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45.html


陈家鹄愣了,他哪里知道,现在是战争年代,被子、服装是最紧俏的物资,早被军管了,没有管理部门的批条休想拉走一件,谁敢在私下交易,那是犯法的,要坐牢的。陈家鹄束手无策,好在石永伟在办公室的窗户里看见他,急忙跑出来,解了他的围,同时将盘问他的门卫狠批一顿,像煞一个发了横财的暴发户,蛮不讲理。陈家鹄看不下去,劝他走,“你骂人家干什么,人家也是有责任心嘛,应该表扬才是。走,带我参观参观你的天下。这花絮满天飞,机器隆隆响,看上去生意很兴隆嘛。”


石永伟说:“我这发的是国难财,生意越兴隆,说明前方战事越大,死的人越多啊。”说着领陈家鹄在厂里大摇大摆地走,见人指指戳戳的,大声喊着叫着,吩咐这,吩咐那。


正要带陈家鹄去车间里参观时,防空警报突然拉响,像催命的符咒一样,在天空中呜呜地刮旋着,把人的汗毛都旋得悚立起来。车间里的工人蜂拥而出,像决堤的河水一样往防空洞跑。陈家鹄发现,那些人头上、衣服上,甚至眉毛胡子上都是白色的棉丝、棉花,像从雪堆里钻出来似的。石永伟见陈家鹄傻愣着,一把拉起他,跟着工人跑。


陈家鹄甩手挣脱,说:“我要回去。”


石永伟瞪着他,“你疯了,半路上就把你炸了。”


陈家鹄冷静地说:“没这么可怕,我父母亲有个三长两短那才可怕哩。以前不在身边是管不了,没办法,现在不行,我必须回去。”


石永伟说:“你怎么回去,除非你真是一只鸟!”


陈家鹄扭头看见墙边停着一辆摩托车,便朝石永伟笑笑,然后猛冲过去,骑上摩托车就跑。他果然变成了一只鸟,一只脚踏风火轮的大鸟,顶着呜呜的警报声,风驰电掣般地往他家飞去。石永伟在后面气得又是跺脚,又是骂娘。可跺脚有什么用?骂娘有什么用?还能把日本人的飞机跺回去,骂回去?无奈之下,石永伟只得跑进车库,开出一辆吉普车,去追陈家鹄。


整个城市突然空了,看不到人影,空荡荡的大街上,只有石永伟一辆吉普车在奔驰,一些草屑和纸片被车轮卷起,受了惊吓似的,四散飞逃,天空中已传来了飞机的引擎声,由远及近,由弱到强,像天边的闷雷,轰隆而至。


陈家鹄赶回天堂巷,发现家里空无一人,只有一壶开水正在煤炉上咝咝地冒着热气。石永伟把水壶从炉上拿下来,安慰陈家鹄:“没事,他们一定都去防空洞了。”


陈家鹄问:“附近有防空洞吗?”


石永伟说:“多的是,比粮店还多。”然后偏着头,尖起耳朵去辨听飞机的轰鸣,“看样子,今天不像是来轰炸的。”


陈家鹄走出门去,仰望天空,果然看见两架飞机正在盘高、远去。


石永伟跟出来,看了看飞机,“走了,没事了。”


“是来侦察的?”


“鬼知道,可能就是来吓唬人的。”


“经常来吗?”


“反正时不时会来一次,转一圈,这一定跟政府迁都重庆有关。武汉已经守不住了,你看李政他们这些核心部门都已经过来了。”


“可政府主要行政机构还在武汉。”


“那是做给人看的,稳定军心,头脑机关都退完了,前线的人会怎么想?”


陈家鹄点了点头,他有太多话想说,多得无话可说。石永伟把目光从天空收回来,看着陈家鹄,“敌人也在打心理战,时不时来转一下,炸你一下,就是要告诉你,你迁都到哪里我都打得到你。”陈家鹄忿忿地说:“可对平民实行轰炸是违反国际法的。”他在美国和学院里待了太长时间,书生气十足,用石永伟的话说:“你太天真了,鬼子还跟你讲什么法理。”


飞机飞走了,两人在屋檐下的石阶上坐下来。城市仿如吓死过去,依旧静寂无声,悄悄的,仿佛缩小了,只剩下天堂巷。令人窒息的死寂里,阴沟的水流声汩汩传来,有如地狱的呓语。


陈家鹄落寞地望着天空,不由得叹息道:“难怪我爸妈他们对我娶惠子有看法啊,这年月我娶个日本女人,真是太天真了。但惠子真的是无辜的,她对我们中国很有感情。”


石永伟笑道:“我感觉出来了,我看伯父伯母恨不得藏着她,不见天日,连我都见不了。那天我只跟她说了几句话,我对她的印象还停留在她当年暗恋你的时候啊。”


陈家鹄说:“我那爸妈呀,都是读书人,可在这件事情上他们变得跟个乡民一样没见识,把她当个耻辱看。”


“这样吧,”石永伟想了想说,“我来出面安排大家吃个饭,以给你们接风洗尘的名义,给你们补个婚宴,如何?”