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语:同名央视大戏编剧麦家倾情奉献 第五章 第五章(8)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45.html


父亲惊愕地看着儿子,不知道他在说什么。既然事关抗日救国大业,又怎么成了阴谋,成了谋杀天才的屠宰场?父亲不懂,但儿子懂。陈家鹄深知,破译密码是一位天才努力揣摩另一位天才的“心”,这桩神秘又阴暗的勾当,把人类众多的精英纠集在一起,为的只是猜想由几个简单的阿拉伯数字演绎的秘密。这听来似乎很好玩,像一出游戏,然而人类众多精英却都被这场“游戏”折磨得死去活来,甚至心智崩溃。密码的了不起就在于此,破译家的悲哀也在于此。


陈家鹄见父亲困惑地望着他,只得换一种方式对父亲说:“爸,说实话,如果我不了解内情,稀里湖涂地去了也就去了。但现在我知道 我有几个同学现在就在干这个,他们无不悔恨莫及,我怎么能再蹈覆辙。有个同学曾这样对我说,你想一辈子都被废掉吗?就去干这个!你想一辈子都生不如死吗?就去干这个!爸,这是人类最残酷的事业,它把人类的大批精英圈在一起,不是要使用他们的天才,而只是想叫他们活活憋死,悄悄埋葬。爸,相信我,我不会给你丢脸的,我只是想从别的途径来报国救亡!”


父亲似乎懂了他的心思,长叹一口气说:“但你这样躲也不是个办法啊,他们迟早会找到你的。”


陈家鹄苦苦一笑,“他们已经找到了。”


父亲不解地望着他。


陈家鹄说:“是你带他们来的。”


父亲震惊不已,“你是说他们在跟踪我?”


陈家鹄肯定地点了点头。


父亲一脸的焦急,“那怎么办?”


陈家鹄苦笑道:“没办法。”


父亲拍着自己的额头,唉声叹气,“你看我,都老糊涂了。”


陈家鹄安慰父亲,“没事,爸,你不用自责。其实,躲是躲不了的,躲到哪里他们都能找到我。我这样做只是为了表明一个姿态,一种决心,他们看我坚决不从,也许会放过我的。”


陈家鹄想得太天真了,陆所长是干什么的?杜先生是干什么的?只有他们不要的人,没有他们要不来的人,他们既然决心要他,又怎么可能放过他?天真的陈家鹄啊,你终究跳不出黑室的掌控,正如孙悟空跳不出如来佛的掌心一样。



由于地处西郊,相对僻远,除了一些拉被服的卡车外,很少有其他车辆来石永伟的被服厂。可这天午后,却有一辆军用吉普车,在炙热的阳光下,径直开到了被服厂门前。


车上下来两个人,一个年纪稍大,一个年纪轻轻,下车就往厂里闯。老门卫拦住他们。那个年纪稍大的亮了证件,可老门卫并不理会,依旧拦着,伸手向他们要进厂的批条。这就惹恼了那个年纪轻的,刷地从腰间拔出枪来,抵在了老门卫的太阳穴上。老门卫顿时吓得脸都绿了,浑身颤抖着,赶紧放行。


俩人就开着吉普车,昂扬而入。


这就是老孙和卫兵队长小林,他们奉命来给陈家鹄送信。


陈家鹄拆开信,刚抽出信纸,咣当一声,里面竟然还掉出了一颗子弹!陈家鹄和在场的石永伟俱震惊不已,包括前来送信的老孙和小林也面面相觑,颇觉意外。显然,他们也不知情。


信很短,只有三四行,可字字见血,句句封喉,字里行间无不充满着透彻骨髓的威严和杀气。


信如是说


有人给你送枪,我们送你子弹。殊途同归,都是为了请你高就。不同的是,我们这边没有退路,拒绝要付出生命和荣誉的代价。到此为止吧,再不要考验我们的耐心了!


陈家鹄怒火中烧,当即把信撕得粉碎,往老孙和小林脸上砸,“见你们的鬼去吧,滚!给我滚!回去告诉那个姓陆的,我不怕,几年前鬼子就这么威胁过我,老子不怕!哼,想耍流氓,耍啊,让我见识一下,有胆就拔枪把我毙了!”


老孙和小林任他骂,一副荣辱不惊的样子,石永伟则死死抱住他,不让他与老孙他们近身。陈家鹄挣脱石永伟,冲到老孙面前,指着自己的胸膛吼道:“来吧,有种的你就开枪!这儿,对准这儿,一枪毙命!”


老孙双手交叉放在小腹前,不动声色地说:“跟我走吧,我是执行命令的人,不要为难我了。”


陈家鹄嚷道:“我就是不走,我就是要为难你,怎么着?我再说一遍,要么你有种就把我毙了,要么你们滚!马上滚!”


老孙还是那样平静,“你不走,我们不可能走的。”


陈家鹄冷笑,“要我跟你走,除非你先把我毙了,带尸体走。”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