓的急难,恤养老人,抚育孤儿,致力从事于百姓安定生活的工作,反而迎合始皇心意大规模地修筑长城、驰道“阿道兴功”,使得朝内其他的将相们也没有敢和他们争宠,以致于后来遭到赵高、李斯的嫉恨而引来杀身之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