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静的湄公河 第二章 第二章 5

天晴文集 收藏 6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9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91.html[/size][/URL] 第二章 5 瓢泼一般的大雨又造就了一个漆黑的夜。竹楼顶的油毡在雨点的敲打下,发出震耳欲聋的声音。下面的人在这轰鸣中,由不安到烦燥,从烦躁到无可奈何——人们已经麻木了。这雨一连两天,到处一片泽国,什么也干不成,哪里也出不去。 今晚是建林的分队值勤,竹楼上只有两个战士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91.html


第二章

5

瓢泼一般的大雨又造就了一个漆黑的夜。竹楼顶的油毡在雨点的敲打下,发出震耳欲聋的声音。下面的人在这轰鸣中,由不安到烦燥,从烦躁到无可奈何——人们已经麻木了。这雨一连两天,到处一片泽国,什么也干不成,哪里也出不去。

今晚是建林的分队值勤,竹楼上只有两个战士和建林自己。

闪纪宏一阵风样的上来,雨衣一甩:“分队长,我和小张的哨位发现一队不明身份的人,大约三、四十,有马有枪,在寨外的空地上休息。小张继续监视,怎么办?”

建林一翻身起来,“小闪你马上报告教导员,罗刚小凡我们走!

哨位在距寨子一公里多远的一个三叉口处。这条路是通向山外的两条路之一,再往外,走进山后还有很多小寨子。应该都各自有哨位啊。这些人是怎么进来的呢?

不一刻,已集合好的四个分队,在教导员的带领下,迅速扑出寨外。大雨仍下得让人睁不开眼,哗哗的巨响完全遮盖了穿插包围的脚步声。不多会,包围完成了。

“哗啦”一个闪电,亮如白昼。双方都几乎同时看见了对方。受惊的驮马打着响鼻,不安地嘶鸣着。

“什么人?”建林操着泰语大声问。

“自己人,自己弟兄!”是汉话!而且是云南腔的汉话。

一个披着蓑衣仍象落汤鸡一样的人,一边说着话,一边大咧咧的走过来:“马队过路,咋个就认不得了?”

建林又补了一句:“到底是哪一部分?长官叫什么?”

一听口音不对,来人马上一骨碌卧倒在地。边掏枪边喊:“段长官的马队,我老秦啊!你们是哪样人?”

随着喊声,只听得见一片哗哗拉拉的枪栓声。

正僵持,只见寨子方向的拐弯处,飘出几个火把。隐约有人喊:“不要……不要动枪……误会误会,自己人……!” 火把近前,是坤坎的管家干巴老头美朋,领着两个背着长枪的家丁来到跟前。一边摆手一边叫:“收枪、收枪!莫伤着自己人!”干巴老头借着火亮找到教导员:“对不住了,没有给你们晓得,这是朋友嗄!”转过头对那伙惊魂未定的人说:“进寨歇歇脚,张团长叫我来接你们,差点干出事来。”一手拉着教导员说:

“大头人请你过去。”

建林一声口令“部队带回!”自己领两个战士跟着教导员走了。

寨子的东边,几座高大的铁皮顶竹楼。周围四个角上还有用土坯砌起来的碉堡一般的建筑,这就是土司府。建林的文化和泰语好一些,曾跟着教导员来过两次。军人的基本习惯,使他来过一次就几乎熟悉了这里的地形。

坤坎翘着那只瘸腿坐在客厅的椅子上,门后的大火塘边,一个约莫四十多岁的汉子在烘烤衣服。

坤坎笑眯眯地迎着教导员走过来,一边握手一边说:“怪我怪我,没有和你们说清楚,差点误会,快烘烘衣服。”

把教导员推到火塘边指着那汉子:“这位是段长官属下的张团长。”

教导员刚刚落下的屁股,就象是落在烧红的铁板上一样一蹦而起,右手下意识地抓住腰后的枪。一边站着的建林和两个战士随即将枪口对准了那汉子。

那人哈哈一笑:“莫紧张、莫紧张。刚才大头人已经告诉我了,你们过来要得,要得!你们缅共搞俅不出哪样名堂,还是过来好啊!以后我们就是朋友了嘛。”

教导员先是一愣,看看还在眯笑着的坤坎,马上明白过来。

“告诉你们里面的汉人兄弟,我们都是一个祖先,流落在外,多个朋友多好嘛!大家都整嘴饭吃,以后不要相互为难。”

教导员摆摆手,让建林们收起枪。不卑不亢的坐下:“我也是汉人。”

张团长一怔,随即打着哈哈:“不稀奇!不稀奇!这块地方汉人多了,只要互相帮忙,拉扯一把就是朋友,管俅你是那族人!”

教导员笑笑:“张团长有多少人马?我见就是那几十个水鬼?那些人能打仗吗?”

“嚯!老弟你才吃几天饭!说打仗?你们老缅……哼!民国四十二年……噢?你怕是还穿开裆裤呢。老缅万多人马被老子们打得落花流水。那时老子才二十多岁……唉!老俅了!”他不知是陶醉还是伤感,一时无语了。

他身后的建林冷冷地一句:“你们打得狠,还不在家蹲着,还被撵出来受罪?”

张团长惊愕地回过头:“毛娃娃,你格是那边跑出来的下放学生?”建林点点头。

“你是读书读憨俅了,你这种毛娃娃我见过的多,你们晓得个俅啊!不要听那些宣传,那些狗鸡巴主义是上头哄人的。连段长官都不尿那一壶了。你抬个哪样枪?不如跟我回美斯乐去,在学校找个教书的事还少受些罪。”

建林笑了起来:“好嘛!我混不走了一定去找你。”

张团长一翻身站起来,对着坤坎一抱拳:“多谢大头人,我们走了,再晚天亮赶不到河边就麻烦了。”

又转身傲气十足地对教导员说:“老弟,我们算是朋友了,等回程一起喝一回。给你的弟兄们说我老张多谢了。后会有期!”

教导员也笑笑:“后会有期!”


……整整二十三年那!曾经是不共戴天的两支死对头的军队,遭遇了!而时间、地点、背景、人物、对话,是那样的离奇古怪,那样的令人不可思议。望着消失在雨幕中的“张团长”,教导员和武建林的心情沉重而又复杂……


二十世纪四十年代末,在解放军那摧枯拉朽一般的攻势面前,溃不成军的国军部队象被捣了窝的马蜂一样,一伙一群的散兵,没头没尾的向南狂奔。

他们也曾经浴血抗战、威震倭寇而辉煌过,也曾因“中国远征军”的荣耀而骄傲过。然而,固守元江的美梦因解放军四兵团的突袭而破灭之后。排山倒海的兵败之势,使他们再也没有考虑的时间和选择的机会。揣着宁做林中鬼,不作阶下囚的悲壮情怀,如丧家之犬,含着两泡热泪仓皇中越过中缅边界,一头拱进了缅北的深山老林。

战战兢兢的在缅甸境内流窜了两三天后,并没有发现想象中的缅甸军警的干涉,还不等脸上活泛起来,就被老林无情地吞噬了许许多多活生生的弟兄,这时他们才绝望地发现:逃过解放军的追击,并不等于就能活命!他们的周围,没有一丝一毫同情和笑脸,包括他们的台湾大老板也曾电令他们自谋生路。有的只是凶山恶水、毒虫猛兽、恶疾瘟瘴;有的只是土司们、山民们那恶毒而仇恨的眼光;只是政府军那凌厉的枪炮……于是,一支孤军,一伙哀兵,为了自己的活命而奋起抗争!

当时,这支残军的领导人是国军第八军237师709 团团长李国辉。在缅甸东部重镇大其力的一个村子小孟捧与另一股残军600 多人汇合,这支残军的统领是国军26军93师278 团副团长谭忠。两股部队合并,称为“复兴部队。” 李国辉任总指挥兼709 团团长,谭忠任副总指挥兼278 团团长。李谭复兴部队开始招兵买马,扩充队伍。来投靠的,一部分是找棵大树好乘凉的马锅头们——流动在中、缅、泰、老边境的商业马帮组织;另一部分是中国远征军留下的散兵游勇;另外还有逃出境外,为躲避共产党打击的旧政权人员,以及他们的家属、亲戚、和追随者们……

说起来,他们与那支不依不饶、穷追猛打、一直把他们撵出故土的队伍,其实是一样的人。只是他们这个巨大的合唱队,由于指挥的又聋又瞎五音不全,尽管他们唱得声嘶力竭,却听不出一丝和谐之音。其作品令人作呕,贻笑后世。

此时在这异国他乡,一旦由生存和命运之神亲自充当自己歌唱的指挥时,他们却一鸣惊人,唱得慷慨激昂气吞山河!连前来讨伐的一万多人的缅军都被打得落花流水。

只是,此一时非彼一时也。让后人只能品味出一丝酸酸的悲凉。

一伙被置于死地的哀兵,那与死神抗争的爆发力是巨大的,是无法以常理来估计的。他们为了活下去,而不得不将身上残存的点点人性之光残酷地掐灭。他们横挤竖占,为了自己有家舍而打家劫舍。他们横征暴敛,他们以武恃强,是这片土地上长出来的鸦片养活了他们。总之,他们活下来了,而且壮大了!,在他们的支持和保护下,这块土地上有了更多的鸦片。而更多的鸦片让他们有了更多的钱,更多的钱却又变成了更多更现代化的武器。毒魔!在这个怪圈里盘旋着、遨游着、壮大着。终于,它的翅膀一张,令整个世界都是阴影!

从这个意义上说,他们又是全世界全人类的敌人!

对于建林们年轻一代中国军人来说,按年龄算他们应该是父辈啊!这些人几十年如一日,还在提着脑袋,过着血雨腥风的日子。尽管因岁月的磨砺和山匪一样的生活,他们身上的政治色彩早已班驳落离。无疑,这个集团之中的每一个个人,他们的命运极其悲哀而令人嘘唏。但他们的身份所代表的那个集团,对于每一个大陆中国人,特别是解放军战士,还是敌人!

坤坎的父王——老苗王曾经和五军长官段希文拈过香。当然各人的鬼胎各人自己明白。老苗王一边称呼段希文老弟,一边又百般婉拒落魄的五军入驻苗山。许多枪支弹药,仿佛就是买路钱。只换得一条出入泰老边境的小路。段希文心里明白,其实这也是极大的便宜了。

坤坎对于父亲的故旧关系仍然买帐。他深知自己有限的力量不能横着消耗,特别是九十三师这些汉人。从父亲口中知道,他们是怎样走过这二十年的。两年前,他们在昌孔一带帮着官家清剿苗人游击队,其凶狠,其亡命,令两代苗王胆寒而记忆犹新。一旦翻脸,对付他们比对付政府军麻烦多了。

现在自己的地盘上又有了一支汉人军队。这支小部队它所代表的身后的大山是自己的依靠。这两支汉人军队的历史渊源和不共戴天,坤坎清楚!

年轻的苗王却老谋深算,他相信在这个夹缝中,自己有足够的润滑力,不仅能游刃有余,还能体会将他们玩弄于股掌之上的快感。

关于国民党残军的问题,在教导队时了解过许多。总的原则是不暴露,不照面,不对抗,不妥协。可身临其境到底要怎样做,教导员和建林都心中无数。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