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尔街:金钱永不眠》:华尔街2的贰

咏希就是我 收藏 0 98

续集难拍,这是电影界不争的事实,卡梅隆大神的《异形2》和《终结者2》都是凤毛麟角的成功先例,如果前作成为电影史的经典,那得赶紧趁热打铁,一旦搁置二十三年,多半黄花菜都凉了——斯通这部因应次贷危机的《华尔街:金钱永不眠》便是如此,时隔多年之后,华尔街还是那个华尔街,不过《华尔街:金钱永不眠》可就真的贰了。

其实《华尔街1》就不是个完美的好故事,最后一刻的良心发现、人伦亲情莫名其妙的打败商业理性,这是奥利弗·斯通善用的叙事逻辑。当然,电影毕竟是拍给普罗大众看的,观众们能看懂K线图就不错了,真要搞成高智商的金融犯罪,光解释金融衍生品的来龙去脉就得比《盗梦空间》还罗嗦。但斯通设计的犯罪伎俩有点过于小儿科,第一集里巴德·福克斯打入保洁员内部,就成功的从各大写字楼里搞到了文件;这一回杰克·摩尔(希亚·拉博夫饰)只不过是放了个假消息(第一集里也有类似内容),便让大鳄们损失惨重,忙不迭的将之收入麾下。这样看来,华尔街委实够2,区区一个毛头小子,就能搅出此等局面,帝国主义投行们的抗击打能力实在羸弱不堪。

人物设置上也比较狗血,在第一集里,斯通将巴德的老父亲设置成善良无私的工会代表;在第二集里,这一正面脸谱则被希亚·拉博夫和凯瑞·穆里甘饰演的小情侣们瓜分。穆里甘身为盖柯之女(第一集里其实只提到盖柯只有个儿子),不爱金钱爱公益,整日想着搞她的NGO网站,同时恨父之心难解;拉博夫商学院毕业,进入华尔街工作顺其自然,但他并不以捞钱为己任,一心想着帮助他人开发绿色能源——说老实话,这些角色都高尚得莫名其妙,拉博夫的人物前史估计很难周延——唯一有点血肉的还得属苏珊·萨兰登饰演的那位超资深售楼小姐妈妈。

盖柯的贪婪本性倒是一以贯之,他当年的老搭档卢在地铁里卧轨陨命(这一段拍得很有冲击力,老头在临死前还买了包薯片吃),盖柯并不惊奇。而他跟女儿的和好也有些突然,俩人坐在宴会外面的台阶上哭了一鼻子似乎就好转了(这也让老戏骨的表演矫揉造作起来),但接下来的剧情让盖柯很快又欺骗了观众和女儿,用不光彩的手段拿回私藏在苏黎世银行的一亿美金后,盖柯转战伦敦继续呼风唤雨。不过,当拉博夫带来未出世的的外孙的B超影像后,这位华尔街的老江湖瞬间就崩溃了(老戏骨不得不再次矫揉造作一回)。当拉博夫和穆里甘陷入麻烦中时,还是盖柯及时出现,最终成就了这场大团圆。

我宁愿把这理解成盖柯的无奈之举,叱咤商海一辈子,身陷囹圄二十年,出狱后妻离子散,连个接送的人都没有,挣那么多钱有何意义所在?金钱买不来亲情,可是盖柯的亲情就缺失在这亲情上,所以,一旦盖柯仗义疏财,那一切情感死结最终都会打开。

在《华尔街:金钱永不眠》里,全地球的砖家叫兽和商界菁英都不如一个在牢里待了二十年的刑满释放犯看得通透。所以,当泽塔·琼斯她男人梳着略显地中海的奔头在讲堂上幽默的滔滔不绝时,台下立马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而他那本关于贪婪的书自然也销量陡增(我立刻联想到了贵国的某郎姓经济学教授)。

贪婪?七宗罪里就有这条,凯文·史派西扮演的圣经杀手还因为这活活割死了一个律师,但世人最擅长的就是遗忘,本来就人心不足,再加上华尔街空前的放大作用,身陷其中的人难免疯态毕露而不自知。正如本山大叔早就高屋建瓴指出的:“这个世界太疯狂,耗子给猫做伴娘。”谁是猫?自然是华尔街的金融大鳄垄断资本家们。谁是耗子?自然是大街上熙熙攘攘的草根屁民们。在《华尔街1》里,戈登·盖柯就曾阐述过他对股票金融市场的本质理解:“这是个零和游戏,金钱不增加也不减少,我只是让它们从别人口袋里流转到我的口袋里。”于是乎,这一来二去的,盖柯们的荷包鼓起来,耗子们的钱袋就瘪了下去。

如果继续想下去,盖柯死后他的巨额财产怎么办?唯一的女儿不愿意要,留给外孙要交巨额的遗产税,那么好吧,还不如跟巴菲特一样裸捐。你看,这又是华尔街一个极2的地方。谁都知道,美帝国主义的民主是虚伪的,他们的法律制度、权力体系其实是控制在华尔街这些垄断资本家手里的,但垄断资本家们制定的法律却让他们宁可选择把毕生所得贡献给社会。早年间一个工业资本巨头、钢铁大王卡耐基甚至假惺惺的说过“在死去的时候拥有大笔财富是耻辱”这样的话,这委实有些吊诡。马克思同志说过:“如果有200%的利润,资本家们会藐视法律;如果有300%的利润,那么资本家们便会践踏世间的一切。”所以,榨取剩余价值、运用各种方式对无产阶级巧取豪夺才是华尔街的本性。真要视金钱如浮云,NYSE干神马吃的?由此看来,《华尔街:金钱永不眠》的骨子里不过是一碗献给次贷危机后美国民众的心灵鸡汤,徒有商战之形,内含治愈之实。有趣的是,斯通还特意安排了一场华尔街大佬接待中国代表团的好戏,拉博夫用蹩脚的中文说了句“好事多磨”和“白酒”,还当面给中国谈判代表送了礼,这事就算搞定了。当然,我们买了不少华尔街的债券,这直接影响了《华尔街:金钱永不眠》的剧情,但要真以为我们是黄世仁华尔街是杨白劳,那理解力就跟小月月有一拼了。

盖柯的幡然省悟,实在是因为叙事逻辑已经不能自洽。当然,《华尔街》毕竟是电影,好莱坞的娱乐产业资本也是华尔街掌控的一部分,媒体的命门也捏在NYSE、NASDAQ这些地方,指望一部主流商业片来拷问资本主义体制,显然是与虎谋皮。

身为股票掮客之子,奥利弗·斯通二十三年前拍出《华尔街》是符合逻辑的;作为一名越战退伍老兵,奥利弗·斯通拍出《野战排》和《天与地》也是符合逻辑的。不过时光飞逝,斯通叔叔已成斯通老爷,9·11之后那部应时的《世贸中心》就让我们看到了这位大导演的美式主旋律转型,照此推演,《华尔街:金钱永不眠》也无非是把“两房”的退市哀歌翻唱成了励志小夜曲而已。

话说回来,有历史学家说过,股票的发明对人类历史的推进不亚于蒸汽机,在资本市场上调配资源,变死币为活钱,金融交易工具善莫大焉。金钱永不眠,钞票本无罪,R&B老炮迟志强在《钞票歌》里就唱过:“人人都需要钞票,赚钱你要走正道,不要一心只为了钱,被它牵着鼻子跑;满脑子铜臭你就会摔跤,钞票生活之中不能少,钱哪,不要把它看成宝中宝!”

就是这个道理,因此成功人士们在跟年轻姑娘探讨人生经验时,总爱拿“人性”说事,说来说去,都是人性使然。

所以,华尔街为什么2?根子是人2。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